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r7s超棒的都市言情 盤龍開端之縱橫三界-第14章 青花洞府閲讀-cdh00

盤龍開端之縱橫三界
小說推薦盤龍開端之縱橫三界
一个疑似谣言的消息在炎龙界域传播着。
传言,荒谬的很,传说茫崖主宰,被认为是无尽疆域三大主宰之首的超级强者,被一位道君击败了。
一开始,无数的帝君、道君都把这当做笑话来看。道君将主宰击败?那干嘛不说凡俗击败世界境呢。
那些较弱的帝君,或许还可能败在巅峰道君手下,可圣城之主就已然凌驾于所有的巅峰道君。
偶尔一个时代或许有道君弄到宇宙之宝,或有其他特殊的地方,实力一般也就是圣城之主门槛的实力,最多在普通的圣城之主手下逃命?!
击败主宰?主宰本身就是巅峰道君合道而成,他们比任何道君都强一大截,道君击败主宰简直就是荒谬的笑话—如果传出这话的并非黎星宫主这位巅峰道君的大能者。
而在传言中,击败茫崖主宰的乃是那位神秘的明道君,传说明道君悟出了融合之道更上一步的道,踏入四步后实力就连主宰都无法压制,甚至反而击败了茫崖主宰。
这一事情,简直就和绯雪圣城毫无征兆的被封印一样神秘。
很多帝君道君都啧啧称奇—是谁那么疯狂的封印了八大圣城之一—以实力论,整个炎龙界域仅仅三大主宰有这能力,可是三大主宰若是这样做了,必然会遭到道盟的报复,道盟的底蕴是绝对不惧三大主宰的。
可是,道盟也完全没有反应—就好像,是一位真正神秘的存在做的,连道盟都不知道一样。
不过也有极少数帝君道君,却将这两件事情联系到了一起。
如果明道君真的击败了主宰,那之前封印了绯雪圣城的神秘人是不是就是那位明道君?
难道,道君也能如此强大?
更关键的是,对于这个谣言,茫崖国度并没有出面否认。
这让此事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直到十二天后,古修行者的核心疆域‘古真域’,明道君挑战冥兰主宰。
在无数的古修行者大能的眼前,古老的冥兰主宰败在了明道君的手中—甚至,都没有做出一些像样的挣扎。
冥兰主宰的实力,相比茫崖主宰还是有些差距的。如果说茫崖主宰、青石道人在主宰中的实力相当于绯雪城主之于圣城之主,那冥兰主宰就相当于李明手中最强的帝级傀儡。
对付茫崖主宰还挺费力的,可收拾冥兰主宰却称得上轻轻松松。
李明没有斩杀冥兰主宰,既无必要,也无意义,只是和对茫崖主宰一样要求付出之前提过的赌注—三界一脉已经有三百余位主宰的传承,但主宰传承永远不嫌更多。
由于这一战是在古修行者的老巢外发生,无数古修行者,从弱小的世界境古修行者,到数位圣城之主级数的帝君,都亲眼目睹了那一战。
整个无尽疆域,都沸腾了。
三力合一法门,终极之道。
前者,虽然并非什么绝密,但是也不是大多数修行者所了解的。
后者,更是炎龙界域内从未流传的秘闻。
然而这两个名词,却以惊人的速度传播开来。
终极之道秘而不宣。
而三力合一法门,心剑帝君传下的《心剑术》法门,那些道君,尤其是巅峰道君。逆天道君都愿意倾尽所有去换取,以期能拥有以道君之身匹敌主宰的力量。
当然,也有大量的道君欲要拜入三界宫一脉,不过除了极少数有潜力的世界境外,李明是一律拒绝。
正当炎龙界域沸沸汤汤之时,李明的第二元神却悄然出现在距离三界外不远的一处区域。
“嗡~~~”
一股无形的威能,在虚空中扫荡着,宇宙本源能量都退避开开,浩浩汤汤的,一种威压高高在上,若非李明踏入了终极道君第四步甚至都难以感应到。
“匪夷所思,能够排斥混沌宇宙本源能量,且是长期排斥……”
“不愧是曾经试图控制宇宙本源的启至尊所留的青花洞府。”
破空飞去,以李明如今的境界,更在心力遁术《刹那一心》的基础上提升了一大截,飞行在虚空中,速度极快。
穿过虚空,穿过暗藏宝物的金色雾气,这雾气中有大量的宝物,比如万宝金煞一流–但是以李明如今的财富,自然看不上眼。
至于暗藏在雾气中的甲铠异兽,进入李明的心之世界的范围内,全都晕倒了过去,根本造成不了一丝的威胁。
“到了。”李明的速度几乎须臾间就由万倍天道极限降低到零,停在巍峨的古老府邸的正门前。
青花洞府的正门。正门之上一朵摇曳的‘青花’美丽圣洁。
“砰砰砰~”
一股无形的力量渗入李明本尊、第二元神的魂魄真灵当中。
这股力量,并非心力,也并非法力神力,玄妙的很,却是引动李明心底的恐惧—然而,这一丝恐惧,在李明圆满的道心下,一丝都无法撼动。
“轰隆隆~~~”感应到那一颗无比可怕的道心,古老的洞府府门自动开启了。
李明漫步入内。
洞府内有着三棵神树,一颗是圣血果树,一颗是万劫龙血树,最后一颗却是天育神树木。
对于道君而言,这三棵神树上任意一颗果实都称得上珍贵无比。
当然,相比李明当年在永恒一族夺取的那颗变异的,一次性能结十二颗果子的万劫龙血树,这三颗的价值加一块也比不上。
李明一路向前,很快便踏上了一座拱桥。
轰~~~~
遮天蔽日的大袖席卷,瞬间就穿过虚空,直接轰向李明的身体。
“啪~”
对于普通的合道边缘,乃至逆天道君而言,这一掌都是无可匹敌的。
但是对于如今的李明而言,哪怕不施展三力合一,也能轻易的碾压这一击。
“两位帝君。”李明微笑开口看着前方。然而气息却狂暴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