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ls28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美食供應商 會做菜的貓-第二千四百二十九章過生日的講究相伴-k077d

美食供應商
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
“明轩现在可不错,变脸技术越发精进了,关键是速度也有所提高,再等几年可以说是一代大师了。”司金宁深谙先扬后抑的手法。
“不过幸好外面的人都不知道明轩是你的儿子,否则多半会说他家学渊源了。”司金宁淡定地吐出最后一个字。
亲眼看到褚建华的脸色那是堪比川剧变脸了,各种颜色都在脸上开会,那叫一个热闹。
好半晌褚建华才平息了体内的躁动,他觉得以后还是少见司金宁这个老家伙好了,不然估计迟早心脏得超负荷出现问题,简而言之就是想要多活几年就得远离司金宁这个祸害。
“说不说他都是我儿子,他有天赋是他自己的事情。”褚建华故作平淡道。
给谁看也不能给司金宁看笑话,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让褚建华迅速平静下来。
司金宁眉毛一挑,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一抹堪称坏笑的神情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明轩最近都会到袁主厨的小店里进行表演,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知道明轩最近进步很大。”
“让你年轻的时候老气我,现在真是风水轮流转了。”司金宁心里暗爽。
“行了,今天先跟你去吃吃你推荐的这个什么船筵,等明天我再去,你到时候跟我一起吗?”褚建华也不是个只会挨打的。
他也知道现在司金宁最后悔啥。
瞬间司金宁刚刚还得意的脸就成了苦瓜脸了,一嘴瓢悔一生啊。
虽然心里后悔得不行,面上司金宁还是十分端着的,直接道:“到时候你去就知道袁主厨的手艺有多高了。”
自己说的话,跪着也要云淡风轻。
“那我就到时候看吧。”褚建华兴致不高,但看司金宁吃瘪也是很好的,所以倒是多了几分期待。
主要是听到儿子就在那里表演,褚建华更是多了几分想要去的心思,对于儿子没有选择自己的衣钵虽还是有几分恼怒,但并不妨碍他其实很欣赏儿子的天赋的。
内心还有点小骄傲的,关于这一点褚明轩完全不知道,有时候父子之间就是因为一句话的事,纠结很久。
“不能等到时候了,我们现在就得出发,不然排不上队了。”司金宁看了看时间已经四点了,再不出发今天就吃不成了。
也顾不得纠结褚建华会吃多少的事情了,吃多少也得有得吃才行,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事情他是不会干的。
“这么早,你不是已经预定好了吗?”褚建华倒是真的惊讶了。
刚刚他就听司金宁说是预定了宴席,然后他就以为不管啥时候去都可以吃的,现在看司金宁的意思是还得排队,排不上还吃不了?
排队吃饭他是知道的,尤其是像袁州这么有名的,的确应该排队,他表演的时候,那也是满堂彩,经常有朋友打电话给他求票。
不过那也是说留座就留座的,直接过来就可以,不可能没有及时到就直接没了,至少还是有个缓冲时间的。
但这预定了还要排队,排不上还吃不上,就觉得新奇了。
“小店的规矩,袁主厨最守规矩了,我们也得守。”司金宁说着是真的着急了。
连声催促褚建华赶紧准备出门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在袁州做的美食面前一概都不重要了。
褚建华见司金宁是真的着急了,于是也配合着起身跟着他一起出发朝着小店进发。
这时候充当了一下午背景板的司宏远终于可以发挥他自己的作用了,司机。
三个人朝着小店赶去,那边袁州和孙吉也算是敲定了合约的各个细节。
作为一家正经的饭店,聘请别人来表演,必须得有专门的合约才行,这才符合规矩,虽然工资的方式很特殊。
其实袁州不是没想过直接付钱当做工资,但是因为左左开了先河,用小店的饭菜付工资,高晖强烈要求同等对待,剩下来的大师们也是有样学样的,工资哪里有袁老板免费请吃饭香!
大家默契一致,都要求以小店的饭菜作为工资,而孙吉在袁州说了两种付款方式以后,也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吃饭。
虽然孙吉是不在乎口腹之欲,但针对的是普通的美食,袁州所做的顶尖美食肯定是不在这个行列的。
如此决定孙吉毫无压力,就算是媳妇来了相信她也会赞同的,毕竟那是真的好吃,只要演几场戏,不付钱就可以吃到饱,感觉是他们赚了才是。
“不知道司老准备的宴席到底是什么有多好吃?”孙吉心里默默想着。
感觉嘴里的唾液都开始分泌了,就是之前还觉得饱胀的肚子现在都空了,似乎已经做好了吃第二餐的准备了。
“麻烦袁老板了。”孙吉见事情都完了朝着袁州微微弯腰道谢。
本来说就是看看的,谁知道跟袁州越聊越起劲,生生耽误了人家一下午的时间,孙吉也是很不好意思了。
“不麻烦,今天跟孙大师聊天很是愉快。”袁州实话实说道。
虽然孙吉并不是厨艺界的大师,但是却是曲艺界的大师,聊起各种民俗文化来总是让人耳目一新,对于袁州目前筹备的乡厨活动总有些触动,因此袁州说是愉快那就是真的。
再次闲聊了几句以后,孙吉就告辞了,而袁州则是因为要开始准备食材了,就没有先领取奖励,因为今天有两个人定了宴席,因此需要提前准备的东西很多,所以比起平常开始准备的时间更加提早一点。
因此目送孙吉走出店门以后,袁州就开始上楼洗漱换衣进厨房了。
今天除了司金宁定了宴席以外另外一个人就是乌海了,他是听到司金宁定船筵的,一听是自己没有吃过的东西,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跟进就对了,反正都是好吃的。
因此就在现场的乌海强烈表达了想要预定船筵的愿望。
当然为了成功定下这个宴席,乌海也是煞费苦心,毕竟需要正经理由才能定宴席的。
这就是规矩,没有例外。
最后还是他的好兄弟熊孩子贡献了一个理由,熊孩子的生日阳历虽然已经过了,但是马上就是他农历的生日了,也没谁规定一个人不能过两次生日。
因为都是真的生日,只是有人过农历有人过阳历,还有人都过,因此最后成功订到了宴席,当然多了一个尾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