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ja6z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神魔書 血紅-第一百四十八章 西雅克的陳述鑒賞-05vao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伟大的陛下,您最忠诚的臣子西雅克·冯·劳伦斯,向您致敬。愿帝国威慑梅德兰,愿您青春永驻,健康、顺利。”
穿着古旧的,估计是祖父甚至是曾祖父那个年代传承下来的古老大礼服,西雅克颤巍巍的,深深的向办公桌上的打字机鞠躬行礼。
‘哒哒哒’,打字机上一行血色文字飘了出来。
“老太太说,少废话……她青春水嫩,就和十八岁的小姑娘一样,不需要你的祝福。”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代,情报本部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血色字迹中流露出的情绪颇为不善,其中肯定有狂热打字机的添油加醋,但是它肯定不能篡改玛格丽特三世的语义,所以……玛格丽特三世对西雅克是真的有了看法。
‘见不得人的勾当’……这一句话可圈可点,西雅克的后脑勺上当即一层细细的汗珠子冒了出来。
他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小心翼翼的,说出了仲秋血案当中,隐藏最深的一条线。
九个月前,情报本部的某个合作伙伴传来了消息,他们有极其珍贵之物想要出手。
帝国情报本部第二副部长,负责帝国南方诸行省,以及图伦港和暴风洋周边情报事务的,帝国侯爵布鲁托·冯·费歇尔,他收到情报后,耗费半年时间筹措资金、确认情报,然后派遣手下最精锐的情报官莉莉丝从帝都南下,与对方讨价还价、对接交易。
莉莉丝花费两个月时间,终于和对方谈妥了价钱,从对方索要的十亿金马克,硬生生压价压到了六亿金马克,但是帝国情报本部,也必须向对方提供一部分珍贵情报以弥补差价。
打字机‘哒哒哒’一阵狂响,大片血色字符不断从打字机内喷出,闪烁着夺目的血光悬浮在空气中。
单看这打字机的反应,可想而知,身处帝都的玛格丽特三世是如何的震怒。
“六亿金马克?什么时候,情报本部有权限轻松动用这么一笔巨款?混账,一群混账,哈姆登有给你们授权么?这笔经费,你们从哪里弄来的?”
站在一旁的莉莉丝,小心翼翼的向后退了两步,冷艳的面庞一片惨白。
西雅克双手紧贴双腿,站得犹如麻杆一样直溜,他低着头,额头上不断有汗水冒出来,汗水顺着面颊不断滑落,然后从下巴上‘滴答、滴答’的滴落地面。
淡银色的地板上,深灰色的凌乱条纹闪烁着淡淡的光芒,滴落的汗水犹如落在了烧红的铁板上,伴随着‘嗤嗤’声响,汗水迅速蒸发。
帝都,海德拉宫,幽闭之殿内,玛格丽特三世双手叉腰,犹如一头被踩了尾巴的母老虎,怒气冲冲的盯着同样满脑门汗水的哈姆登。
“哈姆登,情报本部归你统辖,布鲁托掌握的权限,他最大能动用的单笔资金是多少?”
哈姆登哆哆嗦嗦的看着玛格丽特三世近在咫尺的面庞,结结巴巴的说道:“一……一百万……在没有我授权的情况下,布鲁托单笔能批准的行动资金,最多一百万……他负责帝国南方的情报工作,归属他调度的年度总经费,也只有五千万。”
“太棒了,亲爱的小哈姆登,帝国的首相阁下!”
玛格丽特三世咧嘴狞笑,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哈姆登的脸蛋:“简直太棒了……谁能告诉我,这六亿金马克的经费,从哪里冒出来的?谁能告诉我?”
玛格丽特三世高高举起双手,她厉声呵斥道:“我放手没几年……我放手没几年……啊,该死的,八年时间,仅仅是八年时间,从荣耀历一三七一年开始,我放手让你们主持国务,你们就是这样回馈我的信任么?”
玛格丽特的双眼变得漆黑一片,然后在不见底的漆黑中,两团碎金色的瞳孔亮起,随后瞳孔变成了细细的两条梭子状竖瞳。
可怕的压力从虚空落下,除了萨利安和康拉德两位亲王表情自然,其他包括马塔十三世在内,殿堂内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混乱,扭曲,吞噬、融合一切的极度贪婪……
玛格丽特三世眸子里喷吐着碎金色的怒火,她将面前站立的帝国重臣逐个看了一遍,然后朝着帝国监察部的总监察长,帝国公爵文策尔·冯·哈克斯堡指了一指。
“这里事毕,彻查……彻查布鲁托经费的来源,彻查和这笔经费有关的所有人……彻查,沃尔之章这样的战略性物品,为什么布鲁托没有上报,而是私下派人去图伦港交易。”
半秃顶,瘦高个,面容精悍的文策尔铁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兴奋的精光,他瞥了一眼浑身汗如雨下的哈姆登,‘啪’的一下向玛格丽特三世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如您所愿,女皇陛下,在您睿智的目光下,一切罪责绝无藏身之地!”
玛格丽特三世气鼓鼓的转过身去,恶狠狠的盯着办公桌上的狂热打字机,她眸子里碎金色的幽光闪烁不定,虚空中压力急骤增加。
打字机上方的血色字迹都变得飘忽不定,在图伦港的幽闭之所内,打字机的按键疯狂的敲击着,不断有大行大行的血色字迹飘出。
“可怕,太可怕了,你们的老太太发狂了……哦也,一个叫做布鲁托的家伙要倒霉了,真是让人心旷神怡,不是么?”
“哇哦,不要这样看着我,不要这样看着我……老太太的眼神太可怕了,啊……我讨厌一切长条的、光滑的、冰冷的、体表有鳞片的生物……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我是无辜的,我只是一个带话的工具,我只是一件可怜的、无害的工具啊!”
幽闭之殿内,玛格丽特三世一个字一个字的冷哼道:“西雅克,继续说,不许有任何隐瞒,也不许有任何遗漏。”
幽闭之所内,西雅克战战兢兢的,结结巴巴的继续陈述和沃尔之章、拉法等有关的前因后果。
莉莉丝和交易对方约好了价格,交易方则是开始启运沃尔之章。
作为禁忌之物,沃尔之章拥有可怕的神秘之力。
寻常人若是不小心接触,沃尔之章会扭曲他的灵魂,泯灭他的灵智,甚至是让他的肉体发生不可逆的恐怖变化。
所以,交易方派来和莉莉丝交易的人,是两名实力达到了超凡六阶的强者。
两位交易者中,一人用自身封印了沃尔之章,隔绝了沃尔之章的邪异之力。
而另外一人,则是作为随行的保镖护卫。
打字机上,突然有血色字迹跳出来:“是艾尔吧?交易方,是艾尔?”
西雅克毕恭毕敬的向打字机鞠躬行礼:“睿智如陛下,正如您所言,是梅德兰最强大、最神秘的……艾尔组织。”
血色字迹慢悠悠的飘出:“我就知道,是他们……这群鬼鬼祟祟、图谋不轨的情报贩子……呵呵,艾尔组织,只有他们才会,也只有他们才敢,将沃尔之章这样的禁忌之物当做蔬菜沙拉一样贩卖!”
西雅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继续陈述。
莉莉丝和艾尔组织的交易,很顺利,无论是付款还是验货,乃至莉莉丝交易给对方的机密情报,双方都很满意。
德伦帝国情报本部和艾尔组织是长期的合作伙伴,这种合作甚至可以追溯到一百七十年前,梅德兰诸国联手,强迫金橡教会签署《信仰密约》的那一次大陆战争之前。
所以,交易过程很顺利,莉莉丝甚至让粉色美人鱼开了一瓶百年历史的极品葡萄酒,和对方交流一些最近梅德兰大陆上发生的奇闻异事。
结果……
海妮薇带着大队人马攻打粉色美人鱼。
高地王国的袭击者丧心病狂发动炮击。
腐蚀之灵的异端信徒们,则是对海妮薇和她的下属展开了袭击。
金橡教会圣裁院的第三圣裁官拉法,则是带着一小队精锐的教会骑士暴起发难,他们一出手,就劫走了沃尔之章,吓走了袭击海妮薇的异端……
艾尔组织的两位交易者愤然暴起,和拉法大打出手。
拉法实力强极,他一人独战两位阶位相当的强者,短短十几个呼吸的战斗,击毁了图伦港三号新码头附近的大片民宅,导致了大量市民的伤亡。
最终结果,两名艾尔组织的交易者战死当场,拉法也被打得重伤濒死,孤身一人带着沃尔之章遁逃。
拉法重伤,而且随身携带沃尔之章。
作为金橡教会的高级神职人员,拉法势必受到沃尔之章的强力影响,就算不受伤,他的实力也会被压制到极低的水准,他绝不可能以重伤之躯逃离图伦港。
按照西雅克的判断,拉法唯一可能藏身之处,唯有圣希尔德大教堂。
所以西雅克和莉莉丝动用了大批人手,监控图伦港,尤其是重点布控圣希尔德大教堂。
随后罗斯公爵带领大军接管了整个图伦港,开始了对仲秋血案的调查。五个满装师的兵力,将图伦港守得水泄不通,尤其是图伦港周边的行省驻军也都行动了起来,更让图伦港难以进出。
西雅克和莉莉丝向罗斯公爵隐瞒了交易的相关信息,两人调动情报本部的人手静静等候,终于等到了调查结束,图伦港放开管制。
接下来,就是乔亲身参与的事情。
一场狼藉一片的勾心斗角之后,拉法被乔一炮轰倒,拉法和沃尔之章最终落入帝国之手。
幽闭之所内,打字机沉默了好几分钟。
然后,伴随着‘哒哒哒’的脆响,一行血字浮了出来。
“有趣……那个叫做乔·容·威图的小家伙,作为证人,你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