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5by9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五胡之血時代 txt-第549章推薦-7gui7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
当部下士兵把那个僧人带过来的时候,慕容廆的脸上立刻浮现出来疑惑之色。
因为眼前的这个人长着一副明显的西域胡人相貌,并州的匈奴胡人根本不是这个样子。
瞧他那一头的卷毛和胡须,慕容廆心中就是一阵嫌恶。
“你是哪里来的胡人?”
慕容廆毫不客气的说道。
这名胡人也不恼怒,非常淡定的说道。
“在下是西域石国释末智。”
“什么释末智,从来没有听说过。”慕容翰说道。
“在下是西域石国人士,数年前来中原传播释教,刚好遭逢战乱,困顿洛阳关中,现在得到了汉家天子的允许,可以广布释教大法,特来拜会慕容公!”
这个胡人僧侣一口流利的汉话,立刻就是让慕容廆放下了戒备之心。
如今的汉家皇帝刘预可是非常的痛恨胡人,不管是什么人,都不敢轻易勾结胡人。
不过,要是这个胡人僧侣是刘预准许前来的,那就没有问题了。
“不知道大师前来拜会,是有何指教啊。”慕容廆说道。
他刚刚看了释末智带来的文书,真的是加盖了朝廷官印的真货。
“小僧在邺城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慕容部准备西迁,去镇戍西域?”
慕容廆一听这话,心中立刻就是涌起一阵不快。
他被刘预从辽东迁出,虽然给予了不少赏赐,但是绝对是在威逼之下完成的。
“不错,正有此事。”慕容廆不痛快的说道。
“那就好,在下正是西域石国之人,对于西域诸国曾经广布释教法,风土人情都是极为熟悉,特来为慕容公谋划一二。”
“谋划?就凭你?”慕容翰一听,立刻就是怀疑的语气说道。
“我们只是去征讨河西草原上的坚昆、呼揭等贼寇,等到平定后,自然有朝廷法度,似乎用不着大师谋划什么。”慕容廆小心翼翼的说道。
谁知道这个西域胡僧到底是不是刘预派来试探底细的。
“哈哈,慕容公就不要再装了,在下早已经得到了陛下的告知,等到慕容部征讨呼揭之后,就会封建当地,只凭借慕容部十万人,若是不好好谋划,怎么可能统治当地?”释末智说道。
“果真如此?”慕容廆有些开始相信了。
这个西域胡僧口中的信息,都是对外很是保密的。
他如果能知道这些,那就说明刘预早已经把详情告诉给了他。
“西域广大,方圆万里,没有在下替慕容公谋划,只怕要事倍功半。”释末智说道。
“这么做,你有什么好处?”慕容廆疑惑的问道。
他虽然没有见过什么西域胡僧真人,却是对他们有所听闻。
这些西域来的胡僧,都是口中高呼释教大法,然后热衷于修造浮屠,招揽信徒,而且他们都是克己束欲,实在是想不到这个西域胡人会图什么。
“弘扬释教,乃是在下的夙愿,帮助慕容公,那就是在弘扬释教啊。”释末智说道。
“这是什么话?”
慕容廆立刻就是皱着眉头疑惑了起来。
慕容鲜卑在辽东的时候,慕容廆非常的倚重河北的阳氏、封氏等中原士人。
等到被迫迁离辽东的时候,这些阳氏、封氏等汉人大族都被留在了当地,不得随行。
所以,现在慕容部中又是没有什么可以参考的文化。
但是即便是这样,慕容廆也不打算去参悟这个什么西域释教。
“我慕容部崇信教化,恐怕你得不到你想要的吧。”慕容廆说道。
释末智一听,就知道慕容廆误会自己的意思了。
“慕容公误会了,在下的意思,并不是要慕容廆皈依释教。”
“哦,不是这样,那你是什么意思?”慕容廆追问道。
“西域的呼揭、乌孙、车师等地,都是有拜火教势力独大,我释教大法不得弘扬,若是慕容公镇戍当地,还请慕容廆制裁那些阻挠弘扬释教大法之徒。”
原来,在此时的西域,佛教的势力范围还与拜火教以及另外的原始宗教相冲突。
当地的西域宗教势力,对于外来的佛教也是极为压制,甚至于是迫害。
释末智的意愿,也不过是想要在慕容鲜卑抵达西域之后,支持他在当地搞一家独大的释教传播。
“我听说,此地距离西域数千里之遥,如此远的距离,又都是未曾知道底细的对手,难道你就那么肯定,我慕容部会在西域制胜吗??”
慕容廆有些疑惑。
这个西域胡僧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慕容鲜卑在西域取胜的前提下。
但是,就算是身为鲜卑单于的慕容廆,也是心中惴惴不安,根本没有十足的信心去往西域正途。
而这也是慕容廆一路上战战兢兢,磨磨蹭蹭的原因。
哪怕刘预描述的前景再好,不管是去往西域路途上添补粮草也好,还是抵达西域后封建当地也好,都是不能让慕容廆安心下来。
“在下来中原已经是十年有余,对与两地的风土人情,可能还不能尽到详尽比较。”
只听释末智继续说道。
“但是,中原军士的强悍,却是远远超过西域诸国。”
“就算是已经败亡的匈奴人,他们的战力恐怕也能力压乌孙国。”
慕容廆一听,心中稍稍松动,对于前景有了更好的期望。
“这西域的乌孙国,在西域诸国之中,算是军力派到哪里?”慕容廆关心的问道。
“乌孙国乃是五千里大国,有控弦之士十万之多,在西域诸国中,若是不算已经南迁的贵霜诸国,乃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释末智说道。
“啊,原来如此。”
慕容廆一听,心中立刻就是一阵惊喜。
眼前的这个西域胡僧,似乎是没有骗自己的理由,毕竟只有自己才能帮助他弘扬那些释教。
“五部匈奴,岂不是和乌孙国差不多?”慕容翰却是有些疑惑。
当初的匈奴汉国,满打满算也不过是十万之兵,和这个控弦之士十万的乌孙半斤八两。
他也没有看出来,匈奴人比乌孙强在哪里啊?
“西域诸国都是兵弱,同样是控弦之士,乌孙国就不强悍。”
“那照你这么说,我慕容部的兵马,与乌孙国比较如何?”慕容廆关心的问道。
按照刘预给他划定的路线,慕容部的目标就是乌孙国东邻的车师诸国。
因为车师国内乱混战,收留了大量的杂胡、呼揭等为兵马,正好是慕容部需要消灭的对手。
等到平定了车师,说不定就要与乌孙国产生冲突。
正所谓知彼知己,还是早一点了解比较好。
“慕容鲜卑,犹在匈奴之上!”
“若是对战乌孙,只怕能灭其国、夺其嗣!”
慕容廆一听,立刻就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按捺住心中的激动,缓缓的问道。
“西域诸国,难道真的兵弱如此?”
=·=·=·=·=
邺城。
一场大雨过后,彻底浇灭了夏天的余热。
刚刚从上谷郡回来的刘预,此时正在满意的看着代州、幽州传来的奏章。
“不错,这几个西域胡僧,已经在慕容部中取得了很多人的信任,再这样下去,就能让他们皈依不少人了。”
当初刘预在中原各地搜罗了不少的西域胡僧。
经过一阵筛选,那些懂得医药、建筑、百工的西域胡僧,都被刘预留在邺城,作为给工匠们学习的源泉。
而那些除了传教弘法,基本都啥也不会的西域胡僧,都被刘预发派了一张文书,送到了塞外的鲜卑各部去了。
其实,这些天竺传来的释教,还根本不太适应草原鲜卑人的环境。
但是,以慕容廆为首的几部鲜卑,都是马上要被打发到西域去了。
到了那个地方,只有本身有极强的文化底蕴,才能不被当地人同化。
如果慕容部借助好佛教这个工具,就可以迅速压制当地那些杂胡。
至于将来如何收拾慕容鲜卑,刘预觉得根本不是问题。
有史以来,谁要是皈依佛释,九成九的概率就要变成软脚虾。
“陛下,如今慕容鲜卑已经在上谷郡越冬,等到明年春天,他们就要往贺兰前进了,这一路上要穿越代州诸城。”
“不知道需不要增派兵马,以防止万一?”
公孙盛小心的问道。
慕容鲜卑虽然被迫离开辽东,但是上谷郡的情况看来,已经说明慕容廆对于部众有着极强的掌控力。
将近十万的慕容鲜卑,在穿过代州各城的时候,万一要是贼心大起,只怕就要让当地遭殃了。
“朕觉得,大可不必如此担心。”
刘预笑着说道。
等到被汉军带的邺城之后,释末智根本就是一无所长,最后冒险要去慕容鲜卑当间。
现在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有关于慕容鲜卑的情报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