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x65r精品都市异能 正派都不喜歡我討論-第五百三十章 樑養養的牛肉麪-3wv0y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杜怒福道,“金梅瓶功能殊异,就算在夏天插上梅枝,也能结蕊开花,也便是,不是当季的花卉,得到滋养,皆能盛开,如在昙花将要盛开之时,置于瓶中,竟可开上一季……”
风亦飞点头,那这花瓶确实是个奇异的宝物了,但除了装点摆设,用来看看新鲜,也没多大作用,诸葛先生为什么要叫铁手来讨要?
难道除了能让花卉盛开,还有增长功力的效用?
杜怒福说到这里停了下来,面有难色,似是有不方便说出口的理由,没有再说下去。
风亦飞为之一奇,“怎么不说了?还有其他作用吗?”
杜怒福一脸尴尬,重重的出了口气,才说道,“这金梅瓶,不管男女,只要得到这口小瓶,都在颠龙倒凤,行房敦伦时,有特异之功,过人之长,历久不衰,老而弥坚……”
风亦飞,白千帆,余鱼同三人齐皆张口结舌,都全然没往这方面想。
不愧是和那传世著作名字相似啊,这不就是用之不竭的伟哥吗?
风亦飞却又想到了另一个方面,老而弥坚?莫非杜怒福其实是不太可以的,有了这金梅瓶才变得可以,所以才不舍得放手?
确实,他年纪比梁养养也大太多了。
只听杜怒福继续说道,“尤其男子用过此瓶,与其好过之女子,终不能忘。”
风亦飞瞪大了眼睛,你不会就是这样把梁养养追到手的吧?
杜怒福看风亦飞三个的神情,便已明瞭他们所想,“你们想得岔了,我得这宝物之前,就已与养养两情相悦,订下了终身,若是因为这金梅瓶之故,岳丈大人也不会同意养养嫁给我。”
梁癫“哼”了一声,“要不是我宝贝女儿执意如此,一再恳求,我哪会应允,也算你对我女儿够好,没亏待于她,不然的话,我早就大耳刮子扇你了!”
杜怒福笑了笑,“我敬她爱她,当然要对她好了。”
笑容里幸福满溢,就是他笑起来看着像发怒一样,有点怪怪的。
余鱼同不禁在队伍频道里嘀咕了句,“特么的NPC也要虐狗,好过分啊!我恨温巨侠!”
“怎么了?怎么了?”带着你老婆兴致勃勃的问道。
“你煮你的面,等会再跟你说,还没煮好吗?”风亦飞道。
“制作这面条的工序有点麻烦,不过马上也要弄好了,等下你们见了肯定要大吃一惊。”带着你老婆很是乐呵的说道。
风亦飞没再和师弟搭话,好奇的向杜怒福问道,“那金梅瓶是要装水进里面再喝吗?”
杜怒福一脸讪然,干笑连连,“确也有这用法。”
说罢,他的嘴唇嗫嚅了下。
传音在风亦飞耳畔响起,“女子用,需涂抹到那部位,而男子则是将那物事往瓶里一塞,定必自壮而硕,妙不可言,凡女尝之莫不寻索求再。”
我擦嘞!
你倒是知无不言啊!
风亦飞定定的凝望着杜怒福,看得杜怒福都有些不自在起来。
又复传音道,“其实杜某不用那宝物也还是可以的。”
我其实没有想细究的意思,你这样强调算不算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啊?
风亦飞着实有些哭笑不得,温巨侠实在是个奇才,居然想得出这么搞怪吊诡的东西。
知道了金梅瓶的功效,风亦飞就觉没多大兴趣了,游戏里都不能解除裤头,怎么用这助兴的玩意?
真的羡慕有些网游小说里,在游戏里边什么都能干,记得有部小说结局男猪脚那大猪蹄子就把女主带到个地下城的密室里,胡天胡地了一番。
国内的虚拟游戏管制那么严,是不可能有这事情的,就是国外,正经游戏也不会有那种事,听说霓虹国那边有相应的服务,只要给钱,还能订制人物形象,二次元的纸片人都行,但得翻墙,还得有熟门熟路的人带领。
风亦飞也只是听说过,像他这样的正人君子,哪里会去找那玩意嘛。
杜怒福传音间,长孙光明已在向铁游夏发话问道,“铁捕头,你怎么知道这金梅瓶是在杜会主手中?”
“是我一位义兄打探到的消息,传书告诉了世叔,这金梅瓶刚好牵扯到一桩事情,世叔才派我来相求。”铁游夏解释道。
风亦飞一怔,查到消息的是铁游夏的义兄,算起来,萧剑僧又是诸葛先生的义子,又在凌落石座下卧底,离这边也不算太远,别就是萧剑僧查到的吧?
说起来,都忘了跟冷凌弃提一下救了萧剑僧的事,等会可以找个机会跟铁游夏说说,结个善缘也不错。
脚步声响起,梁养养自后堂走进了大厅,“既是诸葛先生用得上,那金梅瓶不如就交予铁二爷好了。”
说罢转向杜怒福道,“夫君,我们此际也不靠那个……”
风亦飞侧目,原来杜怒福还真的行!老当益壮啊!
“娘子,你有所不知。”杜怒福叹了口气,转头望向长孙光明与伏明凤,嘴唇嗫嚅不停。
风亦飞已猜到他多半是在跟长孙光明,伏明凤以密语交流,显然还有其他隐情。
铁游夏也不再多言,默默等着。
“我已煮好面条,请各位上二楼进食,凉了就不好吃了。”梁养养对着众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走,走,走,难得我宝贝女儿亲自下厨,可不要误了她的拿手好面!”梁癫率先起身。
众人跟着站起,随着梁养养上了二楼。
还没到宴客的厅堂门口,风亦飞就已觉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还带着些许辛辣的味道。
这时代背景没有辣椒,应是用的茱萸和胡椒替代。
“好香啊!”余鱼同忍不住抽了抽鼻子,赞了一声。
硕大一张圆桌上已摆好了数个大海碗,热气蒸腾,带着你老婆已是端坐桌前,笑嘻嘻的等着。
风亦飞落座,看了下眼前的面条,不由得一愣,明明是很浓的炖煮牛肉的香味,可海碗上边没见一块牛肉,就是漂着一层葱末和蛋花。
说是牛肉面还不如说是蛋花面更妥当些。
难道牛肉藏在面底下?
汤汁的颜色有些浓重,呈微褐色。
和兰州拉面完全不一样,兰州拉面是讲究汤要清的。
面汤虽是微褐色,但也不显浑浊。
风亦飞拿筷子拨拉开上边的蛋花,夹了一筷子面条,顿时清楚了是怎么一回事。
梁养养还真是别出心裁,居然煮出了这样的面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