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4vu寓意深刻小說 諸天最強大佬 起點-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幕後主使者分享-2stxc

諸天最強大佬
小說推薦諸天最強大佬
审配同沮授同为韩馥麾下,二人之间交情也算不差了,如今被囚禁在别院之中,除了一些投降了的故交偶尔来劝降他们之外,就没有人理会他们。
这会儿审配同沮授相对而坐,脸上带着几分不解看着沮授道:“公与,楚王招纳,别人都降了,你何故不降呢?以你之才,若然降了的话,必然会得楚王重用。”
沮授看了审配一眼道:“正南你别光说沮某,倒是你,又何必这般顽固,你我都知道韩馥此人心无大志,非是一个合格的主上,如今韩馥更是身死函谷关,你当早早降了才是。”
审配轻笑一声道:“楚王不至,我等又怎么能够轻易降服。”
沮授闻言,眼中不由的闪过一道精芒,瞬间他便明白过来,为什么审配、陈宫、李儒几人会迟迟不肯投降了。
就算是李儒同楚毅之间因为董卓之死的缘故算得上是有着仇怨,可是陈宫同楚毅又没有什么恩怨,如今想来,审配、陈宫这等身怀大才之人,就算是要投降,也须得楚毅亲临,他们才会真正的投降。
说审配、陈宫这等人恃才傲物也罢,可是这些人当真是身怀绝世之才,就算是楚毅亲临相请他们,以审配、陈宫这些人的才华,也不是受不起。
二人正说话之间,就见几道身影大步走了过来,为首之人赫然是关羽、张飞。
二人目光落在关羽、张飞二人身上的时候,沮授认出二人来,眼睛不由的一缩,就连身上的气息都禁不住波动了一下。
坐在沮授身旁的审配自然是察觉到沮授的神色有些不大对劲,再看奔着他们走过来的关羽、张飞二人,审配心中隐隐生出几分猜测来。
“难不成昔日刘玄德之死,竟然与公与有所牵连不成?”
换做是一般人还真的联想不到这么多,可是审配何等人物,单凭一些蛛丝马迹就能够推断出近乎真相的猜测来。
张飞大步上前,怒目圆睁,居高临下盯着沮授喝道:“沮授,可还记得你家张飞爷爷否?”
关羽眯着眼睛,捋着胡须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冲着沮授道:“公与先生,当日家兄究竟是因何而被人所害,还请先生能够为我们兄弟二人解惑。”
沮授微微一叹,脸上露出几分释然之色,看了几人一眼,这才苦笑一声道:“一切只怪某,玄德之死,皆因某一念之差……”
沮授话音刚刚落下,就见一脸怒容的张飞探身上前,大手生生的抓住了沮授的衣领,一下子便将对方给提到了自己近前,死死的盯着对方吼道:“你说什么,竟然是你害了我家大哥?”
关羽喝道:“三弟,且听沮授将话说完!”
虽然说关羽恨不得一巴掌将沮授给拍死,可是关羽同样想弄清楚,究竟是因为什么,沮授才会坑害了他们大哥。
张飞这才算是将沮授给放了下来,不过一双怒目却是死死的盯着沮授,若非是关羽开口,张飞怕是已经将沮授给生撕了。
不只是关羽、张飞盯着沮授想要弄清楚沮授到底是为什么要暗害刘备,同样审配也是讶异的看着沮授。
沮授微微一叹,冲着关羽、张飞二人拱了拱手道:“事情是沮某所做,沮某便不会不认,此事说来话长,当初你们兄弟二人展露出一身绝世的武力,可以说一众诸侯不知道多少人盯上了你们兄弟,明里暗里的想要拉拢你们,将你们收为己用。”
关羽、张飞没有说话,这一点他们其实也清楚,毕竟当初暗地里拉拢他们兄弟,想要他们兄弟归附的诸侯不止一位。
奈何三人兄弟情深,加之刘玄德素有大志,对于那些诸侯的拉拢皆无有回应,现在想一想,其实他们兄弟当时便埋下了莫大的隐患。
只是关羽、张飞没有想到的是,竟然真的有人敢在联军当中冒着天下之大不讳对刘备下手。
正是对于一众诸侯太过信任,所以刘备才会被张邈给害了性命。
沮授看了二人一眼道:“冀州牧韩馥执掌冀州,麾下兵强马壮,相比大多数的诸侯来说却是实力不差了。文有审配、田丰,可是麾下却是没有能够拿得出手的绝世猛将。”
张飞盯着沮授道:“所以你便盯上了我们兄弟,这么说来的话,幕后主使张邈暗害了我家大哥的就是韩馥?”
沮授将话都说到了这般程度,张飞自然是猜测指使张邈的幕后主使者乃是韩馥。
就连关羽脸上也是露出几分认同之色,毕竟沮授做为韩馥下属,不是韩馥又能是指使沮授前去联系张邈,害了刘备呢。
可是一旁的审配却是盯着沮授,脸上露出几分不解之色。
只听得审配开口道:“不对,沮公与,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指使你的人绝对不是韩馥,恐怕韩馥自己都被蒙在骨子里吧!”
“什么!”
听审配开口,方才还以为找到了幕后真凶的关羽、张飞二人不由的低呼一声,目光投向审配。
对于审配,关羽、张飞自然不陌生,二人好歹也曾从楚毅口中听到过楚毅对审配的赞赏,所以如今见审配质疑沮授,两人当然心生怀疑的看向沮授。
沮授耸了耸肩膀道:“正南不愧是正南,沮某就知道瞒不过正南,其实沮某也没有想过要隐瞒。”
说着沮授向着关羽、张飞二人道:“就如正南所言,指使沮某的并非是韩馥,韩馥此人胸无大志,虽然说也曾感叹无缘招揽你们兄弟三人,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要通过一些手段来得到你们的效忠。”
张飞眼珠子瞪得大大的,死死的盯着沮授道:“这么说来,指使你的却是另有其人了?”
沮授没有理会张飞,而是看向一旁的审配道:“正南兄不妨猜一猜看,究竟是何人指使沮某去勾连张邈害了刘玄德。”
审配捋着胡须,微微沉吟道:“其实此人逃不过十八路诸侯中人,但是如果要猜这人是谁的话,也没有那么难猜。”
张飞急道:“你们在打什么哑谜,这人到底是谁,你们倒是说啊。”
关羽伸手按在张飞的肩膀之上道:“三弟,且听正南先生将话说完。”
审配赞赏的看了关羽一眼,这才继续道:“其实很简单,张邈此人做为十八路诸侯之一,可以说得上是身份不俗了,这样的人又岂是谁都能够指使的动的?”
说着审配迈出一步道:“十八路之后之中,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能够稳压张邈一头,并且还要能够让张邈心甘情愿的去为其办事的,此人究竟是谁,身份几乎呼之欲出。”
沮授叹道:“就知道瞒不过正南兄,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四世三公之后,素有抱负,胸怀大志的袁绍袁本初。”
“竟然是他!”
关于一声低呼,显然关羽、张飞真的是没有怀疑过袁绍,毕竟当时袁绍麾下可谓是兵强马壮,强大的将领更是冠绝一众诸侯,无论是鞠义还是张郃又或者是颜良、文丑、徐荣、郭汜、李傕、张绣这些人,皆可以称得上是猛将了。
张飞、关羽二人当时首先排除的就是袁绍,毕竟对方谋害刘备,明显是奔着他们兄弟来的,袁绍手下猛将如云,自然是嫌疑最小。
审配轻叹一声道:“却是某当初看走了眼,不曾想袁本初竟然如此雄图大志,天下良将,自己多占一人,对手便少占一人,心怀天下爱者对于人才的渴求绝对是最强烈的,所以说袁绍做得出这种事情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袁绍……袁绍……”
关羽咬牙道:“难怪张邈满门被灭,不用说这肯定是袁绍所留下的后手,也只有底蕴身后的袁氏一族才有足够的实力在袁绍、袁术落败被杀,家族破败之后仍有覆灭张邈一门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