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7h8人氣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吃蘋果的鴨子-第二百零七章 你很強嗎?我爲什麼要給你面子?看書-ro6d7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山林中,安语等人在不停的逃遁。
因为之前的黑幕,给她们带来了机会。
石头人因为本身特殊,又刚刚好在自己的主场。
所以在所有人都在观看黑幕,在恐惧的时候,石头人硬着头皮带走了所有人。
幸运的是,那个老者的探查能力不是很强。
他们勉勉强强能够躲避对方追杀。
当然,只是勉勉强强。
很多时候,对方都会追上来。
每次追上来都是石头人付出不小的代价,才能带着所有人逃离。
每当魔修冶志追上来,都会问石头人一句“为什么要这么拼命?”。
渡天岭是石头人的主场,外加石头人拼命,给魔修冶志带了很大的苦恼。
导致他一直没能抓到安逸的女儿。
这对他来说是难以忍受的。
有一次他都试着付出点代价了,可是那个石头人付出的代价更大。
又一次逃离了他的追杀。
所以他很好奇,对方为什么要这么拼命。
这一次魔修冶志又一次追了上来,本就浑身布满裂痕的石头人,再一次选择直面对方。
他要做的很简单,用全力困住对方,困的越久越好。
魔修冶志看着石头人,再一次问出了之前的疑问:
“我很难理解,一个石头人为什么要这么拼命保护人类?”
“因为她们是我的雇主。”石头人这次选择了回答。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几次。
但是他现在在打工,就要尽全力。
省得给头丢脸。
“雇主?”魔修冶志很是意外。
他本以为是某些特殊的关系,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只是这么简简单单的关系。
“她们给了你多少钱?我可以给双倍。”魔修冶志直接开口道。
一个五阶不管有多贵,两倍他付得起。
而且,这也可以是缓兵之计,付不付都是两说。
“不一样的。”石头人身上的裂痕又一次多了起来。
他还是在拼命。
“头给我的不是钱,是安稳,是来到新时代的依靠。
现在老板给我的是信任,是我能更好生活的期望。
所以雇佣期间,她们的安全由我来保护。
这是我的职业道德。
有始有终,脚踏实地,坚守本职,坚定本心。
不管多少钱,都要出全部的力气。
答应了,就不能反悔。”
随着石头人声音响起,周围出现了无数的石壁,这些石壁直接将魔修冶志困住。
做完这些,石头人不仅仅是裂痕多了许多,就是气息都弱了不少。
“真是愚蠢,这样强度的困术,你还能用几次?一次还是两次?
愚不可及。”在魔修冶志声音落下后,他彻底被困住了。
石头人没有丝毫迟疑,直接追上了安语等人。
接着带着他们快速逃离。
狗傲天在带路。
路上安语犹豫了下道:
“把我放下吧,你们可以逃掉的。”
石头人没有回应,安语不是他的老板。
他没有听的必要。
安语看着花季等人,道:
“别傻了,不分开逃,是没有希望的。”
花季三姐妹有没有回应。
让她们放弃安语,她们做不到。
她们的关系比寻常的姐妹都要好,安语帮了她们好多,说救了她们好多次都不为过,现在让她们放弃。
怎么做的到。
安语还想说什么,石头人就直接道:
“不能分开,除了那个魔修,还有别人在盯着我们。
只要分开,他们就会出现。
动静太大引来了不少人。”
突然发现有人在被追杀。
大部分人会有两种想法。
一,仇杀。
二,夺宝。
而渡天岭最近本就特殊,所以夺宝的可能性更高。
难免有人在坐壁上观。
一起走还好,一旦落单必然会被人盯上。
而对方动不动手,全靠运气。
现在就没有人想贸然动手,万一被联手追杀得不偿失。
听了石头人的话,花季也道:
“我们也隐隐有这种感觉。”
至于石头人自己,花季她们其实已经说过了,实在没办法让他自保就行。
可是石头人是什么人?
那是有始有终,兢兢业业的打工石头。
不可能放弃老板不顾的。
安语在一边没有说话。
她其实一直在等她父亲来,可是她父亲到现在都没有来,说明渡天岭很难进来。
不然在她护命法宝破损的时候,她父亲就应该在赶过来的路上。
这么久了,也该到了。
“汪汪汪。”狗傲天叫道。
其他人根本不懂狗傲天说什么。
安语开口翻译道:
“狗傲天说快到了,只要到了就没事。”
花季三姐妹不理解,狗傲天到底要带她们去哪?
但是她们也只能指望狗傲天了。
清晨时分。
牙疼仙人跟狗子还在挖东西。
这几天收获着实不错,虽然没有凑齐所有材料,但是挖了不少贵的东西,勉勉强强能换一些吧。
当然,就算还差不少,他们也不在意。
他们有的是时间再来。
或者换个地方。
等狗傲天什么时候又外出了,他们还能继续尾随。
方便。
只是在牙疼仙人挖矿山的时候,狗子突然叫唤了两声,道:
“大狗崽过来了。”
牙疼仙人收了手,道:
“嗯,感觉有不少人的样子,应该是真武小兄弟说的那些人。”
不过让牙疼仙人意外的是,对方都有了危险,真武小兄弟为什么没有联系他?
当他拿出手机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居然没有了信号。
看来渡天岭被封闭,信号也进不来了。
“过去看看吧,可别让他们在这里出现意外。”牙疼仙人说着就往边上而去。
狗子自然也驱使着野狼走过去。
而在前方远处,狗傲天在前方奔跑着。
它身后跟着受着伤的安语跟花季三姐妹。
石头人也已经无法在困住魔修冶志,只能勉强拖住魔修冶志的进程。
“汪汪。”狗傲天冲着前方大叫:
“狗大爷,牙疼大爷,救命啊。”
安语她们跟在后面,她们不知道狗傲天在向谁求救,但是狗傲天也不傻的样子。
应该是认识什么厉害的妖兽。
砰!
石头人直接被击飞了出去。
魔修冶志不屑道:
“靠一条狗求救吗?愚蠢。”
他感知到了,前方有个四阶。
向一个四阶求救?
对方究竟有多么愚蠢。
随后魔修冶志跟了上去,他也不急,到了这个时候了,他们已经失去了逃跑的能力。
石头人也已经到了极限。
唯一需要在意的,就是躲在暗中的人。
一个个想要当渔翁,简直做梦。
“狗大爷,牙疼大爷,救命啊,汪汪汪。”狗傲天依然在大叫。
这个时候牙疼仙人走了过来,他看到了狗傲天,微笑道:
“傲天小兄弟,好久不见。”
狗子瞥了一眼狗傲天,发现没东西吃。
开口的兴趣都没有了。
安语跟花季她们自然也发现了狗子跟牙疼仙人。
在看到他们的瞬间,安语跟花季三姐妹绝望了。
四阶,居然是四阶。
这不是在害人吗?
这一刻安语她们再也走不动了。
她对着牙疼仙人道:
“你们,快走吧。”
牙疼仙人自然没有在意安语说的话,而是来到安语她们跟前道:
“你们可认识真武小兄弟?”
“你认识真武?”安语有些意外。
对方是怎么认识真武的?
不过对方是怎么认识狗傲天的,这个也是个迷。
狗傲天还叫他们大爷。
听到安语说的,牙疼仙人点点头:
“看来是你们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石头人又一次被击飞了出去。
这次他被击到了安语她们边上。
砰的一声。
石头人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他躺在坑中有些动弹不得。
极限了,他已经到了极限了。
如果不是为了保护人,他绝对不至于如此。
但是,他的本职工作就是保护人。
他觉得自己做的很好,没有侮辱他收的雇佣金。
看到石头人重伤倒在边上,雨季雪季立即过去查看,然后给石头人上治愈术。
花季看着牙疼仙人道:
“你快逃吧,狗傲天不懂情况,会拖累你们的。”
牙疼仙人本打算说话的。
但是这个时候魔修冶志已经来到了他们不远处,他的声音自然也传了过来:
“逃?你们觉得现在还有人逃得了吗?”
这个时候牙疼仙人能够感觉到周围遍布对方的力量,想要走出去对正常的四阶来说有一定的难度。
安语等人有些绝望,但是说什么她们也要反抗下。
花季三姐妹伤势没有那么重,自然要挡在所有人跟前。
“螳臂当车。”魔修冶志不屑道。
随后伸手一挥,花季三姐妹直接就倒飞了出去。
魔修冶志不急着杀人,要杀也是先杀安逸的女儿。
这个决不能手下留情。
以免夜长梦多。
面对魔修冶志的攻击,牙疼仙人没有什么感觉。
他往前走了一步,走在所有人前方。
“这位小兄弟,能否卖在下一个面子?”牙疼仙人对着魔修冶志道。
魔修冶志看着牙疼仙人,轻声道:
“我为什么要卖你面子?
你很强吗?”
没有等牙疼仙人开口,魔修冶志直接选择出手,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四阶他没有手下留情的打算。
一看就知道对方跟安逸女儿等人不熟。
那么就是跟安逸不熟悉。
这种人对他没有任何用处,杀了即可。
随后强大的力量攻击,直接席卷向牙疼仙人。
安语她们看着魔修冶志的攻击,立即大叫:
“快躲开。”
轰!!
攻击这及落在牙疼仙人身上。
完了。
这是安语她们内心的想法,在她们看来一个四阶面对一个五阶巅峰,根本没有什么侥幸。
她们同样无法挡住这一击。
然而就在他们以为牙疼仙人已经死去的时候,力量风暴中传来了牙疼仙人的声音:
“看来这位小兄弟不打算离开了。”
魔修冶志有些意外,很快他发现自己的攻击被对方一只手接下了。
这怎么可能?
一个四阶能接住他刚刚一击?
还是无伤?
犹豫了片刻魔修冶志选择了继续攻击。
牙疼仙人向前走了一步,他快速来到魔修冶志跟前,直接一拳打出。
在牙疼仙人出拳的时候,周围的灵气有了别样的跳动。
这是属于不灭仙体的拳术。
九重不灭拳。
轰的一声。
牙疼仙人的拳头直接跟魔修冶志的力量撞在了一起。
魔修冶志有些惊讶,但是很快调整了心态,不再轻视牙疼仙人,他选择全力攻击。
很快双方的攻击越来越快,牙疼仙人的拳风越来越强。
力度也越来越夸张。
魔修冶志越打越心惊。
原本属于他的优势直接开始消失。
他们的身影在空中消失又出现,一开始还处于劣势的牙疼仙人,快速掌握了优势。
很快天空中传来极为强大的力量冲击。
轰的一声!!
魔修冶志直接被牙疼仙人从高空中击落。
噗~
他吐出一口鲜血,难以置信的看向牙疼仙人道:
“不可能的,你明明才四阶,我感受的到,你只有四阶的。”
牙疼仙人落在地上摇摇头道:
“不是的,我动用了仙力,说实话,你要是再强一点点,我就不会与你交手,会让大户小兄弟帮忙。”
是的,牙疼仙人动了极限的仙力,所以面对五阶巅峰,是他的极限。
而且持续不久。
如果继续下去,他压制不了背后的力量。
届时将回到仙之颠。
这对他来说是致命的。
因为回到了仙之颠,他就无法治愈牙齿。
所以,没有绝对的必要,他不会选择让力量回归。
安语等人也看呆了。
一个四阶把一个五阶巅峰打爆了。
这,怎么做到的?
这时候他们终于明白狗傲天为什么会带她们来了,也明白为什么狗傲天要叫对方大爷了。
这个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石头人也在这个时候勉强起身,他自然是看到了牙疼仙人。
然后异常的激动:
“仙,仙人?您也在这?”
魔修冶志自然听到了,他半跪在地上,感觉五脏六腑都被打爆了,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牙疼仙人道:
“你,你是仙人?”
牙疼仙人摇摇头:
“那是远古时期的事了。”
远,远古时期的仙人?
魔修冶志感觉自己做了件蠢事,居然与这样古老的存在为敌。
没有丝毫犹豫,他吐出一口精血,选择了血遁逃离。
牙疼仙人没有阻止对方,毕竟他实力有限。
很快牙疼仙人转头看向其他地方,道:
“周围的几位小兄弟,能否不要留在这里围观?”
等了片刻牙疼仙人皱眉,这些人貌似不听劝啊。
只走了两个人。
随后牙疼仙人看向狗子,道:
“大户小兄弟,麻烦你了。”
听到牙疼仙人说的,安语等人立即看向狗子。
她们不觉得一条幼狗能做什么。
对方是名副其实的狗崽子吧?
所以这位仙人其实是在看那条野狼?
很快她们就知道自己错了,狗子盯着安语口吐人言:
“人类,有方天戟吗?
拿给狗大爷我。”
安语:“……”
她感觉这狗好嚣张。
不过她还是拿出了身上的三尖两刃刀:
“这个行不行?”
谁没事带方天戟在身上?
“现在的人类都这么差劲了?连个方天戟都没有。”狗子非常不满意当世人类。
太菜了。
随后狗子伸出爪子按在三尖两刃刀上面。
下一刻三尖两刃刀直接成为了漆黑的法器。
“勉勉强强。”
狗子控制着三尖两刃刀开口评价了一句。
随后三尖两刃刀如同一道黑光飞了出去。
其中蕴含了极为特殊的力量,看不懂强度,但是能给人一种危险感觉。
不过几乎呼吸间,三尖两刃刀就飞了回来,随后锵的一声插入地下。
其上有鲜血在流淌。
“好了。”狗子开口说道。
安语跟花季三姐妹不太相信。
她们可是什么动静都没有察觉到,树林中一点冲突都没有出现过。
当她们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地上的三尖两刃刀瞬间化为灰烬。
安语:“……”
花雨雪季:“…….”
然后她们四个一句话都没有说。
还是不要开口质疑的好,这狗大爷貌似脾气不太好。
石头人也是盯着狗子看,一时间想起了什么。
但是不太敢确定。
“看来没什么问题了。”牙疼仙人走了过来。
安语她们立即回过神来,对着牙疼仙人跟狗子感激道:
“多谢两位前辈搭救之恩。”
牙疼仙人摇摇头:
“顺便的事,你们叫我牙疼仙人就行。”
安语等人自然不敢拒绝。
随后牙疼仙人看向石头人道:
“石头小兄弟的伤应该可以自行治愈吧?”
“可,可以,多谢仙人。”石头人非常的恭敬。
眼前这位可是不灭仙。
帝尊都要拉拢的人,他哪敢有丝毫的放肆。
别人想入仙籍千难万难,不灭仙人不想入帝尊直接为他保留一个仙君位置。
这就能看出不灭仙人有多么的可怕。
牙疼仙人点点头,随后道:
“你们暂时先跟着我们吧,天井就要出现,听说有些危险。”
“多谢前辈。”安语跟花季三姐妹齐齐说道。
虽然还不懂眼前这两个人到底谁。
不过对她们没有敌意是真的。
而且牙疼仙人提到了真武,看来是真武真灵跟他们打过招呼。
随后牙疼仙人回到原先的位置,继续挖他的材料。
狗子则盯着狗傲天道:
“去,给狗大爷我抓只鸡来。”
“汪呜。”狗傲天凄惨的叫道。
要不是因为情况危急,它真的不愿意见这两位大爷。
安语她们有好多问题想问,但是还是先疗伤吧。
至少暂时是安全的。
————
魔修冶志出现在某处山河边,他一出现就直接跪地吐出一口鲜血。
“该死,居然遇到这等可怕的存在。”
他有些后悔,之前就应该选择拼命,先第一时间杀了安逸的女儿,不然也不至于落得这种田地。
而在魔修冶志还在懊悔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前方出现了人的脚。
没有丝毫的犹豫魔修冶志直接选择后退。
在后退的过程中,他抬头望了来人一眼,只是一眼他就认出来了。
是他心心念念要杀的人。
陆家近卫安逸。
是的,安逸进来了,但是他找不到路,或者说找不到他女儿的方向。
他不确定是这里太特殊了,还是他女儿已经遇害。
但是他运气不错,遇到了魔修冶志。
看到他,安逸就知道是谁要对他女儿不利了。
只是安逸还没有还开口,魔修冶志就先笑了。
他哈哈大笑:
“哈哈哈,安逸?
你为了你女儿来的吧?
你猜你女儿现在怎么样了?”
安逸一脸的阴霾:
“我女儿呢?”
“死了。”魔修冶志看着安逸,面部狰狞道:
“我杀的,你知道我怎么杀的吗?
哈哈,你不知道吧?
我告诉你,我先切了你女儿的四肢,剥了她的皮,你知道她怎么求饶的吗?
要不要我重复给你听?
她哭着喊着求我放过她,她…噗!”
没有等魔修冶志说完,就有数道法器插进魔修冶志的身体里。
让他一时间说不出话。
魔修冶志倒在地上,他看着安逸,狞笑道:
“后悔了吗?
如果不是你断了我的路,我至于落得如此田地?
你断前路,我断你后代。
我过分吗?”
“你明白你那时候在做什么吗?”安逸来到魔修冶志跟前轻声问道。
“呵呵,那你明白你那时候在做什么吗?你断了我踏进六阶的道路。
死一些人算什么?
他们能为我踏进六阶而死,是他们的荣幸,是我的错吗?
我错了吗?”魔修冶志面部有些扭曲的叫道。
“你没错,错的是我。
我不应该这么久都没有将你击杀。
从而伤害到了我女儿。
如果我早点醒悟过来,安语也不会有此一劫。”话音落下,安逸直接一击落在魔修冶志身上。
六阶全力一击。
巨大的力量为山河带来巨大的冲击。
魔修冶志被这一击打的魂飞魄散。
“你女儿可能还活着。”这时候一小人站在巴掌大的螺上面说道。
这个螺的尖处已经断了。
冲天螺,陆家的顶级宝物。
就是它带着安逸冲进了渡天岭,但是下场不太好,角断了。
不知道多久才能修复。
而这个小女孩就是冲天螺的器灵。
安逸点点头,他也从魔修冶志这里有了一些猜测。
他女儿不是遇到了贵人,就是遇到了一些随性的强者,又或者遇到了什么强大的灵兽。
前两者,他女儿活着的可能性很高。
但是如果是后者,那…
安逸没有多想,他必须尽快找到他女儿。
只要找到,不管多大的代价,他都会保他女儿平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