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ubni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50 吉光片羽推薦-aebvo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墨一般的黑浸染天空的金,弥散开的雾阐释昨夜的梦。
外城的黑夜便是如此降临的,至少比起荒原和外城,这里确实能看到昼夜之间的变化,而不是天色慢慢变暗,又稍微明亮这样的程度而已。陆凝一行人沿着空无一人的道路行走着,以一些极具特色的地标作为导向,慢慢找向了早未给自己的那个“地址”。
在这片无人的城内,众人终于闻到了一丝“人”的气味,那是火焰燎动空气所散发出来的味道,还混合着食物的甜香。这里看得出曾经是一座神庙,当然和别的建筑一样早已荒废,空留下庞大的外壳和内部的神殿。在神殿之中有一蓬旺盛而明亮的火,七个人围在火堆旁边,周围散乱地扎着营帐。
“七个人?”晏融看到这个人数之后微微一惊,不过陆凝倒是不甚在意,这七人无论是外貌还是年龄、性别的构成和七贵族的原型都不一样,倒也不用对数字这么敏锐。
坐在距离火最近的地方的是一名金色头发的年轻人,他的身上是最普通的棕黄色冒险服,到处都挂着各种零碎的小工具。这位年轻人手里拿着一个巨大的火腿,削去了外面发霉的部分,正在用小刀将一片片肉削下来递给身边的一个大个子,大个子则用木签串起来放在火边烤制,香味正是由此而出。而除了这两人以外,旁边的两名红发双胞胎一样的年轻女性正在准备一锅食材,其中一个将各种食物都丢进锅里,一个响指便有清泉流下落入锅内。当她盖上盖子之后,另一个则将手按在了锅的两边,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就开始有白色蒸汽从盖子的小孔内喷出。
同时一个留着长须的中年男人蹲在距离火堆较远的地方削着水果,最后两个一身铠甲的人则在切菜和调制饮品。这群人认真的样子猛一看还以为是一群专业厨师跑到这个荒郊野岭来做菜了。
就连陆凝等人走进了大殿门口,这几个人都没搭理。
“我们是根据早未给的地址找过来的。”陆凝直接说话了,“那么……这里的某个人就是她口中的‘老大’?”
她说完话,那个削火腿的金发青年终于转过了头。他的一只眼睛蒙着眼罩,神情冷漠,在看到陆凝之后也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你们是之前说要来和我们交谈有关暗黑贤者的事情的?”大个子开口问道。
“如果你们不光是为了这个,我想我们还有更多可以交谈的东西。”陆凝说,“吉光片羽是你们组建的?”
“我们即是吉光片羽,那些人只是我们安排在外城的一些适合者。”大个子轻轻摇了摇头,“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了解了一些外城和内城的过去,对这些有兴趣?”
“当然有兴趣。”陆凝点点头。
“你们所获得的财宝,全部都来自于内城这里吗?”让问。
“大部分都是来自这里的,我们不经常离开。一些无关紧要的财宝留在这里也只是占地方……内城这里几乎遍地黄金,只要有命和本事去拿。”大个子取过一个盘子,将烤好的火腿开始码放在上面,语气悠然,“你们不是我们见过的第一批人,想必也不是最后一批。这里没有外城的规矩,只要不进入贵族领地,你可以自由探索任何一个地方,包括王都。”
这个话里的意思隐隐有种让陆凝等人前往王都的意思。
“那么,诸位去过了吗?”
“没有。”大个子摇了摇头,“我们有自己的计划和安排,你们是冒险来的,而我们有目标。”
“汤已经煮好啦!”一个红发女子招了招手。
“如果你们带了食物的话,就在这里我们可以边吃边聊,不过我们不会分享,食物在内城很难得到补给。”大个子说道。
这七个人所组成的也就是最初的吉光片羽。这些人的身份也不难猜,那名金发青年正是传说中的“晨昏”,但他显然并不是个独行侠,而是有周围这些同伴。大个子并没什么名气,他自我介绍是历史学家塔汗,因为兴趣认识了晨昏,后来加入了他的队伍。削水果的那位自称是个佣兵,名字也是佣兵,他不喜欢提及自己的过去,脾气也比较沉闷。
两名双胞胎姐妹则是传闻中的“红莺”——这个传说中的刺客其实有两个人,也是最后才加入吉光片羽的。“晨昏”对未来的期望吸引了两位刺客的兴致。
两名身穿铠甲的则是被晨昏救下,后来成为了同伴的人。
这些介绍其实都只是最简单的说明,显然吉光片羽的人并不像陆凝等人对他们了解太深,最多是红莺姐妹比较喜欢谈及自己,多说了两句罢了。
“互相介绍就到这里吧。”晨昏终于开口了,他的嗓音显得有些沙哑,“你们知道暗黑贤者,也了解一些内城往事,估计对我们吉光片羽的目标也有几分了解,不过即使知道了这些,你们也不能说就掌握了我们必须的情报。”
“你们需要什么?”让反问。
“国王的行踪。七贵族的弱点。最珍贵的财宝放在哪里。过去的人们去了何方。”晨昏抛出了好几个困难的问题,这里没人能回答。
“吉光片羽……我们已经收集了非常多的‘过去’。国王将他的记忆制作成了一件件财宝封存在各处,我们则走向将一切还原的道路。外城的环境你们也知道,我可不觉得那种生活是什么好事,尤其是了解了这个世界曾经是如何繁荣昌盛之后。”
晨昏喝了一口汤,神情松快了一些。
“这里曾经的繁华,光是看城市就能感受到。”李移居说道。
“所以这是最奇怪的……那样的繁荣又是怎么消失的?国王的力量、权势、荣耀和声望都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他所决定的事情总能一呼百应,虽然有些反对国王的声音,可是对于当时的王国来说都只是小伎俩,最大的损失只是当时王国的最高医疗长官伊莎贝尔被谋杀了。从历史角度上来说,这对于当时鼎盛的王国确实是个打击,可伊莎贝尔的团队依然还在,她的学生也有不少,完全不至于导致后来莫名其妙的衰败。”塔汗一提到历史就开始侃侃而谈了起来。
“出问题的一定是国王本身。”晏融耸了耸肩,“从你们口中可以听出来,国王几乎是各被神化了的人物,既然是神化的人物就一定有些失真。至少就我看来,他应该是个有才略的君王,但不是完美无缺的圣人。”
“遗憾的是,关于这方面的历史记载并不多。没有人会苛责国王在任期间发生的那些灾难,因为那些都是原本就存在的东西,国王已经在尽一切努力去治理了。也许这能侧面反映出他确实不是神,不能挥挥手就解决一切,可是他的很多决策都被证明了有效。甚至一些牺牲也被认为是有价值的。”塔汗从一个箱子里摸出了几本笔记,“我对这里发生过的故事做过很多记录,尤其是财宝……我想你们也接触过财宝对吗?”
陆凝等人点了点头,知道他指的并不是财宝本身而是财宝所附带的那些回忆。
“在一系列的事件中,国王其实经历了很多不同寻常的事情,他和他组织起来的那些信任的官员们尽心竭力地处理每一件事,这些在历史中都属于国王的功绩。可是通过财宝的回忆来看,国王自己对于结果却不是特别满意。”
“他肯定不会满意。之前你说过,付出代价,付出牺牲。实际上我觉得哪一次灾难国王都付出了很多类似的东西。”柳云清开口道,“我无法去感受国王的想法,但就我个人的私心而言,如果我视若亲人的朋友为了救助一些人搭上了性命,即便这是我和她早有心理准备的事,可是内心总会感觉有些不自在。”
“这是人之常情吧。”塔汗说道。
“问题在于,这样的事情发生太多次了。”陆凝拉了一下衣领,“如果你偶然丢失了一件珍宝,那么你会吸收教训,为自己提高心理准备,作出更多的防范,总之是会使用很多方法去保证下次这件事不会发生。但对国王来说,他其实是在不断失去的,尽心培养的官员,拉入自己麾下的人才,出生入死的同伴,越是珍贵的回忆对于国王来说在失去的时候就会变得越发痛苦。”
“所以……他才用这种方法?”塔汗挑了一下眉毛,“现在我们已经无法分析国王的心理了。”
“但是我们有回忆不是吗?”祝沁源抬起头说道,“至少在我和财宝融合的时候,听到的全是国王的道歉——道歉,但不会去改正,在一条正确和错误并行的道路上艰难地前进,宁可抛弃这些弥足珍贵的回忆,宁愿让这些回忆开始腐烂变质成痛苦的样子。”
“你还能感觉到吗?祝沁源?”晏融惊讶地看了看她。
“融合没有消失,不是吗?国王回忆里的维拉并不是轻易放弃的人,估计现实中也是这样。你们知道吗?有些记忆会在时光中慢慢淡去,但有些会随着时间变得愈发刻骨铭心,国王的这些回忆便是后者!”
祝沁源按了按额头,情绪很是不快。
“这些事情,我们也大概有些了解。可唯一的问题是,挖出了这些记忆,抛弃了过去的情感,那国王人呢?”晨昏哑着声音说,“我们已经踏足过超过五十座遗迹,翻找到的财宝不计其数,每个人都被国王那些疯狂和痛苦的回忆折磨过精神,可是他人又在哪里?他至少也应该舍弃一切让这个国家继续强大吧?”
这个答案还没人可以说出来,就算是暗黑贤者也不行——祝沁源已经问过了。
但这时候,陆凝的脑海中却闪过了一句话,很久之前听过的话。
——【我的过去、我的记忆、我的思想组成了我这个整体,我不会接受任何影响我自身完整的情况,至少可以选择的情况下不行。我的记忆不能有丝毫缺漏。】
起初陆凝只是以为那是某种因为过去的经历而产生的个人偏执想法,后来她又觉得大概是有什么不想忘记的东西。可是如今骤然想起这句话,却让陆凝瞬间惊出一身冷汗……最擅长全局远虑的人,恐怕早已有所察觉。
“怎么了陆凝?”坐在旁边的晏融察觉到陆凝的呼吸有些急促,她是知道陆凝身上忽然昨日有情感压抑效果的,虽说在融合后比较可控了,可被动压制也挺厉害,能够让陆凝出现如此明显的情绪起伏显然是她想到了什么不对的事情。
“让我出去一下,我需要整理一下思绪。”
陆凝有些忙乱地站了起来,快速走出了门口。她现在想的并不只是场景内的问题,正因为已经涉及了自己的根本,她如果不想清楚的话完全无法继续参与这场谈话了。
众人也没阻拦,陆凝走到了外面,深吸了一口城市内冰凉的夜间空气,让自己的头脑冷静了一些。
记忆和灵魂相比,同样重要吗?
失去了记忆的自己还是原本的自己吗?
陆凝向来很少去思考这一类哲学问题,因为她不喜欢将自己绕到一种自我困扰的状态中。现在只是时犹未晚,思考这个问题并不算太迟。
有些东西,她已经隐隐有些察觉了,只是不确定就不想说出来。而有些东西却早就是眼前的事实——五阶的那些人肯定有不少实力非凡,却为何在这里成立了一个组织也不离开?不说别的,只蔷薇十字的上级黄金黎明,从上一次时代结末的战争中活下来的人就有将近一百个,这些远古级的大佬到如今实力大概全都非同凡响了,一些魔法专精的甚至进入魔法类场景就能自制法术出来,这般程度的人却无一人回归。
而在更加久远之前,似乎在陆凝还只是个新人的时候,她就被提醒过。
【四阶以上的人非常在意这些。】
如果灵魂的污染分成了五类,那么记忆的缺失呢?会不会像割除病变器官后留下的伤疤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