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36j熱門都市小說 《萬法無咎》-第一百一十一章 西土七真 峯迴路轉-revr9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羽融族,元夕地宫。
这所谓的“地宫”还真的是名副其实。一片极平整、纵横各五百里方圆的地域之中,开掘出百丈至千丈深不等。其中沟壑连绵,宫室林立,鳞次栉比,隐约可见掌法玄机。
若有道术高明之辈仔细辨认,便立刻能断出这片规模庞大的建筑群,其中唯有百分之一二是真正意义上的供人居住的殿室。其余绝大多数,其门窗皆是雕琢之虚形尔。
换言之,是完全封闭砌实的密室。
至于其中隐藏的门道,就不为外人所知了。纵以神意探查,亦无法穿透。或许正是因为这亿万密闭隔离之物中所藏的手段,构建了羽融族独到的联络体系。
元夕地宫正北处,两道异景甚是瞩目。
在地宫边陲,宽约六七十里的空地之中。遁光往返,剑气纵横,却是三四十位元婴境修士,相继下场斗法。这些元婴修士,修为俱甚是不俗。无论放到何处,皆是叱咤风云的人物。
可是其与另一处景象相较,却不足道了。
与之相邻的一处暗红色殿宇,似为霞光笼罩。半边天地的幽玄高妙、凌然威势,尽皆聚精粹为一。这分明是不止一位天玄上真汇聚于内,方会产生的异象。
殿宇之内,音声昭然:
“老夫来此之前,偶然遇见羽融族虞明妖王。闲话两句,问及行程,他也未曾瞒我。据说隐宗集合妖族之力,似乎已有稳固那一处阴阳洞天的手段。他此行之去,正要眼见为实。若是果然顺利做成,羽融族与那七十七家隐宗正脉,便要正式联合。”
殿宇之内,墙壁,梁柱,砖瓦尽为墨色,面积亦不甚大。但是二十位天玄境坐镇,足以让人忽略了一切外物点缀。
出言的这位,是个身着杏黄宽袍的中年修士。其实他面目甚是白皙,只是下颌胡茬未尽,看上去平白增长了几分年齿。
此人一言既出,登时相继迎来了许多附和声。
“不错。我西寰二十二宗,若是与那七十七家一般,有一道地脉相连。本当同气连枝,通其源流。如今却教一家妖族占先,也太说不过去。”
“圣教祖庭自定下‘三十六界天’的格局之后,一直将精力集中在内荒之地的耕耘上。但不久以前,据青猊族传来的消息说,似乎其等改变步调,再度谋划大规模的扩张。我等抱团取暖,形成合力,亦是分属应当。”
“合盟之议,数万载之前便有端倪。其后偶然间发现那处阴阳洞天为寿不永,这才耽搁下来。若是其果真神通广大,能够将这一最大的绊脚石搬去,两家合流,当是顺水推舟。”
“不错。远的不说。我二十二家宗门之所以能够维持联系不断,本来便是仰仗羽融族地宫。说到这地宫……说白了却似半租半借,也太不成话,亦非长远之计的气象。若是三方皆已成盟,彼此亲若一家,这一个疙瘩亦能随之解开。”
最后这句话,出言的是一位以半块青布包住前额的老者。
他此言并非泛泛而谈,而是说到了在场诸真的心坎里。较之尚属遥远的“圣教祖庭威胁”云云,感同身受、出言附和之人更多。
借用羽融族地宫法阵,名不正言不顺,一直是诸家隐宗的一块心结。若是三家合一,却是不着痕迹的将这个问题化去了。
此时,一道冷肃之声响起:“某虽不才,却也精研过圣教祖庭的行事路数。考其御下神道三十六界天之地域,虽然广大已极,几占人道纪元之半壁江山。但是其法度却甚是规整,三十六界天皆是恰到好处的连片,未有一处飞地。”
“所以,所谓圣教侵凌,多半是难以及到这西寰之地的。”
圣教祖庭最初时凭借“阴阳洞天”布设四方,自然是形同孤岛一般的根据地。但是其等显然暗藏规矩,扩张之后,连绵成片,形势完整。
然后又有一人接口道:“不错。羽融族与隐宗联合,乃是因为妖族‘定品之劫’的缘故。我人道宗门,却无此等顾虑。”
相继出言的两人,一位丰神俊逸,一袭白袍,肩膀处绣着三花三草;另一位面无棱角,却难评说其相貌如何,只将一袭白布饶身三匝,勉强充作长袍之用。
这两人一张口,殿宇之中众口一词的局面,登时被扭转过来。
二人分量之不凡,通过其余几个细节亦可辨明。
如这等众上真汇聚的盛会,因为人人皆是镇定一方的近道上修,最常见的布局乃是围圆而坐,不论高下。但是此殿中却并非如此。有七席青玉石台横亘于上,超出群伦;而余下的十五席却是随意布置,参差不齐。很显然,构成了高下的差别。
上七席中有两席空置,止得五人。
但是这五人功行之精纯,明显要胜过座下诸真一筹。
刚刚肩绣花草的这位与白布环身之人,皆在上五席之中。
局面陡然变化,先前出言,以借用地宫的大义名分立论而深得重心的那位青布包额的老者,不由暗暗摇头。
看这架势,和三十年前如出一辙。
三十载之前亦有一次诸宗小会。届时先到场的十余家宗门合计,感于隐宗、孔雀、天马诸族合盟之讯,便要上前靠拢。恰好羽融族与隐宗尝试接洽,几位上真一议之下,顺道遣出信使。没想到,此举却险些造成乌龙。
待诸真齐聚之后,局面却急转直下。
西寰二十二宗之中,分量最重的数位天玄上真,或明或暗的表达了消极态度。于是此事便搁置了下来。
恰如殿中座席所示。有七席超出群伦,非是无由。
近数千年来,西寰二十二宗之内,有七位天玄上真道行最深,声名最响,齐名称为“西土七真”。不止在人道宗门,纵然是在羽融族、青猊族中,亦算得上是威名素著。
这位青布包额的老者名为夏祚永,出身于赤月门,道行、年齿俱深。在二十二家宗门执掌之中,足可排名前十之列。但是若与“西土七真”相较,却明显尚有差距。
刚刚最后出言唱反调的两人,肩绣青花者名为黎原庆,出身于海刹宗;白布裹身者名为章璐,出身于伍壬宗。
这两人皆是“西土七真”之中的人物,说话分量自然不同。
有两人表态之后,其余人论述己见时,分明审慎了许多。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殿中诸真皆把目光投向一人。
此人一身明玉翡翠锦袍,举动从容,不拘小节。明明神韵内藏,却偏偏教人无法忽略他的存在。颇有些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妙境。
其座席位于黎原庆和章璐之右,自然也是“西土七真”之中的人物。但是论功行之纯,气机之厚,还要在黎、章二人之上。在场的二十位天玄上真,他是当之无愧的首席。
赤鼎宗,洪杨上真。
洪杨上真思虑甚久,终于言道:“诸家合盟,未必不是一件善事。”
殿下诸真,闻言不由一怔。
三十年前的聚会,洪杨上真其实并未表明态度。
众人亦心中雪亮,那时情境之下,保持沉默,其实就是一种隐晦的反对。
难道他今日改变了主意不成?
却听洪杨上真悠然道:“道术合流,取长补短,就长久而言,本是大势所趋。只可虑者唯有一事。隐宗五脉,据说如今有四位人劫道尊坐镇;而我西寰二十二宗之中,却无此等人物。若是此时与之汇合,分量未免太轻了些。到时候为人驱驰,弊胜于利。”
“或有一日,我二十二宗之内,出得一位道境大能。那时再议此事,却也不迟。如今,时机不合。”
诸真闻言,有几人面面相觑;有几人仿佛入定;有几人面色奇异。
出一位人劫道尊?
那可实在是渺茫之极了。
就以眼下而论,“西土七真”声名虽著,但若说要尝试突破至境,只怕希望也是有所不逮。
但洪杨上真这一番话似乎也未必没有道理——
他点明了一件事:
若是分量太轻,便难以争得足够的利益。
另外,“时机不合”四字还有另一重意思。洪杨上真虽未明说,但是明里暗里所藏的意思众人皆能体会出来。此时西寰之地,尚算是逍遥净土,一时半刻,也未必见得圣教祖庭便会杀上门来;但若此时与隐宗合盟,却极易弄巧成拙。
眼下圣教隐宗相争正急,若是凑上去顶缸,绝非美事。
夏祚永见状,微微一叹。
洪杨上真此论,他是不以为然的。
或许圣教祖庭不会如覆灭腾蛇一族般直接侵凌西寰界域。但若说此地是置身事外的桃园净土,那就大谬不然了。
如今两家人道势力,早已和妖族“定品之劫”纠缠得难解难分。此地既然羽融族和青猊一族皆表明态度,二十二家宗门便难以独善其身。圣教一方若是有意,总是能够干涉到此间形势的,无非是手段不同而已。
对于“西土七真”和大多数人为何意见相左,其实洪杨上真话中早已言明了;只是需要换个角度去听。
如黎原庆,章璐这般人物,若是人劫天尊不出,其余所遇,无论人修妖王,天下大可去得,不至于怕了谁去。尤其是洪杨上真,道一声“威震一域”,亦不算过。
所谓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如此人杰,自然不愿受人辖制。
而夏祚永等人,却无有此念,心中本着大树底下好乘凉的意思,极愿与隐宗亲近。
正在此局面微妙之际,殿宇之中陡然凝出一个气旋,只一吞一吐之间,已多出一个人影来。
众位上真看清此人面目之后,纷纷与之致意。上座五人,亦无一人怠慢。
此人宽袍博带,四十岁许的面貌,一袭银发披肩。与众修略略一礼之后,便将上座之中剩余的两个位置,占了一个。
观其气机之盛,昭昭穆穆,玄象幽明,果然远超群伦,殿中唯洪杨上真堪与之匹敌。
洪杨真人肃然道:“青萍道友,不知你有何高见?”
来人亦是“西土七真”之一,元门掌门。这一位本名沩叡,但是因其自号“青萍子”的缘故,是以相识之人,通常并不直呼其名。
沩叡上真却似是个极爽快的人,当即言道:“我自然是不愿意的。”
黎原庆、章璐闻言,皆是不由的露出微笑。
素闻青萍子闲云野鹤,不受拘束。难得相见,果然名下无虚。
“西土七真”虽是七人,但是常时却唯有五人相聚。“元门”青萍子,和“残门”须贤上真,常常神龙见首不见尾,不与众真并列。偏偏二人功行甚高,地位举足轻重。
七真之中,也是有高下之分的。洪杨上真、青萍子、须贤上真三人,明显较其余四位高出一筹。
由于合盟之事甚为要紧,青萍子和须贤上真二人,事先都相继传讯,定不会缺席今日之议。
今日青萍子虽然晚到了些,但也算是依约而至。
岂料青萍子又道:“不愿归不愿,但合盟之举,只怕势在必行。”
他这忽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殿中诸真都有些措手不及。尤其方才黎原庆正要出言附和,此时不由地甚是尴尬,心中生出几分不悦。
洪杨上真亦不免微微一愕,忍不住问道:“敢问缘由?”
青萍子自袖中取出一枚二尺高的翠玉酒瓶,拔开瓶塞,立时酒香四溢,几乎压倒了殿中的微妙空气。
青萍子饮了两口,才道:“小徒的成道机缘落在旁人身上,我亦无可奈何。我‘元门’传承,有别于诸家;衣钵相传,即是宗门。”
其实沩叡上真心中尚有一个苦恼处,那就是姜敏仪寻到那人之后,在心中几乎奉若神明。纵然当日阴阳洞天中大战后、那一场奇缘遍传天下,他这傻徒儿也既不在乎,也不嫉妒,坦然自轻,令疼惜爱徒的沩叡暗暗摇头。
但是命中注定那人是姜敏仪的“解铃人”,他自然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青萍道友之言,甚合我意。”
此时,又一道渺渺之音落下,殿中又多出一人。虽然他并非不速之客,但终究突兀。何况此人未作逗留,气息一隐,已然坐在剩余空座之上。
他相貌虽然普通,但几是宛若实质的自在独尊之气,却自然而然地呈现出来。
既坐此席,身份不问可知。
他一身深色青袍,曳地三尺,却是不拘于繁文缛节,径直一甩衣袖,对青萍子淡然一笑道:“不过,青萍道友为了徒儿与门户传承,须贤甚感佩服;某却不才,纯粹只是为了一己之利,惭愧得紧。”
青萍子本是一派淡泊不羁之风,此时双目却陡然锐利,背后庆云隐现,几乎是临敌应变的姿态。
殿中夏祚永等人,见须贤上真不期而至,又出言赞同青萍子之意见,本来甚是振奋。如此一来,分量最重的三人中竟有两人赞同合盟,大势已然逆转。
可是这二人既是意见一致,为何青萍子却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
再抬首一看,上座七人,洪杨上真的面色亦十分奇怪,说不出来悲欢喜怒。
此时,青萍子神思遥动。
他与洪杨、须贤二人,可谓鼎足而立,功行本在伯仲之间。
数十载之前,他前往隐宗一行。与隐宗最顶尖的姚纯、孤邑、路艰、越湘以及甘堂宗权上真等人试过手段。他一身惊人艺业,竟也不落下风。由此可见,“西土七真”之中前三人,已的的确确是天玄境中的顶尖人物。
可是今日一见……
须贤上真给他的第一感,明显与过去有了一丝微妙变化。青萍子一瞬之间,心意中莫名多出一丝退守之念。似乎眼前之人,道行之深、厚、高、博,于增无可增之处更进一步,明明白白胜了自己一筹。
“为了自己……”
“为了自己……”
洪杨上真低吟再三,幽幽道:“恭喜道友了。”
须贤上真连连摆手,道:“侥幸得了一场大机缘,望见一丝天门缝隙而已。若论成算,终究渺茫。恭喜之说,言之尚早。”
“不过,为了能够让这一线可能增大一两分,取法他山之玉,先贤援手,势在必行。”
他这一番话,虽然平静谦逊,但是其中凿凿之意,几乎坚凝如铁,不可动摇。
洪杨上真不由默然。
他无法再出言反对;因为他之前反对时所提出的最大理由,已被须贤上真做出回应。
更何况,阻人成道的因果,无人敢轻易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