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scc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愛下-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侯君集之死熱推-5lvto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
两日后,侯君集正在处理军中之事,就见房玄龄领着几个人进了大帐,侯君集迎了上去,笑道:“先生怎么来了?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侯某过去就行了。”
“哎,大将军,徐妃今日身子骨不要,御医要求徐妃修养两日,明日的登坛拜将恐怕要延迟数日了。”房玄龄苦笑道:“下官看了一些,三日后,是黄道吉日,徐妃的身子骨应该能行了,到时候举行登坛拜将,如何?”
侯君集听了摇头,说道:“某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呢!这点小事哪里需要劳烦先生前来的,派人来通知一声就可以了。先生实在是太见外了。”侯君集心中虽然有些不悦,但很快就没有放在心上,这点小事,他还真的没有放在心上。
“好事多磨,这件事情下官很惭愧。”房玄龄苦笑道。
“一切以徐妃的身子为主,你我在这里不就是因为徐妃的缘故吗?只要徐妃能够为太子诞下麟儿,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侯君集望着远方,好像是在回忆着什么似的。
房玄龄脸色一动,双目中一丝愧疚一闪而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侯君集或许对李世民还有一丝感恩,但侯氏的人已经迫不及待了,这个护国公的位置哪里是一般人可以得到的。他侯君集何德何能,能够称得上护国公?
“等拜将之后,我会继续率领大军进攻梁师都,这一战肯定能够一战而击败对方。”侯君集很有把握的说道:“梁师都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
“那是最好,那是最好了。”房玄龄连连点头,心中却是不屑,侯君集和梁师都厮杀数场,到如今还没有解决对方,但房玄龄相信,这数万大军放在李勣手上,李勣肯定能够快速的击败对方。
侯君集并没有看到房玄龄的一切,而是拉着房玄龄来到地图前,讲述着自己下一步将如何如何的解决梁师都,房玄龄也是连连点头。
房玄龄很晚才回去,等回到自己的书房的时候,却发现书房房门大开,房玄龄面色一变,他发现自己的书房内多了一个人。
“懋功。”房玄龄双眼一亮,忍不住说道:“懋功,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跑死了三匹快马,所以就来了。”李勣脸上多了一些疲惫之色,强笑道:“想要行事,总得周全一些才是。不能杀了就杀了,军中的将士们也是需要安抚的。”
“哎,这也是我担心的事情。”房玄龄苦笑道:“军中多是侯君集的部下,我们杀了侯君集,肯定会引起军心动荡的,这些都需要你了。”杀侯君集不难,难就难在杀了侯君集之后的事情。
“所以这次我带来了一个人。”李勣笑呵呵的望着房玄龄的身后。
房玄龄转身望去,忍不住惊呼道:“武士彟?”他没想到武士彟居然出现在自己的身边,他又看了一下李勣,没有想到李勣居然还和武士彟联系在一起。
“若不是武将军,李某恐怕已经落入李贼之手了。”李勣将黄河岸边的事情说了一遍,才说道:“而且,这件事情还需要借助武将军之力,这军中虽然大部分都是侯君集招募的,但玄甲卫在军中也是有一些人手的,可以帮助我们快速的掌握大军。”
“若是如此,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房玄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武士彟跟随的是李渊,辅佐的也是李渊,甚至他还知道,武士彟带走了滕王李元懿,显然辅佐的是滕王,和李世民遗腹子是冲突的。
“辅机,眼下你我同舟共济,无论是太子的遗腹子也好,或者是滕王也好,首先要应对的是李贼的进攻。”李勣看出了房玄龄心中的疑虑,在一边劝慰道。
房玄龄听了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叹息了一声,才说道:“是某着相了,这个时候,还能争夺什么呢?只要能保住太子的血脉就可以了。”
“房先生放心,我们是有一个共同的敌人的。”武士彟解释道:“最后谁能继承李唐皇位,也不是你我说打算,陇西李氏将会帮助我们的,而且,这天子之位有德者居之,末将相信,房先生也不会坐观李唐这艘大船沉没的吧!否则的话,你也不会派人和我们接触,请大将军回来主持军中之事了。”房玄龄和侯君集不一样,侯君集滋生了野心,可是房玄龄仍然还记得李世民的托孤,最关键的是房玄龄是一个纯粹的文臣。
“呵呵,某也只是有所感触而已,两位不必放在心上,懋功说的不错,现在无论是徐妃所生下的孩子也好,还是滕王也好,一切都没有定下来。等定下来的时候,再做计较吧!”房玄龄摇摇头,且不说大敌当前,现在连徐妃所生的孩子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如何争夺皇位?
“不管怎么样,日后,也是我们三个人辅佐了李氏皇族了。”武士彟悠然而叹,说道:“哦,还有一个人,短时间不会出来,他叫辰龙。”
“辰龙?”房玄龄一愣,忍不住说道:“这次懋功的出山与他有关系?”他隐隐的能猜到李勣的到来,和这个躲在暗中的辰龙有很大的关系。
“不错,正是辰龙布局的。”武士彟也没有欺瞒两人,而是说道:“辰龙一直在江都,刺探李贼军机,相信不久之后,诸位就能见到他了。”
房玄龄和李勣两人相互望了一眼,点点头,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躲在中原,谋划周全。两人也很识相的没有询问这个辰龙的真正身份。
“这几天,懋功就留在这里,其他的事情,我们玄甲卫来操办。”武士彟当仁不让的说道:“相信,我们一定能够成功的。”
可怜,作为一军之主的侯君集并不知道自己城内的变化,他正在等着登坛拜将这个伟大时刻的到来,他相信,那肯定是自己一生中最荣耀的时刻。
“兄长,您还在这里忙呢!现在整个武威城都已经热闹起来了,都去了拜将坛。”侯爽闯了进来,看见正在处理政事的侯君集,忍不住说道。
“不过是一个名位而已,何必如此重视?”侯君集却显得无所谓,说道:“也就是房玄龄这些人的一片心意,我是不想让他们失望,才会答应的,否则的话,根本不用如此,难道没有他们的登坛拜将,我就不是大将军了?我就不能统领大军了?”
“也是,也是。”侯爽连连点头,他双目中闪烁着一丝莫名之色,这个大将军的位置,可不能满足他的胃口,他还需要更多的东西。
“大将军,太子妃请大将军前往行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亲兵的声音。
“开始了吗?”侯君集站起身来,侯爽赶紧让侍女进来为侯君集更衣,今天不仅仅是侯君集的大喜之日,也是侯氏的大喜之日,过了今日,侯氏将会成为数万大军之主。
半响之后,在仪仗的护卫下,侯君集缓缓朝行在而去,说是行在,实际上只是城中一处富商别院,侯君集看着街道两边的士兵,脸上露出满意之色,这些都是他亲手打造的兵马,不久之后,他将率领这些部下,纵横疆场。
“大将军,太子妃怀有龙种,见不得兵戈,还请大将军解下兵刃。”在行在门口,有内侍面色惶恐的说道。
侯君集微微一笑,说道:“这是自然。”说着就将自己的兵器解了下来,身后的侯爽等人心中虽然有些不满,但还是解下了兵器,护卫着侯君集入了行在。
“兄长,这些人太过分了,居然敢让兄长解下兵器。”侯爽有些不喜。
“算了。”侯君集却显得无所谓。在他看来,这都是细枝末节,自己掌握大权才是最主要的。
然而,他话音刚落,就听见背后传来一阵关门声,然后就见周围抄手长廊上,无数士兵蜂拥而至,手执弓箭,让侯君集等人围在中间。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想造反吗?”侯爽面色大变,忍不住大声喊道,言语中多有慌乱之色。
他现在还认为是有人在造反,心中后悔,应该取了兵器,否则的话,哪里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房玄龄,你要杀我的话,就亲自来吧!何必畏首畏尾的。”相比较侯爽,侯君集却显得很冷静,一下子就知道这件事情的背后是谁。
“侯将军,抱歉了。”房玄龄从正厅走了出来,他身后却是武士彟领着的玄甲卫。
“我说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量,原来是玄甲卫在后面支持,武士彟,你杀了我,难道就不怕三军群龙无首吗?你们怎么能抵挡李煜的进攻。”侯君集看到武士彟顿时明白其中的缘故,一颗心顿时跌落谷底,他忍不住说道:“我侯君集对李唐忠心耿耿,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真是可悲可叹啊!”
“侯君集,你野心勃勃,不杀你,这西北最后将成为你侯氏的西北了。”武士彟大声说道:“至于军中之事,就不劳你费心了,李勣大将军已经回到西北,这个时候,应该登坛拜将了。”
侯君集听了点点头,长叹道:“原来如此,我侯君集死的不冤。”
“放箭。”武士彟下达了命令。
一时间万箭齐发,将侯君集、侯爽和十几名亲卫射成了刺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