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qu3h人氣小說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討論-第695章 五方五帝歸元功熱推-hbw6p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說推薦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大师兄,我回来了!”
张楚走进梁宅厅堂。
坐在厅堂上方的梁源长,将目光从面前的古籍上抬起来,颔首道:“此行还顺利么?”
张楚走到堂上,于堂桌左方的主位上落座,尔后从怀中取出紫檀匣子,放到堂桌上:“很顺利!这就是武九御以《百川归海功》为基,创出的《五方五帝归元功》!”
“归元?”
梁源长来了兴致,问道:“怎么个归元法儿?”
他所修的,乃是归一意。
这归元二字,和他飞天意很是匹配啊!
张楚微微摇头:“我从第二胜天手中取得此秘籍后,就马不停蹄的赶回来,尚未得空翻阅这本秘籍!”
梁源长合上手中的古籍,放到堂桌上:“那正好,一起翻阅罢!”
张楚点头,从紫檀木匣之中取出秘籍,翻开。
就见开篇明义:天地有五行,其神谓五帝。
东方乙木青帝。
南方离火赤帝。
中央戊土黄帝。
西方庚金白帝。
北方癸水玄帝。
五帝轮转,四季更替,万物始生……
……
《五方五帝归元功》不过寥寥五千言。
然而张楚和梁源长这两位武学大家,却是一字一句的越看越慢,还时辰停下来,眉头紧蹙的深思许久,才能领会个中含义。
当二人将这本功法翻阅到最后一页,已经是一个多时辰之后了。
当这部功法的最后一句心法印入脑海之中后,二人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来对视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震撼之意。
“高屋建瓴,武道之极!”
张楚由衷的赞叹道。
“不愧是隐帝,气吞江海、意上九霄,你我穷极一生只怕也南望其项背!”
梁源长亦不吝惜溢美之词。
二人都是心高气傲的武道大家。
却均被这部旷世奇功《五方五帝归元功》所折服!
以二人看来。
也就是武九御不喜浮夸。
否则这部奇功后边,缀以“神功”,“武藏”,“帝经”之类的顶级武学称谓,也绝对是名副其实!
因为这部《五方五帝归元功》,已经超出了二人对武道的认知!
如果要将天下武学,分为上中下三个档次!
那么为下者,便是专注于肉身开发的武功。
例如张楚曾修行过的《金衣功》。
居中者,便是侧重内气,兼顾肉身开发的武功。
《百川归海功》抛开吸噬他人真气的奇效,也就是这一类功法。
而为上者,便是涉及到“意”的顶级武学。
这一类武功,就已经十分罕见。
张楚修行过的《太阳真功》和《玄元控水诀》,都只是勉强沾了一点点的“意”的边,还算不上真正的顶级武学!
而《五方五帝归元功》,已经超越了武道修行,修肉身、修内气、修心意的藩篱,涉及到了天地气运,五行纲常等等玄之又玄的知识领域。
常人欲练此功。
必须得先寻到五行奇物,而后奔走九州,寻找合适之地吞吐五行元气。
南方积海量万民意,寻活跃火山,开心脏气海,练火行真元!
东方积海量万民意,寻万木之林,开肝脏气海,练木行真元!
北方积海量万民意,寻幽冥之海,开肾脏气海,练水行真元!
西方积海量万民意,寻千丈矿脉,开肺脏气海,练金行真元!
中原积海量万民意,寻大地龙脉,开脾脏气海,练土行真元!
五行齐聚,再至万丈碧空之上借太阴太阳之力,五行归一,反本溯源!
这还只是小成!
若要大成,还得再借四季轮转,赋五行真元灵韵。
再将五行灵韵,化五帝轮转之盘,纳于飞天意之中!
哪怕是二品宗师。
要想练成此功,少说也得经过一二十年的奔走、洗练,中途还不能出现任何的差错。
而练成此功的先决条件,便是飞天意不能与五行有关。
例如山岳之意,江河之意,兵戈之意,山林之意,火海之意这些最常见的飞天意,通通不行!
否则,五行难以平衡,无法归一,反受其害。
也就是说。
正常武者,若要按部就班的修行此功。
须得从气海境之时,就开始做准备。
这是何等的艰难?
旁的不说。
单单是在九州五方建立五个能吸纳到足够万民意的势力,就难如登天!
放眼天下英豪,只怕也只有武九御与赢易,能轻易的做到此事。
除这二人外,哪怕是镇北王那等绝世的枭雄人物,都很难做到这一步。
不是实力不够。
而是现实不允许!
……
“隐帝待你,或许真如兄弟!”
梁源长将《五方五帝归元功》的秘籍合上,推到张楚面前:“方方面面都为你考虑周全了。”
他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
但这门武功,的确令他望而生畏。
他自诩拼上全力,耗上数年光阴,或许能将此功练至小成。
至于大成,绝无可能!
而这门武功再强,若不能练至大成,也不值当他耗费数年光阴。
张楚看了看面前的秘籍,再看了看梁源长,犹豫了片刻,轻声道:“你还是试试吧,你修的是归一意,有这个先天条件,其他的,咱有北平盟为后盾,说不定没那么难呢?”
他预先的确没看过这本秘籍。
是真不知道武九御竟然会比照着他的条件,创出一部如此宏大的武功!
这门武功,最难最耗时的,就是聚齐五方气运和五行真元。
而四象神兽,本身就是应天地肃杀之意而生的四方神兽,无论是东南西北四方气运,还是金木水火四行真元,都是至高至强!
他已集齐四象神兽之力,等于是已经集齐四方气运和四行真元,不需要再奔波九州,开四脏气海,凝练四行真元。
剩下的,哪怕风家那头麒麟不是土行之属,不能给他提供的土行真元。
也只差中元州一行了……
对他而言,最难的可能也就五行归一那一关。
而梁源长若要练这门武功,可就太难了。
他没有张楚的饕餮之体。
纵然张楚手中有白虎、玄武、朱雀三大神兽的遗骸。
梁源长也无法从中提炼金、水、火三行真元。
没了这条捷径,他要练就只能按部就班的奔走九州,慢慢积累。
哪怕张楚能豁出脸面,去找老八老七他们相助。
没有个数年光阴,也很练成。
……
《五方五帝归元功》的诱惑很大。
但梁源长却没有犹豫,径直便摇头道:“明知不可为为之,非智者所为。”
“况且风波将其,尽快提升实力渡过此劫,才是第一要务。”
张楚心头过意不去的沉思了许久,最终还是认可了梁源长的说法:“对不住了,大师兄。”
梁源长笑了笑,无所谓的说道:“你我师兄弟,说这个可就太见外了……好了,你去忙吧,尽快练成此功,提升到第二境吧。”
“我估计就这几天,就得闭关试试冲击‘意安住’之境了。”
张楚笑道:“第二境不是难题,这次南疆、中元之行,领悟良多,‘意安住’于我,我就是一抬脚的事情。”
飞天三品九重天。
一重意轻烟,二重意安住,三重意常在。
张楚的无双意本就坚若磐石,晋升飞天后一场场向死而生的大战,更是一次次加深他对无双意的领悟。
梁源长一听,脸色登时就有些发黑:“那你还在此耽搁我作甚?你只差临门一脚,我还可差着十万八千里?”
这个大师兄,真是越来越没法儿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