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0c1w精华都市异能 蜀山之玄門正宗-479辣手仙娘2看書-98561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毕真真和花奇这么多年在幻波池洞府学到的最重要的经验,就是绝对不轻视任何对手,尤其是二人都喜欢飞剑,所以没事的时候(嗯,就是一个阶段的惩罚完成之后的闲暇时间),就找到几位师叔,尤其是与她们年龄相近的岳雯和李玄霸,为二女反复锤炼飞剑,虽说二女无从得知二人的飞剑现在是什么品阶,但是知道一点,那就是元鼍师叔和寒玹师叔的烈焰和寒气无法让这两柄飞剑丧失灵性。
这就够了,所以二女才不在乎眼前金银连环上边的碧火毒焰呢,只是双剑在空中一个交叉,左右一分的同时,就把两对金银连环斩断了一对!那种轧金碎玉的声音,还有满天崩飞的金银碎片,立刻就让对方大口咳血。
那人倒也果决,见势不妙,张口喊道:“两位女侠,在下与两位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不过是戏弄一番凡人,两位又何必苦苦追赶不留余地?”
“该死的妖人,”两女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说道:“戏弄无辜百姓,就要受到惩罚!我们姐妹是替天行道,你这人用的法术和法宝,一看就不是好人,那就在我们姐妹手下受死吧!”
那人见两女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还以为是那个门派初出茅庐的弟子,心中也是无奈,知道这样的弟子一般身后都有门中长老护道,一个不小心,可能就把老家伙招了出来,到时候吃亏的依旧是自己,只得虚晃一枪,随手就是两团碧油油的阴雷扔了出来,随后收回幸存的金银双色连环,向着碧磷冲一指,就是身化碧光,与碧磷冲合二为一,随即冲向地面。
毕真真两女也知道这碧磷冲所发的碧磷毒火十分阴毒,消石熔金、穿行地下才是这件法宝的真正用途,往往能够直接打通仙人洞府、道场的地下禁制而不被人发现,尤其是无声无息,实属偷袭的第一选择,所以两女刚才第一眼认出来这件法宝,就有了夺宝之心,此时又怎么轻易让那人逃入地底呢。
二女左右一绕,避过那人发出的阴雷的正面,同样张手发雷,只是与那人随手发雷用的是自身真气不同,两女手里可是有不少以前跟随伽因在罡风层两天大气交界处收集来的未曾爆散的乾天雷火精气,并以此炼制的雷珠,与伽因炼制的乾天一元霹雳子相比,虽然差了不止三两个级别,但仅仅一丝乾天雷火精气,就足以将那人发出的碧火阴雷震散了。
这就是有师门长辈护持的好处啊,要是纯以两女的道行,别说收集两天交界将散未散的乾天雷火精气,就连两天交界处,都是无力飞上去的。当然了,那会儿伽因炼制霹雳子的时候,得益于伽因道行的,并不止毕真真两女,除了李玄霸走的是另一条道路,无需雷珠之类消耗品之外,就连乙休都舔着脸凑了过去,虽然因为各自修行不同,但大家的收获却是非常喜人的。
仅仅以毕真真和花奇两个丫头来说,这种威力比自家真气法力凝聚的法术雷法可要强多了,最起码一点,炸翻同样为散仙的对手不在话下,就是地仙,一个不小心,也要灰头土脸,而且最合两女心意的还是节约法力真气啊!
那人所发的阴雷的确是被两女震散了,但也在两女面前爆散成了一道碧火火幕,遮挡住了两女的视线,等到两女再次发出雷珠,将碧火火幕消灭,那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唯一还能找到的印记,就是山脚下一处塌陷的坑洞。
二女并不擅长借助气息追索敌人,眼前这人逃得如此之果决,并且还能一点气息都不留下,看来也是最擅长逃跑的老手,二女这种缺乏经验的人,还真不是这样老江湖的对手,何况那人手里也有两把刷子,最起码二女身上的如意水烟罗只顾得了一个,一旦分开,二女手里可是没有能挡住碧磷冲发出的碧磷毒火的护身法宝,到时候吃亏的可就是二女自己了。
二女见此情景,也知道那人是摄于自己二人飞剑之利,这才避让的,虽然不甘心就此收手,可是真要是拼命的话,自己二人还真不见得就能占据绝对上风,再一个两女也不愿意用地遁法术,钻到地底追索,此刻也只好怏怏不乐的转身离去。
二女转身离开之后,从那处塌陷的地坑附近冒出一个人头来,看样貌,恰是刚才逃走的那人,原来那人并没有真的借助碧磷冲在地下开路逃走,说起来倒不是所谓的灯下黑的问题,而是那人可是不敢长时间使用碧磷冲这件法宝,本来就是为了躲避鬼母朱缨的追索,那碧磷冲上可是留有朱樱的印记,每使用一次,等于是都报告一次自己的位置,使用时间长了,以鬼母朱缨的遁光速度,那人可是自觉逃不掉的。
所以,实际上双方都是各有顾忌,如此各退一步,也算是平安无事了。只是,这人到底是小看了林晓教导出来的毕真真二女,就在这人从地下钻出来以后,头顶上就传来两女银铃般的笑声:“妹妹,你看师姐我没有说错吧,这厮果然没有逃走,就躲在附近!这回看你往哪里走!”话音一转,声色厉俱的转向了那人。
眼前这人也不是庸手,乃是红花鬼母朱樱的二弟子何焕,为人素来机警,以往所行又并无多少恶事,只是与嵩山二老有些相似的地方,就是喜好作弄人,但却又不敢招惹修道人,所以大多时候倒也没有遇到过什么仇家,至于今天,何焕就感觉简直是有一种哔了狗的味道——这两个小丫头着实属于牛皮膏药的,黏上就不撒手,而何焕自己又因为顾忌二女背后的高人,不敢下狠手,反倒是落了下风头。所以这个时候,何焕是万分地想念自己的师父在场啊。
正是说曹操曹操到,就在何焕满脸苦笑,手指碧磷冲在两女两柄飞剑下苦苦坚持的时候,从两女身后的空旷处响起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两位女侠,不知道小徒何处得罪了两位,如此苦苦相逼,老身不才,还请两位收手一叙究竟。”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听在毕真真两女耳朵里,却是如遭雷击,二女心知说话的这人道行法力都远超自己,不敢小视,先再一次将如意水烟罗放出来护住二人周身,然后才将两柄仙剑撤回环绕,然后才定睛看向说话的方向。
“好一对灵慧的小姑娘,不知道是哪家高人子弟?也许令师与吾有旧,莫要伤了彼此的和气。”毕真真和花奇只见说话的是一位看起来四十余岁的女仙,只是打扮与中原道门截然不同,赤着一双玉足,半截小腿都露在外面,白生生的,泛着玉一样的光泽,头上是满满的一头银饰,在阳光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随便动一动,就能听到悦耳的碰撞声,叮叮当当的;身上两截穿衣,中间还露着玉光治治的一抹纤腰,在毕真真二人眼里,透着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二女此前既然认出了碧磷冲的来历,此刻又听到来人说道“小徒”,哪里还不知道这是那人的师父,横行苗疆的红花鬼母朱樱到了。二女又不是傻瓜,要是正常的师门历练,即使没有师门长辈跟随,也会有求救的符箓,可是如今两女是偷跑出来的,求救的符箓手里可是没有一张,更不会有师门长辈随时救援,见到鬼母朱缨不仅没有出手分开三人,而且说话还是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顿时心中大定,急忙就坡下驴,对着朱樱抱拳拱手:“前辈请了,晚辈师出岷江白犀潭,家师韩仙子,不知道前辈高姓大名?”
“哦,原来是韩仙子的两个弟子,那么你就是美魔女毕真真,而你就是花奇喽?老身朱樱,有个匪号,只是不太好听,名唤红花鬼母。两百年前,也曾与你师父韩仙子有过交往,只是近年来倍感修道艰辛,很少出门行走,不知道令师韩仙子最近可好?若是方便,老身还打算去拜访老友呢。”
看着红花鬼母朱樱说话间一阵唏嘘,二女也不知道真假,最关键的是,韩仙子只有第二元神在白犀潭闭关,对毕真真二女又一向严厉,二女哪敢真的回去告诉韩仙子红花鬼母的事情,别说二女本来就不知道两百年前韩仙子是否与红花鬼母有过交情,就算真的有,此时也是要拒绝的。
毕真真:“前辈,实在抱歉,家师近来正逢闭关,已经很长时间不见晚辈二人了,更何况是外客,恐怕前辈即使前去,也只有败兴而归了。”
朱樱又哪里是真的要见韩仙子,说真的,此时朱樱的状态并不好,摆出眼前的样子,多少也是强撑着,只因朱樱算出自己遭劫时日将近,而韩仙子又是出了名的护犊子,门下又是仅此两女,即便犯错,也只能自己惩罚,绝对容不下外人越俎代庖,甚至有传言,即使韩仙子的夫婿大方真人乙休当年二人未反目之时,也不会插手,朱樱又怎么肯因为弟子的缘故,在树下一个大敌,何况二人以前的确还有过交往。
“原来如此。两位既然是韩仙子的弟子,那老身就托大一些,称两位为师侄,不知可否?”
两女简直有些受宠若惊了,都知道红花鬼母心胸狭窄,下手狠毒,也是睚眦必报的人物,可是此时如此和蔼可亲,实在是出乎意料,两女急忙躬身下拜:“弟子毕真真/花奇见过朱师叔。”
“好,”红花鬼母朱樱一拍手,笑道:“既如此,两位师侄,老身也不能扣扣索索,这是老身一点心意,两位师侄接好。”说罢,两点银光慢悠悠地从朱樱手上飞起,向着两女落下。两女虽然与朱樱言笑晏晏,但一样不敢放松戒备,先用真气护住手掌,这才将飞来的两点银光接在手中,原来是每人一个银色的小铃铛,上边遍布锦绣花纹,云雷图样,铃铛上还有不少的镂空,仿佛是一只只小巧可爱的鸟兽。
“两位师侄,这是老身一点心意,虽说老身与两位师侄不是一路,但只要回去之后,用师传功法祭炼三十六日,就能发挥妙用,如果能祭炼九九八十一日,功效还会更好,具体用途,待两位师侄祭炼之后,自然知晓。如此,老身就不耽误两位师侄了。”
两女与朱樱聊了半晌,始终没有见朱樱看何焕一眼,可越是如此,两女就越不好继续攻打何焕,尤其是收了朱樱的小礼物之后,就越发的不好意思了。见到朱樱赶人,两女对视一笑,一起对着朱樱再施一礼:“朱师叔,弟子告辞。”随即化作两道湛湛清光飞走。
看到两女飞走,朱樱这才摇摇头,对着何焕说道:“你呀,可是又犯了老毛病?为师如今可没有多少精力顾及尔等,这一次遇到,也是令为师不解,你也知道为师遁光无声无息,从来没有很大动静,近来又只是在苗疆行走,很少离开洞府五百里方圆,这一次可是很突然的来到这里,为师却没有半点感应,若是那两女师门前辈出手护持,非得是金仙人物的手段不可,为师到现在还是一头冷汗呢。”
何焕原本见到红花鬼母来到为自己解围,一开始也是满心欢喜,可偏偏老师只是与那两个少女交谈,把自己忘到一边,心里颇不是滋味,可是听说两女乃是韩仙子的弟子,也是后怕不已,此时在听到红花鬼母朱樱说道自己过来都是因为别人出手,一时间面如土色——多亏了自己在与两女说话的时候,没有口花花啊,要不然连师父都被耍弄了,自己还不就是一只小虾米吗?
朱樱此时也没有精力多关心弟子心里有何想法,自打数年前心血来潮,就觉得头上乌云翻滚之后,朱樱就动了心思清理门户,可是门下七大弟子近几年很少在自己身边,而且都学了自己的性子,一个个隐匿踪迹寻找不易,要是强行将这几个弟子收拢,倒也不是不成,可是却要浪费精血,在大劫面前,朱樱可是下不了决心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