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g6n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魔法塔的星空》-第五百五十章 列巴普的地精們-xd3pe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要在迷地开展工业化的大业,帮助地精改善现有的生活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这跟某人的圣母成分占比多少没有关系,单纯是因为地精绝对是迷地最差劲、也最不可靠的合作对象。
他们不守信用、不懂得尊重、自私自利、薄情寡义,视忠诚如无物,一切以自我为中心。驾驭他们的唯一办法,就是拿把刀,顶在他们的脖子上,这才有可能听从命令行事。但只要一放松,地精就会故态复萌,只以自己的想法行事。
就以跟托托卡尼相处,包括改造席德号飞空艇的那段时间为例。在制造或修复零组件的过程中,只要某人没有盯着,地精就会很有‘想法’,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尝试。要不就是认为某些工序太麻烦,为了省事起见,那些在他们眼中‘不必要’的行为都可以省略。
只要一起争论,就是‘我觉得如何如何’,没有道理也讲得理直气壮的。就算是做好的完成品,他们也喜欢敲敲打打一番,加入属于自己的‘特性’或‘设计’,然后大言不惭地说这是自己的作品。
而且地精们凡事不讲究。总是说先求有,再求好。然后‘有’是有了,‘好’可能到下辈子都还好不了。在地球,制造物品的,不把使用者的命当命看是很常见的事情,所以才有一堆黑心产业。在迷地,地精可是到了不把自己的命当命看的境界。跟他们共事,可得要有心理准备。
能够偷工减料,就偷工减料,地精语叫做节省成本。
再糟糕、危险的东西,他们都能不在乎地使用,地精语叫做备用方案。
经常别人的东西,会自己跑到地精的口袋里头了,地精语叫做资源共享。
看到别人的好东西,学就学了,抄就抄了,最他妈扯蛋的还搞得不伦不类,地精语叫做参考借鉴。
要是在地球,因为知识产权的问题上法院,法官看到其中一方是地精,不用双方申辩就可以判决了。
老实说,某人认为自己跟他们未开化的同胞,搞不好还比较处得来……反正见面就开杀,不用想太多。
光是席德号停靠在列巴普空港还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就有地精拿着铁锤、凿子上前,打算把外置的引擎与螺旋桨总成给拆回去研究。然后一群地精很自来熟地进到飞空艇内部参观研究,丝毫没有客气。
也许某人过往的作为,看起来好像什么事情都蛮不在乎,断舍离玩得很利落;说走就走,从不拖泥带水的。这是因为不管那些东西在外人眼中有多贵重,对某人来说都不是那么重要的。
但所谓的宅,就是只重视自己的小世界。也许会跟别人分享,但也仅限于同样狂热的同好。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来,都可以随意把自己的珍藏拿出来破坏。地精们的行为,毫无疑问触碰到某人的底限。
就算不把飞空艇当成自己珍爱的收藏,好歹也得考虑接下来的旅程需要飞空艇代步。被地精们拆光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一开始还是好言相劝,后来直接把上来找事的地精给打昏,随便找东西捆紧后,随便吊在某个显眼的地方。但地精还是像丧尸一样前仆后继,大有不拆飞空艇势不休的气势。然后,然后就没了。
火气上来的某人,黑夜笼罩,白光闪烁,最后就是一地死尸。一切只发生在眨眼间。
再然后,原本打算花钱买的原油,被好心的地精们七手八脚地免费灌满席德号的油箱,还附赠了几大桶备用。紧接着就礼送众人离开,不留宿也不留饭。
其实从一开始,某人没有打算走到这一步的。
但是合不来的人就是合不来。林遇到麻烦事,会选择眼不见为净,不一定会选择委曲求全。有的时候退一步,只会助长别人的气焰。这样的事情,不只在迷地,在地球也经历过无数次。
要是自己打算在别人的羽翼下求生存,那也就罢了。但列巴普城对自己而言,只是一个过渡的城市。贪得无厌的地精以为靠着人多,就可以遂行自己的贪欲。某人就让他们明白,人多对于不走迷地主流画风的法爷来说,是多么薄弱的倚仗。
不过某人动手之后就后悔了。再之后,又对地精清奇的思路感到讶异。
那么多地精的死亡,仇怨会结多大?答:无仇无怨。收获的只有地精们的畏惧。
大多数地精对于家庭、血缘的关系认知薄弱,甚至不以为意。他们虽以一个‘群体’为单位共同生活,‘群体’中的地精却不必然是有着亲缘关系的人,或是结为夫妻关系的男女。只不过是方便互相利用,说好听一点叫互相合作的小组织。
虽然不像他们未开化的同胞,四处找异种族的雌性交配,但是地精男性与女性的羁绊,仅限于交合的时刻。不限定于各自群体中的异性,完事就拍拍屁股,各走各的路。等到女性生下孩子,则由群体中的所有地精共同扶养、教育,然后成年就踢出去。
谁死了,他们都漠不关心;谁活着,他们也只在乎对自己是不是有帮助。也就是说,地精的习性还是十分趋近兽性。
然而像一直跟在身边的托托卡尼与波莉父女俩,在地精中也不是很少见。明白家族的羁绊,以及除了利益交换以外的付出,可以给整个家族带来更大的优势,这类地精大多属于昔日地精帝国的贵族之后。
也就是说,这些地精中的贵族之后,更接近拥有文明的种族该有的模样。而他们的平民,则是介于野兽过渡到文明之间的阶段;至于未开化地精除了有语言可以互相沟通,懂得使用工具,其余与野兽无异。
这样的差异,让地精内部也存在着鄙视链。这个差距比起人类中的贵族与平民,超凡者与普通人,有天赋与没天赋的人之间的差距还要大。
也因此,即使死掉的地精几乎铺满了一整条街,对于那些管理着这座自治城市的地精高层来说,是不痛不痒的。就连那些不属于贵族之后阶级的地精,也对旁人的死亡完全没有任何悲愤的感觉。充其量是害怕动手的那群人类而已,生怕同样的攻击会落到自己头上。
所以某人虽然大开杀戒,却意外地没有给招惹上什么样的麻烦。甚至托托卡尼还自豪地说:“放心好了,这没什么。就这点人数,三年就生回来了。再说就算你不动手,王也会把多余的人给赶出去。列巴普可养活不了那么多不做事的家伙。”
某只地精谜一般的自信,讲述着很可怕的事情。不过某人不打算去深究,知道的越多,就会陷得越深,更何况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真要解放工业革命这只巨兽,也不应该是由地精做为领头羊,他们太容易把整个迷地带进沟里。
当然,这也不是说某人就如同上帝一样,评判着人世间,谁有资格做什么,谁没资格做什么。假如地精们自己的科技进程,真的到了那即将跨越那道坎的时候,林也不会因为认为他们不够格而出面制止。但是推动他们跨过那道坎的,不能是因为自己主动教导。
自称为地精王,实际上只被格瓦那帝国封了个伯爵的地精,不敢出现在某人面前。一切跟列巴普官方的交涉,都是由托托卡尼出面,对面则是一位看不出来年轻还是老迈的地精王代表。
本来在巫妖跟某人面前,托托卡尼总是佝偻着身子,不敢站直。但一跟地精王的人交谈,那是气焰嚣张,不可一世呀。张口就是精神赔偿呀,误点、误餐费用,然后各种名目的敲诈,大有把地精王身上的油,都给榨个几分出来的模样。
某人就又一次对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真要由着托托卡尼瞎扯蛋下去,恐怕没有七天七夜,没把对方榨出个三斤油来不肯罢休。林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浪费这么多时间呀。
虽然自己不是一分钟几十万上下的身家,但时间就是金钱,这可是深入某个穿越众骨子里的信念。所以林直接打断了快起争执的两个地精,直接报出了自己的要求,打发了地精王的代表,让他回去通报自己的条件。
对此,托托卡尼则是有些不满,也抱怨了几句。在他心中的小算盘,这一趟怎么也算是衣锦还乡。当初因为家族衰败,被强迫要求离开列巴普城;甚至原本家族传下的宝物,都以还债的名义,成了其他地精的收藏。
这一趟,即使不能清算过去的委屈,也要让其他人明白:我,托托卡尼回来了!
只是,某人似乎不打算配合。就算地精王很明显地表达了送客的失礼举动,那个人类魔法师也只是在得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后,就准备离开,没有多要一些额外的补偿。这对一个抠门儿的种族来说,就像是天大的罪过。明明可以拿到手的东西,却那么轻易从指缝间溜走。
但某人才不在乎那些呢。地精的赔偿,除了原材料以外,所有地精加工品都有豪迈地爆炸的本事。谁嫌命太长了,整一堆炸弹放在自己要坐的飞机上?
至于早早离去,反正飞空艇就跟船没两样,上头本来就有最低限度的生活设施。之所以大部分走在这条路上的旅行者,会选择每晚停靠在某处空港,只是因为方便住进到旅店里,躺在舒适的床上,好好地睡上一觉,而不用一群人窝在飞空艇上的狭小空间里。
这一回提早离开列巴普,很明显的,舒适的床铺已经远去。不过林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这一趟旅程,终点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