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pk7l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人間苦 txt-第1177章 搶裝備是不對的熱推-jy7a9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二柱子心里有千言万语,只是咋和蔡根解释呢?
要是详细说,一天一宿也说不完啊。
“蔡老板,她原本是我们公司的,后来跳槽到了竞争对手公司,算是个叛徒吧。
今天我家大老板为什么把她整来,我觉得有点复杂,反正跟我应该不是一伙的吧。
要是把她救出来,如果发现这是个误会,后续也比较麻烦,你总不能看着她把我整死吧?”
这算是比较简明扼要了,蔡根虽然没有完全听明白,但是那深深的阴谋味道,不用闻,都已经恶臭了。
曾经在一个机缘巧合之下,蔡根还真拿圣经当小说看过一些,反正那人物关系,比天庭还乱套,充满了阴谋诡计,尔虞我诈,简直就是考验与背叛的血泪史。
二柱子能想到的借刀杀人,蔡根也想到了。
只是当刀的竟然是何奈子,这个就有点滑稽了。
那自己这伙人,是不是也被二柱子的大领导给利用了呢?
心里不得劲啊,蔡根觉得没着没落,按起葫芦起了瓢,都想来掺和一脚,也不知道是不是都嫌命长。
自己也是嘴欠,没事让二柱子瞎试毛啊,还整出这么多烂事,也不知道有啥后果。
要说不是一伙的,烧了也就烧了,只是尤丽尔虽然说话不好听,但是光溜水华的天使,就这样没了,有点可惜啊。
蔡根刚想犹豫一下,只见火柱里的尤丽尔已经完全变了模样,好像接近尾声了。
黑色的羽翼早就烧没了,就像是烤大劲的鸡翅膀。
铠甲也早已经融化,原本雪白肌肤的人形也变成了类似岩浆焦黑的物质,只是那挣扎还没有停歇,证明她还没死透。
何奈子的火柱,果然不是假的,威力真是很强劲啊。
从出来到完事,五秒太短,十秒太长,看似威风的天使就这么烧废了。
随着蔡根的数秒,尤丽尔的动作也慢慢的减缓了,好像竭尽全力,喊出了一句话。
“孙子,你丫竟然敢设埋伏坑我。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人死帐不烂,咱们正式开战。”
随着遗言的喊出,那把大宝剑冲出了快要熄灭的火柱,带着尤丽尔所有的不甘,飞向了那个黑色的传送门。
口条也挺溜活啊,确实有中文界面,还是比较标准的京普呢?
看样是死到临头端不住了,终于说人话了。
这是竭尽全力往自己老板那传口信吗?
也不知道这大宝剑是怎么承载信息的,更不知道是科幻还是玄幻。
蔡根心里一阵唏嘘,大好的一个天使,无论是不是叛徒,跟自己也没啥关系,就这样没了,真是遗憾啊。
二柱子听到尤丽尔的遗言,大惊失色,看到大宝剑,更是吓得没脉,出声大喊。
“不要让他回去,千万不要…”
其实没等他开口,啸天猫就已经冲了出去,一巴掌拍落了大宝剑,无比流畅的装在了一目僧里。
黑色传送门等了一会,完全感受不到尤丽尔的气息了,自动消失了,看样尤丽尔买的是往返票,只是错过了时间,人家发车不等了。
啸天猫转身跑回到蔡根旁边,好像邀功似的卖萌。
“主人,我觉得这玩意挺稀罕的,卖废铁也得好几百呢。”
恩,刚才说你捡矿泉水瓶,果然没有冤枉你,确实捡垃圾是会上瘾的。
蔡根能说啥,反正二柱子说要拦下来,啸天猫做的也没毛病,至于以后是不是能卖好几百,自己会在意吗?
看着烧成焦炭的尤丽尔,蔡根说不上难过,同情心也没有那么泛滥,虽说出发点是好的,但是隐情更让人恶心,总不能被当枪使了还感恩戴德吧?
无论咋说,这个尤丽尔还是体现了存在的价值,毕竟试探了何奈子的火力,还有这个大阵何奈子到底能掌控到什么程度。
从刚才火柱的威力看,自己一伙如果没有抗天罚的实力,应该都不灵,蔡根做出了客观的判断。
之所以刚才何奈子没有上来就对自己下杀手,绝对不是什么心慈手软,大概率是怕自己扛不住万一死了,没法威胁天罚吧?
这里还要感谢一下何奈子看不起自己呢,蔡根都不知道该咋想了。
默默的召唤出了火焰甲,还是先多一层保护吧,万一火柱下来,就看燧人氏的原火,扛不扛得住了。
自己准备妥当,看向身边的小伙伴,蔡根开始闹心了。
无论是二柱子还是段晓红,估计都扛不住那火柱吧?
至于啸天猫能不能行,蔡根心里也没啥底。
就是不知道,这火柱消耗大不大,刚才听佟爱国说,这大阵的能量也不太富裕。
蔡根正在这算计得失,何奈子开口了。
由于烧死了乱入的天使,自信心开始爆棚了,感觉有大阵依托,啥都不是事儿。
“小龙龙,蔡根这人也不像你说的那样啊。
招了帮手过来,不救援就算了,还捡队友装备,真是差劲。”
龙少已经被刚才的火柱吓傻了,自己不就是多看了几眼吗?
有必要直接烧死吗?
本心是想替蔡根对付两句,可能是有什么隐情吧。
但是话到嘴边,看了看尤丽尔的残骸,临时改口了。
“抢装备是不对的,毕竟怪不是他打死的,确实有点过分。”
蔡根也就是害怕何奈子突然下火柱,否则真想冲上去跟龙少探讨一下装备归属权的问题。
自己也不想现在这个局面啊,谁能想到二柱子这个坑货能召唤出个死敌啊?
这事要是说出去,估计谁都得当笑话听吧?
就算事情经常跑偏,但是总得有个限度啥的吧?
面对何奈子的嘲讽,蔡根除了打碎牙往肚子里咽,还能咋办?
难道详细跟她讲解,二柱子公司内部的恩怨情仇?
那样是不是更丢脸?而且也不严肃啊。
万一说着说着笑场了,尤丽尔尸骨未寒,会不会憋屈得诈尸啊?
啸天猫看蔡根不好意思反驳,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
“不懂就别乱说,那叫继承伙伴的遗志,怎么是抢装备呢?
自己心里埋汰,看啥都像屎,不舔两口就是不甘心是吧?”
话糙理不糙,虽然是强对付,蔡根觉得说挺好。
何奈子就不那么觉得了,一瞪眼睛,那个熟悉的火柱再次出现了,笼罩了啸天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