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zpy1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無雙庶子笔趣-第一百三十章 要贏啊!-h3hsd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元昭天子虽然苦心钻研许久,终于把天雷弄了出来,但是他毕竟是这个时代长大的人,意识里没有“配套”这个概念,尽管有了天雷,但是却没有安排禁军训练如何使用,也没有研究出配套的战法。
相比较起来,西南军里不管是汉州军还是宁州军,都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的火器营,以及李信弄出来的新人培训体系,西南两军之中的所有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应对火器的常识,尤其是西南军的基层将官们,每一个都是被拉去火器营“培训”过的。
因此,在同样拥有火器的情况下,双方在战场上表现出来的能力,可以说是天差地别,西南军可以从容应对朝廷的火器,然而朝廷的禁军却仍旧无法应对西南军的火铳,这才导致了这位种家的次孙种鄂,直接抽刀子出来,要跟这些火铳兵肉搏。
事实上,这也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了,面对西南军这些诡异的铁管,此时掉头离开多半也会损失惨重,甚至全部被留在这里,与其这样,还不如舍了性命,跟这些反贼拼上一场!
京畿禁军里,多半都是精锐,种鄂一声令下之后,这些禁军骑兵立刻放弃了使用天雷,而是抽出腰间的佩刀,杀进了火铳兵阵中。
不得不说,种鄂做出的决定极为有效,如果他再执着于火器,基本对这些火铳兵造不成任何伤害,但是这些禁军如狼似虎一般抽刀杀进了火铳兵阵中的时候,情况就大不一样了,火铳填装速度极为缓慢,虽然又一人射了一两轮,但是很快被这些骑兵近身,只一会儿功夫,就有数十近百火铳兵倒在了地上!
毕竟是朝廷的中央禁军,正面碰撞可以与边军相比拟的禁军!
另一边的李朔,正在指挥宁州军主力部队,全力应对朝廷的四个折冲府,无暇顾及两翼的火铳兵,而在中军坐镇的李信,收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眼睛都红了,他当即拍了桌子,低吼道:“传我将令,全力支援两翼火铳兵,无论如何,能保住一个是一个!”
火铳兵不同于西南军里的投掷兵,天雷已经弄出了许多年,投掷兵说多不多,但是说少也不少,这些投掷兵里甚至已经有那种可以把天雷扔出百步开外的异人,但是火铳兵不一样,火铳这东西刚弄出来没有多久,不管是宁州军还是汉州军里,火铳兵的人数都不多,能够熟练使用火铳并且打的准的人,就更是凤毛麟角了,这些人每一个都是宝贝,以后类似火铳这类火器,在军中传播的时候,这些第一批使用的人,每一个都可以去别的军中做教头。
李信心里急了,一方面派了一队宁州军去驰援右翼,而他本人也披甲持剑,带了一千宁州军,赶往左翼支援。
等他们赶到左翼的时候,左翼的数百火铳兵,尽管被四周的宁州军尽力掩护,但是已经有了一两百人的伤亡,以种鄂为首的禁军骑兵,仍在持刀追杀,不过现在,他们这些禁军经过西南军的几次打击,一千多人只剩下二百个不到,几乎人人带伤,这些人跟红了眼睛一样,追着这些火铳兵身后死死不放,似乎一定要把这些火铳兵赶尽杀绝,才算大功告成。
李信看到满地火铳兵的尸体,心疼的脸皮抽搐,李大将军咬牙切齿,怒吼道:“把这些朝廷的禁军,给本将全部杀了!”
本来按照西南军的编制,火铳兵四周都是有常规兵种卫护的,但是这一次火铳兵被分来做阻击任务,包括李信在内都以为朝廷的骑兵多半会知难而退,没有想到他们会悍勇到朝着火铳兵冲锋,因此才疏忽了防备。
随着李信一声令下,一千宁州军步伐整齐,朝着这些禁军骑兵冲杀了过去,此时他们已经身在阵中,四周左右都是西南军的阵地,他们不管是左攻右突,都一时半会之间,都不可能出去。
一千多人如狼似虎的冲杀了过来,本就是强弩之末的禁军骑兵,只一柱香时间,便统统倒在了地上,这一次李信因为心中愤怒,直接冷声道:“不用留活口,全给我杀了!”
宁州军的人动作很快,收到命令之后没过多久,这些骑兵就全部人头落地,几个人把犹自挣扎不休的种鄂捉住,绑到了李信面前,开口道:“大将军,这人应该是这些骑兵的首领……”
李信面色平静,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后者往地上吐了一口血唾沫,冷声回话。
“种鄂。”
“姓种?”
李信微微皱眉,看了看他的年纪,开口问道:“种衡是你什么人?”
种二少梗着脖子,抬头不屑的看了李信一眼。
“我兄长。”
“少要废话,要杀便杀,我种家一百多年来,为国死难者,何其多也!”
种二少一番狠话,说的豪气冲天。
“原来是种衡的兄弟。”
李信面色平静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挤出了一个笑容:“我认识你父亲,还有你的兄长。”
种鄂虽然被绑了起来,但是还是一副很嚣张的模样,闷哼道:“那又如何?”
李信微微眯了眯眼睛,继续说道:“可惜,不是很熟。”
说着,他挥了挥手,对手下的将士淡然道:“拉下去,砍了。”
本来,他跟种家之间还是稍微有一点情分的,像种鄂这种种家人,杀了没有什么用处,平日里李信多半会留他一条性命,但是这厮杀了不少火铳兵,让李信极为心疼,干脆就一刀宰了。
很快,种二少就被拖了下去,没过多久,外面就传来了一声惨叫。
军中人命最不值钱,李信浑若未觉,又带着宁州军赶赴西南军右翼救人,等到他们赶到右翼的时候,右翼的禁军骑兵,也已经死了七七八八,其余大多被西南军的人给捉住了,不过这边的火铳兵也被禁军近身,约有一百出头的伤亡。
李信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大手一挥,下令把这些全杀了。
至此,西南军两翼的隐患,就算是解决了,但是正面的战事,才刚刚开始。
已经在正面集结完毕的四个禁军折冲府,已经开始正面向宁州军大营冲撞了过来。
李信身在中军,就已经听到了前线天雷爆炸的声音。
随后,爆炸之声,连绵不绝。
这代表着,前线的战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李信把目光看向了前线的方向,心里隐隐有些担心。
老实说,宁州军里不管是新兵还是老兵,整体的素质都比京畿禁军差上一些,如果被禁军近身,那么将会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
他微微皱了皱眉头,喃喃自语。
“一定要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