uulkc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校園修仙武神 愛下-第一千四百六十章:若雲,是你嗎相伴-9ozlr

校園修仙武神
小說推薦校園修仙武神
陆遥来到左小云办公室门口,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敲了两下门。
“门没锁,进来吧!”
办公室传来左小云熟悉的声音,从她说话的语气来听,显然她今天心情还算是不错,这让陆遥的心情稍微的平复了一下。
陆遥真的怕左小云吗?
不怕。
这种更应该被称之为尊敬,一名“不学无术”的学生对一名优秀的人名教师的尊敬,那是来自于灵魂深处的尊敬,而不是心底里的害怕。
“老师,我回来了!”
陆遥看着左小云忙于处理手头的文件,进屋之后没有说话,而是等她处理完了文件后在抬头的那一刹那先下手为强,笑着道。
“噢!”
左小云神色平静的看了陆遥一眼,应了一句。
这平静的反应让陆遥有些始料未及,也让他逐渐平静下来的心情再次有些小紧张,虽不说唯唯诺诺,却是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左小云。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你是回来想要参加考试的吧?”
左小云依旧是平静的道。
“嗯,我刚好这两天有时间,想要回来参加期末的考试,我毕竟是一名学生嘛,这学业也不能耽搁!”
陆遥说这话的时候自己的心里也是有些虚,这话莫说是说给左小云听了,就算是说给那听说过他“事迹”的路人甲和路人乙估计度很难听下去。
“还行,没忘记你是一名学生!”
左小云说这话的时候眉角微微的上扬,让陆遥察觉到一丝不详的预感,果不其然,下一句话顿时让陆遥一个趔趄,差一点一头栽过去。
只听左小云不急不慢的说道:“既然你也知道你是一名学生,那就替我们学院去米国一趟,参加一次学术交流!”
“老师,我……”
“怎么,你不愿意?”
陆遥面泛难色,左小云蹭的一下子站起来,语气严厉的道:“你要想清楚了再回答我!”
“……”
“给你先看看这个再说!”
左小云见陆遥不吱声了,从桌子上拿起刚才的处理的文件递给陆遥,道:“看过了,我想你会给你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陆遥此时像极了一个委屈的小媳妇,低眉顺眼的从左小云手中接过那份文件看了一眼,标题很醒目——关于开除陆遥同学学籍的相关意见征集。
可是,题目醒目并不代表陆遥就被镇住了,他只是看了一眼右下角的红戳,便知道这份文件有问题,应该是左小云弄出来糊弄自己的。
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明知道文件有问题,可陆遥已经没办法拒绝了。
“老师,您能告诉我这一次去米国除了学术交流,还有什么需要我处理的吗?”
陆遥细细想想,又觉得哪里不对,左小云不应该故布疑云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只为了让自己去米国参加什么学术交流,因为他已经从谈心的口中得知了燕辉的事情。
自己不在学院,燕辉已经成了学院第一人,他将陆遥传授他的那些本事全都融会贯通了,短短的一个学期之内,已经为学院赢得了好几块大赛的奖牌,可以说是当下学院的第一人了。
如果只是去米国学术交流,燕辉完全足够,根本不需要左小云如此大费周章。
事情一定不是这么简单。
“你只给我一个答案,其他的暂时就不要问了,到了米国后自然会告诉你!”
左小云没有正面的回答,但却也从侧面印证了陆遥的猜测。
一个谎言需要很多的谎言去弥补才能自圆其说,可如果是一个善良的谎言,或许只是几句话便可以让你感动的稀里糊涂,不再去计较它到底是不是谎言了。
陆遥知道左小云不会害自己,想了想,问道:“大概什么时候出发?”
“半个月,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处理一下手头的事情,半个月后有人会送你去的!”左小云很干脆的回答道。
“好,我答应了,半个月后我去米国参加学术交流!”
陆遥见左小云说的干脆,便也没有拖泥带水,很干脆的答复道。
“行了,这是这次期末的试卷,你就在这里答卷吧,成绩我给你记录在册就行了!”
左小云见陆遥最终还是服了软,脸上的笑容再次绽放,从抽屉里拿出一摞试卷递给陆遥道。
陆遥也没有犹豫,果断的接过试卷,从桌子上捡起一支笔,直接坐在左小云办公桌对面开始答卷了。
这些试卷,对于普通学生来说,有难有易,但对于陆遥而言,那就是所谓的送分题。
七门功课,十四张试卷,从陆遥落笔到结束,也就仅仅只用了四十分钟的时间,如此的高效,即便是坐在对面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的左小云也是震惊不已。
“行了,你可以走了!”
左小云花了二十分钟时间快速的浏览了一遍所有的试卷,知道陆遥每一门都是无可挑剔的满分,满意的点点头,笑着说了一句。
离开左小云的办公室,陆遥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考试的事情进行的十分顺利,所有的功课在一个小时内搞定,为他节省了很多的时间,也省去了很多的麻烦,可是这个米国的学术交流会又给他带来了新的烦恼。
如今,从林远道出知道了很多关于修仙界的辛秘,也意识到了情况的严峻,可是自己的实力已经许久都没有变化了,这让他心里有些莫名的急迫感,原本打算这一次来处理完学校这边的事情,便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同林嘉怡一起闭关修炼。
可现在呢?
“哎,俗事缠身,真是让人苦恼啊!”
陆遥意识到自己的实力越强,便有更多的身不由己,心里也是一阵的无奈。
“叮铃铃……”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陆遥的无奈。
掏出手机一看,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您好,请问您找谁?”
陆遥接通电话,那边没有说话,陆遥本想挂断,可是心里总有一种不应该挂断的错觉,索性主动问了一句。
“您是陆遥陆先生吗?”
电话那边的人终于是说话了。
“没错,我是陆遥,请问您找谁?”陆遥很客气的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件事情我觉得我应该第一时间告诉你!”
电话那边的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很干脆的道:“洪雁牺牲了,我们有些问题想要向您求证一下!”
“什么!”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谁牺牲了!”
陆遥明明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可是他的脑袋里此时只有嗡嗡的声音,已经没有思考的能力了。
“陆遥先生,请问是您打电话让洪雁来的云都市吗?”
电话那边的人并没有重复刚才的话,而是毫无感情的问道。
“……”
陆遥沉默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听到的没有错,刚才对方说的就是洪雁牺牲了,可是,他又不能一直沉默下去,有些事情终究是要他去面对,整理一下心情,淡淡的道:“没错,是我打电话让洪雁来云都市帮我处理一些事情的。”
“我知道了,没事了,谢谢!”
本以为对方说透漏一些信息,可是对方没有,得到了自己的肯定回答,对方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不行,我一定要问个清楚!”
陆遥将电话回拨过去,可对方压根就不接自己的电话,无奈之下,陆遥想到了水流云。
当初自己匆忙间离开云都市的时候水流云并没有走,以水家的势力应该会知道一些。
“二舅,您知道洪雁的事情吗?”
电话接通,陆遥开门见山的问道。
“……”
“二舅,您怎么不说话了?”
“哎!”电话那端,水流云叹息一声,道:“陆遥,节哀顺变吧!”
“嘟嘟嘟……”
“二舅,二舅……”
“……”
水流云并没有太多的解释,只说了一句节哀顺变就挂断了电话。
此时的陆遥已经接近暴走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遥不明白,为什么无论是那个打电话的神秘人还是一直对自己帮助有加的水流云,一提到洪雁的事情都是三缄其口,没有人愿意给自己更多的信息。
“不行,我必须要去云都市一趟!”
陆遥终于决定亲自去云都市一趟,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不能让洪雁就这么平白无故的牺牲,否则他根本没办法说服自己接受这个结果。
“叮铃铃……”
陆遥刚准备订一张最快飞往云都市的机票,可刚打开网页,有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
“谁?”
此时,陆遥已经很难再平心静气了,一开口,便满是火药味。
“陆遥,你还好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一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声音,再次让陆遥陷入了震惊。
这一次,他只觉得整个人在听到那个声音之后身体有些轻飘飘的,好似要充满了气的气球一样,随时可能飞上天去。
“若云,是你吗?”
“你在哪里,为什么一直不联系我……”
一瞬间,思绪和感情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陆遥一口气问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