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h2sa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天唐錦繡 ptt-第九百零六章 忽發意外-1hkym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什么?!”
马周一脸惊诧,失声问道。
那衙役亦是一脸紧张,回道:“刚带回去的一众韦家子弟,卑职等按照府尹吩咐对其分别询问调查,其中一人被带至堂上之后,始终不发一言。卑职等只不过是随意吓唬了几句,那人便趁着看守他的人不妨备,狠狠撞在一旁的柱子上。等到将郎中叫去诊治,却发现已经咽气……”
马周看看房俊,四人相顾无语。
娘咧!难不成被房俊给蒙中了?
本意只是吓唬吓唬这些个韦家子弟,打压一番,使其不敢太过靠拢向晋王,却不料还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不过话说回来,这本就是房俊借题发挥,所谓的勾结胡族根本顺口胡诌,却使得一个韦家子弟死在京兆府的大堂之上,这件事京兆府的责任是不可推卸的,若是处置不当,后果严重。
萧瑀看着房俊,幸灾乐祸道:“这下可当真顺了二郎的意,明日一早,御史台的弹劾奏章怕是就要铺满太子殿下的案头。只是宾王受了无妄之灾,被这厮给拖累了。”
“宾王”是马周的字……
马周面无表情,起身道:“此事非同寻常,这人死得太过蹊跷,只怕别有隐情。至于承担责任,该是下官承担的,绝不会有半点推诿。”
这件事虽然是房俊折腾出来的,他只是被动,但刚才已经得到了他的允可,这个时候自然不会推卸责任。
然后对几人说道:“下官这就返回京兆府,详细调查此事之原委。”
房俊起身道:“某与你同去。”
事情因他而起,自然不能作壁上观。
李道宗也道:“左右无事,吾也跟去看看。”
萧瑀颔首道:“仔细查查也好,不将京兆府摘出来,麻烦很大。老夫在这里坐坐,你们自便即可。”
打压京兆韦氏,他与房俊的立场一致。
一旦京兆诸姓崛起,无论韦、杜亦或是哪一家,可很快填补关陇贵族即将空出来的真空地带,山东世家也好,江南士族也罢,所有之努力都有可能给别人做了嫁衣裳。
这是萧瑀绝对不能接受的。
……
京兆府衙门一片肃穆,诸多官吏、衙役已经将各处房舍封锁起来,连大门前都站了一队兵卒,严禁外人入内,更不许里边的人出去,所有人都各司其职,不得大声喧哗。
马周、房俊、李道宗三人在亲兵簇拥之下来到衙门前,立即有官吏迎了上来,鞠躬施礼,将几人应入衙门之内。
房俊回头吩咐自己的亲兵:“守在门口,若是有人肝胆冲撞衙门,当场拿下,压入大牢!”
“喏!”
一众亲兵也知道事情严重,得了房俊的命令之后,列成一队站在衙门前,一个个手按腰刀、挺胸凸肚,杀气腾腾。
待到三人来到正堂,便见到一具尸体横躺在堂中一侧的柱子前,地上一滩血迹,仵作大抵已经完成了检验,正在一旁书写文书,见到马周进来,赶紧放下手中毛笔,起身道:“见过府尹!见过江夏郡王,见过越国公。”
马周颔首,领着李道宗、房俊二人坐到正位书案之后的椅子上,看着地上躺着的尸体,问道:“情况如何?”
仵作答道:“死者名叫韦弘光,乃坊州刺史韦任之五子,今年十七岁。韦任之三子韦弘表,现担任纪王府典军。死者在过堂之时,初始一言不发,后来忽然挣脱看守,撞在柱子上,脑浆迸裂,当场死亡,无法救治。”
马周浓眉紧蹙,看了看身边的李道宗、房俊。
京兆韦氏算是李唐皇室的外戚,李道宗很是熟悉,沉吟道:“韦任这一支,算是京兆韦氏的远支,但是人才辈出,很是兴盛,已经不逊于京兆韦氏的嫡支。隋朝时京兆韦衮
以武功官至左卫中郎,
有家奴名叫桃符,勇力惊人、骁勇善战,韦衮每次征战都将其带在身边,立下不少功勋,将其视若亲子。后来韦衮将其放良,桃符宰黄牛献之,请韦衮。韦衮赐姓韦,符不敢与衮同姓,故而后人多自称‘黄犊子韦’。他们这一支与京兆韦氏的嫡支很是亲近。”
房俊将桌上的口供文书拿过来,仔细翻看。
上面记录很是详细,京兆府官吏将这些韦家子弟解送至京兆府之后,便即分别审讯,罪名自然是怀疑韦正矩勾结胡族、祸乱京畿。且不说这个罪名的真假,既然到了京兆府的正堂,一切都必须按照既定之程序进行,一丝不苟。
起先询问很是顺利,韦正矩等人自然矢口否认,但是到了这个韦弘光的时候却出了意外。
这人被带至堂上予以审问,却不似旁人那般急着否认,而是一言不发,“神情间似有惊惶”。
参预审讯的官吏都是京兆府的老手,最善于察言观色,见到韦弘光神情不大正常,便刨根问底,连连追问。
结果韦弘光“彷徨失措”之下,趁着看守他的衙役不备,猛地起身,一头撞在一旁的柱子上……
房俊将口供放下,沉吟道:“不对劲啊。”
即便京兆府乃是京畿地区的最高行政衙门,可寻常百姓到了这里或许战战兢兢,可是作为京兆韦氏的子弟,岂能没见过这等场面,询问几句便“仿徨失措”?
之所以能够做到撞柱而死,只能说明此人心底有着不能示于人前的大秘密,却又没有自信可以在大刑之下守口如瓶,干脆一死了之,保住秘密。
毕竟就连韦正矩也摸不准房俊是否当真敢动用大刑,已达到栽赃构陷之目的……
可究竟是何等秘密,居然能够令一个前途无量的世家子弟抱定必死之心,亦要严守不泄?
事情有点大发了。
李道宗挥手将仵作打发走,瞅瞅四下无人,低声道:“此事太过蹊跷,恐怕牵连甚广,非是吾等应当掺于其中,不如通知李君羡吧,让‘百骑司’插手调查。”
他的想法与房俊一致,韦弘光宁死也要保守的秘密,肯定石破天惊。
马周深以为然,当机立断道:“正该如此!”
当即叫来佐贰官,将审讯口供交给他,吩咐道:“即刻前往‘百骑司’,将这份口供亲手交予李君羡,言明本官正在衙门等他。另外,所有今日拘拿回来的韦家子弟一律分别关押,不可使其串供。”
“喏!”
佐贰官也不是个傻子,听闻“百骑司”之名,便知道摊上大事儿了,不敢懈怠,赶紧转身出去。
李道宗瞅着房俊,叹气道:“你可真是个惹祸精。”
房俊无辜道:“这岂能怪我呢?不过是想吓唬吓唬韦正矩而已,谁知道他家里居然还有不能示人之秘辛。再者说来,万一这间秘辛牵扯到朝廷,我这还是大功一件呢。”
李道宗没好气道:“大功一件?呵呵,等着韦妃寻你麻烦吧!”
韦妃虽然是再嫁之妇,可李二陛下却对其很是宠爱,即便这些年略微冷淡,但是并不曾看轻几分。只需韦妃休书一封送给身在辽东的李二陛下,狠狠的告上一状,说不得房俊就要挨受一顿训斥。
马周也头疼,京兆韦氏乃是外戚,外戚家里的秘辛,那还能是什么好事儿?指不定就跟朝廷或者宫里牵扯上,谁沾上就是一堆麻烦。
三人正低头商议,忽然见到外头有官吏走进来,禀告道:“府尹,郡王、越国公,纪王殿下在外求见。”
马周瞪了房俊一眼,心想韦妃那边这动作还真是快……
三人赶紧起身,整理一番衣冠,然后李道宗在前,马周与房俊在后,一起快步走出正堂,来到门前。
纪王李慎一身锦袍,头戴梁冠腰系玉带,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正带着一群禁卫站在门口。
三人快步上前,躬身施礼:“臣等见过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