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l14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紅色莫斯科 愛下-第1230章 特殊的信使相伴-z8q1r

紅色莫斯科
小說推薦紅色莫斯科
在确认第六装甲师师长霍纳多尔夫死在了自己的阵地前,索科夫心里顿时明白,德军的攻势为何会如此反常。
闻讯赶来的近卫师师长马兰金,看到了霍纳多尔夫的尸首后,有些好奇地问科伊达:“上校同志,听说霍纳多尔夫是在一辆豹式坦克里阵亡的?”
“没错,豹式坦克被击毁时,他正在那辆坦克里。”
“可是,除了胸部的伤口,以及部分衣服被烧焦外,他的尸首基本是完整的。”马兰金有些诧异地说:“按理说,从被击毁的坦克里拖出来的尸首,不是应该都被烧焦了吗?”
“我估计是坦克被击毁后,他身边的坦克兵及时地把他的尸首拖出了坦克,才能保存得如此完整。”科伊达向马兰金进行说明:“我们派去搜寻他尸首的同志报告,说他的尸首是在坦克附近的一个弹坑里发现的。根据现场的情况分析,应该是两名忠实的部下,想把他的尸首带回去,结果被我军击毙了,然后就栽进了弹坑里。”
“进攻我师防区的敌人,把兵力都抽到了这里,想必就是想夺回霍纳多尔夫的尸首吧?”马兰金不解地问:“既然霍纳多尔夫的尸首就躺在距离坦克不远的弹坑里,可为什么敌人没有发现呢?”
“这个,这个……”马兰金的这个问题,还真的把科伊达问住了,他嘟囔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
好在索科夫及时出来解围:“也许敌人认为霍纳多尔夫的尸首,一直还留在豹式坦克里。因为坦克一直在燃烧,他们根本无法靠近坦克,便拼命地进攻我部阵地。试图在夺取阵地以后,再组织人手找到尸首。”
“原来是这样啊。”马兰金搞清楚怎么回事后,试探地问索科夫:“索科夫将军,我看到敌人的攻势猛烈,担心依靠你们的实力挡不住他们的进攻。您看,是否需要我调一部分兵力过来增援?”
“不用,我们可以动用的兵力还有两个团。”虽说德军攻势猛烈,但索科夫却不愿意轻易地调动友军的部队,万一他们的调动被德军察觉,德军再以他们的防区为突破点选择进攻,一旦防线被突破,自己可就难辞其咎了。
“司令员同志,”听到马兰金愿意派兵支援,科伊达的心里一阵狂喜,但听到索科夫拒绝了对方的好意后,不免有些着急:“敌人的攻势很猛,如果再这样发展下去,最多一个小时,562团可就全打光了。”
“562团全打光了,不是还有564团和568团吗?”索科夫不以为然地说:“等前方吃紧时,可以把他们也投入战斗。”
“568团是按照您的命令,部署在305师的后方,以确保敌人在突破防线时,能及时地挡住他们。”科伊达提醒索科夫:“而以敌人如此猛烈的攻势,就算我们把564团投入一线,恐怕也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
“上校同志,”索科夫见科伊达始终惦记着马兰金手里的那点兵力,便提醒他说:“有了马兰金将军的援兵,的确可以增强我们的实力。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左翼的防御就会因此变得薄弱,一旦敌人把那里选作新的突破口,并实施了有效的突破。到时谁来承担这个责任,是我还是你,或者说是马兰金将军?”
索科夫的话,让科伊达和马兰金都沉默了。在大白天调动部队,想不被德国人发现,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一旦德军发现守军从左翼调来了新的部队,没准他们就会调整进攻方向,毕竟在不久之前,他们的部队就差点突破了守军的防线。
“那我们该怎么办?”科伊达瓮声瓮气地问:“难道我们就听任敌人突破我们的防线吗?”
“要想办法,让敌人暂时停止进攻,给我们一个抢修工事的机会。”
“敌人会给我们这样的机会吗?”
“会的,德国人一定会给的。”索科夫得意地笑了笑,随后吩咐科伊达:“上校同志,你让人把那名被俘的德军少尉卡恩带过来。”
“被俘的德军少尉?”科伊达听到索科夫这道奇怪的命令,不解地问:“我们已经审问过他了,他恐怕没有什么可以交代的。”
“我打算派他作为我的信使,去见曼斯坦因,让对方停止对我们阵地的进攻。”
虽然科伊达觉得索科夫的这种说法过于荒谬,但出于习惯性地服从,他还是拿起了电话,给警卫营打去了电话,吩咐道:“我是科伊达,把那名被俘的德军少尉卡恩,带到我的指挥部来。”
过了没几分钟,德军少尉卡恩就被带进了指挥部。他看到屋里又多了一位上了年纪的将军后,心里不禁一阵阵发毛,暗想不会是准备枪毙自己吧?
“卡恩少尉,”索科夫等翻译出现后,立即开口对他说:“我想请你作为我的信使,去见曼斯坦因,让他立即停火。”
卡恩听完翻译的内容后,心里不禁一阵冷笑,你别以为自己是一名将军就了不起了,以为凭你的几句话,就想让我们伟大的曼斯坦因元帅,停止对你们阵地的进攻吗?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索科夫看到了卡恩嘴角流露出的冷笑后,不慌不忙地说:“对了,少尉先生,我忘记向你做自我介绍了。我的全名叫米哈伊尔·米哈伊尔诺维奇·索科夫,是第27集团军的司令员。如果你回去后,把我的名字告诉曼斯坦因,想必他会知道我是谁了。”
没想到卡恩听完后,立即对索科夫肃然起敬:“您就是索科夫将军,指挥部队坚守马马耶夫岗达数月之久的那位指挥官?”
“没错,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期间,坚守马马耶夫岗的部队,的确是由我指挥的。”
确认了索科夫的身份后,卡恩连忙抬手向索科夫敬了一个庄重的军礼:“您好,索科夫将军,卡恩少尉非常乐意为您效劳。”
“很好,”见到对方表现得如此配合,索科夫微笑着点点头,接着说道:“我想让你回去见你们第48装甲军军长克诺贝尔斯道夫将军,让他转告曼斯坦因元帅,就说第六装甲师师长霍纳多尔夫的尸首,已经落入了我们的手上。只要他停止进攻,我们可以进行交换。”
得知霍纳多尔夫的尸首已经落入了苏军的手里,卡恩的心里暗松了一口气,他心里很清楚,就算双方是敌人,俄国人也不可能对一具尸首做什么。稍稍停顿片刻后,又接着问:“将军先生,我能问问,我们应该用什么来换取霍纳多尔夫的尸首将军的尸首呢?”
“我希望能曼斯坦因元帅能用被俘的我军指战员,来交换霍纳多尔夫的尸首。”索科夫不知曼斯坦因会对自己的提议做出什么样的回应,因此谨慎地说:“如果你们的曼斯坦因元帅同意交换,我们可以再安排下一步的谈判。”
“将军先生,”卡恩想了想,向索科夫提出:“您看,您能否写一封亲笔信,这样我向克诺贝尔斯道夫将军报告时,才更加有说服力。”
对于卡恩的提议,索科夫觉得很有道理,便做到桌边拿起纸笔,给克诺贝尔斯道夫将军和曼斯坦因元帅各写了一封信,内容都是大同小异,说愿意用霍纳多尔夫的尸首来换回被俘苏军指战员。写好书信,交到了卡恩的手里。卡恩接过书信,小心地放进了自己的上衣口袋。
索科夫考虑到自己的防区激战正酣,就算让卡恩举着白旗出去,都有被打死的可能。因此他求助坐在一旁的马兰金:“马兰金将军,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把这名德军少尉从你们的防区,送到敌人那边去。”
马兰金对索科夫的这个提议,很爽快地答应道:“放心吧,索科夫将军。我一定会派人安全地把他送到敌人那边的。”
马兰金带着卡恩回到了自己的指挥部,找来了两名机灵的战士,吩咐他们驾驶一辆插着白旗的吉普车,把卡恩送到敌人的那边。
近卫师对面的敌人,虽然大多数都调到左翼,去进攻188师的防区,可看到远处有一辆插着白旗的吉普车驶过来时,立即有一名德军中尉带着部下迎了上去。
为了避免发生误会,吉普车在距离德军官兵十几米的地方停下。车停稳问,卡恩推开车门下了车,高举着手双手朝对方走去,同时嘴里大声地喊道:“不要开枪,不要开枪。自己人,是自己人!”
中尉听到喊声,连忙命令自己的部下放低了枪口,随后走到了卡恩的面前,厉声问道:“你是哪一部分的?”
卡恩口齿清楚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职务和所在部队的番号后,对中尉说道:“中尉先生,请您立即派人送我去见克诺贝尔斯道夫将军,我有重要的情报要向他汇报。”
中尉虽说心里充满了怀疑,但既然对方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见军长,也不敢怠慢,连忙安排人把科恩送往了第48装甲军军部所在地。
此刻第48装甲军军长克诺贝尔斯道夫将军正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急得在他的指挥方舱里来回地踱步。他接到了曼斯坦因的死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俄国人的阵地,把霍纳多尔夫的尸首抢回来。
然而几个小时过去了,部队的攻势虽然猛烈,可依旧没有能突破前方的阵地。他正着急时,外面进来一名参谋向他报告说:“军长阁下,外面有一名少尉要见您。”
听说只是一名少尉要见自己,克诺贝尔斯道夫摆摆手,不耐烦地说:“不见不见,你出去赶他走。”
“军长阁下,”参谋见克诺贝尔斯道夫不愿意见卡恩,连忙解释说:“这名少尉不久前刚被俄国人俘虏,据说是俄国人派他回来送信的。”
“俄国人派他回来送信?”参谋的话引起了克诺贝尔斯道夫的好奇,他连忙吩咐道:“让他进来吧。”
卡恩顺着小楼梯进入指挥方舱后,抬手向克诺贝尔斯道夫敬礼,大声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军衔和职务。克诺贝尔斯道夫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烦地说:“说说吧,俄国人派你回来送信,都说了些什么,是不是准备向我军投降啊?”
“不是的,军长阁下,他们不是要投降。”卡恩回答道。
“既然不是要投降,那有什么可说的。”克诺贝尔斯道夫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便冲卡恩摆了摆手,准备把他轰出去:“你先出去吧。”
谁知卡恩却站在原地没动,而是毕恭毕敬地说:“让我送信的俄国人是索科夫少将,他还给您和曼斯坦因元帅各写了一封亲笔信呢。”
“什么,少尉,你说是谁派你来送信的?”克诺贝尔斯道夫吃惊地问道。
“索科夫少将,”卡恩口齿清楚地回答说:“俄国第27集团军的司令官索科夫少将。”
知道卡恩是奉索科夫的命令送信,克诺贝尔斯道夫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么说来,我们迟迟没法突破的阵地,是索科夫的部队在防守?”
“是的,军长阁下。”卡恩回答说:“挡在我们前面的俄国部队,的确是索科夫少将所指挥的。”
“这就难怪了。”搞清楚自己的对手居然是索科夫时,克诺贝尔斯道夫的心里不禁暗松了一口气,如果是败在其他俄国将领的手里,他还觉得很窝囊,当得知前面是索科夫指挥的部队时,他觉得自己所发起的进攻无法取得进展,似乎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索科夫将军的亲笔信呢?”克诺贝尔斯道夫问道。
“在这里。”卡恩连忙掏出信件,递到了克诺贝尔斯道夫的面前。
克诺贝尔斯道夫展开信件一看,上面都是俄文,他根本看不懂。便吩咐旁边的参谋:“去找一个懂俄语的翻译过来,我要搞清楚信上都写了些什么。”
“是,军长阁下。”参谋连忙答应道:“我立即去找合适的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