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1w53火熱都市小说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討論-第1284章 不對勁看書-9vhbp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小說推薦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这句话没毛病:任务者又怎样,有金手指谁不会搞事情啊。你用金手指搞定的事情当然让我一个没有金手指的不服气咯。
天道为了平衡,的确会将任务者的条件尽可能下到和委托者一样。
只不过大多数的委托者更想的是扭转自己的命运,一般情况下是让“自己”越厉害为自己挣的好处越多越好,基本上都不会刻意限定任务者的技能之类。
所以,这个委托者是个例外。
小Z和枳看着另一个空间里的芩谷,倒不是多么担心芩谷完成不了任务,而是感叹。
小谷(谷谷)现在已经触及到法则的一部分,若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恐怕以后这样的情况还会更多。
…………
委托者世界,芩谷经过几秒钟的心理建设,此时也终于回过味儿了。
敢情这所有一切都是委托者故意搞出来的,故意限制了她的手段——你不是不认同我的观点嘛?你不是觉得你们任务者很牛逼吗?那好,你也别用你的那些金手指来搞搞,有本事就像我一样,就普通人一个,看你怎么逆袭人生!
芩谷懒得去腹诽,也没时间去感慨什么。
既来之则安之。
任务上门了,契约签订了,所以不管委托者的想法怎么操蛋,但是她必须把自己的事情干好,这才是一个任务者该有的职业素养!
——“你倒是说话啊?这几个月我对你怎样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我就问一句,你到底答应不答应……”
芩谷被对方抓着肩膀不停地摇晃,重重的口气带着唾沫星子一股一股地喷的她满脸。
其实委托者也是到这一刻才明白过来: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生活中,给她关心照顾的“知心朋友”的男人,就是丈夫程思为了抓她出轨证明而找来的职业boy——亍荀生。
然而没想到的是,在几个月接触下来,亍荀生竟然真的对委托者动了真情。究竟这“真情”里有几分真芩谷没看出来,反正亍荀生是这么说的。
之前亍荀生故意让程思拿到委托者出轨证据,程思便拿出这份证据,提出离婚,让委托者净身出户。
委托者觉得很委屈,她一直都只是把亍荀生当朋友,从来没想过背叛丈夫。而且她和亍荀生之间也没发生那些苟且之事。
委托者看着自己和亍荀生的一些照片,整个人都懵了,她矢口否认自己和亍荀生有奸情。
可是不管她怎么跟程思解释,对方一口咬定她出轨,且证据确凿。她要是不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他就闹得人尽皆知。
委托者脑袋一热,便联系亍荀生,把丈夫拿出她和他出轨证据要求离婚的事情一说,本意是想请对方出面解释。
没想到亍荀生借机把委托者约出去,说是帮着她想办法,却不料亍荀生竟然说他早就知道这一切的真相,而且他还是她丈夫阴谋里的一个棋子,但是他现在却真正爱上了自己的任务对象。
亍荀生把事情真相说了出来,委托者感觉整个世界都坍塌了:原来自己最爱的丈夫早就想抛弃自己,为了离婚为了让自己净身出户还整这么恶心的事情。原来自己一直以为是大暖男的纯粹朋友关系的亍荀生,以前做的那些事情只是故意在跟她搞暧昧让外人误会……而最让她接受不了的是,这一切始作俑者是她的同母异父的亲妹妹吉玟!
没错,程思想跟她离婚就是因为妹妹吉玟,为了跟吉玟结婚!
当真相都被剖开后,乔淼发现这些事情也是有迹可循。而她以前竟是一点都没察觉到,因为她太爱太信任程思。
——委托者一时间怎么接受的了这么多的信息?被最爱的丈夫,最亲近的妹妹,最信任的朋友联手陷害,联手给她做了一个局。
偏偏这亍荀生又在这个节点跟委托者表达爱意,还说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
委托者当然不会同意了,断然拒绝,还将亍荀生骂了一个狗血喷头。
亍荀生没想到对方会拒绝自己,难道之前她和他那么交心都是假的?在他看来,自己对她示好,她也处处对他留情,要不然也不会真的动心啊。
现在她竟然全盘否定,于是变得越来越激动。
情急之中他那如同钳子一般的大手不知不觉就从肩膀滑到委托者的脖子上,一边嘶吼着“为什么”一边手指越收越紧。
然后……
如果说一开始是亍荀生激动之下的过失杀人,那么对方在事后从容处理委托者尸体,那就是故意的了。
分解,抛s,清除痕迹……可见其骨子里的那份残忍和血腥。
对方标榜的“爱”也挺虚伪的啊。
芩谷感觉到对方抓着自己肩膀的手力量越来越大,抓的越来越紧,就要往脖子上掐的势头。
因为条件限制,没有随身储物格和技能,所以现在不可能拿出药粉把对方不着痕迹地放倒。
芩谷心中只稍稍为这次任务没有金手指而郁闷一下,便很快回归现实,认清当前局势。
芩谷连忙应着:“…小亍,你你先冷静一下。和你相处这几个月,我我也感觉很开心,真真的,跟你在一起我真的觉得很很…快乐……”
因为对方不停摇晃和愈发激动的情绪,芩谷说话也有些结巴。
好在,因为她的话,对方疯狂的眼神中浮现一丝犹豫。
定定地看着她眼睛,就像是在思考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毕竟刚才他把一切摊牌后,她还骂他来着。
“你你说的是真的?你你跟我在一起真的很开心,很快乐?……”
芩谷继续道:“当当……然。小亍,你…先把手放开,我我就在这里。有什么事我们慢慢说啊。你看,以前我们一直都是普通朋友的关系,现在你你突然说…说喜欢我,这这真的太突然了…你…总归要给我一点适应的时间吧?啊是吧……”
芩谷一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着,一边用手抓着对方的手腕下意识往外用力,生怕对方下一刻就掐住自己脖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