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ghy5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第一百七十一章 大事不好(三更)閲讀-qultx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守山宗这么大阵仗,怎么却无人来呢?”
“额……有种守山宗被其他五大宗门给晾在这里的感觉……”
清江城上空,气氛已经显得有些尴尬了,尤其是在守山宗小徐宗主喊过了两遍,却无任何人现身之后,更是出现了一种本是大家相继登台,最后却成了守山宗自己在这里唱独角戏似的感觉,激奋之后,便是落寞,守山宗刚挑起了无数人的欢呼,如今便落寞得很……
“呵呵,差不多了,毕竟同为清江一脉,还是要留些余地!”
而在此时,清江城中心的某座高楼之间,也正有数位气机不俗的炼气士相对而坐,期间有位老者望着半空之中那艘孤零零的法舟,笑着道:“请人去将那法舟里的方二公子请下来吧,再等范老先生过来,也正好商量一下这犬魔怎么斩,此番的功德,给守山宗留多少!”
诸人听了,便皆是笑:“守山宗想重回六宗之列,大家都理解,那位方二公子年纪轻轻,想立番声名,也能理解,但他若真觉得可以主持除魔大局,轻易赚了这功德,却也太天真了!”
“六大宗门的主,又岂是守山宗能做得了的?”
“哈哈,想必方二公子经此一事,也该懂事些,以后该不会再强出风头了!”
说着话时,便已准备要派一位弟子前去知会。
但也就在此时,便见得那空中的法舟里面,有两位老者走了出来。
这两位一个枯瘦高大,黑袍松垮,一个腆胸凸肚,穿金戴银,瞧起来气质……都不咋地,不过这时候却是一脸肃穆,显然极具威仪,自然,无论如何,能够修炼成金丹的,周围法力稍稍一蕴,先天之气摧动,总也可以显得自己极具威仪,这也算是炼气士们的拿手绝活了。
正是气氛微妙之时,也没人把这两位长老当一回事,只是在心里打着自己的算盘,然后他们就见着这两位长老走出了法舟,立身于虚空之中,忽然联声大喝:“五大宗门听着……”
声音如闷雷,骤然绽放,倾刻间涌向了整座清江大城之中。
不知有多少人,被这一声大喝,直吓得浑身一个激灵,手里的碗都掉在了案上。
唰!唰!唰!
倾刻之间,便无数目光下意识的被他们引了过去。
“这两位是……守山宗的长老?”
便是这小楼里的诸大宗门炼气士,抬头看到了他们二人,也觉得有些奇怪。
传说中守山宗没落之后,倒是还有两位长老,但没几个见过他们的。
大多数场合,都是小徐宗主自己亲自出来抛头露面。
如今他们二人……
正心间诧异之时,便已见得那位身材瘦长的青松长老,面如古山,声沉色厉:“清江五宗何在?尔为清江大宗,享灵脉之利,得山水之秀,义在护道,责在安民,然则今妖魔猖獗,为祸一方,此正合我炼气之辈仗剑除魔,振我乾坤正道之时,尔等何敢隐匿不出?”
众百姓听得这一番话,神色皆是一凝,未能全明白,但已感觉到了某些义愤之心。
而在此时,寒石长老则已立马跟上了:“我操你大爷的九仙宗、乐水宗、灵雾宗、云欢宗、暮剑宗,你们都是整个清江有名有姓的,好山好水好灵脉都被你们占了,好吃好喝好姑娘全归你们了,可炼气士的责任就是斩妖除魔护百姓,现在那些妖魔快狂到天上去了,光明正大吃人,正该我们出手为百姓除祸斩妖的时候,你们怎么好意思只占便宜不出力?”
哗啦啦!
两个大嗓门加上了法力运转,滚滚传向了清江大城之中,惹得无数惊疑。
若只青松长老的话,百姓们还未听得明白,但加上了寒石长老,就一下子了然了。
那一番大骂,一下子就进了人的心坎里,清晰感受到了那种怒意……
好了,明白了……
原来这守山宗两位长老,是跑到清江城来……骂街的吗?
这多新鲜,得叫个好!
于是几乎倾刻之间,便有无数人满面兴奋,在下方高声欢呼了起来。
就连那高楼之中,五大宗门的诸位长老等人,听得这一番破口大骂,也先是一怔,旋及怒气冲天,守山宗好大的胆量,这两个长老更是不知死活,如何敢这样对五大宗不敬?
一时间怒气冲天,几乎恨不得立时将他们抓过来一把捏死!
可怒气朝天之下,却听着那两位骂的越来越狠了。
……
……
“尔知妖魔几凶?尔知百姓几惨?”
“你们可知,那作恶为祸的妖魔,究竟是何等的猖獗?”
说着话时,一边的青松长老适时的大袖一抖,一道卷轴顿时荡了开来,上面皆是一副一副,血淋淋凄惨至极的画面,只是卷轴画面太小,又在半空,百姓们自然看不见,而这位青松长老,则是顺势挥掌印去,那卷轴上面的画面,顿时一片片铺洒在了虚空之中。
众百姓抬头看去,顿时惊得心脏都险些停了。
赫然见得,那一幅幅的画面,皆是妖魔横行,吞噬百姓的模样,有的妖魔伸手抓着人之双脚,正向两边扯开,有的是一群妖魔,守一堆火,上面以木棍穿了人之首尾,架在火上烤,还有的是一个又一个光溜溜的娃娃,被身高三丈的妖魔捏在手里,向着空中放去……
这些画面,并不如何精妙,笔意也只粗糙,但却很是舍得用颜色,大片的深红泼在画上,本就有些触目惊心,再加上了那画里惨不忍睹的内容,更看得人毛骨悚然,汗毛倒竖。
清江城乃是一郡之心,妖魔远避,纵是城中百姓也没少听得妖魔害人之事,但也是隔靴搔痒,又有谁真个见过,又有谁真个去想过那妖魔害人时是何等模样,而如今,这一幅幅画卷经由炼气士的法力,印在虚空,坦坦荡荡铺在了众人面前,冲击力又是何等恐怖?
“范老爱民,心忧如焚,誓斩妖魔,诸宗齐诺,尔等何敢欺之?”
“诸位乡亲父老,范老先生是个一心爱民的活圣人,他老人家听说了这妖魔作祟之事后,立时找我守山宗商量,给我们下了死令,定要斩除了这些害人的妖魔,然我们六宗明明说好,更在诸位百姓面前立誓,三日之后,一起去斩杀那妖魔,孰料吾宗来了,其他五大宗门,竟尔不见踪影,此举如何教人忍得,难道你们五大宗门,竟将范老先生的话当放屁了不成?”
“……”
“……”
一腔义愤,满口指责,偶尔还会莲花绽放。
众清江城百姓何时见过这等炼气士骂街的场面,初一时,只是觉得新鲜,都跑来看,再见得妖魔食人那触目惊心的面画时,便已心生惊惧,汗毛倒竖,而又听得守山宗立誓与妖魔势不两立,便顿时对他们大生好感,而当守山宗忽然提到了声望极高,在他们心间便如活圣人一般的范老夫子时,那义愤填膺之气顿时烈火一般燃烧了起来,喝骂声瞬间如同潮涌。
妖魔如此凶狂,你们这些炼气士居然袖手旁观?
说好了六大宗门一起去除妖,结果居然只有人家守山宗来了?
范老先生这样的好人,你们居然敢将他的话当放屁?
“五大宗门,无耻混帐……”
“操你大爷……”
“王八蛋的五大宗门,你们居然敢对范老先生不敬?”
“五大宗门都谁来着?”
“九仙宗,云欢宗,守山宗……”
“不对,守山宗是骂人的,只有守山宗是好的……”
“……”
“……”
大夏王朝,宗门势力高高在上,声望与威严皆远比普通人所能想象,别说宗门,便是书院,在普通百姓心间,也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可清江大城,却是与众不同的,因为这里是范老先生做主,也因为范老先生时常为了“为百姓作主”,所以百姓的胆子也大一些……
也正因此,百姓一怒,便怨气冲天,骂声盈日。
就像水,绵软无力,但怒浪一起,便可以掀翻大堤,拍碎广厦!
……
……
“不好了,守山宗怎敢做这等事?”
“可恶,阴险,守山宗是为了自家名望,有意要陷我等于不义之中么?”
“那两个老贼,怎敢如此辱人,不怕不容于同道之间么?”
那高楼之中的宗门长老们,本是悠哉闲坐,只等着看足了守山宗的笑话,也等他们吃够了苦头,然后再将那守山宗的小徐宗主与方二公子请过来,给他们一个台阶下,让守山宗老老实实跟着五宗脚步走,不要闹事,却没想到,形势居然忽地出现了这样的逆转。
一瞬之间,立时便引发了众怒,杀气腾腾,恨不能拍死了那守山宗两位长老。
“坏了……”
而在一片惊怒之中,云欢宗的修长老是个多智擅谋之人,已经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豁然起身道:“若真由得他们这般闹下去,恐怕不容于同道的不是他们,而是我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