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pp5g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木葉養貓人 起點-第二百九十九章 泡沫【求月票】-kp3ku

木葉養貓人
小說推薦木葉養貓人
桃地再不斩,雾隐鬼人。
像卡卡西一样喜欢将半张脸遮挡起来,因为曾经做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所以得到了“鬼人”这个称号。
看到他,舍人脑中也差不多出现了关于他的很多情报。
为人高傲、冷酷、残忍而狂野,容易动怒,是个铁血且野心勃勃的男人,对自己的实力充满自信。
看着随着他进来后整个饭店的空气都冷了几分,原本还坐在店里缓缓吃饭的众人,在看到他进来后,都纷纷加快了自己的进食速度。
至于他做了什么事,让这么多雾忍都有些害怕。
那还是要说到雾隐由第三代水影开始的“血雾之里”政策。
让所有从忍者学校毕业的学生,要经历一场残酷血腥的厮杀后,才能从忍者学校毕业成为一名下忍。
而这毕业考试时的血腥程度,也是让这个政策被成为“血雾之里”的主要原因。
一群毕业班的信学生,最起码要死掉三分之一才能让其他人完成毕业考核,成为下忍。
可桃地再不斩做了一件别人都不敢做的事情。
他那一届毕业班,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全都被他杀戮殆尽。
也就是说,他那一届从忍者学校毕业的人,就仅仅只有他一个!
要知道他当时才只有九岁!
一个人究竟要坚毅到何种程度,才能让一个年仅九岁的人就做出杀光全部同学的“光辉事迹”。
甚至,就算是水之国这样闭关锁国的国家,这次的事件也被传了出去,让他雾隐鬼人桃地再不斩在整个忍界名声大噪。
“老板,还是老样子。”再不斩坐在位置上,对老板说道。
从他的动作和行为来看,应该是这家店的常客。
“好!好!再不斩你稍等。”老板立刻热情地说道。
好像他一点也不再不斩的身份和他的那些所作所为与传闻,甚至对再不斩还有一种隐隐的热情。
没办法,此时只有十几岁的再不斩,在他们这些普通的雾隐村居民,甚至是一些年轻的雾忍眼中,就是英雄一样的存在。
说起来好像是有点好笑,一个杀光自己全部同学,看起来手段极其残忍的人,怎么就成为别人眼中的英雄了?
有些人所看到的,其实仅仅只是这件事情的表面,没有看到他这么做的本质。
“再不斩,你的饭来了。”
看着老板热情的模样,舍人忍不住摇摇头。
正是这个看起来冷漠,所做事情骇人听闻的人,成为了雾隐村中反对第三代水影“血雾之里”的头号功臣。
他杀光所有从忍者学校毕业学生事情的行为,给了所有雾忍一个警示,告诉他们这样的政策是不对的,这样的政策会让雾隐村逐渐走向灭亡。
也正是因为他的果断,才让枸橘矢仓他们这一批人下定了决心,要推翻第三代水影。
而在之后,再不斩也的确是成为了枸橘矢仓所非常依仗的人之一。
再加上照美冥、鬼灯满月、泡沫以及一些其余家族的成员,成功地将第三代水影逼退卸任。
被众人予以厚望的枸橘矢仓也不负众望地成为了第四代水影。
所有跟着他一起发动政变推翻“血雾之里”的人,都算是成为了雾隐村的英雄。
他桃地再不斩就是其中之一。
哪怕他现在还只是一个下忍,但却没人敢小看他的无声暗杀术,就算是一般的上忍,面对他可能也会选择正视。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经历和实力,才会让这些普通的雾忍在面对他时,下意识地加快了自己的进食速度,饭店的老板却是将他当成了英雄一样的人物。
虽然在这次的政变中,枸橘矢仓一方也是损失惨重特别是雾隐豪门鬼灯一族,几乎是整体实力倒退几个档次,不过既然政变成功,那么他们就是雾隐功臣。
说来鬼灯一族也是有些凄惨,本来拥有雾隐最顶尖的力量,在枸橘矢仓准备发动政变时,他们就果断加入,因为他们清楚,要是让三代水影继续放肆下去,他们鬼灯一族终会没落。
却没想到,政变结束后,他们还是不受控制地影响力下降了。
三代水影的眼中钉就是鬼灯一族,政变时就算自己一方损失惨重,也要从鬼灯一族身上咬下一块肉。
鬼灯一族被寄予厚望的天才刀术忍者鬼灯满月更是在这次政变中战死,鬼灯一族整体实力倒退。
以枸橘矢仓为首的一些雾隐村中等家族,也终于是能在雾隐村内喘口气,不用再面对雾隐村的那两座大山而战战兢兢。
这对雾隐村的整体实力来说,肯定是下降的,甚至可能还下降不少。
但对雾隐村以后的发展来说,肯定是好的。
这一切,所有的雾隐村居民都看在眼里。
甚至在他们眼中,现在抬头仰望天空时,那空中压抑的乌云都少了很多,雾隐村的空气也再次变成了那种湿润但清新的味道。
所以,作为这打响政变第一炮的鬼人桃地再不斩,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个雾隐村英雄。
同时也让之后的很多人在提到已经去世了的桃地再不斩时,都用一种非常尊敬的语气。
就比如说以后鬼灯一族唯一剩下的那个人,鬼灯满月的亲弟弟鬼灯水月,他就对再不斩非常尊敬,甚至选择武器时也不选择他哥哥所使用的双刀·鲆鲽,而是选择再不斩所使用的断刀·斩首大刀!
当然了,现在的斩首大刀还在雾隐村叛忍,枇杷十藏的手中,桃地再不斩所使用的是一柄长刀。
不一会,整个饭店内的人就全都走完了,只剩下了还在回味中的舍人以及开始准备吃饭的桃地再不斩。
其实,舍人对这种带着面罩的人,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种好奇的。
不过,再不斩的感知还是非常敏锐的,仿佛是感知到了舍人的视线,朝着他的这个方向看来。
再不斩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看着空无一人的方向,他明明是在刚才感觉到了一个人的视线没错。
舍人伸了个懒腰走在街道上。
“真是的,现在的小家伙,一个个的感知能力都这么厉害的吗?仅仅只是视线而已,又不是什么有明显感知的东西。”
撇撇嘴,对于桃地再不斩的实力,多多少少是有了一定的认知。
“还不错,就先留着他吧,还是下忍身份的话,应该是能参加这次中忍考试,止水倒是多了一个劲敌,这就很不错。
越是强大的对手,才越能激发出他的潜力。
雾隐鬼人桃地再不斩对方木叶三勾玉写轮眼宇智波止水,写轮眼与雾隐暗杀术的初次碰撞,倒是很有看点。”
舍人完全就是以一种旁观者的心态感觉性趣十足。
雾隐村对他来说,还是有些新奇的,这潜入雾隐村的第一天,就这么漫无目地在街上逛了逛,感受雾隐村的人文和与木叶不同的风俗。
在记忆中他伪装的这个人的房子里休息了一晚上。
虽然说房子比较破旧,不过经过舍人在内部进行一系列的修改调整后,就算外面看起来依旧很破,但内部已经完全大变样。
没办法,木遁忍者在外面的优势就是有这么大。
第二天,舍人也不再漫无目的地瞎逛。
他开始寻找自己这次来雾隐村的第一个目标。
雾隐村的六尾人柱力,泡沫(羽高)!
现在整个忍界九只尾兽,舍人就只剩下了六尾犀犬和七尾重明的查克拉没有得到。
他很想看看,如果集齐九只尾兽的查克拉,就算没有十尾的躯壳外道魔像,整合起来会出现一个什么情况。
本来,舍人的底牌中最受他重视的是二尾联合他所养的那几只融合了不同尾兽查克拉的猫,联合施展禁术“苏婆多面诃”,从而让二尾得到更强的力量。
但随着他的木遁能力一步步的觉醒,万花筒写轮眼使用的越发熟练,这一张底牌慢慢变得没有多少用武之地,更多的其实还是用来当做一种查克拉的供给来使用。
不过他还是很想看看,要是能集齐九只尾兽的查克拉,会不会迎来一次质变。
所以就算是他现在以木遁和万花筒写轮眼为主要战斗力,他也不会放弃对尾兽力量的收集。
毕竟,越是夺取尾兽查克拉,就越是能消耗以后外道魔像回归十尾后的力量。
舍人可不觉得以后外道魔像,就没有完全复活成十尾的可能。
只要黑绝这个真正的幕后黑手没有被解决,那么他必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十尾重现,让大筒木辉夜再次复活。
最多就是这个时间段会不会出来的问题。
所以,现在要是能削弱一点,就多削弱一点。
六尾人柱力泡沫在雾隐村中也算是有着不小的名气,他同样也是枸橘矢仓在推翻第三代水影时的主要力量之一。
在雾隐村的三尾失踪,六尾就成为了雾隐村仅剩的一只尾兽,作为六尾人柱力,泡沫选择站在枸橘矢仓这一边,也成为了他们一方能赢的这次政变的主要原因之一。
要知道在大部分人的心中,尾兽都是那种他们根本无法对抗的恐怖存在,哪怕不参加战斗,那无形之中的威慑也是非常恐怖的。
舍人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中,使用通灵之术召唤出了大量经过训练能收集情报的猫,还有成片成片的蛇。
紧接着,就找了一间雾隐村内为数不多的酒馆。
不管是在哪个地方哪个隐村,酒馆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往往都是情报最多的地方。
默默坐在一个角落中。
时间飞快流逝。
就在舍人感觉自己忍不住要睡着的时候,终于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听说了吗?六尾人柱力泡沫最近可是在四代水影大人的帮助下,努力特训锻炼掌握六尾的力量。”
“切,这有什么好惊讶的,他是四代水影大人这次成功的功臣,以四代水影大人的好脾气和性格,帮助他也是离预料之中的事情吧?”
“就是不知道特训得怎么了,自从三尾被三代水影弄失踪后,六尾可就是我们雾隐村最后一只尾兽了啊…”
“我听说,后山里最近了老是会飘出一些体积非常大的气泡,不知道和这些有没有关系…”
舍人所坐的那个角落,最后就只剩下了一张空椅子和几个放在桌子上的钱币。
雾隐村后山…
舍人几个闪身就来到后山。
小二尾的身影在他肩膀上换换显形。
感知能力全开。
“舍人,有两股非常强大的查克拉波动,在那个方向。”说着,小二尾抬起爪子朝着一个方向指去。
听到它的话,舍人却是不急着行动,只是站在原地观望了一会后笑着问道:“最近你和九喇嘛相处得怎么样?”
这两只尾兽,自从能个分出分身在外面自由行动后,就一直闲不住。
不同于能在舍人体内自由行动的二尾,九尾还是处于封印中,要是二尾不主动找它,九尾是无法走出封印进行半现身的。
闻言,二尾撇撇嘴巴,“还能怎么样,那狐狸高傲得要死。”
舍人则笑了起来,至少,现在二尾在称呼九尾的时候,用的是“狐狸”,而不是“臭狐狸”,这就是一种进步。
“告诉它,等会可能有一个小伙伴,需要你们好好欺负一下。”
二尾眼睛一亮,“了解,我先去告诉它了,舍人你自己小心。”
其实尾兽还是比较好战的,否则它们的查克拉也就不会因为千年的经历掺杂了那么多的憎恶气息。
当然,被动好战,也是好战。
舍人朝着二尾所指的方向靠近。
隐匿身形不是他所在擅长的,不过以他现在的实力,一般人想要发现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终于,两个人出现在舍人的视线中。
一高一矮。
高的一头棕色头发,左眼被刘海遮住,身穿蓝色羽织,手持吹肥皂泡器具,正是舍人所寻找的六尾人柱力泡沫(羽高)。
矮的绿发紫瞳、左眼下有一道形似缝合痕迹般的伤痕、持有一种前端带钩、上面装饰着绿色花朵的棍棒状武器,也就是现在雾隐村的第四代水影枸橘矢仓!
两人身边充满了各种大小不一的气泡。
泡沫的身体周围包裹着一层薄薄的暗红色查克拉,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令人厌恶的气息。
枸橘矢仓虽然看上去是一副娃娃脸的模样,但其实年龄一点也不小,实力也非常强大。
两人此刻正在战斗。
只看见枸橘矢仓以一个极快的身形绕到泡沫身后,一掌轻轻拍在他的肩膀上,那包裹着泡沫的一层尾兽查克拉外衣并没能阻挡住矢仓的手掌,因为他在手掌外,包裹上了一层薄薄的珊瑚层。
在他的手掌落在泡沫肩膀上后,很快泡沫的身体也就被一层厚厚的珊瑚岩层所包裹,他原本看起来有些暴躁的眼神逐渐恢复清明,身上的尾兽查克拉气息也逐渐收敛。
泡沫脸上浮现出歉意,“抱歉,四代水影大人,我还是没能掌握住。”
枸橘矢仓露出出和善的笑容,用手中的特殊武器在泡沫身上的珊瑚轻轻敲了敲,珊瑚层脱落。
“没关系的泡沫,不要气馁,这毕竟是六尾,实力强大,你现在已经能做到短时间内掌握它的查克拉,相比与之前,就是不小的进步,只要坚持下去,终有一天能成为完美人柱力。”矢仓的话语中充满了鼓励。
“只是这样一来,就要浪费四代你太多时间,要知道你现在可是才刚刚上任,每天的事务那么繁忙,却还是要抽出时间来帮我掌控六尾的力量…”说到这里,泡沫的脸上歉意更浓。
“不用这么觉得不好意思,泡沫你可是现在我们雾隐村唯一的一个人柱力,要是能完全掌握六尾的力量,对于我们雾隐村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那么我身为水影,出点力也是应该的。
要是你能成为像木叶苍猫那样真正的完美人柱力,那我们雾隐村以后就会好过很多,你也能庇护雾隐村很长一段时间,毕竟…我的年龄也不算小了。”
听着枸橘矢仓语重心长的话,不远处舍人的脸上倒满是精彩。
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会成为别的隐村人柱力所想要仿效的对象,不知道该说是惊讶呢?还是惊喜呢?亦或是荣幸?
随着泡沫被枸橘矢仓的珊瑚树所制服,那些悬浮在半空中的气泡一个个接二连三地破碎。
气泡破碎后,那些原本属于气泡的液体掉落到地面,发出“嘶嘶嘶”的声响。
地面上很快就出现了一个个被腐蚀的酸洞。
这就是六尾所拥有的能力,酸的腐蚀。
“有人!”
不过在这些气泡破碎的同时,泡沫也终于感知到了隐藏在不远处树林中的舍人。
闻言,枸橘矢仓眉头一皱。
“谁?!出来!”
被两人发现,舍人倒是没有太多的惊讶和意外,他本来就没有想要隐藏多少时间的意图。
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缓缓从树林中走出。
看到舍人,枸橘矢仓的眉头缓缓松开,但很快又再次皱了起来,“佐佐木,你来这里干什么?”
佐佐木,正是舍人使用消写颜之术所假扮的这个人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