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9ieh精彩小說 三國騎砍-第七百七十七章 又見倀鬼熱推-3fih5

三國騎砍
小說推薦三國騎砍
青州,齐国,临淄。
城外淄水,曹植粗布短衣戴一领斗笠,与同样打扮的张飞一起钓鱼。
张飞胡须花白,脸上没有一点笑容。
丞相的儿子就那么死了,自己的女婿也死了。
女儿现在哭哭啼啼的,偏偏还有孕了,也不知道改嫁好呢,还是就这么拖着。
二儿子、二女儿的婚事也到了快要处理的时候,本就因为皇帝夫妇插手,弄的十分复杂;现在又想到大女儿失败、痛苦的联姻,更加剧了张飞的思想包袱。
恨不得拿鞭子出去找找茬,狠狠泄气一二。
也只有在曹植这里时能克制怒气维持体面、仪表,可内心是真的不高兴,自然没有多少笑脸。
曹植握着鱼竿闭目养神,耳中能听到旁边张飞折腾鱼饵的声音,听到噗通一声他睁眼去看,见张飞将小半桶蚯蚓、切碎的内脏混合物倒入水湾。
丢了木桶,张飞龇牙气呼呼说:“子建先生,某先告退。”
“公上慢行。”
曹植起身微微拱手,目送张飞甩着双袖,大步流星离去。
边上道路边就停着张飞的青伞盖戎车,张飞登车后也没忘记曹植,对着曹植拱手道别,对此曹植拱手时弯腰俯身的幅度又深了一些。
等张飞与卫士离去后,曹植才站直腰背,轻轻摇头自笑,返回原来的垂感处。
他循声去望,见下游有十几名附近的民妇在河边浆洗衣物。
不做声,端着鱼竿细细感受轻微的力道变化,显得如山如岳,很是沉稳、镇定。
“主人,有江都来人。”
青衣小童靠近,脆声禀告,曹植扭头去看,就见几个人站在路边,一个是拄着长幡的吴范,一个是陈群的儿子陈泰,还有一个是以孙氏旧臣自诩的冯熙。
除了吴范,其他两个人都是半旧青灰粗布短衣,一副仆僮、随从打扮。
感到鱼竿有异动,曹植微微颔首:“有请。”
小童离去,吴范三人受邀,小童领取一个马扎摆在曹植身侧,供吴范入座。
吴范入座时,曹植收拢鱼竿,左手抓着新钓的四五寸小鱼,右手捏着鱼钩拔出,随手就把小鱼抛入淄水,伸手拘水清洗鱼腥,张口:“我放过了这鱼,谁人又能还我自由?”
立在吴范身后的陈泰微微欠身:“子建先生本是自由身,何来强迫拘禁之说?”
曹植侧头斜眼瞥视陈泰,嘴角翘起哼哼做笑:“你这一家,还真是公不如卿,卿不如长。令人想起陈公评论孙氏一蟹不如一蟹之语,着实可惜。”
陈泰脸色变的很难堪,终究是二十六岁的人,多少有点涵养在。
陈群是魏国的公位重臣,陈群父亲陈纪是汉鸿胪卿;陈纪父亲陈寔是太丘县长。
不管曹植说的是陈家世代传承的学问,还是人品道德,总之是对颍川陈氏的极大恶意。
陈泰脸色恢复平静:“子建先生,何不问一问文则先生?”
曹植依旧细细打量陈泰,还是忍不住摇头,又是忍不住长叹一口气:“可惜了陈孝先。”
陈泰的脸色更是难看,袖中拳头紧握。
陈寔与长子陈纪元方、四子陈谌季方合称三君,只是陈谌早亡,影响力不如陈纪。
陈寔年老时,陈纪的儿子陈群,与陈谌的儿子陈忠一起辩论各自父亲的功绩,两人极有辩才,争的不相上下。陈寔才感叹元方难为兄,季方难为弟,有了难兄难弟不相上下的典故。
与父亲陈季方一样,这位陈忠陈孝先也壮年夭折,留下三个儿子。长子陈佐在鹰山一战里被俘,加入北府;次子陈坦被豫州牧庞林举为孝廉,三子陈准也迁移家室去了关中。
很显然,曹植更欣赏自强不息的陈季方一脉,对陈元方一脉没多少好感。
哪怕陈泰是荀彧的外孙,曹植依旧没给什么好脸色。
吴范轻咳两声,询问:“子建先生,可知吴主孙权如何评价陈公?”
“他?能有什么好话?”
“自无好话,却另有见地。”
吴范抬头看盛夏的太阳,暖暖阳光落在脸上,依旧有些冷,冷意从身心内散发、弥漫而出:“这要从吴主出兵荆州,兵败江陵、麦城时谈起。世人皆说吴主左右有通汉之人,吴主屡屡诛杀,大刑拷问,并无所得。”
曹植也好奇:“那究竟是何人告密?”
这种背盟偷袭,还是倾力出击的仗都能打输,输的一败涂地……只能说明战败的原因很复杂,绝不可能全是战场上的原因,很多原因要从孙权身边找。
过去七年时间,研究这场神奇战役的人决然不少,加上各种当事人的言论、判断。
所以有一种大众都承认的看法……孙权左右有重要的人告密,而前线的关羽仍旧不知情,甚至江陵这里的田信、黄权也不敢相信告密信。
因此外松内紧,早早转移被俘魏军,以不变应万变。
直到吴军迫降公安城,田信、黄权才相信告密信是真的,果断夺权软禁糜芳,胁迫潘濬暂时充任郡守,把这个可能通贼的人摆到众人眼皮底下,不给潘濬搞事情的机会。
可后来一系列表现来看,张温、陆议、徐祚、虞翻、诸葛瑾、贺齐这些人都没有认领告密功勋的行为。没人能拒绝这样的奇功,江东投降后也没有人站出来,这就成了无头案。
如此一桩悬疑公案,感兴趣的人自然很多,各种看法都有。
甚至出现了甘宁、吕蒙告密的相关推论,说的有理有据,让人摸不着头脑。
难道孙权在人生最后的时刻里,推断出了那个告密的嫌疑人?
曹植很感兴趣,静静等候吴范的回答。
吴范拢了拢袖口,迎面吹来的凉爽河风令他感觉阴冷入骨,克制内心惶恐:“告密者,不是人。是,是伥鬼。”
“伥鬼?”
“是伥鬼,我曾在吴主寝殿在屏风上见了一个‘伥’字,当时画师曹不兴与我一起,也见了这字。这字,当日就被涂抹。”
吴范认真去看曹植:“魏主与陈公会面夕阳亭,陈公以妙法治愈魏主顽疾……我等推论,魏主已然身死,魂魄已被御使,沦为伥鬼。”
曹植皱眉,抬手扣了扣自己腮帮子,仔细看看一脸认真夹杂惶恐情绪,以及听闻这些同样有惊慌情绪的陈泰、冯熙……看来这三个人,是真的相信这件事情。
可听着怎么有些不可信?
曹植斟酌言语:“陈公纵然是妖人,可品德皎洁素无劣迹恶行,就是御使伥鬼也是良善之举。我以为孙权之恶人神共愤,就是为伥鬼寝皮食肉……也是人心大快之事。”
“至于兄长,近来也有书信往来,伥鬼能骗别人,又如何能瞒我?”
曹植说着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语腔干巴巴:“就算兄长成了伥鬼,我看他也乐得做这伥鬼。”
陈泰要说什么,就听外围有七八名短衣武士凑过来,人人手里提着剑,上前围住三人,曹植面露哂笑,转身就走。
待曹植众人离去,陈泰、冯熙面面相觑。
颇有正义感的曹子建,怎么就没有一点同情心?
曹植不肯出面游说张飞,那只好直接去找张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