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nem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東京克蘇魯-第186章 藝術的爛泥坑看書-yric6

我在東京克蘇魯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克蘇魯
森岛美术馆的社长因为涉嫌骗保,被警视厅暂扣约谈。
但这个限制自由,应该没法持续太长时间,因为没有关键性证据。
警视厅不可能扣留他太久,森岛很快会找到他的律师,把他保释出来。
“我们能不能让保险公司那边起诉他?这样或许可以争取点时间。”
“我会试着联系,但别对他们抱太大希望,朋友刚发了些资料给我,森岛在检察院有一些认识的人,也惯用反诉手段控告损害名誉权。”
“也就是保险公司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前,或许并不会冒险起诉?”
“没错。”
“……”
“说真的,这不负责任的当事人,如果我能决定,我就推掉这工作了。”
“哈哈,我很赞同你。”
“算了,走吧前辈,时间不多。”
两人说着话,准备离开森岛美术馆去纸上的地址调查。
不过……
“哈斯卡……”
苏启人一愣。
“哈斯卡……”
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了诡异的低语。
不是来自周围哪个方向,而像是来自……他自己,他的身体,他的深海……
“哈斯塔!”
苏启脑海里一震,好像心有所感的一样,看向一个方向。
那是一个怀里抱着白猫的青年。
站在刚才安徒生先生跟他说的那个香港画商金七旁边,也是说中文。
苏启皱了皱眉,耳边诡异的低语消失不见了。
“怎么了?”
上野前辈问道。
“没……我们走吧。”
苏启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的低语从哪里来的?“哈斯塔”是什么意思?
不过多去探知……
苏启直觉有点不对劲,一时不敢再窥探,他现在的深海并不稳定,他要少做这种危险的尝试。
“我们快走吧,抓紧时间。”
苏启拉了拉衣领,深深看了一眼那个青年的背影,转身和上野前辈离开。
而当苏启离开后,他不知道。
抱着白猫的青年李符水,也转头看向了他刚才驻足的地方,口中念道:
“奇怪,这是什么意思……”
在他的耳边,响着只有他才能听见的低语。
“拉莱耶……拉莱耶……”
……
台东区,上野。
森岛美术馆在文京区,前辈开车到这里也不远,说到东京的台东区,有个地方那就不得不提。
东艺大。
东京的顶级国立艺术类大学,其地位和东大几乎是并列的,这里走出过相当多的知名画家,作曲家,建筑师……
这里是东京艺术界的首席学府。
白天在上野公园偶尔能看到采风的学生,晚上有提着音箱吉他的浪漫歌手,商业商店街上有不少艺术造型品。
这些都是每年“艺祭”的首奖,会被商业街买下作为展览。
这里是“东京艺术界的卵房”。
……
苏启他们按照安徒生给的地址,找到了一间工艺品店。
店里,摆满了各种陶艺雕塑油画。
每件下,标着几千到上万日円不等的价格,根据用料成本,几百块不等。
这些东西当然不像是刚才在森岛美术馆里看到的那些,并不具备收藏价值,也不是作为“艺术品”出售的,而是当“装饰品”来卖的
那自然不是按照“艺术”来卖,而是卖的材料费和人工费。
油画色彩丰富用颜料多的贵点,陶艺大点的卖的贵点,嗯……
不然呢?在世界上半数人的眼里,同样的东西,小的用料少,所以不应该比大的贵,这是最容易理解的逻辑。
他们并不会注意成品的背后,是一个学徒用了三分钟随手敷衍的,还是一位大师几十年的人生投入这个领域,积累的经验,阅历,技术所创作的。
人类不经培养的天性,便总是工业品思维大于艺术品思维的。
前者是种子基石,后者是开花结果。
如同我们现在能轻而易举的用科学技术复制量产一幅幅《蒙娜丽莎》,但那个微笑,是只有达芬奇画笔描绘时对于每一个笔触的思考沉淀,才能诞生的奇迹。
……
“欢迎光临,你们需要什么。”
工艺品店里有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大叔,看起来是店主。
橱窗桌上,摆着一本《最后的秘境:东京艺大》的消遣书,那个有名的恐怖轻小说作者二宮敦人的采访纪实作品,现在的世道,随便咨询过几个问题编的故事会,都能叫采访纪实了。
“你这里卖仿制油画吗?”
苏启问道。
“基本都可以预订,你需要什么水准的?低仿还是高仿?”
店主看了两人的穿着一眼。
“低仿一般三天就能出画,装修挂在家里效果都还不错。”
“平时有很多人定制吗?”
前辈问道。
“不多,但也有,如果这世界上没有小气抠门,又虚荣心爆棚,想要附庸风雅装装样子,假装自己很有品味的人,我们的生意就没得做了。”
“高仿质量怎么样?”
“如果要高仿质量放心,都是纯人工,我们的画家都是隔壁东艺大的,你不可能在东京找到第二家比我们的画质量好的。”
“东艺大的学生?到你这里的工艺品店画仿品?”
东艺大的出来画仿品这种事,说不好听了,就和东大出来的去做流水线工人一样,暴殄天物。
“艺术家也要吃饭的,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好运能成为业内有名的大师。”
店主擦了擦玻璃橱窗。
“学艺术,是阳春白雪,而用艺术赚钱,就是在烂泥坑里打滚。”
“……”
“你们到底买不买画?”
“您这好像没有我们想要的画。”
“你们要什么画?”
“我们需要最专业的仿品。”
“我们很专业。”
“我的意思是,能骗过专业机构鉴定的那种。”
苏启直接说出了来意。
“……”
店长眉头一皱。
“你们是谁推荐来的?”
“森岛正行,森岛美术馆的社长,你应该知道有一幅《女巫之舞》……”
“你们不像警视厅的人……”
店主察觉到了不对劲,但还没作出反应,就被苏启抓住胳膊防止他逃跑。
“我们是律所的,森岛正行现在正面临诈骗起诉,如果你是共犯还潜逃,面临的后果很严重。”
……
ps:你们知道大芬村吗(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