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zsu優秀都市小說 低調大明星 線上看-【276】我喜歡你哥閲讀-1jans

低調大明星
小說推薦低調大明星
“我也想过要做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让我爸我妈我哥他们都刮目相看,觉得哇!张微居然这么厉害……然后他们出去的时候,就会有人说,快看,那是张微的家人!”
“他们跟朋友、同学、同事聊天的时候,就说提起我来,说张微怎么怎么样,小时候怎么样,生活里怎么样,没想到她居然什么什么之类的话……用这种方式向别人炫耀他们是张微的爸妈、哥哥……”
“结果……我居然成了配角……”
KVT包厢里面,张微靠在唐言蹊的肩上,边看着包厢电视机上《双节棍》的mv,边忍受着堪称噪音的唱歌声,无聊又郁闷地小声向唐言蹊抱怨,“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
今天是两人初中时共同的好友严灵的生日,如今同校不同班,关系却仍不错,又是暑假,都没出门,生日自然到场。
参与者有好几个严灵进高中后结识的同学好友,事先也有通知,张微抱着结识新朋友的想法过来,然而从开始到现在,所有人跟她聊天,话题都没有绕开过张扬。
更重要的是,有一个从刚见到时她就没忍住偷偷地跟唐言蹊说“好帅呀”的男生,也主动找她聊天,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我听他们说,你是张扬的妹妹?”
这让原本还有点脸红心跳的张微瞬间心如止水,不,心如死灰!
“我不想当张扬的妹妹了!”
唐言蹊看着有点狂躁的张微,用竹签叉了一块火龙果塞进她嘴巴里,有点好笑地安慰道:“这也不是你说了算的呀。”
“说不定我不是我爸妈亲生的呢!”
张微气鼓鼓地嚼着火龙果,“不对,如果不是亲生的,也是张扬不是亲生的!”
唐言蹊好笑道:“就算不是亲生的,这么多年了,不是也跟亲生的一样啦?还是谁见了你都要问,而且说不定问的更多,比如‘听说你们俩不是亲生的?是什么关系啊?’”
“哎呀,好烦!”
张微往唐言蹊身上一压,唐言蹊身子一歪,低声惊叫着倒在沙发上,张微也不理,把脸埋在她胸口上,还用力蹭了蹭,“小蹊你哄哄我。”
唐言蹊好容易把她推开,重新坐好,没好气嗔道:“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呢?你以为大家为什么都跑过来问你呀?要是有这样一个哥哥,多少人做梦都能笑醒。”
张微翻着白眼问:“那我们换换,你当他妹妹好了。”
“不要!”
唐言蹊想也不想地回绝了。
张微道:“看罢,你也觉得烦。”
“不是……哎呀不跟你说了,我的歌要到了!”
好几个男生一同乱叫的「哼哼哈兮」终于告一段落,预告下一首歌是《依然爱你》,刚刚吼完的那个男生举起话筒道:“依然爱你……谁的?”
唐言蹊小幅度地举了下手,还没开口,就听到那边已有人说:“唐言蹊……”
两个话筒随即从两个方向被传递了过来,但在传递的途中,那个被张微夸赞很帅的男生,已经从桌上拿起了并没有人用的无线话筒,伸长手臂递了过来。
有女生问:“新歌哎……刚发不到一周……”
正与人玩骰子的严灵随口道:“放心啦,小蹊唱歌很好听的……有的歌比原唱都好听。”
唐言蹊握着话筒轻轻笑了一下,“我就是喜欢听……试一下。”
张微重新靠在她肩上,撇着嘴咕哝道:“有什么可喜欢的……你是不是偷偷暗恋谁呢?”
唐言蹊没来得及回答,那个长得阳光帅气的男生又靠了过来,目光从唐言蹊脸上掠过,问张微道:“哎,张微……你哥给女朋友过生日都写一首歌送她,你不让他也给你写一首歌啊?”
张微翻了下白眼,“妹妹跟女朋友能一样吗?一个捧在手心,一个踩在脚下……你们男生不都这样?”
“我又没妹妹。”
懒得记名字的男生大概意识到了自己的问话并不讨喜,讪讪地笑了笑,“我没旁的意思……就是挺好奇的,你哥也太厉害了吧?唱歌、写诗、小说,现在又在拍戏……还有什么是他不会的啊?”
张微朝他甜甜一笑:“天才只是表面,背后默默付出的汗水才是真相,我哥从小就比我认真努力,你看我经常跑出来玩,他就从来都不玩,连过生日的时候吃蛋糕,都要一边吃一边拿着本书看,更不要说跟女同学一块出来玩了……”
《依然爱你》的前奏已经响起,张微声音不大,除了唐言蹊和这个男生没几个人能听清她说的话,男生见她笑意甜甜,也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有点胸口中枪,干笑两声,重新坐好,但并没有回到原位,依然挨着唐言蹊不远。
《依然爱你》由于是单曲,并没有实体发布,只有线上音源,因为录制到发布时间比较仓促,也没有去拍MV,只有那晚林依然用手机拍下的张扬弹唱的画面,以及录歌的部分画面,剪在一块,就凑成了这时候在包厢电视机上播放的MV。
悦耳的前奏音乐缓缓在耳畔流过,唐言蹊握着话筒,目光盯着电视机上的人,他在专注弹奏,不时会抬起头,目光温柔而深情,似乎在望着她。
她轻轻开口:“一闪一闪亮晶晶,留下岁月的痕迹……”
两句歌还没唱完,原本有不少人在游戏、谈笑的包厢霎时间静了静,早就听过她唱歌的张微、严灵倒还好,进入高中才认识或者尚未认识的男生女生表情中都或多或少地出现了惊讶的神色。
“哇!”
“好好听啊!”
刚刚凑到唐言蹊身旁坐着的男生更是眼睛发亮,一眨不眨地盯着她,随即注意到张微在盯着他,脸上一热,赶紧移开目光,去看电视屏幕上简陋的音乐视频内容。
“我的世界的中心,依然还是你”
“一年一年又一年,飞逝仅在一转眼”
众人不约而同沉默倾听的氛围里,少女清灵甜美的嗓音在包厢里面缓缓地回荡着,不时有人看过来,然而灯光并不是很明亮,多数人只能看到一个握着话筒端坐着认真唱歌的美丽轮廓。
距离她最近的那个心生爱慕的男生,倒是能在明暗交替闪烁的光影里看清少女清甜纯美的脸庞,然而只是偶尔偷偷瞄一眼,就让他觉得脸热心跳,并没有能注意到更多的东西。
张微起初也只是认真听歌,不过她与唐言蹊互相很是了解,看着看着,还是隐隐察觉到了一些旁的东西,不禁有点狐疑地打量着这个十分亲密的闺蜜。
“日子只能往前走,一个方向顺时钟”
“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让你懂”
……
唱到这儿的时候,不少人都发现歌词错了,但并没有指出来,因为这样唱着也很好听,张微却是眼睛一亮,觉得自己猜到了什么。
唐言蹊唱罢,严灵带头鼓掌起来,唐言蹊有点脸红摆了摆手,示意不用这样,坐下端起饮料喝了一口,刚松一口气,就见张微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像是盯贼似的盯着自己看,不禁往后仰了仰,奇道:“看我干嘛?”
张微飞快地左右扫了一眼,凑到唐言蹊脸上,一副“我看透你了”的得意模样,压低声音道:“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啦?是谁?”
唐言蹊脸上一红,忙掩饰住,很无辜地眨了眨眼,冲她摇头道:“没啊!干嘛忽然这么问?”
张微拉开距离上下打量她一眼,又凑了过来,“不可能,你肯定又喜欢的人了?说嘛说嘛,是谁啊?说出来我帮你追啊,我可会追男生了告诉你。”
唐言蹊没好气地把她按着往外推,有些好笑地低嗔道:“你很有经验吗?”
张微道:“那倒没有,不过我知道我哥是怎么追到依依姐的,女追男隔层纱,肯定更简单才对……说嘛说嘛,我们一起追,肯定能追上。”
唐言蹊往沙发上一靠,白了她一眼,“我不想理你了。”
“哎呀你说嘛。”
“都说没有啦,说什么啊?”
“我不管,你一定要说。”
“哎呀你好烦,我喜欢你哥,行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唐言蹊露出很不耐烦和嫌弃的表情,心跳如如同擂鼓一般,却没想到张微的表情更加嫌弃,漂亮的小脸皱成一团,“不说就不说嘛,干嘛这么糟蹋自己……”
唐言蹊暗暗地松了口气,又觉得有点好笑,她忍着害羞、慌乱和想笑的冲动,没好气道:“谁让你总问的,都说没有了。”
“不可能,肯定有。”
“没有。”
“有!”
“啊,有有有,我喜欢你哥,可以了吧?”
“哎呀你好烦,到底是谁嘛。”
“张扬啊。”
“讨厌,我不理你了。”
……
吃罢蛋糕,即将散场的时候,那个明显对唐言蹊有不轨企图的男生敬了一圈之后,终于轮到了张微和唐言蹊这边,端着啤酒过来,先说一声:“你们就饮料好了……我平时也不喝酒的,今天例外……”
然后又向张微道:“不好意思,我是你哥的粉丝,所以问的可能多了一点,你别介意。”
张微虽然刚刚暗暗嘲讽了一下,不过与对方也没什么仇怨,人家笑脸相迎,而且长得挺帅,自然没有驳人面子的道理,笑道:“没事……”然后捅了捅唐言蹊,笑道:“刚好,小蹊也是我哥的粉丝。”
“啊,真的?”
男生这才转头看向唐言蹊,一副期待着我们有话聊的表情,唐言蹊朝他略略举了下饮料,抿了一口,才浅浅一笑:“没有……偶尔听一下他的歌……”
男生先忙着把酒喝了,倒是没忘朝张微也举了举杯,只不过他似乎真的不常喝酒,敬了一圈过来,本已经脸庞发红,这时候又一杯啤酒似乎有些勉强,强自喝完之后,打了个嗝,大概又觉得不好意思,强子忍着,结果差点岔了气,连连咳嗽,然后捂着胸口推开人群跑了出去,
“不会吐了吧?”
张微和唐言蹊都有点忍俊不禁,对那男生倒也没什么恶感,张微眨着眼睛问唐言蹊,唐言蹊摇了摇头,“不知道……他同学跟过去了,跟我们又没关系。”
“嗯。”
张微点点头,唐言蹊又转头朝她低声道:“要不你去看看?”
张微翻着白眼道:“人家明显对你一见钟情,我才不去热脸贴冷屁股呢,跟我哥似的,没脸没皮。”
“你哥怎么……”
唐言蹊有些好笑地开口,说到一半,莹白的脸颊莫名地红了红,移开话题:“对了,你哥暑假都不回家了吗?”
“应该吧,他那么忙。”
张微应了一下,又睁大眼睛贴到唐言蹊脸上问:“你刚刚是不是想问我个怎么热脸贴冷屁股了……思想真不健康!我是说他先追的依依姐!”
“我什么时候问了?”
“你不问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
“嘁。”
走出KTV,街上灯光闪耀,夜风习习,一群高中生各自打车回家,唐言蹊爸妈一同出差,这两天都不在,张微陪着她一块回了家,进门后先给爸妈回了电话,报了平安,唐言蹊也与爸妈通了电话,安慰好各自的爹妈,才洗了澡,换上清凉的睡衣,到唐言蹊的房间。
床头放着一份寒窗文学报,正是今天刚刚发行的最新一期,张微朝上的那面正是最新连载的《倚天》第二十五回「举火燎天何煌煌」,上面连载文字上似乎还有划痕,像是做了标准一样,有些好奇地伸手拿了起来。
唐言蹊察觉到她动作,下意识地就要伸手阻拦,又强自收回,张微只顾看内容,也没在意,却见用圆珠笔标出来的,大多都是张无忌和赵敏的互动,奇道:“你划这个干嘛?”
唐言蹊盘膝坐在床上,很随意地道:“随便标呗……你觉得《倚天》的女主角是谁啊?”
张微道:“周芷若啊,还能是谁?”
唐言蹊看着她,眼中流露出几分得意与自信交织的神色来,“不一定哦,我觉得是赵敏。”
“她?怎么可能?”
张微很不信地反问道,“她不是蒙古人吗?”
唐言蹊道:“蒙古人又怎么了,那时候打得要死要活,现在也都是华夏一家人啦。”
张微道:“那时候还是水火不容啊,再说了,赵敏明显就是反派啊。”
“你没看她跟张无忌的互动吗?她明显也喜欢张无忌。”
“可张无忌喜欢周芷若啊,不然在光明顶干嘛被她刺一剑?”
“现在喜欢也,也不代表最终就会在一起啊,我还是觉得赵敏应该才是最后跟张无忌在一起的那个人……”
“不可能!”
“打赌?”
“赌就赌!赌什么?”
“嗯……要是我赢了,以后我让你叫我什么,你就叫我什么。”
“啊?”
张微疑惑地眨了眨眼,“叫你什么?”
“以后再说。”
“行吧,要是我赢了……嗯,我赢了让你干嘛?”
“我怎么知道?”
“哎!”
张微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转头得意地冲着唐言蹊挑眉,“我赢了你就告诉我你到底暗恋谁!”
唐言蹊翻着白眼道:“不是都告诉你了吗?”
“我不信,你今天唱歌那样子,肯定有偷偷暗恋的人,还骗我说没有……哼哼,你当我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