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8uz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巖忍者日誌笔趣-第二十一章 接近真相的兵棋推演分享-ea7fi

巖忍者日誌
小說推薦巖忍者日誌
清晨,天已经亮了,奈良鹿久家开了一宿的灯还未关掉。
一张巨大的占了半个房间的地图,地图四周乱七八糟丢满了能够提神的饮料。
鹿丸揉了揉眼睛,他的黑眼圈很重,紧皱着眉头,鹿丸不停的用手揪着头发,棋盘上,他所控制的棋子已经所剩无几,被密密麻麻的灰色棋子包围了起来。
“又输了。”鹿丸丢下手中的骰子,伸手向身后摸去,他摸了一空,饮料已经被喝完了。
“先停下吧。”奈良鹿久的黑眼圈不比鹿丸要轻多少,疲惫的伸了个懒腰,鹿久发现天已经亮了。
一切都要从两天前说起,鹿丸收到的礼物是一盒棋子,属于规则很复杂战术推演的那种战棋。
在战棋的沙盘图背面,只有简短的一句话——假设,有史以来所有已逝去的忍者和十万不知疲倦的助力和世界成为敌人,生者与亡者的战斗,胜算有多少。
这是四代土影留下的莫名其妙的话,鹿丸隐约觉得那个强大的土影此举一定隐藏有深意。
战棋地图很普通,不过是一份放大了的忍界地图,只是标注很详细。
而对抗的兵棋的红蓝双方却只有土影口中卷土重来的“亡者军团”——免疫除了封印术外所有忍术的已故忍者,数目不详;加上十万一个众不知疲倦,有强大隐遁能力和白眼都无法看破的伪装能力的特殊敌人。
而生者军团的棋子却空空如也,这需要要鹿丸自己制作了。
第一局模拟战,鹿丸以木叶本部一万余人正面参战,团灭。
第二局,鹿丸结合地形和复杂的战法来应对,结果输的更惨。因为对面操控棋子的人是鹿丸爸爸,鹿久优势比鹿丸大太多了,而且经验更加丰富。骚操作越多越容易被抓住破绽。
第二局结束,鹿丸和鹿久这对父子沉默了起来。
“鹿丸,如果真的要面对这样的敌人,简直是灾难。”
“父亲,你对四代土影了解多少?”
“额”鹿久愣了下。
“……并不太多。”
鹿丸把玩着一粒又一粒比豆子大不了多少的棋子,这些小小的棋子每一枚都代表复数以上的忍者。
“四代目土影,传说中的奇迹忍者,无数次以绝对的劣势扭转战局,忍者联盟这个不可思议的忍村同盟也在他的主导下成立了起来。”
“所以,爸爸,”鹿丸把手中的棋子撒回沙盘,“不要小看土影那家伙,他不会做无聊到真的只送给我一份游戏用的兵棋这种举动。”
鹿久的想法跟鹿丸差不多,土影大人一定是在传递什么隐秘而又重要的信息。
但是疑点很多,为什么会选择木叶,木叶忍者那么多,为什么又选择鹿丸?
想来想去,鹿久笑了,他想起来自己的身份。三次忍战期间,作为木叶的顶级智囊,鹿久制订了了绝大多数作战方案。
让岩忍遭受重创的神无昆桥战役,以点破面的作战计划就出自鹿久之手。
鹿久完全有资格说,“三次忍战我在场,神无昆桥我指挥”之类的话。
作为忍者世界最出众的谋略家之一,鹿久觉得自己的确值得托付秘密。
再者,奈良一族多有高智商的天才,确实很适合玩烧脑的战棋推演游戏。
“有一个奇怪的地方,”鹿丸指着一小堆棋子说着,“死而复生的忍者们,土影给出的数字大概是五千。”
“但是爸爸,从各忍者村诞生之初到现在,经历过数次战争,死去的忍者绝不止五千吧。”
“木叶从初代开始,有过多少忍者呢?”鹿丸皱眉思索。“其他村子又有多少,加起来……”
“至少十万。”鹿久无力的说着。
“十万啊……”鹿丸一样头痛。
又一个疑点产生了,既然忍者世界已经阵亡过那么多忍者了,为什么只会有大约五千人成为敌人。
如果是一个可怕的家伙掌握了控制死人的方法,是因为不足以控制太多人吗?
这样的话,有限的五千人,必定都是曾经最强大的忍者们,各村的影,上忍,还包括血继家族的强大忍者。
一想到和由超过二十个影数千上忍组成的军团成为了敌人,鹿丸呼吸都不顺畅了。
清晨,到处很安静,奈良家冰冷的石阶上,鹿丸躺倒着休息,他两天没合眼,躺下不一会儿就要睡着了。
睡意朦胧之际,鹿丸被爸爸叫醒了,“鹿丸,似乎有人在叫你啊。”
到底是谁啊,大清早的。
鹿久看着鹿丸略带困顿的起身走出家,很快,鹿久就听到了一段模糊不清的谈话,再接着,就眼见鹿丸就抱着个什么回来了。
爸爸的眼神一直向自己怀里看,“玩具。”鹿丸无奈的把怀里东西拿出来,他把小老鼠放在台阶上,然后拉了老鼠的尾巴一下,发条被拉动,小老鼠哧溜一下跑掉了。
如此童稚的玩具,鹿久无声的笑了。
“我只是随便说下,我说鸣人那么大一个礼物盒子,如果礼物很多,就送给我一个。”鹿丸摇了摇头,“那家伙当真了。”
“他把这个老鼠大王送给我,还问我喜不喜欢,不喜欢他换别的给我。”
“这家伙真是又笨蛋又让人感动啊。”
那只小老鼠撞到拐角不动弹了,奈良家早起的猫咪,看到之后想去抓小老鼠,鹿丸赶走猫咪把玩具捡了回来。
“鹿丸,我们好像忽略了一件事。”鹿久逗弄着猫咪说着。
“人柱力(人柱力)。”两人相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到。
鸣人的突然造访,倒是让头昏脑胀的两人注意到了自己的疏忽。
在力量差距悬殊的战争中,人柱力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
兵棋推演第四十五局,鹿丸控制的蓝方木叶忍者部队依然抵抗不了多久就失败了,九尾人柱力的加入不足以让战争的天平倾斜,因为鹿久手中棋子代表的力量太强了,单单一个初代火影,所有人柱力的优势都要被拉平。
……
第五十局,鹿丸终于转变了思路,他做出新的代表了除木叶之外其他四大忍村和大部分小忍村的棋子,这样,鹿丸手中就有九个人柱力,加五个影,加近十万忍者联军的庞大部队。
鹿丸终于多僵持了一会儿,然后忍者联军的总部就被初代火影,宇智波斑,初代雷影水影土影等二十多个已死去的影给突袭了。敌人的斩首行动成功,忍者联军失去指挥中心再难形成统一的行动,被各个击破。
再次落败。
原著中的忍界大战,联军的指挥中枢是被十尾的一发尾兽玉给轰没了,兵棋推演就是要反复模拟,反复重复。
鹿丸已不知不觉中推演出了又一种可能。
组合成忍者联军之后,鹿丸自以为看到了一丝胜利的契机,没想到父亲又给他泼了一波冷水。
“虽然我不知道敌人是谁,但如果我是敌人的话,如果要发动颠覆整个世界的战争,各村的影和人柱力,一定是首要打击目标。”鹿久附身,伸手把几个棋子捡起丢出地图外。
“再来。”鹿久示意鹿丸重新摆棋盘。
鹿丸张了张嘴巴不知该说些什么,人柱力没了,跟人柱力一级的战力,各村的影也被扒拉走了一半。
忍者联军依然还有不那么难看的忍者数量,但是……怎么看都是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