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yr7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明天下 愛下-第一三三章他們的要求簡單的難以置信-q3n5o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一三三章他们的要求简单的难以置信
占城国最出名的就是占城稻!
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间从福建推广于江淮、两浙等路。
相传其种来自占城国而得名。性早莳、早熟、耐旱、粒细,宜于高仰之田,对防止东南各地的旱害有一定效果。
南宋时种植范围进一步扩大,江南东、西路和两浙路尤为盛行。占城稻与晚稻配合成为双季稻,使谷物产量大为增加。
这让南宋王朝以很少的土地养活了很多人。
占城稻有很多特点。一是“耐旱”。二是适应性强,“不择地而生”。三是生长期短,自种至收仅五十余日。
这东西在占城人看来很普通,在大明人眼中这东西就是无价之宝。
宋朝运到国内的稻种,经过数百年的播种,已经脱离了占城稻的最初模样。
让大明人发疯的是——他们精心培育的稻子,居然比不过占城野人们随意抛洒到地里的稻子长得好。
占城人种稻子的方式非常简单,抛洒种子之后,然就就等着五十多天之后收割呢。
所以,金虎这一次来占城国,其中最重要的一项任务就是重新拿到占城稻的原种。
小小湖泊边上的占城稻虽然被破坏的差不多了,不过,还是有一些稻子顽强的活了下来,因此,在看到这些稻子成熟之后,金虎就下令手下收割这些稻子。
玉山农学的张春,把这些稻子看的跟眼珠子一般珍贵。
如果这些稻子在大明南方,也能展现占城一般的强悍的生命力,那么,他就算是死了,也不觉得有什么遗憾。
事实上,并不是所有人都离开了这片居住地。
孟氏贤就是一个不愿意离开故土的妇人。
她没有丈夫,离开了这片湖泊之后,她就没法子生存了,因此,她一直带着一个两岁大小的小男孩继续耕作自家不多的一点田地。
明军来的时候,她没有跑,也没有躲开,当那些明军瞅着他裸露在衣服外边的皮肤的时候,她也没有表现的太惊慌。
她知道接下来自己会面临什么,就把孩子送进了屋子,自己留在外边等候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
孟氏贤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女人,不过,她的相貌却是很不错的,一个又一个明军从她面前走过,她甚至能感觉到那些军卒眼睛里欲望的火焰在燃烧。
但是,这些明军虽然一个个都在赞叹她的身材,赞叹她的美丽,却没有一个人离开队伍,捉住她,然后把她拖到浓密的树林里。
一个低级军官模样的汉子从怀里掏出一把银元在她眼前晃一晃,意思很明显,不等孟氏贤答应这个买春要求,这个低级军官就被他的上官,一脚,一脚的踢着继续前进。
“我只想问她买一点吃的!”
被踢得恼羞成怒的田成文怒吼道。
踢他的人是一个中尉。
“你他娘的是要买春,还是要买东西,你以为老子是瞎子?”
“真的是要买吃的。”
“军中没有吃的?”
“我不想吃罐头,我只想吃新鲜的东西。”
中尉闻言,重新来到孟氏贤跟前道;“你有食物吗?如果有,我用银元买。”
说着话,将一摞子银元拍进了孟氏贤的手中。
交趾国用的是银子,占城国也是如此,久居交趾与占城国边境的孟氏贤自然知晓银子的作用,尤其是这种印制者图案的银币,价值更是超过了粗糙的银锭。
孟氏贤家中从来就不缺少稻米,所以她大着胆子接过了银币,带着中尉去了一颗大榕树的后边。
或许可以这样说,这里的一棵大榕树其实就是一片树林,密密匝匝的气根从榕树上垂下来,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一根根气根,很快就能成长为一棵新的榕树。
这些榕树相互纠缠着生长,相互依偎着生长,最终,一棵榕树就变成了一片榕树林,再也分不清彼此。
榕树林的后边,就有一座完整的竹楼,孟氏贤用竹篙在竹楼的第一层用力的捅一下,便有很多干燥的稻谷落进早就放好的竹筐里。
中尉很是激动,这些稻谷干燥而新鲜,一看就是收割了不久的新稻谷,他的手已经握在刀柄上,不过,他很快就松开了刀柄,指着箩筐里的稻谷问孟氏贤。
“这些稻谷都是你的?”
孟氏贤点点头,虽然听不懂中尉说了些什么,不过,她很聪明,明白中尉在问她什么话。
中尉从自己的背囊里取出两罐肉罐头递给孟氏贤道:“这是给你的奖励,如果你能帮助我们找到更多的新稻谷,我还有更多的银子给你。”
中尉说着话,又从怀里掏出一摞银元指指稻谷,然后再指指孟氏贤。
中尉看见了孟氏贤的那个两岁大小的儿子,他当场打开了肉罐头,示意孟氏贤母子可以立刻进食。
吃饭是所有人都必须拥有的技能,在这一点上,甚至不用多少,大家就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美味的肉罐头,彻底征服了孟氏贤母子,她把银元还给了中尉,指着刚刚吃光的罐头叽里咕噜的向中尉发出了自己的要求。
然后,中尉就用十个肉罐头换到了孟氏贤家的谷子。
中尉非常内疚,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骗子,十个罐头就换到了人家足足五千斤稻谷……不,稻种!
通过这件事之后,中尉好像是发现了一个新的可以征服占城人的办法,他甚至觉得肉罐头的威力似乎要比火炮的威力更加强悍一些。
于是,他就拿着肉罐头做了很多实验……从收服俘虏,栽倒收买人心,再到用肉罐头雇佣雇佣兵向导,直至用肉罐头换取了大量的稻谷。
“一个肉罐头就能换一个小女孩子,或者一头猪!”
”老子用一个肉罐头换了一担稻谷。
“这算个屁,老子用一个肉罐头睡了一个女人三天。”
当金虎发现自己的部下用一把糖果就收买了一个寨子之后,他就开始重新思考大明人在占城,以及交趾的残暴统治是否有这个必要。
“国家观念的形成是一个很高级的概念,在我大明国家概念这才真正开始执行,我不相信这些野人一样的国度会如此快的形成国家概念。
我更愿意相信,占城国王婆阿苏统治国家的基础其实就是——武力镇压!让别人害怕他,从而不敢反抗。”
“这是国家恐怖主义,阿昭很早以前就说过这种统治方式,想要破除这种统治方式很容易,那就是——击败婆阿苏,让占城国的百姓看到他们昔日害怕的人,其实就是一滩烂泥。
打破他身上所有的光环,什么神灵光环,什么无敌光环,什么巫毒光环,什么神授光环。
当这些光环彻底被剥夺之后,婆阿苏会立刻卑微到尘埃里。“
金虎与云舒商讨清楚之后,就决定放弃镇压附近的百姓,开始执着的应对与婆阿苏将要到来的大战。
装饰精美的战象从树林里排山倒海一般冲出来的时候,金虎没有跑。
这在婆阿苏看来就非常奇怪了,他甚至认为自己的无敌战象已经把明国人吓坏了。
手握长戟的婆阿苏坐在一头巨大的亚洲公象的背上,一边”哈拉拉“的喊叫着,一边手舞足蹈的在大象背上跳来跳去。
金虎放下手中的火铳……距离太远了,火铳打不到婆阿苏。
云舒哈哈笑道:“这个土王不会认为,战象真的就是无敌的吧?”
金虎道:“在跟暹罗,南掌,交趾人的战斗中,战象发挥了难以想象的作用,所以,你要允许婆阿苏这样想。”
在两人闲聊的功夫,战象排成一排已经即将来到明军的挖掘的壕沟跟前。
这道壕沟很宽,战象不可能跨过去。
壕沟也很深,战象一旦掉进了壕沟,基本上就没有办法依靠自己的力量爬上来。
“哈拉拉……”
头戴羽毛冠的婆阿苏,脚踩着大象的脖子站在大象的脑门上,张开双臂,像极了神灵的模样。
不仅仅婆阿苏是这个模样,那些骑在大象身上的贵族们,也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在亚洲象硕大的脑袋上,挥舞着长戟,有的还拉弓射箭,将羽箭送到全副武装的大明火铳兵的军阵前。
云舒丢掉手里的烟蒂,拿起火铳对金虎道:“留下大象,早点结束战斗,我们也好尽快进入占城,希望,这个土王的家里能有一些值得一顾的东西。
”砰!“
金虎扣动了扳机,一个衣衫最华丽,动作最夸张,座下大象奔驰最快的占城国贵族,如同一只花蝴蝶一般从大象身上掉了下来,随即,便被狂暴的大象群踩踏成了肉泥。
大明军中的火铳击发的声音并不算密集,不过,因为都是优中选优的缘故,每一个有资格开枪的火铳手,都是神枪手。
一头大象背上背着的平台上有四个人,一个将军,三个扈从,三个扈从中,有两个背着弓箭的弓弩手,主将手持三丈长的大戟负责近战收割敌人的生命。
”哈拉拉……“
在战象群后面,还跟着一群奇装异服,将脸用白色颜料绘制成各种各样的凶恶模样,他们载歌载舞,无畏的跟在战象后面,一边舞蹈一边向明军发起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