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2rq精彩都市言情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2318-殺人的刀-k7ouz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姬贼在营地里等了一天,不出意料的,虎皮还是最后回来的哪位。
虎皮回来之后,同样还是用和昨天一样的理由说是为姬贼采摘野菜和果子去了。
实话说也并不算是理由,而是事实,因为虎皮采摘的野菜和果子都是最多的,这一点,狩和阿观带的队伍都比不上。
姬贼先夸了一番虎皮,然后悄悄喊来庆山问是不是这么回事。
庆山用力点头,说没错就是这样,虎皮全程都在采摘野菜和果子。
这让姬贼一再的纳闷,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想多了之类的问题。
闹到最后姬贼也没有弄清楚,只能是以看来自己真的是多心了为借口给遮掩过去了。
摆手放下这件事情,让庆山回去休息。
姬贼是没有注意到,当自己这边松了口之后,庆山脸上,明显的浮现出来了一副放松的表情。
吃喝已毕,庆山回去休息到营帐的时候,就听到有口哨声响,声音很低,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到。
庆山回头一瞧,见虎皮在营帐旁边不远冲自己使眼色。
庆山左右瞧了瞧,上前去问虎皮怎么样了。
虎皮也是观察附近周围,确定了没有人之后,这才问庆山道:“怎么样,陛下怎么说?”
庆山呃了一声:“陛下好像是放心了,不过虎皮,咱们这么做真的没事么?骗了陛下,这多大的罪过啊。”
“庆山,你说的我都明白,我也知道欺骗陛下不好,可,可是,可是你也知道,她们实在是太好看了,你想想她们的腰,想想她们的腿,想想她们的···”
说到这里,虎皮咕咚吞了一口口水,没有接着往下说了,因为再说下去,就会被和谐了。
“庆山,咱们之前在海上憋了有三个月,你实话实说,今天你快活不?”
庆山一听这个,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男人都懂的笑容。
不消说,看俩人模样,真就是沉沦了。
因为这个,都敢扯谎来欺骗姬贼了。
“那,那明天还去嘛?”
“你看,你就说你去不去?”
“去,去,肯定去。”
“就是嘛,虽然她们不会说话,可她们身材长相都是很好啊,而且她们也不拒绝,咱们又怕什么不是。”
俩人说着,露出来会心一笑,约定好了之后,就各自回去休息了。
就在他们刚离开不过五分钟左右,营帐旁边转出来了四个人。
姬贼,狩,泰,阿观。
姬贼脸色很难看,泰和阿观都有些压不住脾气:“这个虎皮和庆山太大胆了,竟然敢欺骗陛下!陛下,我们这就把他们两个抓回来去!”
姬贼摆了摆手示意两人别乱来:“抓回来干什么?严刑逼供么?”
“呃,不能让他们这样扯谎啊。”
“这事你们别管了,我心里有分寸。”
狩轻声问姬贼:“陛下,我记得虎皮和庆山之前不是这样啊,他们现在怎么胆子怎么大?”
“呵呵,女人的腰杀人的刀,多少英雄醉生梦死在温柔乡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对比之下,说个谎话又算得了什么呢?”
说这句话的时候姬贼很淡定,就是心里头直接骂了娘。
庆山虎皮这两个混蛋玩意,你要是正常情况由着你们放肆我也不说了,海上憋了三个月我也能理解。
关键你们放肆归放肆,能不能有点出息?啊?
那些浑身长毛的劣质刀就把你们脑袋砍了?亏你们还是我辛苦培养出来的军战部呢?
姬贼很郁闷,导致心情不怎么好,一挥手,直接就下令回去了。
晚上无话,姬贼也没有说去找虎皮庆山谈心什么的。
在第二天一早,还是和之前一样,该吃吃该喝喝的,吃喝完毕之后,队伍四散开来,进入林子。
姬贼留下阿石黑藤维修船只制作腌肉,他领着泰,跟着狩和阿观,悄悄的跟上了虎皮庆山的小队。
为了安全起见,姬贼并没有把所有人一块带上,而是七八个人组成小队暗中跟着,后面留阿观率领带队远远吊着,随时能接到命令赶来的样子。
林子中一阵穿行,虎皮和庆山两个带队先是像模像样的捕猎开采野草来着,后来还没有半个小时,他们手下的族人都忍不住了,纷纷建议到时候了,可以出发了这种。
俩人还有些谨慎,往林子四周围瞧了一圈,最后方才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心情,领着人,火速的朝着林子往正北的方向而去。
哗啦啦惊起了一片飞鸟脱林,这些人跑的飞快,看那个样子,好像是晚点就赶不上了一样。
他们走后,姬贼钻出林子,拿手向前一指:“跟上去。”
说着姬贼就迈步向前,只是脚下有些发虚身子一歪,差点没摔倒在地上。
亏是泰在旁边给及时的搀扶住了,然后,众人一块暗暗跟了上去。
熟悉的老路,虎皮他们走起来轻松极了。
左转右转的,也没见他们怎么走就钻出了林子。
姬贼他们赶忙跟上,还没得等靠近,就听到轰轰水声如雷。
姬贼回头冲狩幽幽道:“看,我说的没错吧,他们办坏事的地方果然有水在。”
狩抿抿嘴不言语,而是上前去掀开了林子往外边瞧,他刚把脑袋探出去的瞬间,就又给收了回来,一脸震惊的样子。
姬贼很纳闷,问狩怎么了,这是看到了什么这么害怕。
狩尴尬脸,拿手点指林子:“陛下,您自己瞧瞧就知道了。”
姬贼心说有病。
他俯身向前见遮挡视线的林子推开,这一看,与狩反应一模一样。
好家伙,姬贼看的真真的,在林子外的水潭边的空地上面,无数身材绝佳相貌一流的女性敞胸露怀的,对着赶来的虎皮庆山他们张开了双臂做拥抱状。
虎皮他们也全都露出痴汉笑迎上去,双方就这么对啃起来。
虎皮他们八十人,那水潭边上的女性,这是一百还是两百啊?总之远远超过虎皮他们了,搞得姬贼都懵逼了,心说原始人玩的也都这么野么?
等等,不对劲啊,这些女人哪来的?她们是岛上的野人么?不能够啊,为什么和自己梦中见到的不一样?
这些女性身上那超过十公分长的体毛哪去了?
先等等,自己得缓一缓。
再仔细瞧,靠了,这些女性和正常女性一样啊,而且比正常的女性还漂亮了许多。
这是怎么回事?是自己的梦跟自己开了一个玩笑么?
不应该。
泰扒拉着把脑袋探出林子,还问姬贼:“陛下,您看什么呢?”
姬贼没有回答,当泰看清楚了水潭边上的刺激一幕时,恨不得将眼珠子给瞪出来:“这,这么刺激?虎皮他们也太会玩了吧?”
姬贼瞪了一眼泰,把脑袋缩了回来。
狩一声叹息:“原本我想的是一人一个也就算了,这都三个了,怪不得他们敢撒谎骗陛下您呢。”
姬贼遮羞脸:“狩,你别说了,我都觉得丢人。”
“陛下,那咱们现在怎么办?”泰恋恋不舍的把脑袋缩回来问姬贼。
是,泰是听姬贼的话不假,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没有情欲,只是比较常人,泰更能克制自己罢了。
泰把脑袋缩回来问姬贼,姬贼也弄不清楚怎么办比较好。
要是和虎皮他们纠缠的是梦中那些野人女性,那自己说动手也就动手了。
可是这些女性就跟正常人一样,搞得姬贼纵使是有这个想法,也没有这个勇气下达屠杀的命令。
太可惜了。
妈的什么可惜,自己想什么呢。
姬贼胡乱的摇头,把脑袋里奇怪的想法全都给甩了出去,最后叹了口气,在地上坐了下来,抬头仰望头顶,幽幽吩咐:“狩,去把阿观他们喊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