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ksvj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鋼鐵蘇聯 愛下-第1047 JG52看書-o3kg5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马拉申科猜到了不甘失败的德国佬必然会发动空袭,手上有着制空权不好好利用可不是德国佬的行事风格,但马拉申科却属实是没有料到空袭居然会来得这么快。
天空中直冲己方而来的德军机群黑压压一片,一眼望去的粗略估计至少得有三四十架。
飞机的型号种类非常繁杂,既有随行护航、位置稍高一些的战斗机,也有那些报团取暖、编队飞行的轰炸机,像什么亨克尔111、道尼尔217、斯图卡、大黄鸭是应有尽有,马拉申科实在没看懂德国佬到底是怎么凑齐这么一锅炖的机群的,这显然不符合常理。
但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德国佬黑压压一大波空袭总归不会是来杂耍的,机腹里挂着的铁炸弹可不是礼花弹,要躲进掩体最好就趁现在赶快。
“马拉申科!这边,快过来!快!”
提前一步冲出了屋子的拉夫里年科在冲着马拉申科挥手大喊,其脚下旁边就是一个防炮洞的入口。
这种等级的土工掩体估计连一颗德国佬的100公斤小地瓜都扛不住,但是总归要比钻进露天的战壕里强,不敢再做耽搁的马拉申科几乎是想都没想就朝着拉夫里年科所在位置冲去。
“快进去,德国佬的飞机来了!”
招呼着马拉申科赶紧往洞里钻,拉夫里年科这边话音未落、脚没沾地,第一架脱离了编队俯冲而下的斯图卡就已经招呼到了头顶。
咻——
“炸弹!快躲开!”
轰——
刚来到洞里还没来得及站稳脚跟,猫着腰的马拉申科直接感觉到自己的脚下一阵地动山摇、恍若山崩,巨大的爆炸声即便是隔着头顶的加固层都能依稀可辨。
“淦你娘!这他妈最少是500公斤!”
把航弹扔到了阵地后方正中央位置的斯图卡迅速拉起爬升,一颗500公斤级重型航空炸弹起爆腾起的黑色蘑菇云直接窜过20米高,将本就已经被炸的满目疮痍的阵地再添一个新的巨坑。
与以往的被动挨炸不同,这一次提前老早就修筑了完整阵地工事的红军是有备而来,一直隐蔽不动的防空炮位忽然在这时褪去了伪装、果断开火。
咚咚咚咚——
1939式61K型37毫米单管防空炮喷射出炽热的火舌冲着斯图卡劈脸打去,刚刚投弹完毕的斯图卡此刻还处在向上斜角爬升阶段,机体存能处在一个极速消耗以换取高度的状态,堪堪四百出头的飞行速度加上怀孕海鸥一般的庞大机体根本就无从躲闪。
在旷日持久的高强度战争中逐渐积累了丰富防空作战经验的红军防空炮组,没有放任这宝贵的射击窗口从自己手中白白溜走。
37毫米的防空用高爆曳光弹直接划开了机体蒙皮,钻进了这架被死神套牢了的斯图卡肚子里,在一头撞上了机体主结构大梁后直接在靠近油箱的位置当场起爆。
轰——
很不幸地,这架连跳伞机会都不曾有过的斯图卡飞行员,当场就被37毫米炮弹从背后炸死在了驾驶舱里,一大块高速冲击的弹片几乎把他的脑袋都给削掉了一半。
失去控制的斯图卡当场就冒着浓浓的黑烟头栽地面往下掉,两颗尚未投下的100公斤级航弹让紧随其后的爆炸变成了一团冲天烈焰,算上燃油爆炸的动静之大丝毫不亚于方才那枚500公斤级航弹。
“转向!三点钟,德国佬的飞机又来了!”
比起最初遭遇还手时的小小惊讶,现如今的德国空军已经越来越习惯于和苏军的防空炮斗智斗勇。
借着防空炮调转炮口去击落那架斯图卡的宝贵机会,一架带着破空尖啸以超过600公里时速俯冲而下的BF109发起了攻击。
加挂在左右两侧机翼下的20毫米机炮吊舱套件连同着20毫米轴炮一同开火,三道劈脸打来的20炮火舌夹杂着曳光弹,迅速在地面上掀起一条飞速前进的土龙。
手摇方向机仍未及时到位的红军防空炮组失去了最后的机会,以速度取胜的BF109几乎将整门防空炮连炮带人打成了一堆铁板肉片,涂着黑色铁十字的双翼震颤掠过之后只留下了一地残骸空留原地。
紧随其后到来的,则是更多追着德国佬屁股后面愤怒射来的防空炮弹幕,但是对于这架体态轻盈且刚刚俯冲完毕、存速极高的BF109来说却无济于事。
如黑燕般轻盈的BF109上下翻飞穿梭于弹幕当中,经验老道的德国空军第52战斗机联队第三大队队长,肆意进行着自己的个人飞行特技秀表演,全然不在乎这是在刀尖上跳舞、随时可能丧命。
长空之上的另一架BF109并未俯冲而下,而是机身侧摆在稍高的空域中盘旋警戒并注视着下方战场的一切,手握着操纵杆目不转睛关注着自己老伙计个人秀的克鲁平斯基触景生情、难免一声轻叹。
“京特拉尔,总是与死神为伴的男人……”
余音未落的克鲁平斯基抬手调整好了无线电通讯频道,每到了这种时候他总是会提醒自己的老伙计一句,最好不要再跟死神继续游戏。
“看来那个俄国佬的螺旋桨差点把你脑袋削掉还不够教训,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在天上待着,就像我现在这样。”
已经爬升脱离了防空炮弹幕追击的京特拉尔不但没有流露出劫后余生的恐惧,反而还一脸笑意地体验着慢慢褪去的肾上腺素冲击快感。
“你应该也下来试试,这比俄国佬开飞机撞我还要刺激!我可以发誓!”
“……自己留着给上帝发誓吧,傻帽。”
虽然被自己的战友吐槽,但不得不说京特拉尔的玩命确实起到了一些超出预料的效果,比如说有好几门试图将其近距离击落的防空炮错失了拦截轰炸机的时机,等同于是京特拉尔用一波贴地玩命特技为己方的轰炸机开辟了进攻航道。
几架呼啸而下的斯图卡顺着京特拉尔刚刚飞过的航道轨迹投下了炸弹,冲天的火光烈焰瞬间将固定的防空炮位吞噬其中、掩起一片激荡烟尘,本就为数不多的最后几门防空炮基本被这一波俯冲攻击彻底报销。
防空放空,十防九空。
不论是眼下的二战防空炮亦或是后世的地空导弹时代,经典的战争真理总是会永远适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