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ju9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妖怪茶話會-第二千二百七十六章 燒掉的畫推薦-engm0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可是不吃的话,是不是有些辜负狐妖大人的好意?
万一是甜的果子呢?
……
犹豫了好一会,书生还是把果子放到了嘴边。
为了那个万一,他只能冒一次险了。
……
书生皱紧的五官渐渐松开。
哎?
不酸?
是甜的?!
书生眉眼舒展。
“狐妖大人,这果子很甜。”
……
直到日落西山,书生才有些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他脚步匆匆。
心里记挂着那副未完成的画。
……
“狐妖大人?”
一大清早就赶来山顶的书生左顾右盼。
树上没有狐妖大人。
其它地方……
他到处搜寻了一圈。
毫无所获。
……
是他来太早了吗?
还是狐妖大人临时有什么事情、暂时离开了?
书生抱着怀里的画,登山前的高昂情绪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
所剩无几了。
……
他深吸一口气。
又四处叫了几声。
没有得到任何的答应。
他突然想到,就算狐妖大人听到了他的声音……狐妖大人会给他回应吗?
……
书生站在大树下。
他昨天跟狐妖大人说了他今天会过来……带着他描摹狐妖大人的画……
狐妖大人虽然什么都没有说。
但他知道,狐妖大人听见了他的话……
狐妖大人肯定临时有什么事了。
书生这么告诉自己。
……
直到艳丽的晚霞有些刺痛他的眼睛,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等了一天?!
……
等一天不是问题。
可是,即使他等了一天,也没有等到狐妖大人。
这就让他很失望了。
是很麻烦的事情吗?
所以一天不够?
狐妖大人不会离开这里了吧?
掠过脑子的猜测让书生一愣。
不会……吧?
……
可要是真的话……
书生低头。
这幅画……
……
他转头看向身后的大树。
不会的。
现在自己在这里瞎想也没有用。
说不定狐妖大人晚上就回来了。
他明天再来,就能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
书生抱着画走了几步。
相较早上来时激动亢奋的心情,此时他的心情实在说不上好。
他慢慢停了下来。
思考了一会,他转身向树下走去。
……
书生把自己的画放在了树下。
这样狐妖大人晚上一回来就能看见了。
书生笑了笑。
然后向后退了几步。
想了想,他拿起画、踮起脚,把画放在了枝桠上。
茂密重叠交错的绿叶挡住了画卷。
……
书生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不由得又在树下待了一会。
盯着掩映在枝叶后的画卷出神。
……
书生突然一个激灵。
时间不早了!
爹娘昨晚刚再三叮嘱他出去玩不要太晚归家。
不要自己一个人、要带着小厮一起。
……
带小厮是不可能的。
万一人多嘴杂把狐妖大人的存在说出去,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就不好了。
狐妖大人是他一个人的秘密。
……
书生向山间的台阶疾走而去。
很快,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台阶处。
……
“咔嚓~”
一声清脆的声响。
本来空空如也的树上多了一道雪白的身影。
小白狐又丢了一颗果子进嘴里。
等吃的差不多了,小白狐姿态优雅的走了几步。
它打开画卷。
画上的是一只趴在树枝上的狐狸。
姿态慵懒,眼里含笑。
灵动之感扑面而来。
……
勉勉强强吧。
小白狐点了点头。
突然,它的耳朵动了动。
……
几秒后,一道身影穿出灌木丛。
他疾步走到了树下,抬头、踮脚拿起了画卷。
很快,他就把画卷卷起向山下走去。
……
树上的小白狐歪着脑袋盯着那人远去。
“嗤~”
小白狐撇了撇嘴。
它伸了一个懒腰,轻身一跃。
下一秒,它已经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它转身向后面的林子跑去。
前几天,它偶然发现了一个温泉。
它很喜欢。
时不时的就会去泡一下。
……
书生没有再来了。
小白狐也不意外。
那个笨蛋。
连被跟踪了都不知道。
不去看它都知道,那个人类应该是被关在了家里。
以后大概也见不到了。
……
书生的出现就像是水面上的波澜。
几圈的波纹浮动后,便消失了踪迹
小白狐很快就忘记了这个小插曲。
它早就知道。
就算能看见也不一定会产生什么联系。
更甚者……羁绊了。
它于书生,书生于它,都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
……
这天,小白狐从林子里出来。
它还是挺喜欢趴在悬崖大树上时的视野的。
很开阔。
会让妖怪的心情都变好几分。
……
嗯?
小白狐的瞳孔有一瞬的收缩。
本来树冠浓郁、生机勃勃的大树此时却变成了一副凄惨的模样。
满是焦黑的枝桠树干,这是……被雷劈了?
小白狐啧啧有声。
……
嗯?
小白狐走到了树下。
这是……
它在灰烬里发现了破碎的纸屑。
纸……
小白狐四处看了看。
就发现了这里的几张小碎屑。
其它的该是被烧光了,又被风吹走了吧?
……
小白狐转身看向上山的方向。
是那个书生又来过了吗?
又把画给它送来了?
还是上次把画拿走的那个人?
……
唔……
脑子里思索了一会,不得其解后小白狐便不再在意。
不管怎么说……
画已经没了。
一道雷劈到了树上,树着火了,连带着树上的画也遭了殃。
不得不说,这件事真是有几分巧。
……
这幅画不属于它。
也许……老天爷是想告诉它这个?
它嗤笑。
它也不稀罕那副画。
……
“就是这么一个故事了。”
小白狐甩了甩尾巴。
“都说了,是一个无聊的故事了……”
……
“嘶嘶~”
白蛇不由得认同的点点头。
是挺无聊的。
它还以为能听到更劲爆一些的故事。
结果……就这?
白蛇有些无趣。
还是它跟上任执法者大人之间的故事有趣多了。
……
“你后面没有再见到他了吗?”
萧骁垂眼摸了摸小白狐的脑袋。
“没有了。”
小白狐懒懒的趴着,任萧骁的手在自己的脑袋上动作。
那棵大树都被雷劈的着火烧焦了。
它自然没有兴趣趴在一颗满是焦味的大树上。
它后来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去悬崖那边了。
书生后面有没有再来……它其实并不清楚。
反正,他们没有再见面了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