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x0c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我就是賣豬肉的 起點-702 現在養豬,腦子被門擠了?看書-xo2rb

我就是賣豬肉的
小說推薦我就是賣豬肉的
仅仅两分钟的时间,接待王泉的男人重新回到信贷部的办公室,王泉疑惑的看着他,这点时间出卡都不用吧?
男人尴尬的笑着,“王总,刚才忽略了一点,这次开户是按照私人账号还是公司账户?”
王泉想都没想直接回道:“按公司账户开。”
男人稍微犹豫一下,又是笑着说道:“王总,开设公司财务账号需要提供相应的材料……”
王泉这才明白他回来的意图,“我这就准备去工商局注册公司呢,要不等公司注册好了我再过来?”
“好的,那就麻烦王总了,我今天一整天都在这里,王总随时过来随时给我打电话就行。”
从银行出来,王泉启动车子前往工商局。因为赵磊的提前打招呼,工商局这边已经提前准备了注册公司需要的各种材料。王泉他们四个各自提供了自己的身份信息证明,剩下的就是签字。
在工作人员的积极配合下,流程走的很快,结束的时候王泉轻笑着问道:“这次需要走几天的流程?”
陪同王泉办理业务的男人被其他人称作科长,同样笑着回道:“特事特办,很快就可以拿到执照,王总下午就能去刻章了。”
王泉身边的三个人听到这个回答,不约而同的会心一笑,都是表现出满意之色。
“事情办好之后过来一趟。”
刚刚拿到刻好的公章,王泉就接到赵磊发来的信息,信息内没有说明什么事情,但王泉知道,肯定跟屠宰场的事情有关,要不然赵磊不能卡着时间发消息。
王泉先是把同行的三人送到农行,给接待自己的男人打电话,等他出来之后让林东他们三个留下搬离公司账号,自己开车去找赵磊。
来到赵磊的办公室,王泉笑着问道:“领导中午都不休息吗?”
躺在沙发上的赵磊坐起身子,同时伸手示意王泉在自己身边坐下。这才不疾不徐的问道:“你跟我说句实话,屠宰场的资金确定没有问题吧?”
王泉不知道赵磊为什么这么问,稍稍愣了一下,快速点头回道:“这种事情我能跟你开玩笑么?公司财务账号正在办理,首批资金两个亿下午就能打到财务专用账号。”
赵磊依旧狐疑的看着王泉,又是说道:“你可是在大领导面前保证过的,可千万别掉链子。有不少人都是打着大投资的旗号开工,等工程进入一定阶段后,就开始哭穷要求县里帮忙贷款。这种事情不少见,但我不希望发生在你身上,出尔反尔的帽子给你带来很大的不好影响,你懂我的意思吧?”
赵磊语气中的提醒让王泉很是无奈,只能苦笑说道:“资金会有压力,但绝对不会干出尔反尔的事情,也绝对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呼……”
赵磊长出一口气,眼里的担忧消失不见,换上笑脸看着王泉,“那就好,太多领导关注这个项目了,必须要有如履薄冰的准备。”
稍微停顿一下,赵磊主动丢给王泉一支烟,声音轻快的说道:“昨天开会的时候,有人建议畜牧单位申请一笔专项资金,配合着屠宰场开工的消息一起宣传出去,双管齐下刺激更多的百姓开展养殖事业。”
嗯?养殖专项资金?
赵磊找自己过来说这件事,肯定是牵扯到自己了,王泉聚精会神的看着赵磊,等待他的详细解释。
“种猪补贴项目一直都有,但种猪实现养殖收益的周期太长,不太适合刚刚入行的养殖户。有人建议这次针对仔猪制定一个专项补贴政策,这样的话短时间内就能增加不少养殖户,然后再循循渐进的进一步提升养殖规模,扩大养殖总量。”赵磊简单的解释一遍,停顿了几秒钟,又是问道:“你觉得这个建议咋样?”
仔猪补贴?
王泉听后心头一跳,反问一句,“该不会是让我提供仔猪吧?”
赵磊淡淡笑着,眼神里带着玩味,“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可以让老百姓从其他地方购买仔猪,比如说正杨县的诸美种猪场。专项补贴会根据老百姓实际购买的仔猪数量每头给予一定的现金补贴,如果老百姓顺便购买了种猪,种猪补贴一样会照章发放。”
听到诸美种猪场这几个字,王泉眼皮就是一跳。自己当初开建养殖场就是从诸美买的猪,深知诸美销售部的待客之道。只要响应政策的老百姓足够多,诸美肯定会给予适当的优惠,万一他们的种猪报价低于自己这边,种猪场繁育出来的种猪卖给谁?
这是逼着自己配合政策啊!
王泉没好气的看着赵磊,“我就算配合工作,一次性也提供不出太多的仔猪。再说了,把我养殖场的仔猪分给老百姓,跟拆东墙补西墙有啥区别,根本提升不了平西县的养殖总量啊。”
赵磊满不在乎的摇头,“提升养殖总量不是现阶段的要求,现阶段最重要的是提高养殖户的数量,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养殖产业当中,带动更多的百姓创造更多的收入。只有百姓们赚到钱了,才会对养殖产业持有更大的信心,才能让他们加大对养殖产业的投入,等种猪数量铺开之后,还担心养殖总量提升不上来吗?”
赵磊这么一说,王泉算是明白了他的真实用意。
说好听点,这是政府掏钱让百姓赚钱。说难听点,这是放长线钓大鱼,先用仔猪给百姓创造收益,提高他们对养殖产业的信心,吸引着养殖户增添种猪,从而扩大养殖总量。
种猪补贴常年都有,仔猪补贴只需要申请一次,只要带动一部分百姓加入到养殖产业当中,并且让他们尝到甜头,就不怕没有人继续追加投资。
“昨天参会的都是各个乡镇的镇长和乡长,不少人支持这个举措,当场表态会积极配合宣传,尽可能提升辖区内的养殖户数量。有人希望你的种猪场和养殖合作社踊跃参与进来,还有人希望你能给新加入的养殖户提供技术支持,共同努力提高平西县的养殖事业。”
赵磊不在说话,笑眯眯的看着王泉。
赵磊的故作姿态让王泉笑出了声,揶揄问道:“你刚才说的有人建议申请仔猪补贴,这个人是谁?还有希望我踊跃参与的人是谁?我必须得好好感谢一下他们看得起我。”
赵磊脸色一怔,故作轻松的挥了挥手,“都是一心一意为百姓办实事的优秀党员,你觉得他们是想让你感谢他们?还有,做大事不要在意细节。”
王泉听得直撇嘴,暗暗腹诽这个‘有人’怕不是眼前的你吧?
屠宰场建成之后需要大量的生猪供应,单凭自己的养殖场肯定无法满足,如果能有更多的百姓加入进来,生猪资源的压力就会减轻一些,从这方面来看,对自己是好事儿。
可若是把仔猪卖给老百姓,将来收猪的时候保证不了他们把猪卖到自己的屠宰场,一旦操作不慎就有可能造成损失。
想到这里,王泉抬头看向赵磊,“把仔猪卖给养殖户也不是不行,种猪场和合作社给予一定的支持也可以,技术支持更不用多说。但我有一个要求,必须得答应。”
“什么要求?”
“提前签订生猪收购合同,他们从我这里买走的仔猪,养成之后必须卖到我的屠宰场,我也不占他们的便宜,价格就按当时的市场价位计算。至于他们从其他地方购买的仔猪,我不管,随他们怎么做都行。”
……
在中原地区的农村,最常见的就是邻里街坊蹲在路边,边吃边聊。聊十里八乡的八卦趣事,聊经济政策改变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影响,聊某一任领导到底给老百姓做了好事还是坏事……
信息化时代给百姓带来的最大便捷就是谈资丰富了许多,各式各样的消息互相碰撞,碰撞的结果就是聊到同一话题时个人判断的不统一,最终演变成抬杠。
“你净瞎球扯,国家根本不允许猪肉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前几年猪肉涨到17块钱一斤的时候,不就是国家出手大量引进进口猪肉,一个月不到猪肉价格就变成了13。等着看吧,养猪的人马上就该哭了,这个时候还想养猪,除非脑子被门挤了。”
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光着上半身,脖子上搭着一条发黄的毛巾,一只手拎着空碗和筷子,另外一只手夹着香烟,咧嘴说话的时候能够看到牙齿上沾着残留的菜叶。
“孙老二,你说那么多,还是挡不住养猪的人赚钱。看看今年养猪的那几个,哪一个不是赚的兜里装不下。”
被人质疑,并不影响孙老二高谈阔论的兴致,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斜对面还在吃饭的男人,又是说道:“前段时间乡里下来人宣讲养猪的好处,这么长时间了,有几个人下手了?现在的农村人不是以前了,谁还傻乎乎的相信上面那些人说的话。你说的那么好听,你咋不去买头老母猪回来养呢?”
孙老二说话的时候,周围好几个人的目光聚集在他身上,有人甚至轻轻点头,似乎认同了孙老二的说法,特别是中间那几个娘们儿,看自己的目光都带着火光,这种表现让孙老二更加亢奋,正准备继续说下去,一辆破旧的黑色电动车来到了跟前。孙老二故作姿态对着电动车上的年轻人说道:“我割了猪头肉,今天简单吃点。”
有人听到这句话,悄悄撇了撇嘴,吃个猪头肉值得这么刻意的说出来?有人露出不屑的表情,有人则是直接起身准备回家。
电动车上的年轻人看着说话的孙老二说道:“爸,你跟我回来一趟,我有事跟你说。”
孙老二微微一愣,想要拒绝却感觉到儿子的口气有些不对劲儿,不情不愿的起身,目光却是下意识的看向了那几个娘们儿,注意到那几个娘们儿的目光随着自己起身发生改变,心里多少有些依依不舍,但还是跟着自家儿子回了家。
进门之后,孙老二就不耐烦的问道:“啥事儿?赶紧说。”
孙浩然从电动车上下来,顾不上洗去脸上的灰尘,直接拿过来两个小板凳,递给孙老二一个,自己随之坐下,“我刚才回来的时候看到街南边正在施工,人家说是准备盖一个大型屠宰场,还说投资的老板就是仁和乡养猪的那个。”
听到养猪,孙老二变得更加不耐,皱着眉头说道:“跟咱有啥关系?”
孙浩然脸上闪过纠结挣扎,几秒种后突然变得坚毅,“爸,我不想在工地干活了,我想在家养猪。”
孙老二愣住了,自己刚刚还在高谈阔论,说这个时候养猪的人都是被门挤了脑袋,现在儿子就跟自己说要养猪?这不是打自己的脸么!或许是恼羞成怒,或许是真的不看好养猪,孙老二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起来,狠狠瞪着儿子,“不行。”
孙浩然似乎早已料到父亲的态度,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眼神定定的看着孙老二,又是说道:“你自己都说了,现在猪价上涨就是因为养猪的太少了,换成查环保之前的养殖量,肯定不会出现这么高的价钱。”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中年男人直接站起身,端着空着的饭碗走进厨房,他说的那些话都是从手机上看来,真要让他解释,他也说不出个一二三。
孙浩然没有放弃,跟着孙老二走进厨房,站在门口堵住进出的通道,继续说道:“你还说了,男人不能给别人打一辈子工,而且你已经不打工了。”
孙老二被这句话刺激到了,涨红着脸训斥道:“老子养了你二十年,你才养活老子几天就不耐烦了?啊?你是不是不想养老子,不想养你就直说,我明天就去镇里敬老院。”
孙浩然一脸认真的看着孙老二,自家老子的脸皮厚度他比谁都清楚,不疾不徐的说道:“我不是不想养,就是因为我想给你养老,更不能给人打一辈子工。”
孙老二听后一愣,眼神变得复杂起来,却没再多说什么。
“我初中毕业就跟着别人打工,这两年在工地上干活才挣的多了一点,一个月能赚几个钱你比我都清楚。爸,这点钱养活咱们爷俩是够用了,但你想没想过我还得结婚娶媳妇儿?就咱家这样的情况,你觉得我打多少年工才能娶上媳妇?”
孙浩然越说越激动,身手指着破旧的老三间平房问道。
孙老二嘴唇哆嗦了几下,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过了一大会儿,才吐出一句话,“等我歇几天,再去上工。”
孙浩然眼里闪过一丝失望,看着孙老二又是说道:“你说上学没啥用,我听了你的,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赚钱。你说你干活累的腰疼,不想再干了,我也没说啥,我的工资好歹能养活咱俩。爸,三年了,咱家就没有添过大件东西,就这一辆破电动车,还是买的二手的。你是不是想让老孙家断种?”
孙老二猛的抬头,狠狠瞪着孙浩然,怒声呵斥道:“你敢!”
孙浩然同样硬着脖子看着孙老二,冷笑道:“我敢不敢不好说,但我知道,就这样继续下去,咱俩一起打光棍是跑不了了。”
孙老二下意识的就想抬手扇孙浩然,如果是平时,孙浩然肯定要抱头鼠窜,可今天,他居然没有躲,反而直愣愣的看着自己。
犹豫了一下,孙老二缓缓放下手,从兜里摸出一个皱巴巴的烟盒,掏出一只弯曲的香烟点上,叹气说道:“养猪不行,手机上都说了,现在养猪赔钱的风险太大。”
见他这般举动,孙浩然眼底闪过一丝不易擦觉的笑意,靠近孙老二两步,声音也变得柔和许多,直视着孙老二说道:“爸,准备开屠宰场的那个老板就是养猪发的家,他就养了不到两年。听说还有一个占地三千亩的养殖场正在施工,人家那么大的老板都在积极养猪,总不能是想不开,想把赚的钱陪进去吧?”
孙老二下意识的就想反驳,可手机上没有关于这种说法的信息。
“爸,我都想好了,咱在西墙盖个猪圈,先不养老母猪,就买几个小猪仔回来养。”看到孙老二再次皱眉,孙浩然赶紧说道,“你不是腰疼么,养猪不累,你在家喂喂猪就行,我继续打工赚钱。实在不行的话,我早上出门之前喂一次猪,等我下班回来再喂一次就行了。”
孙老二皱着眉头抽烟,每一口都深深的吸进肺里,一言不发。
孙浩然犹豫了一下,过了几秒钟,又是开口说道:“要不这样,你先听我一次,如果养猪能赚到钱,你就别反对我养猪。如果养猪赚不到钱,我以后老老实实的在工地打工,从此再也不提养猪的事情。你就让我冲动一回,成不成也算是尝试过了,最起码不会后悔,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