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yb6精华玄幻小說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第八百六十二章兩白一黑囤積的差不多了相伴-gbp00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推薦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天诛军正式改革成了中央野战军。
其下辖第一军,第二军和第三军,外加独立骑兵第一师,独立骑兵第二师,炮兵第一师炮兵第二师,特种作战师,皇家直属综合师,混编第一师,混编第二师以此类推到混编第十师。
其中一个军下辖三个师一个三千多人的直属加强营,以及五百余人的侦查旅,两百余人的野战医院,一个火炮营,一个综合辎重营。
全军加起来起来大概接近五万人左右,具体会根据某个军的需要而增加减少一些人数,但是军级的编制都在五万样子。
一个独立骑兵师,下辖三个骑兵营,一个炮兵营,两个辎重营人数大概在一万三千左右。
一个混编师,下辖三个火器营,一个盾兵营,一个综合辎重营,全军人数大概在一万两千人左右。
唯独皇家直属师比较特殊,采用的都是大编制,五个火器营,两个盾兵营,两个辎重营,一个野战医院,一个特种旅,全师两万余人。
完整编制的中央野战军全军会达到,三个军十个混编师两个骑兵师两个炮兵师以及其他单位,共计四十万人的样子。
不过这些编制都没有满编,除了第一军还有皇家直属师满编了之外,其余几个军师都是半编制状态。
一来没有足够的军官,二来也没有足够的士兵。
所以现在主要是靠着第一军打头阵。
第一军的军长当仁不让的是曹变蛟小曹了,他原本就是天诛军的军长,朱由校让他干中央战区的司令长官他不干。
那朱由校也不会强迫人家不是,不干就不干吧,这个中央战区的司令长官朱由校就没有做出选择,悬而不定算了,说不定还能激励一个人才出来呢。
于是京城开始了大刀阔斧的军事化改革,倒是没什么人去捣乱,为了好区分天诛军的各个单位的划分。
京城的东南西北四个城门都驻扎了大军,那帐篷延绵不知道多少里地。
几十万大军就在这里接受改编,就是平日里最跳脱的白莲教都变成了缩头乌龟,再也不敢言语什么在京城发动一场动乱了。
还有哪些准备给皇帝一个颜色看看的勋贵们,既得利益集团们,他们也都做出了自己啥也不知道的表情。
什么?皇帝要改编天诛军?
干我们屁事啊,没看到我最近在学绣花,看看红色的丝线多好看啊,那个什么打打杀杀的不适合我们。
这整训改编的一个月时间,锦衣卫都懵逼了,京城太安静了,各个势力都干嘛去了呢?
“天有些冷了啊。”朱由校也从短打扮换上了长衫,快乐水也不用刻意的加冰了,常温的凉度就蛮可以的了。
朱由校站在门口看着窗外,看着前面的小树上面的叶子也开始由绿转变成了枯黄,这样子支撑不了多久就会落叶的。
“又是一年的秋天。御寒的物资已经开始准备了吗。”朱由校看着门外问道。
“回禀陛下,御寒的物资已经全面的开始生产了,十天前津门又建成了两个大衣生产厂,草原来的羊皮全部都送去了,估计现在一天津门就能产出一万件羊皮大衣,五万件棉衣,津门的仓库里面已经准备了十二万件羊皮大衣,五十万件棉衣了。”小猴子半鞠着身子在后面小心翼翼的汇报着。
“还有这大头棉鞋,一天也能产十万双,现在也已经储存了一百一十万双了,工人们越来越熟练,生产的速度也会越来越快的。”小猴子接着说道。
“棉花的收购有什么问题吗?”朱由校再问。
“回禀陛下,棉花的收购主要是从陕西山西,还有河南山东浙江南直隶几个地方,因为我们出价高,所以那些商人都愿意卖给我们,尤其是浙江山东南直隶的棉花,那大海船真的是排成的长龙啊,听津门那边的人汇报,津门的港口都排不下了,都是那些送棉花的船。”小猴子笑道。
朱由校闻言点点头,现在这个时期天气冷得早,而且温度更低,要早做准备,所以今年开春的时候朱由校就已经安排人去摸清棉花产区了。
加价三成收购,那些商人当然会抢着来送货了,商人逐利他们才不会关系自己当地的棉花还够不够用,他们只会把这白花花的棉花变成白花花的银子。
不过没关系,与其让这些棉花子啊这些商人手里变成他们赚取暴利欺压百姓的工具,还不如自己收购了做成御寒的棉衣再卖出去。
一来二去这个加工费可是不少啊。
江南那边以为自己能够熬过冬天,都是惯性思维害死人,殊不知今年的冬天会格外的冷。
现在你用三成的价格卖给朕,再过两个月你就是想用三倍的价格买回去,朕都还要再看看呢。
这次不惜一切代价的收购棉花,代表着朱由校终于要对着两白一黑动手了。
什么是两白一黑,那就是粮食,棉花,还有煤炭,三样东西都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这些东西必须交给朝廷专营。
“陕西的土豆种植的如何了?”朱由校再问。
“回禀陛下,陕西土豆种植大丰收,平均亩产两千六百斤,种植的面积也有三百七十多万亩了,全省产土豆将近四百八十万吨,孙传庭大人说,准备留下一百八十万吨作为陕西的口粮种子,收购剩下的三百万吨都可以用来交给朝廷应急。”
“京畿地区也有一百一十万亩地改种土豆,六十万亩土地改种番薯,其中土豆亩产平均两千四百斤,番薯平均亩产四千两百斤,而且地窖保存,粉丝番薯干的制作方法也已经传下去了,北直隶的百姓对陛下无不是感恩戴德呢,都称陛下为千古圣君。”小猴子说着说着便开始了拍马屁。
“放屁!”朱由校笑骂道。
“哎呦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小猴子顿时被吓得跪倒在地。
“不要想着用你那拙劣的马屁来取悦朕,你看朕像一个千古圣君吗?”
“奴婢该死,奴婢这张嘴该打,该打。”小猴子伸出了巴掌对着自己的嘴巴就是呼了起来。
“陛下不是千古圣君,陛下不是。”
“朕明明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什么千古圣君都是狗屁,也能配得上朕的身份。”朱由校撇了一种嘴巴,这马屁拍的真是一点都不爽利,小猴子啊小猴子,你这个马屁功夫不到位啊。
“奴婢……..知错了…….“小猴子怎么能想到陛下会如此的不要脸呢。
“还有一个月天气就要冷了啊……..”朱由校回过身子,看着门前面的半黄树叶终于落下了第一片。
此时河南之乱已经进入了白热化,温体仁真的很焦急,急得直掉头发,都要掉成地方支援中央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