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jk6q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一品修仙》-第一零一八章 太一的底牌鑒賞-uag7d

一品修仙
小說推薦一品修仙
秦阳大摇大摆行走在十方界,只要没人来招惹他,那么他是不能在战场相关的地方出手的。
约定还是要尊重一下的。
既然秦阳肯遵守,那十方帝尊自然也没有必要,给秦阳借口,去不遵守这种约定。
秦阳一路横行无忌,穿梭十方界,来到十方界所在的这块壶梁碎片。
他现在想要回到大荒,最直接,最好的办法,便是从这里回去。
哪怕推演的再没问题,没有亲自试验过,秦阳心里还是觉得不太靠谱。
有五颗先天虫壳所化的手串作为连接,再加上所有的壶梁碎片,都已经被他炼化,又有化身兢兢业业,千年如一日的温养。
所有壶梁碎片之间的天然联系,已经越来越强,按照推测,以后有朝一日,他的化身炼化温养的结果到了一定程度。
所有的壶梁碎片可能会重新汇聚到一起,到了那时候,两块壶梁碎片之间,可能连通道这种东西都不会有了。
目前为止,这种趋势也已经很明显了。
因为两块壶梁碎片之间的通道,狭义意义上的距离,已经在缩减了。
尤其是一些小的壶梁碎片,跟大荒壶梁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通道的距离,缩减的特别明显。
这些都是后话,现在秦阳要实验的,便是从这里,能不能直接回到大荒。
十方界现在跟复刻大荒可以连在一起,这是已经能确定的。
而真正的大荒,其实呢,能不能对大局都不太重要。
只是对秦阳重要而已。
老子刚结婚,接下来很久很久都见不到媳妇儿了……
不对,划掉重新说。
嫁衣刚结婚,接下来很久都见不到夫君了,跟守寡没什么区别了,她那夫君就为了去干死太一这种事?
整个人族努力了几个时代,都没完成的事,就你能?
你都不是这个大宇宙的人,你逞什么能?
就为了这事,你让我新婚燕尔守活寡?
秦阳虽然觉得以上出现的概率不大,嫁衣识大体归识大体,但你也不能奢望一个女人理解你的同时,却不会偶尔生出一点小怨念。
反向理解还是要有的。
秦阳来到入口,一步迈出,他便感觉到有一丝不太一样的感觉在心中浮现。
他可以回到大荒,的确没错。
但是他现在若是跨出这一步,就会生出一种如同悖论的东西,这种东西,可以化作一个通道。
让除了他之外,其他人也有可能通往真正的大荒。
海眼内的空间,对于他本人来说,的确可以看做另外一个空间。
但是海眼本身,却是他的肉身,他本人来承载的。
他现在跨入进去,便相当于肉身进入了自己体内的海眼,如同把海眼塞进了海眼。
崩溃倒是不会崩溃,承载太强,以世界、他本人、先天之物,顺带着抱着亡者之界大腿,肯定是不会崩。
意外却会出现。
不必要的变数。
秦阳面色不变,脚步一步不停,直接跨出十方界,消失不见。
但现在,他出现的地方,是复刻大荒。
到了最后,他还是谨慎的选择了不回去。
想来,嫁衣肯定是能理解……的吧。
所以,还是尽快,彻底弄死太一吧,彻底解决这些事吧。
拦路虎必须得死。
行走在跟真实没什么区别的复刻大荒,秦阳已经有点想家了。
想要拖个梦,说一声,最后又忍住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一次要耗费多久。
走出复刻大荒,秦阳看着已经等候多时的梦师,淡淡的道。
“你应该已经看出来了,现在,我要不惜一切代价,弄死太一,谁拦着我,我就弄死谁,同样,不惜一切代价。”
梦师看向秦阳的眼神有些复杂。
有一说一,她从来都没想过,以大梦真经为基础,能被玩出这么多花样。
同样,哪怕让她来做,她这个梦道之主,也绝对没有能力,整出来如今的局面。
至于能不能让别的亡者,进入到梦之界,她已经不在意了。
她最不喜欢的事,现在也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她已经看到,如今这个时代的人族,跟太一之间,难以逾越,甚至不可能逾越的鸿沟,已经被强行拉平。
从现在开始,太一就有可能,要面对古往今来,所有时代里,所有可能出现在亡者之界的人族天花板选手。
甚至,也有可能会出现天尊与魔尊。
只要那两位存在于久远时代的两位巨巨佬,真的出现在亡者之界。
哪怕没有那种梦想的阵容,大概也能凑齐上古的巅峰阵容。
而这一次,对方却不是三天帝,而是只有一个太一,哪怕这个太一更麻烦。
那整体局势,也已经远比上古的局面更好了。
只是想想,梦师就感觉头皮发麻,整个人都有些颤栗。
一举将绝对的劣势拉平的人,就是秦阳。
对于人族,力量永远不是最重要的。
“我要准备开始了。”
“好,我会配合你的。”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是,梦师没有含糊,罕见的严肃了起来。
秦阳闭上眼睛,给蒙毅托梦。
熟悉的场景,再次回到了当年的盗门,熟悉的九层塔门前。
蒙毅端坐在那里,静静的等着。
秦阳没有废话,直接道。
“蒙师叔,我需要你的力量,我要开始我的计划了,我在十方界的壶梁等你。”
蒙毅笑了笑,似是松了口气。
“我已经在十方界了。”
“嗯?”
“太一,并非全能的,只要我不想,他发现不了我。”
“好,有劳蒙师叔为我护法。”
话音落下,就见蒙毅的梦中世界一变,变成了他现在所在的位置。
就坐在十方界的壶梁,通往大荒的入口上空。
秦阳一步跨出,出现在蒙毅身前,他盘膝而坐,闭上眼睛的瞬间,蒙毅的身后,便同时出现了时光之河。
秦阳施展思字诀,以自身,强行将复刻大荒、复刻十方界拖进去。
又因为复刻十方界跟十方界融合,十方界也被强行拖进来。
享受着秦阳思字诀融入之后,带来的加速。
同时,秦阳肉身的时间,又被蒙毅尽全力拉长,一刹那的时间,就足够秦阳的肉身,度过至少一炷香的时间。
而这一炷香,却足够秦阳全力推动思字诀加速,做一万年起步的大推演。
无论十方帝尊能不能看穿,能不能反应过来。
都不重要了。
从他反应过来,到出手阻止,到阻止成功等等一系列动作,他只有一刹那的时间。
这一刹那,他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阻止不了,也什么都反应不过来。
前所未有的真实大推演,骤然开启。
大荒那边无需多言,有能力抗拒的人,根本不会抗拒这种拉扯,没能力抗拒的人,压根连反应都不可能反应过来。
大荒是秦阳的,构建的复刻大荒,已经是秦阳的,一切都是秦阳的,秦阳的权限便是最高的,他现在做的便是降维打击。
而十方界这边。
承载十方界的五颗先天虫壳,都是秦阳的。
唯一有能力抗拒的十方帝尊,脸上被牧师留下了一道鞭痕。
这是牧师用命扑出来的路,打开的破绽。
有了这个破绽,十方帝尊也没办法抗拒针对整个十方界的降维打击。
他甚至都不可能反应过来。
没有什么宏大的场面,也没有什么天地异象。
一瞬间,大推演计划已经开始了,而一切,看起来却都没有任何变化。
十方界内的所有生灵,包括十方界,都不知道,一体两面的十方界,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被秦阳翻了个面。
所谓的大推演,便是唯一的真实推演,连世界都被搬过来了,一切都跟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区别。
……
无人知晓,世界变了。
大荒和十方界的战争,还在继续。
嫁衣率领着大嬴神朝,跟十方神朝开启了全面战争。
战力开始升级,道君开始出现在战场。
很快,劣势难以控制的出现了。
十方帝尊在十方界的威信和威严太过强大,十方界本身,也没有那种害怕别人崛起的情况出现,整体远比大荒强。
拼人头,大荒的强者数量越来越少。
慢慢的,少到那种死掉之后,被复活的人,都必须得拉出来,重新上战场了。
第一次出现道君陨落的战场,也出现了。
曾经的大燕云帝,鏖战三位道君,重伤了一个,拼死拉了一个陪葬。
云帝被秦阳一招英雄不朽拉了起来。
十方界却也发现了大荒这边拼人头的秘密。
秘密被公开,知道不会死之后,大荒这边,士气暴涨,甚至下面的将士,更是以死的次数多少来化作自身的荣耀。
不再伪装之后,大荒开始收复失地,反推到十方界。
战况从此进入到最激烈的状态。
每天都有人陨落,无时无刻都在交战。
秦阳的拼人头计划,补足了大荒的短板,也削去了大荒强者的顾虑,人人悍不畏死。
五百年。
大荒从十方界的壶梁,向外拓展了三十万里的地盘。
再过一千年,从海域跨入到十方神朝的本土陆地。
再过一千年。
总计两千五百年,无时无刻的战斗,大荒中间层的修士,出现了井喷,强者的数量也在直线攀升。
再加上拼人头战术,此消彼长,十方界的强者数量,整体上反而越来越少了。
优势劣势彻底互转。
再过两千年,十方神朝之外的疆域,全部被大嬴神朝落下了界碑。
十方神朝的本土疆域,也被侵蚀了三分之一。
至此。
秦阳从来没有战场上出过手,而十方帝尊也一样。
但也到此为止了。
十方帝尊毁约了。
他亲自出手,在一炷香的时间内,以一己之力,横推而过,所有出现在那三分之一疆域里的大荒强者,尽数被隔空诛杀。
等到嫁衣亲至,与之交手,才算是挡住了十方帝尊的反攻。
以封号道君之身,加上火凤之体,再加上,古往今来,前所未有的庞大疆域,前所未有的凝聚力,所带来的神朝加持。
挡住了同样得到加持的十方帝尊,虽然勉强,却也还是能挡得住。
而同样,十方帝尊毁约,秦阳也加入了战场。
战场之上,方圆十数万里之地,已经化为焦土。
高空中,秦阳与嫁衣并肩站在一起。
火焰将二人笼罩,力量开始完美的融合到一起,如同一人一般。
他们的气势开始飞速飙升,超越了以往的极限,到达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境地。
甚至,比此刻的十方帝尊还要更强的地步。
十方帝尊伸手一托,十方神朝的玉玺出现在他掌中。
看着对面的二人,他的眼中带着难以掩饰的震惊。
“我果然没看错,天尊留下的一字诀,才是最大的祸害。
我也没看错,人族果然拥有这种潜力。
太微和太昊,都太小看你们了。
若是在最初,你们此刻应该已经触摸到你们人族所谓的仙了。
可惜,无缘一睹了。”
十方帝尊面对气势明显更强,已经跃入另一个层次的合体二人组,将手中玉玺吞下。
原本化作神器的玉玺,其内的权柄,再次融入到十方帝尊体内。
他的气息似是没有多大变化。
他眼皮微微一抬,瞳中流淌的神辉,彻底化作了天帝应有的道韵。
他的身形仿若直线拔高,化作那伟岸的天帝,不可直视,恍若道本身。
“放肆!”
一声大喝,如同天地之音,道之本韵。
霎时之间。
天地之间,万籁俱寂。
嫁衣面色微微一变,道果当场崩溃。
同一时间,/b所有在十方界内的所有道君,也一同道果崩溃。
一些人当场遭到反噬,自噬而亡。
嫁衣的气息,也开始直线暴跌,同时,大嬴神朝那庞大的疆域所带来的可怕加持,也在瞬间成为了难以承受的负担。
当场将嫁衣压垮,她的神魂、意识、肉身,都再也无法承受这种崩盘,当场陨落。
秦阳呆呆的看着怀中的嫁衣,灰飞烟灭,哪怕明知道只是推演,却也难忍心中悲愤,一腔怒火,简直要炸裂胸膛。
一瞬间,全线崩塌,一败涂地。
十方帝尊眉头微蹙,看着毫无反应的秦阳,仔细看了看之后,才恍然。
“原来,你根本没有道果,一介凡人之躯,能有如此成就,也算是不凡了。”
秦阳散去了身上的力量,静静等死。
他面色平静的看着太一。
“原来,这就是你稳坐钓鱼台,从不担心的底牌。”
“不错,我跟太微和太昊不一样,我从一开始,就很看中人族的潜力,一个时代一个时代的过去,我愈发确定。
总有一天,天帝的时代会过去,而人族会崛起。
我比你们自己还要看好你们。”
秦阳闭上眼睛,知道他现在已经不可能是太一的对手了。
这次推演结束了。
但同样,他也要到了他想要的答案,比预想的还要快。
然而,这个答案,比想象的还要绝望。
太一没有说谎,他的确比人族自己还要看好人族,所以,他从上古的时候,就开始押宝,从那个时候就做了防备,从根子上做出了防备。
在太一出手的那一刻,秦阳就明白一切了。
他一直不知道,太一敕封的十大道官的权柄去了哪里。
现在终于明白了。
不只是人族,趁着大风劫来临,会撕裂那时候的一切秘密,而做了很多隐秘的事情。
比如,拉了他过来。
同样,太一也趁着那个时候,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这些事化作的辛密,化作的痕迹,都被大风劫撕碎。
同样无人知晓。
太极、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道、七星、八卦、九宫、十方。
十大道官的权柄,本就是人族修行里,所包含的东西,那些力量都是一样的。
十大道官的权柄,本身就有一些,被人族研究出来的方法,封印在人族的血脉里。
太一却趁着大风劫,顺势而为,将剩下没有被封印到人族血脉里的权柄,直接跟着一起封印到人族的血脉里。
不,不是封印。
而是敕封。
太一把十大权柄,全部敕封给了整个人族。
从此之后,不会再有十大道官出现,而是整个人族,就是十大道官。
难怪太一根本不慌,能安心在这里创建一个神朝,压根没有灭人族的意思。
他只是要等。
等足够的时间,让时间来替他完成所有的一切。
上古结束,上古时代的人族巨佬,包括十二师在内,基本都陨落了。
上古之后的强者,基本都是新生的强者,以十万年为基数的岁月过去,再加上天花板压制,足够熬死所有新生的强者。
到了现在这个时代,可以说,所有人族的血脉里,都流淌着十大权柄。
这个时代,所有的人族强者,无论知不知晓,无论愿不愿意,基础都有十大权柄的影响在其中。
而偏偏,太一便是这十大权柄,毫无争议,绝对掌控的存在。
他只需要有一丝丝微不足道的改动就足够了。
道果,容不得半点差错,是一个修士修行最完美的结果。
而那一丝丝微不足道的差错,被人为创造之后,道果崩溃就是必然。
就像是太一只是稍稍改动了一点点,将圆周率小数点后的第八位,稍稍改成了相邻的数。
整个修行,便会崩了。
一个连道君都不存在的人族,如何跟太一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