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p5p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搶救大明朝 起點-第2142章空心方陣,專坑騎兵分享-0cx6h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奴贼的骑兵……停止前行,摆空心方阵!”
骑着马走在二千余名燧发枪兵后面的朱由检目力极佳,老远就看见代善的八百骑兵在那里摆冲锋队形,连忙对身边的参谋和鼓乐手们下令。
停止前行和摆空心方阵的命令,很快变成了刺耳的唢呐声,穿破了战场之上的一片喧嚣,传到了每一个燧发枪兵的耳中。原本以便步走的速度向前推进的燧发枪兵立即就停止了前进,然后就是下面的队长、营头们用哨子和口令下达了一连串的指令。在他们的指挥下,2000名燧发枪兵几乎在瞬间就完成了变阵,从细细的两列横队,转变为了由三排士兵圈成的空心方阵。将朱由检和他身边的军官、卫士和6门3斤炮全都圈了起来。
这变阵的速度之快,让还在等待乱哄哄的日本兵撤出战场(他们不离开,骑兵没有办法冲击)的代善大吃了一惊。,这些南兵是怎么练出来的?难道真的和传说中一样,他们是从鸡叫练到鬼叫的吗?
而朱由检看见手下的两千燧发枪兵迅速完成变阵,并没有显出多么满意的表情。实际上对线列步兵而言,这种程度的变阵并不困难。因为线列步兵是“纯队”,也就是整连整营甚至整个团的士兵,都只有一种武器……简单自然高效,武器简单不仅易于指挥和组织,而且还易于训练,不必花太多的时间练习格斗,练习队列的时间自然就多了,练多了自然就熟,上了战场也就高效了。
另外,这些燧发枪兵的甲胄也不重(其实可以取消),战场机动能力当然就高,变阵的时候可以跑步冲向指定的位置。
但是代善还不死心,因为他发现组成空心方阵的明军士兵手中似乎没有长枪!
代善知道自己老眼昏花了,可能看不清楚,于是就问身边的儿子瓦克达,“老四,你眼神好,替我瞧瞧那些明军步兵手里的家伙……那个是长枪吗?”
瓦克达是代善的第四子,也是前任嫡次子——他额娘就是那个被代善宰掉的继福晋叶赫纳喇氏。他本来好好的嫡子,兄长萨哈璘死后就该他当“阿玛继承人”(萨哈璘和黄台吉关系极好,在本旗之中威信很高,所以被代善选为了继承人)。结果额娘让狠心的阿玛杀了,他嫡子的地位也没了,哥哥死后,正红旗的继承人眼看又要落到后妈生的儿子手里……
现在大清国是“十主共治”,旗主阿玛不是“臣”,而是“君”,所以瓦克达的损失可大了!
不过损失再大,瓦克达都不敢和老子翻脸,不仅不能翻脸,还得鞍前马后的伺候。
现在他就跟个大孝子一样,领着几十个正红旗的白甲兵守在代善身边。听见代善的问题,就连忙回答道:“阿玛,那些明军步兵手里的家伙不是长枪……他们好像在火铳的铳管上插了把利刃。”
代善眉毛一扬,“看清楚了?真的是在火铳的铳管上插了把利刃?”
“看清楚了,就是在火铳的管子上插了把刀子!”瓦克达非常肯定地说,“阿玛,要不要冲一个?”
“冲!”代善一咬牙,“当然得冲一个……连根长枪都没有,根本顶不住咱满洲的铁骑!”
“阿玛说的对!”瓦克达重重点头。
“老四,”代善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儿子,“那你就带队去冲吧…….这一仗要是打赢了,为父做主,分你三个牛录!”
三个牛录……总比没有的好!
“谢阿玛!”瓦克达一咬牙,又看了眼前方那个显得有点单薄的空心方阵,然后取下背在肩膀上的长枪,朝着身边的满洲骑兵大吼一声:“大清国的巴图鲁们,今日厮杀,当是兴亡之际,祖宗传下来的基业,决不能败在咱们这辈人的手中!诸位兄弟,跟着我爱新觉罗.瓦克达……杀啊!冲啊!”
他呼喊完毕,就展动长枪,一提马缰,当先而出。数百名八旗勇士,神情肃然,如龙跟随,直扑向看似可以一击而溃的那个空心方阵!
朱由检就在那个空心方阵之中,无比的神闲气定。因为他最懂空心方阵了……这个阵看着单薄,但却不是寻常的骑兵可以突破的。
因为组成空心方阵的步兵手里拿得不是烧火棍,而是一支可以发射一枚一两(16两制)重的铅弹的崇祯十二年制燧发滑膛枪!
虽然这支燧发枪的精度不高,但是在经过严格训练的士兵手中,还是可以轻松命中二三十步开外的人和马。
而一两重的弹丸拥有的杀伤力根本不是人或者马匹能够承受的!
另外,2000多名燧发枪兵组成的空心方阵的每条边上,仅有500人,又分了三排,实际上的宽度就是100多人肩并肩站立。
而在这个宽度上,又能容纳几匹奔驰的战马?撑死就是二三十匹,而且冲锋的骑兵也不能排列太多排,要不然跑着跑着就散乱了,一波冲锋也就是百余骑而已……500支枪打百余骑,那是什么效果?
瓦克达并不知道自己将面对什么样的火力?他现在披了三层甲,还戴着顶酒盅盔,一手持盾,一手夹枪,马鞍上还挂着一把乌沉沉的铁锏,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整个人看起来犹如一辆红色的战车,单单一望,就足以让人心生寒意。
谁都知道,这一定是个大奴贼啊!
所以超过10支燧发枪,就全都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他了!
朱由检的这些燧发枪兵可不是训练了几个礼拜就上战场的炮灰,而是从小就当兵的精锐,都有十年以上的行伍经历……那都是996的训练标准啊!
所以他们的枪法很好!
传说当中,燧发枪精度差不如弓箭啥的,那是用巴图鲁去和新兵蛋子比。如果让个农夫放下锄头就去当弓箭兵,练上几个星期,估计连弓都开不了!
瓦克达也知道火铳厉害,所以一边冲刺,一边就把盾牌挪到自己的身体前方,还把人缩到马脖子后面去了。
他刚刚躲好,就看见前方一阵火光闪烁,然后……他的身体、他的胳膊、他的大腿,就同时被不知道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然后才是雷鸣般的枪声!
瓦克达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他整个人就连着马一起翻倒在了冰凉的土地上,浑身的气力一下就丧失了,剧痛从身体各处传来,紧接着就感到了可怕的寒意……
这是要死了吗?瓦克达的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然后就是眼前一黑!
中弹的当然不止是瓦克达一人,和他一起冲在最前面的五六十骑几乎同时栽倒,明军阵前二十步开外,顿时就是躺倒了一片。有些人和马一次死了个干净,还有些个没死透,挣扎着还想起来,还发出了声嘶力竭的惨叫,而冲在后面的骑士,则是一片慌乱失措。
发生了什么?怎么前面的人和马都栽倒了?还能继续向前冲击吗?
满洲勇士还没有不畏死到这种地步,马上就有比较机灵的勇士勒住缰绳、调转马头,想要跑路,而他们又和后面冲上来的满洲骑兵撞在了一起,好一阵的纷乱,冲击力一下就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