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6i9g人氣言情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 起點-309調香系的小師妹展示-3ycz6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风家在没得到利益之前,是不会放出风声的,”苏娴拍拍孟拂的肩膀,提了一句,眉宇间自信张狂,“不过你放心,只那些人,吃过的米还没我吃过的盐多。”
想要跟苏娴玩技俩,苏娴也不着急,可以陪他们玩一玩。
孟拂颔首,她自然也是相信苏娴的手段。
这种事情上,孟拂觉得自己还是远远逊色苏娴:“好,你有问题的话可以找,兵协管理我不知道,但其他人我倒是认识。”
二长老看着孟拂,十分意外:“孟小姐你认识兵协的人?”
兵协向来不跟京城的人玩儿,风家也是通过香料才跟兵协搭上这条线的。
“机缘巧合。”孟拂瞥二长老一眼。
“行,等姐姐兜不住了,就来找你。”苏娴笑笑,她现在还正在跟风家博弈。
她站在门口,等孟拂的车开走,才收回目光。
“大小姐,”二长老跟着苏娴往回走,“孟小姐她是参加了洲大自主……”
苏承身边的人从来不嘴碎,向来也没有哪个家族的事会贝到处乱传,孟拂的时候,也只有苏承的那些心腹知道。
孟拂的这件事儿二长老还是听马岑说的。
“嗯,第一名,不过她还是想考京大,”苏娴看二长老一眼,然后感叹,“算了,这种考神不是我们能理解的。”
苏娴就知道他们班以前有个学霸,全校第一名,现在还在北极一家研究所,在那边环境跟生活都十分艰苦。
“嗯,”二长老也跟着颔首,“风家的事儿……”
苏娴嗤笑一声,“从今天开始,就当风家这件事完全不存在,他们想要拿捏我,还早。”
在苏家,是跟她苏娴合作比较好,还是跟二长老合作划算,这一笔账风家肯定能算出来。
那就比比谁先沉不住气。
若没有孟拂那一句话,苏娴肯定是比较急的一方,但有孟拂的这一句话,苏娴倒是稍微能定下心。
世界上人这么多,又不仅仅只有你风家能认识兵协的人。
**
孟拂回到江河别院。
画完今天的画,她把画完今天的练习,把作品发给严朗峰。
严朗峰那边收录了,孟拂要退出微信,就看到那位封教授给她发消息了。
封教授:【孟同学,那些基础看得怎么样了?】
孟拂想起来封教授给她看些调香基础的事情,她回——
【看完了。】
封教授显然对她能看这么快表示十分意外:【我们调香系跟其他课程不一样,不是理论课堂,多数都是分辨药材,还有专门的分组练习,年末还有考核。】
孟拂看到封教授这一句,挑眉。
她早就听说京大调香系每年都会免费提供药材,看来是真的。
想到这里,孟拂不由叹息,不愧是全世界最有钱的协会,随便在京大开个调香系,都这么财大气粗。
封教授:【今年全班就你一个新人,调香系没有真正的假期,虽然是暑假,我们教室依旧是全天开放,你既然看完了,明天来我们调香系适应一下,以免开学后,你不适应。】
孟拂看到封教授发的这一句,也没有拒绝,想去调香系看看。
封教授紧接着又发来一串号码:【这是你们班长的号码,明天到了,你联系他就行。】
跟这位封教授把事情全都说完。
孟拂想起来今天苏娴给她“海洋之心”的事情。
她在柜子里把苏娴给她的海洋之心又拿出来,略微思索,这个东西要不要让人捎给联邦。
对于这种爆破类别的事情,她并不擅长。
**
翌日,孟拂一早就起来了。
她每天都有晨跑的习惯,今天自然也不会落下。
江河别院治安很好,不会有狗仔跟私生饭进来,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这里的住户觉得治安比以往还要好上很多倍。
孟拂刚晨跑完洗完澡出来,就看到了站在楼下窗边的苏承。
他站在窗边,抬手正在给人打电话。
看到她,他对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一句,朝这边走过来,“看热搜没。”
孟拂头发擦得差不多了,拿了一块包子咬上,“枯燥无味。”
丝毫不觉得自己昨晚有什么过分的。
苏承看着孟拂,捋了捋赵繁给他列举的她的功绩。
这一件件事下来,苏承觉得,孟拂也确实没有多过过分的地方杠。
他稍微颔首,撇开了这件事:“GDL电影那边我已经联系到了,还有,下次拍《凶宅》,给策划一点体验,上一期硬把两期合并成一期了。”
“承哥,那你也得让他们好好策划。”孟拂趴在桌子上看他。
苏承只看着她,“桌子上脏。”
“哦。”她坐直,“我今天要去京大。”
苏承思考着《凶宅》的事儿,微微颔首:“我等会儿送你过去。”
不多时,苏承把孟拂送到京大。
他对京大熟,也不需要绕地方,下车就是调香系的大门,降下车窗:“几点出来提前通知苏地。”
孟拂摆手,“知道。”
调香系在京大单独开辟出来的一个地方,孟拂一边脸上还挂着黑色的口罩,看着诺大的调香系基地,拿出昨天存的号码,直接拨打过去。
大概响了接近一分钟,电话要自动挂断,对方才接起来,一道十分清冷的声音:“喂。”
孟拂言简意赅的介绍了自己,还挺有礼貌。
“我知道了,你等一下。”对方应了一声,然后挂断电话。
孟拂就在大门外等着。
大概十分钟以后,一个圆脸女生跑出来,看到孟拂,她愣了一下,然后笑得非常热情,“之前就听说我们班今天会多一个明星同学,没想到你本人比电视里要好看多了,以后你就是我们班最小的小师妹了,快跟我进来。”
一进去,就感觉到一阵凉风袭来。
“我是梁思,梁山的梁,思念的思,我们班在一楼,一楼的图书室,休息室,还有实验室跟阶梯教室都是我们的,”梁思带孟拂去他们日常学习的班,然后指着上面一层楼道:“上面是院长带的班,你没事的话不要上去。”
梁思带孟拂进了班级。
调香系人不多,但班级却很大,足足有近百个平方,每个学生的桌子上都摆着各种瓶瓶罐罐。
因为是暑假,班级只有六七个人。
孟拂进去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讲台上的试剂说着什么。
“班长,这是孟拂,我们班今年的新生。”梁思带孟拂进去,向其他人介绍孟拂。
班长戴着近视眼镜,看起来挺斯文的样子。
他看了孟拂一眼,稍微颔首打了个招呼,指了指旁边的一大摞书:“我是段衍,这里是基本守则,你先看看。”
打完招呼后,他对梁思道,“这个还没形成,你把讲台上的资料整理好,我们上去跟一班的人讨论一下。”
等他们走了,梁思一边小心翼翼的把笔记本整理好,有把用完的试管跟小器具移走,向孟拂介绍:“这是分离器,这是试剂表……”
孟拂听得很认真。
等梁思把东西全都收拾完了,又指着这些东西让孟拂重新认一遍,见她全都记得,她不由惊叹:“你记性真好。”
“这是今天班长带我们这组制的香。”梁思看着上面检测仪器上的药粉,小心翼翼的把旁边的残渣移走。
孟拂看了眼,检测仪器上的药粉混合度有问题,她看了眼,“这比例不对。”
梁思一愣,“你怎么知道?”
孟拂拿了本基本守则,抬头解释,“封教授给我看的笔记2,按照他类比的比例,要比这多2%。”
梁思若有所思的颔首,她把东西整理完,看到点了,直接带孟拂去找封治,“封教授来了,我带你去他办公室。”
等把孟拂带去了封教授的办公室,梁思才回到班级。
她回来的时候,段衍等人已经回来了。
“班长,”看到段衍回来,梁思响起了孟拂的话,顿了下,还是道:“孟师妹刚刚说,这比例要多2%……”
梁思说完,段衍身边的同组同学笑,“不可能,我们刚刚跟一班的人讨论了,是少1%。”
一班师封修院长带的,孟拂是今年的新生。
段衍把药槽里的药粉重新收回部分,重新融合,放到检测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