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rm1z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 玉池真人-第606章 青龍2熱推-teokq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而另一边,曹正淳在看到九道影子的时候,没有任何犹豫的,身上就猛的爆发出一道半圆的弧形。
猛然一闪,那弧形就如水波一般的迅速扩散而去。
下一秒,林寒所化的九道身影就齐齐破灭,瞬间显路出了林寒的本体所在。
非但如此,那波纹在荡漾之中,似乎有着巨大无比的额力量,在不断的挤压着金钟罩,让林寒体表的金钟罩似乎都有些变形。
此刻的林寒,心中却微微的感到有些惊讶。
不过惊讶归惊讶,就看见林寒体内的冰玄劲猛然催动,覆盖在了体表的整个金钟罩之上,而这金钟也仿佛瞬间多出了一层薄薄的冰层一般,看起来更加的威武不凡,牢不可破。
然而即便是如此,在哪波纹之中,他也感觉到吃力!
不过片刻,林寒就忽然发现,自己体表那犹如实质的金钟罩之上,竟然出现了几道裂痕。
而曹正淳所使用的这一招,赫然就是他的看门本事。
天罡童子功!
这也是林寒有些大意,如果刚才他不是使用螺旋九影,而是往后面退去,也并非没有机会躲过去。
只不过当时林寒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
此刻面对曹正淳这几乎是无差别的攻击,林寒也是有些头疼。
就算是他攻到曹正淳的身边,恐怕也没办法破开对方的天罡童子功。
而到了那个时候,在近距离之下,恐怕林寒的金钟罩就完全没办法顶住对方的攻击了。
也就在林寒心中想着该如何破局的时候,曹正淳的目光却猛然之中变得狠戾无比,整个人也再一次的化作一道道的残影,朝着林寒直扑而去。
与此同时,那半圆形的弧形再一次的出现,赫然是再次用出了天罡童子功。
这一幕,也让在场的众人都是心中凛然。
任谁都能看的出来,曹正淳现在已经动怒了,此时完全是不计后果的对林寒出手了。
此刻在周围的众人里,也以柳若馨最为焦急。
“义父!怎么办?”
柳若馨忍不住的看向汪直。
而汪直也同样是面色凝重,看着曹正淳的目光之中,也隐约有些不善。
不过在心里,他却知道曹正淳不敢下狠手,最多也就是用点小手段,让林寒受点轻伤……
毕竟刚才皇帝可是亲口.交代过的,如果曹正淳敢于冒着皇上震怒击杀林寒,那汪直完全就可以根据此事彻底的扳倒曹正淳了。
看了眼柳若馨,汪直才微微的摇了摇头,示意柳若馨要沉住气,不要轻举妄动。
而在看台上的皇帝,此刻的目光之中也猛的闪过几分杀机,看着曹正淳的眼神,也逐渐的冰冷了起来。
他如此的看重林寒,可是曹正淳却始终想要暗害林寒,生怕对方跟自己争宠。
单凭这一点,就已经让曹正淳在皇帝的心目里下降了许多的好感。
而另一边,曹正淳此刻已经攻到了林寒的身前。
只不过他原本以为林寒会直接避开。
接过却没想到,此刻的林寒手中却猛然爆发一阵恐怖的冰寒之力,瞬间就朝着曹正淳砸来!
“傲雪凌霜!”
一出手,林寒就用出了天霜拳之中最为强劲的一招。
上一次在客栈之中和归海一刀的对战里,林寒就是凭借这一招,直接把归海一刀冻成了冰雕。
而此时此刻,就有一大团恐怖的寒气猛然爆发开来,瞬间朝着曹正淳蔓2.5延而去。
轰隆!
巨大的爆音,让所有人都是瞳孔猛缩。
而林寒打出的傲雪凌霜在天罡童子功的冲击下所散发出的冰屑也四处的飞溅了起来,就看见此时一直在旁边站立着,表情严肃的看着林寒的朱无视,突然出手一股庞大的内劲汹涌而出,将这四散的冰屑全部倒卷出了大殿之中。
至于场中对战的两人,此时曹正淳在一击打中林寒之后,却有些惊愕的站在了原地。
他的这一击,可是用了不少的力量,只不过结果,却让曹正淳的脸色极为难看。
就看见此刻的林寒,在这狂暴的一击之下,直接噔噔噔的连退了十几步,差一点就撞到了大殿里的盘龙柱上。
不过这一击,曹正淳也并非是没有任何的收获,他刚才的一番冲击之中,已经打出了一道内力,硬生生的透过了金钟闯进了林寒的体内。
就看此刻的林寒,脸色已经开始逐渐的发白,显然是那内力已经开始起作用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曹正淳原本正准备再次出手,好好的教训一下林寒。
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此刻的皇帝却忽然站起身来,开口嘟囔道:“喂,你们两个还是别打了,一个球,一个钟,撞来撞去有什么好看的,朕还不如去寺庙里看看小尼姑!”
“……”
众人都是脸色一黑,瞬间被皇帝的形容而震撼的无话可说。
曹正淳也是忍不住的感到有些生气,他刚开始的时候,以为林寒只是普通的先天境高手,所以并没有在意,谁能够想到,这林寒竟然如此的厉11害,到了现在,已经连续接了他三次的攻击,每一次都是轻松的逃脱!
只不过现在曹正淳只需要在攻击一次,就能够彻底的打败林寒,到时候他只需要稍微的添加一些手段,就有林寒受的了。
而另一边,林寒则看向皇帝,目光之中,多了几分的感谢之意。
“唉!每天看你们打来打去的,真是没劲!”
皇帝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临走的时候,还不忘了扭头交代道:“林寒,以后你没事的时候可以进出皇宫,这是朕特批你的!”
简单的一句话,让周围的众多大佬逗感到有些羡慕。
他们也都有年轻的时候,自然是知道做到林寒那这一步需要多么强大的实力和运气。
而现在,林寒却受到皇帝这样的袒护,未来的成就自然也就不可限量了。
皇帝的这句话,也让曹正淳更加的感到无奈,皇帝都已经下了命令,他要是不遵守,以前陪伴皇帝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信任,恐怕就要彻底的被丢掉了。
也正是因此,此刻的曹正淳恭恭敬敬的朝着皇帝微微躬身,才开口道:“皇上,不知道您对老奴的身手有什么看法?”
任谁都能够看的出来,刚才的林寒已经落入险境之中了。
金钟罩虽然没有破碎,但是刚才只是稍微显露了一下童子功的曹正淳,硬生生的把林寒逼退了十几步,外表看上去虽然没有多少的变化,但是实际上林寒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
在加上金钟罩上那一道道恐怖的沟壑,恐怕只需要曹正淳在随手一击,林寒就要顶不住了。
而曹正淳此刻的问话,也让皇帝的脸上浮起了几分的不自然。
先前皇帝已经开口警告了曹正淳,却没想到这曹正淳竟然真的没有留手,一心想要算计林寒。
这也幸亏是林寒的金钟罩足够强悍,否则的话,恐怕现在的林寒至少已经是深受重伤了。
而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皇帝怪罪曹正淳,曹正淳也大可以以失手为名来为自己开脱。
正是因此,皇帝才及时的制止住曹正淳的动作。
毕竟他只是想要试探一下林寒的本事,现在已经得出了结果。
而旁边的捕神和青龙等人,也都被曹正淳这有些无耻的言论感到无语。
林寒才多大,还不到20岁,可是曹正淳的童子功却依旧练了好几十年,这样以大欺小,竟然还有脸去问皇帝的看法?
不过另一边的朱无视和诸葛正我则都是对视了一眼,刚才曹正淳和林寒的交手之中。虽然曹正淳这个宗师境有点丢脸,毕竟以宗师境对战先天境的林寒,却连对方的防御都没有打破,这自然是有点丢脸的。
然而此刻曹正淳的言论看似无耻,却暗藏玄机。
虽然看起来像是曹正淳得意洋洋的炫耀自己的武功,但是实际上,却是给了皇帝一种错觉,就如同此刻的曹正淳在明目张胆的说:你看,我的童子功虽然练了几十年,但是连一个先天境的人都打不过,显然是没有什么用处的,皇帝也不用担心我的功夫。
这一份画外之音,也同样让朱无视对曹正淳的居心感到有些担忧。
只不过此刻的皇帝,却并没有搭理曹正淳,只是看着林寒开口道:“林寒,你那个功夫叫什么?竟然可以一次变成九个人,能不能教教朕?”
林寒一愣,这螺旋九变的身法可不是谁想学就能学的,不过在看着皇帝那满脸的热切之后,林寒却在也瞬间明白了过来。
皇帝这哪里是想要学轻功,分明就是想要找个理由来保护他。
只要林寒和皇帝之间有了关系,就算是以后曹正淳想要为难他,也要掂量掂量林寒的分量了。
也正是因此,此刻的林寒微微拱手,开口990笑道:“皇上如果想学,草民自然是倾囊相授!”
“好!好!这样吧,朕今天也累了,等哪一天朕想起来了,到时候就去叫你!”
皇帝开口笑了几声,看向林寒。
而旁边的曹正淳,此刻虽然是满脸的笑容,但是看向林寒的目光里,已经充满了冰冷。
“皇上,那可不是什么变成九个人,只是因为身法快幻化出的残影而已!”
曹正淳开口解释着,却是毫不留情的揭破了林寒身法的本质。
然而皇帝却毫不在乎道:“朕知道!但是朕想要用这个功夫和后宫的皇后他们玩捉迷藏,到时候看看她们怎么能找到我!”
一句话,让周围的众多大臣都是忍俊不禁。
如朱无视和诸葛正我两人,此刻都是颇为玩味的看着曹正淳。
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皇帝这是铁了心的要保林寒了,但偏偏这个曹正淳还不自量力的想要改变皇帝的看法。
就连始终没有动作的汪直,此刻看见这一幕,也是满脸喜色的看向了林寒。
要知道,刚才他原本已经准备想要出手拦住曹正淳帮一把林寒了。
只不过任谁也没有想到,林寒竟然能够在曹正淳的攻击下撑下几个回合,虽然是因为在大殿之中,曹正淳不敢用出最强的实力,但是也足以说明林寒的优秀了。
此刻的汪直,先是看了一眼林寒,接着又看了一眼身旁的柳若馨,最后在看向有些无计可施的曹正淳,脸上的笑容也却越来越浓郁了。
“皇上,赏赐的钱财都已经准备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佛印开口低声道。
而皇帝也不在多说,只是挥了挥手,让林寒几人领了赏,就让几人退下了。
只不过如汪直、捕神等六部门的大佬,却都留在大殿之中。
刚刚走出大殿,林寒就听到柳若馨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而另一边的杨宇轩,则是有些焦急的挡在了林寒的身前。
“林寒,我们算是朋友吧!”
杨宇轩目光灼灼的看着林涵,开口问道。
林寒则是点了点头,有些奇怪杨宇轩为什么要这么问。
而杨宇轩则是面色凝重的开口道:“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曾经的罪过曹督主?”
“……”
面对杨宇轩的提问,林寒哑然,无言以对。
他哪里得罪过曹正淳,今天的事情,完全就是曹正淳一直在找他的麻烦。
而现在杨宇轩不提这个倒还好一点,一提起这些,旁边的柳若馨和朱一品就都忍不住的开口指责了起来。
“东厂果然是没有一个好东西,那曹太监处处刁难小寒,真是气死我了!”
柳若馨咬着银牙,忍不住的开口咒骂着。
而朱一品也同样是满脸的疑惑道:“曹正淳应该是害怕小寒得到皇上的信任,到时候恐怕就没有他什么事情了!”
两人的话,也让旁边的杨宇轩脸色多出了几分的不自然来。
他效忠于东厂,但是今天曹正淳的做法,却让他有些失望。
虽然在刚开始的时候林寒和柳若馨一直都隐瞒着他,但是当杨宇轩主动把卷轴交到林寒的手中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对方的信任。
也正是因此,杨宇轩对于林寒,也多了几分的了解。
·今天在大殿之中,曹正淳已经是在步步紧逼了,到了最后,甚至亲自上场想要让林寒难堪。
也幸亏是林寒撑了下来,否则的话,恐怕最轻也是被曹正淳打一个身受重伤。
一想到这些,在听着旁边柳若馨和朱一品两人的指责,杨宇轩就忍不住的咬牙道:“你们都别说了,这件事情,以后我会和曹督主提的……”
刚刚说到这里,林寒就打断了杨宇轩的话。
“你可曾想过,曹正淳为何一心要为难我?你可曾想过,如果先前的所有事情没有我的出现,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对谁最有利?”
简单的一句话,让杨宇轩瞬间愣住,而柳若馨和朱一品,也都是不再指责杨宇轩,反而都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许久之后,杨宇轩才面色极度不自然的看向林寒,满脸不可置信的开口道:“难道你是说……曹督主他……”
林寒点了点头,又微微的摇了摇头,开口笑道:“具体的情况,一切都要看咱们是否能够查明真相了,你如果想要帮我,以后就留个心眼,别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杨宇轩愣在原地,而林寒和柳若馨则是带着朱一品直接离开。
不过片刻之后,杨宇轩却又重新追了上来,跟在林寒的身旁,虽然没有说话,却也等于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刚才林寒的话,在杨宇轩看来已经是大逆不道了。
如果杨宇轩现在回头去找曹正淳告发林寒,势必会让曹正淳对林寒的恨意在加剧几分,到时候说不定会亲自出手除掉林寒。
然而杨宇轩却并没有这么做,而只是重新回到了林寒的身边,选择了相信林寒的判断。
而看到杨宇轩回归,林寒也忍不住的开口笑了起来:“今天大家都得了不少的赏钱,待会回去我做东,请你们喝酒!”
“喝酒哪里够,我还要点一桌子的好菜才行!”
旁边的朱一品也开口大笑了起来。
他们都清楚,从这一刻开始,杨宇轩已经不再是原本的东厂的高手了,而他的身份,则是他们的朋友,可以生死相依的朋友。
这边几人欢声笑语的聊着,走在回客栈的路上。
而另一边,皇帝在让林寒等人离开后,却也径直的离开了大殿。
这一路上,曹正淳都是小心翼翼的陪着,丝毫没有感受到皇帝对他的那一丝丝的厌恶。
一直等到皇帝离开,朱无视才有了动作,远远的看了眼汪直,朱无视就拱手笑道:“汪大人,真是恭喜你捷足先登了啊!恐怕这位林寒小友,以后只能是你们西厂的人了!”
汪直微微一笑,也同样是对着朱无视一礼,随后才开口笑道:“王爷说笑了,林寒并非我西厂之人,只是我那义女若馨手下的一个线人而已!”
“啧啧!汪大人还真是慧眼如炬,这运气也是好到了极点了啊!”
诸葛正我也颇有几分的羡慕。
他虽然有冷血无情等四大高手,但是像林寒这样的高手,是没有人会嫌多的。
而旁边的青龙,在看了一眼汪直之后,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锦衣卫和西厂之间不和,他和汪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对于林寒,青龙也是颇为看重,心中权衡片刻,就率先告别众人,准备回到锦衣卫就立马派人去找林寒,最好能够把林寒拉拢到锦衣卫来。
而青龙的动作,也引起了捕神的注意。
在加上此刻场中的诸葛正我也在,捕神也只是和汪直、朱无视等人打了个招呼,便随之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