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lmsb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神魔書 線上看-第一百四十九章 喬的陳述熱推-wznaf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帝都,海德拉堡,幽闭之殿。
玛格丽特三世头也不回的,向浑身汗水刚刚收起的哈姆登伸出了一只手。
在帝国首相位置上已经坐了将近二十年的哈姆登,立刻无声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纸卷儿,轻轻巧巧的递进了玛格丽特三世手里。
玛格丽特三世缩回手,轻轻展开纸卷儿,一目十行的扫过了上面细密的文字。
洁白柔韧,用特殊配方制成的白纸带着蜡一样的光泽,纸卷正方上,有一个漆黑的九头蛇剑盾纹章,这是德伦帝国情报本部的标记。
纸卷上,详细记载了威图一家子的信息。
从黑森到莉雅,从戈尔金、蒂法、乔一直到薇玛,一家子的信息整整齐齐的呈现在纸卷上。
在纸卷上,黑森本是帝国北部某偏僻行省土著,年少从军,因性格暴躁、手段狠戾,在战场上违规击杀了近百名已经投降的俘虏,被军队开除,并剥夺了在军中获取的一切荣誉,其中就包括一枚帝国三级荆棘功勋奖章。
因为是违反军规被开除,黑森连最基本的退役补贴,以及后来持续发放的退役军人生活补助全被取消。囊空如洗的黑森回家后,生计无着,就拖家携口,前往图伦港谋生。
前往图伦港途中,黑森似乎和某些盗匪团有染,他身边的一些家族老人,出身似乎有点不干不净。
借助那些家族老人的力量,一群敢打敢拼、心狠手辣的杀胚,在图伦港勉强打下了小小一片基业。
在最初几年,面对图伦港强大的土著势力,威图家有了立足之地,却也只是立足之地。
十年前,罗斯公爵的丈夫和两个未成年儿子遇刺,嘉西嘉岛震荡,嘉西嘉岛山民勾结图伦港土著大家族图谋不轨,力图推翻帝国在图伦港和嘉西嘉岛的统治。
黑森孤注一掷,协助罗斯公爵打探图伦港土著大家族动向,更勾连嘉西嘉岛某些小家族,将嘉西嘉岛山民的行动计划刺探得清清楚楚。
罗斯公爵顺势而为,一通疯狂的屠杀,几乎削平了嘉西嘉岛山民中的刺头,吓得图伦港的一众土著大家族胆战心惊,就此成了绵羊。
黑森的冒险换取了丰厚的回报,从此威图家族被罗斯公爵纳入保护,每年象征性收取威图家族一成半的纯利。而威图家族的蔷薇商会,则是在罗斯公爵的强力庇护下,犹如怪兽一样急速膨胀。
黑森更是在罗斯公爵的保荐下,向嘉西嘉岛驻军捐献了大笔慰问金,从而以金钱顺利晋升贵族阶层,名字中得了一个‘容’字,位衔等同帝国男爵。
十年发展,尤其经过这次仲秋血案一事后,威图家已然是图伦港当之无愧的第一家族。
“这个黑森,有点意思。”玛格丽特三世缓缓点头:“帝国军人出身?很好……这样的人,哪怕性格有点缺陷,用起来放心,比那些臭烘烘、脏兮兮,浑身带着羊膻味的海岛猴子好太多了。”
“唔,莉雅?普通家庭妇女?不过,多次号召闺蜜家族捐物捐款,慰问图伦港驻军?”
“很好,这个莉雅,比她丈夫要好很多。”
“戈尔金……正在兰茵走廊前线作战?积功已是帝国中校?已经服用了沼泽剑齿狼药剂?可惜了……不,有了沃尔之章,或许这是他的机会。”
“蒂法……啊,不错的小丫头,我喜欢这样的小丫头。智商超人的天才少女?嚯嚯嚯,很有我年轻时的风范……嗯,帝国最年轻的见习法官?算算这时间,她现在已经是正式法官了吧?很好,司法大臣,重点关注这小丫头,是人才,就要敢于提拔,破格提拔!”
一众帝国重臣中,一名面相严肃的老人缓缓点头,一言不发,只是将图伦港威图家族的长女蒂法的名字深深的记在了心底。
“乔……幸运的家伙,在仲秋血案调查中,多次建立功劳?我看,是运气不错,不过,能够在当街炮击中活下来,小家伙运气真不错?马塔,亲爱的,要说运气,他比起你,也只差一点点了。”
马塔十三世矜持而有点尴尬的笑了笑,有点无奈的翻了翻白眼。
“不过,这个乔的智商……他七岁的时候智商测试,只有四十九分?啊,这岂不是一个弱智么?”玛格丽特三世轻声冷笑:“这样的智商,能够成为图伦港司法学院的优秀毕业生代表?”
重臣中,几个大臣低下头,后颈上又是一层冷汗渗出。
“毫无疑问,这里面有点违规操作的东西……不过,看在他为帝国作出的贡献份上……哦不,见鬼,我为什么要帮着一个弱智的小胖子作弊?”
“书面申饬图伦港司法学院的院长,仅此一次,下不为例。”玛格丽特三世喃喃道:“只不过,他敢于在大街上和圣希尔德大教堂的神棍冲突?”
“好吧,弱智的孩子都是死心眼,神棍们已经做出了表率,这样的孩子没什么花心思,他们更忠诚、更可靠……”
“罗斯和维格拉尔同时保荐,给他授予帝国一级荆棘功勋奖章?”
“罗斯有可能胡来,但是维格拉尔这小家伙,他非常尽职可靠。”
“所以,这个小胖子的功勋,应当是实打实的了。”玛格丽特三世抬起头来,扫了一眼站在办公桌旁的康拉德:“康拉德,亲爱的,这个小家伙得到了一级荆棘功勋奖章,你觉得呢?”
康拉德脸色一黑——乔之所以能得到一级荆棘功勋奖章,最主要的功劳,不就是夺回了那一份海军的勘测资料么?
乔踏着整个海军的脑袋,够着了这枚勋章。
康拉德咬着牙,阴沉着脸一声不吭,对于自己祖母的这点恶趣味的问话,他不想作答。
一旁的萨利安微笑道:“陛下,如您所说,维格拉尔尽职而可靠。这个叫做乔的小家伙,他在这次仲秋血案调查中的表现,配得上这枚一级荆棘功勋奖章。”
玛格丽特三世微微一笑,她右手向后一递,哈姆登上前一步,就将纸卷收回。
玛格丽特三世轻声道:“最后的薇玛,小丫头暂时还不需要太多关注……哈姆登,现在威图家是图伦港实际意义上的……领袖家族。这么说来,起码在名义上,帝国已经真正的、彻底的掌握了图伦港。”
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哈姆登,通知贵族院,给黑森晋升爵衔,授予新的勋章、绶带。唔,因为他的功勋,以及他如今的身份和影响力,帝国伯爵?我觉得可以。”
哈姆登无声的鞠躬行礼。
“然后,加大对威图家族的关注力度,我希望,威图家族能够一直忠心耿耿,一直尽心尽力的为帝国效力。”
玛格丽特三世审阅纸卷上的资料,同时加以评价和发布命令时,狂热打字机已经‘哒哒哒’的疯狂敲击起来,一行行血色的字迹不断从它上方冒出,静静的悬浮在空气中。
玛格丽特三世眯着眼,背着手,静静的看着不断冒出来的血色字迹。
“有趣,有趣,太有趣了。马塔,亲爱的,你说这小家伙到底是运气好,还是不好呢?仲秋血案的那些混蛋,居然都被他撞了个正着。”
马塔十三世微笑,然后他思忖了一小会儿,不紧不慢的笑着说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如果他未来的运气还能这样好,那么值得大力培养。”
玛格丽特三世扭过头去,朝着马塔十三世翻了个白眼。
年过九旬的玛格丽特三世,此刻莫名的流露出了少女一般的风情。
马塔十三世‘呵呵’笑了几声,踮了踮脚,差一点就吹响了口哨。
幽闭之所内,乔昂首挺胸的站在古旧破烂的办公桌前,对着那台诡异的打字机,‘啪啪啪’的将自己从仲秋血案调查之初的所见所闻,一切亲身经历,除了和‘绯红’以及‘拉普拉希’有关的,全都详细的复述了一遍。
当然,乔不是什么心胸宽阔的圣母,在陈述中,他免不得添点油加点醋。
“所以,尊敬的陛下,西雅克侯爵滥用权力,大肆掠夺、霸占民间产业的行为,毫无疑问是无耻而卑鄙的,是不符合贵族的身份和体统的。”
“尤其是,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重手袭击我,我甚至可以怀疑,他和仲秋血案的某些肇事方有不可告人的联系。”
站在一旁的西雅克面皮一阵扭曲,他愤然抬起头来,三角眼几乎瞪圆的盯着乔。
刚刚西雅克在陈述时,玛格丽特三世没有任何回复,一个字的回复都没有……越是如此,西雅克越是心惊胆战。
他为帝国效力已有数十年,他深知玛格丽特三世的强势和霸道,深知这位老祖母的恐怖。
玛格丽特三世对他的陈述不做任何回复,这就好像一柄无形的大刀悬挂在头顶,随时可能落下,将他一刀两断。
西雅克心中已经七上八下,焦灼、煎熬到了极点。
乔还在这里添油加醋的落井下石,西雅克心中顿时闪过了无数凶狠的念头,恰恰和昨晚他的某些不良思绪联系上了。
打字机上,一行血色字迹飘出:“是这样么?老太太有点生气哦……该死的胖子,继续说,你是怎么干掉那个……那个该死的神棍头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