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i2wy玄幻小說 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起點-第二百二十六章 救援之人展示-3zoqf

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小說推薦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这是怎么回事?”
打开嘎吱作响的房间门扉走近来,刚刚回归的卡洛斯正好看到了眼前这有些让人无话可说的一幕,在狭小的旅店房间里,身上包裹着许多纱布的雪莱尔正趴在床边大口喘着粗气,而端着水杯的克罗缇娜则正在用冷冽而警惕的眼神注视着雪莱尔…………
实话实说,卡洛斯不是很确定在自己离开的时间里房间内都发生了什么,不过从这样的情形倒是不难看出小女王与这位不明身份红衣“异灵者”少女相处很不愉快,看着那迷漫在空气中的凝重与敌意,他开始怀疑自己为了省那点钱只订一个房间的选择是否正确。
不过现在由于一系列事情,卡洛斯在爱卡迪特滞留的时间可比一开始预计的时间久的多,为了给雪莱尔治疗他还去购买了许多因为战争而价格飙升的宝贵药品,虽然对于“家大业大”的烛火来说这几十个银币根本无足轻重,但是对于现在的卡洛斯而言……他带来的“现金”已经有点吃紧了。
“雪莱尔,你严重透支了灵魂能量,这本身就是非常严重的“伤势”了,更何况你昏迷后还受到了灾兽奥伊赛因的火焰灼烧——哪怕只是战场最边缘的火焰那也是灾兽的烈火,这种烈焰点燃的伤口甚至会一直持续燃烧,并且侵蚀灵魂,我只能用刀刃把受损的血肉切割掉,所以现在你的身体失去了不少血液和身体组织,即使以异灵者的体质也需要最少一个星期时间才能恢复,暂时还不能下床”。
皱着眉头提醒雪莱尔的身体状态,卡洛斯还以为眼前的异灵者少女是不知道自己的情况才强行打算进行行动,在这个时候,烛火的领袖不了解雪莱尔的特殊身份,他只知道通过对雪莱尔伤势的观察,奥伊赛因那头怪物的危险层次在自己心里可以说又提升了一个数量级别。
当然,虽然卡洛斯暂时还对爱卡迪特的某些事情不够知情,不过克罗缇娜很快就会把这些“秘辛”告诉他就是了:
“她可不是普通的异灵者,还记得妾身用来发动战争的借口吗?她就是被“暴君”奥比斯掠夺走的沃罗姆贵族少女雪莱尔,当然,实际上从目前的情报来看我们的雪莱尔小姐明显是一位异灵者,而且还对那位奥比斯国王陛下忠心耿耿……于是这个恶毒的女人就这样背叛了自己的王国!用卑鄙的手段毁掉了妾身的一切”!
趁着无力的雪莱尔没有办法说话,愤怒的小女王可以说半点也没有“嘴上留情”的意思,她现在真的太生气、太痛苦了,巨大的打击让她无暇顾及自己“女王”的矜持,所以现在的克罗缇娜可以说从语言到情绪都完全没有多少“冷静”可言。
当然……就算听到了克罗缇娜对雪莱尔的评价,卡洛斯也不会按照克罗缇娜的评判标准去看待一个“敌人”,毕竟在他看来小女王的说辞实在没什么值得信服的地方,要知道既然克罗缇娜可以找到“烛火”然后利用“权势与利益”明目张胆的在一场战争中“开挂”,人家爱卡迪特又不是只会挨揍的沙包,打着打着突然搞出来灾兽这样的bug进行反击也是很合理的。
到了现在把局面搞成这幅样子……再后悔也没有用处了。
“好了,克罗缇娜,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仿佛是一个输不起的赌徒,我现在十分怀疑你是否还有能力支付你之前承诺的“报酬”,不要忘记,我们约定好的“酬劳”是不论战争输赢的”。
语气有点冰冷的提醒克罗缇娜,卡洛斯可没兴趣听小女王埋怨战争的失败,他在灾兽的追杀下救走雪莱尔是因为他非常好奇雪莱尔召唤灾兽的理由,而去特地找到被裁决者基拉伽托扔下的克罗缇娜一起救走液纯粹是为了那些丰厚的酬劳。
要知道被奥伊赛因追杀可是非常危险的,在这种情况下救人,卡洛斯已经十分冒险了,所以哪怕知道现在刚刚输掉战争就提“报酬”有些“不近人情”,但是…………年轻的烛火领袖还是忍不住想要询问克罗缇娜这件事情。
而对于这个问题…………反正克罗缇娜的回答在当下还是十分自信乃至“斩钉截铁”的:
“放心吧,就算失去了军队,妾身依然还是沃罗姆的女王,禁忌教廷会确保没人敢于用武力“谋朝篡位”,如果想要让我失去王位是需要三分之二的公爵共同投票的,而那些每天都在互相打压的贵族根本没有那样的凝聚力,只要南部派系被你们的暗杀瓦解,我的王位就依然稳固”。
可能是真的信心十足?又或者只是想先稳住卡洛斯的心情?不管怎么样来说,到了这种地步克罗缇娜依然如此对自己的“权利地位”深信不疑一定有她自己的理由吧?
卡洛斯也只能这样乐观的进行猜测了。
“你说过她就是雪莱尔?她不是被奥比斯掠夺走的女孩吗?现在怎么站在爱卡迪特那边”。
没有继续讨论之前的话题,卡洛斯把关注放在了雪莱尔身上。
刚才的“剧烈运动”消耗了少女不少体力,不过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休息,她也恢复了说话的能力,而且通过旁听克罗缇娜的话语,她当然也明白现在站在自己旁边的这位俊秀少年的身份。
卡洛斯,海伦娜世界唯一异灵者组织的领导者——哪怕一直生活在王宫里,雪莱尔作为一个异灵者对这样的“传奇人物”没有好奇也是不可能的,不过她确实没想到传说中的“灾兽杀戮者”居然如此年轻,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左右,似乎……比自己都要小很多。
很难想象这样年轻的少年居然能够领导着一个组织对抗禁忌教廷,对此雪莱尔不是第一个表示惊讶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不过即使心中惊讶,她现在也没有心情去讨论这样的话题,事实上在硬挺着力气抬起头来之后,少女带着哭腔所问的问题完全无关于自己的处境与未来,她只是用颤抖的语气无比恐惧的询问道:
“卡洛斯先生,拜托了,告诉我,奥比斯殿下……获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