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d65好看的言情小說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討論-2319-你不懂讀書-7ccsy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最终姬贼还是召集来了阿观,带领着剩余军战部族人,一下全都突到了林间水边,将那些女性野人全都给吓走了。
开始庆山和虎皮都还很生气,可一看到动手的是狩阿观泰三个人的时候。立刻就把脖子缩了起来,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特别是,后面姬贼也走出来时,他们就更加的不敢说话了。
他们不说话不代表姬贼是哑巴,姬贼迈步走出到人前,脸色难看至极,拿手点指庆山和虎皮,气不打一处来:“把裤子给我穿上!”
俩人慌得行动,过程中,都没脸见姬贼了。
都穿好收拾好了,他们想要来给姬贼道歉,姬贼却不管这些了,一挥手,转身直接去了。
俩人对视了一眼,都臊眉耷眼的跟了上去。
大队回去的时候,泰和阿观两个还眺望了一眼水潭方向,狩好像也打算看来着,不过忍住了。
几个人的反应还是让姬贼生气不已,他停下来,回头冷笑着看二人:“怎么,要不你们也去玩玩?”
俩人急忙摇头摆手:“不不不,不用了,我们就不用了陛下。”
姬贼哼了一声,一甩袖子,没有理会二人。
回去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小插曲,先前被赶走的那些女性,又从林子里出来了,一个个虽然不能说话,但却都恋恋不舍的望着被姬贼带走的庆山虎皮他们。
姬贼见状不由得大骂,让狩点起来火把去吓唬她们,总算是给这些人吓走了。
虎皮庆山两个硬着头皮给她们说好话,结果却惹来了姬贼一通大骂。
“你们就这点出息?你们看看,那些家伙除了外貌上像是个人,其他还有什么地方像人?连话都不会说,怕火,看上你们只是为了兽性冲动,他跟野兽有什么区别?”
虎皮庆山把头低下去:“可,可是陛下,她们身材长相真的很好啊。”
姬贼让气的一阵晕乎,拽扯旁边的树枝就要打二人,最后还是狩给拼命拦住了,一边说着让姬贼消消气,一边瞪眼冲二人:“行了,你们还不少说两句!赶紧回去!”
就这样,把二人带了回来,和阿石一块修补船只并储备腌肉的黑藤见到大家回来还很纳闷,咦了一声,上前去,询问今天为什么会回来的这么早,是因为提前就完成了今天的工作量么?
说着,黑藤还伸直了脖子往姬贼身背后瞧,想要看一看打回来了多少猎物。
姬贼表情阴沉没有说话,狩拉过来黑藤说了几句。
后者闻言,脸色一下子拉了下来,回头来问庆山虎皮:“你们真的去强迫林子里那些野人了?”
二人慌得摆手:“不不不,不是的黑藤大人,是,是她们先动手的,真的。”
“呸!那野人你们也下的了手!”
“她们和咱们族人长的一样,没有毛,和六号岛上的野人不一样。”
黑藤下意识点头:“那还样行···我呸,行个屁啊,你们都给我过来,所有一块去的,给我跪下。”
虎皮庆山立刻捏着耳朵跪在了地上,跟着他们两个一块潇洒的那八十名军战部族人也都跪了下来,一个个惶恐不已不敢有任何话说。
黑藤指着二人问道:“说吧,让我怎么惩罚你们?”
二人也知道自己犯了错,这会说啥都不好使了。
要是说,只有单纯的和野人发生关系也就发生关系了,这件事认个错,把真相说出来还是没问题的。
可关键在于,前后骗了姬贼好几次,这才是二人犯错的重点。
俩人认错态度很诚恳,认错的话也很老套。
无非就是辜负了陛下的信任,我们不是人,我们认打认罚之类的巴拉巴拉。
黑藤也不和他们客气,让人把他们拉下去,每个人打了十棍子,然后主犯庆山虎皮加大一倍,打完了,吊在了营门上。
黑藤一通处罚,回来找姬贼说好话:“那个陛下啊,您消消气,别太生气了,跟他们您犯不上,我都已经罚过他们了,您说,要是不满意的话,咱们再重新来算。”
黑藤话说的震天响,但姬贼知道黑藤心里是咋想的,这就是故意的说给自己听呢。
当即,姬贼也没有和他争辩的意思,反正惩罚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就没有继续追击,哼了一声点头就把这件事给遮掩过去了。
黑藤很高兴,不断的对姬贼道谢。
当天晚上,庆山虎皮被吊起来,另外一名名叫黑石的都伯给他俩送饭的时候跟他们聊了几句,这两位倒还是死性不改,都这么被惩罚了,俩人说起来自己风流经历,还是一脸向往的神色,那表情,那神态,就跟是中了邪一般。
俩人就像是再给黑石安利一样,一边描述,还一边夸赞那些女性野人的身材。
前凸后翘,缎子一般的皮肤,水蛇腰等等一系列类似的话,说的黑石不断点头,最后指着二人下了结论:“你们是真的疯了,都这样了还不改,你们是不是真想惹陛下生气啊?”
黑石提到了姬贼,俩人脸上才露出了畏惧与愧疚的神色,但转眼间,二人就抛到了脑后,又开始啧啧叹气不止:“黑石你不懂,那些女人是真的很好的,真的,你试试就知道了。”
黑石撇嘴不屑,让人把绳子放下来,给他们两个喂吃的:“行了,你们两个别废话了,赶紧的吃,吃完我还得去巡逻呢。”
俩人颇有些惋惜,这一来,没办法给黑石讲解自己的光辉往事了。
是真不要一点脸了。
当晚众人都休息了,狩和黑石领着族人分两边巡逻。
狩那边不提,黑石这边正巡逻着呢,听到不远有动静传来,他很纳闷,询问跟着自己的族人:“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大家都很纳闷:“没有啊黑石大人,您听到什么了?”
黑石嘶了一声,捏着下巴颏:“没有么?我怎么听到了有声音呢?是我听错了么?”
“有可能是。”
“不行,咱们不能马虎了,巡逻队就是要保证营地的安全,来两个人跟我出去看看。”
说话功夫,黑石领着两个人出了营地向外面瞧,可入目所及之处,一片黑咕隆咚不见任何景象。
他很纳闷,就提着火把向前走了几步。
刚往前走,就听到身背后营地木墙上,有族人喊小心。
黑石反应已经够快的了,他听到声音的第一时间便做出来了躲避动作,但谁曾想脑后风声迅速,比及他刚有躲避的动作时,一记闷棍直接就打了过来。
黑石躲过了后脑,被那闷棍扫中了天灵。
当时头皮被破开一道口子,疼得他闷哼了一声,拿手捂着脑门,倒退着就下去了。
“艹!什么东西!”
黑石骂了一声回头去瞅,这一回头愣住,面前站着有二十多个长毛野人,他们手里拿着木棍小树桩之类的武器,各个体魄强健异常,面容拒绝。
除了长得太磕碜吓人之外,那他们就是天生的战士。
黑石愕然之间赶紧拔刀迎上去,与手下冲野人站在一处。
本来应当是无往不利的铁刀落下,那些野人中刀怎么着也应该被见血之类的。
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刀锋落在身上,这些野人只是痛喊一声,并没有见有任何流血的显现出现。
这一下,黑石懵了,心说这些野人长毛下面都穿着有护具么?不然为什么刀锋不破防?
这么会,营地木墙上的族人听到了动静,也全都纷纷跑下营盘来去接应黑石他们。
这一下野人扛不住了,面对火把与铁刀的配合,这些野人节节溃退,最后一声呼啸,进入林子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