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k9l精品都市言情 《我讓世界變異了》-第七百五十五章 封、藏鑒賞-qk6uw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
“肖小子真是处处出人意料啊。”
提到肖沐,黄渊无限吁唏,招呼晏清虚,“算了,老晏,咱们继续往深处探索吧。”
“也好。”
晏清虚嘴里嘟囔着,跟着黄渊往崩碎空间的深处进发,“我本来还担心肖沐答应为我们提升实力的承诺不保准,知道他的背后站着天神强者之后,突然觉得这话可信了。”
“我也是。”
黄渊犹豫了片刻才做出回应。
※※※
大唐遗址总部,肖沐思考了很久,才决定先寻找宝物,为正在探索崩碎空间的黄渊、晏清虚提升实力。
毕竟崩碎空间太危险,才刚一深入,就遇到了混沌蛆虫,接下来恐怕还会遭遇更加恐怖危险的存在,黄渊和晏清虚面对的危险太大。
当下前往资料室查询和上古遗址有关的资料,资料室的接待处,看到杨妤右边鬓角别着一朵粉色玉质小花,语笑嫣然的冲他招手,“肖大哥,早啊!”
“杨妤小妹,你好。”
看到杨妤,肖沐莫名的心情不错,走到杨妤值班的桌子前面,说出自己的诉求,“我来查点资料,生死宗,阴阳宗,五行宗的都行,最好是和上古大战遗址有关的。”
“肖大哥,你真勤奋,难怪实力提升的速度这么快,这是打算寻找宝藏的吗?”
杨妤抬头笑问。
“居安思危,你若懒惰,早晚被别人超过。”肖沐淡淡的点了点头。
“肖大哥,你去三楼的E区,大部分和遗址有关的资料都在那儿,从左边起第三个书架的书籍都和藏宝有关。”
杨妤熟练的说出了相应书籍所在的位置。
“杨妤小妹,业务很熟练啊!”
肖沐随口夸赞了一句,和杨妤道别,前往三楼E区查询资料。
连续查找了一天,有关遗址的记载倒是看了不少,但确切和宝藏有关又有相应信息的却没有几个。
这也正常,因为若有和藏宝有关的确切信息的话,早就被别人查到前去探索了。
接近傍晚时,肖沐才从三楼下来,结果又恰好在接待处看到杨妤。
杨妤先看到了肖沐,急忙探出头来喝肖沐打招呼,“肖大哥,资料查的怎么样?”
“相应的资料太多了,暂时还没有找到头绪,我打算明天再来。”
肖沐很平淡的做出回应,查询资料,寻找藏宝,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事情,尤其是对于像他这样的异变者来说,生命悠长,只要不发生意外,几乎就能永远不死,即使在一件事情上面耽搁几十年上百年甚至更久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杨妤笑道:“肖大哥,我哥接受的传承越来越多了,其中有很多是和藏宝阵有关的知识,你想找藏宝,去我家问问我哥啊。”
“你哥?”
肖沐闻言立刻陷入沉思,杨妤的话打动了他。
杨氏兄妹乃是上古阵法大师杨元之后,血脉中藏着杨元留下的上古阵法传承,而杨鄄在成为阴神之后,已经在逐渐接受血脉中隐藏的上古阵法传承。
“方便吗?”肖沐不确定的。
“随时都方便的。”
杨妤脸上立刻充满笑容,“肖大哥,你赠送我哥位业,对我们兄妹有恩,你的事情,就是我们兄妹的事情。你如果有空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回家去找我哥。”
“杨妤小妹,谢谢你了,我的确有些事情想要向你哥请教,如果不麻烦,请带我去见他一面吧。”
肖沐闻言一喜,顿时对杨妤生出无限好感。
“不麻烦的,肖大哥,请跟我来。”
杨妤笑着从接待处走了出来,带着肖沐前往自己家。
两兄妹在大唐遗址的待遇不错,被安顿在大唐遗址的核心区域,占据一个独立的小院。
“肖大哥,请进。”
杨妤推开大门,请肖沐进去。
“谢谢!”
肖沐道了声谢,走进院子。
一走进去,院子里的场景就变了,竟然变成了山地地形,感觉自己站在了山顶上。
“我哥布置了幻阵,掌握了阵法之后,他随时随地都要布置阵法,简直烦死了。”
杨妤脸上带笑,嘴里说烦,内心却显然为其兄的独特能力感到骄傲。
带路走过幻阵,进入客厅,请肖沐坐下,倒了杯茶,让肖沐稍等,自己进入静室去叫杨鄄。
正在闭关的杨鄄在其妹的催促之下,很快就出关来见肖沐。
“打扰了杨兄闭关,真是抱歉。”
肖沐站起来,有些歉意的表示。
“肖兄自己人,说什么打扰不打扰的,请坐。”
杨鄄招呼肖沐坐下,“肖兄,听我妹妹说,你打算寻找上古藏宝地?”
“是有这么回事。”
肖沐点点头,却发现杨妤站在杨鄄的沙发后面,一直盯着自己看,毫无落座的意思,冲其点了点头,以示感激,接着对杨鄄道:“杨兄已经接受部分传承了?”
“不多,但的确接受了不少传承,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关于阵法辨别的。”
杨鄄招呼肖沐喝茶,并随口将自己接受的传承内容对肖沐介绍了一下,“肖兄要找藏宝,找我就对了,以我现在接受的传承知识,正好能帮的上肖兄。”
“多谢杨兄。”
肖沐一喜,顿时感觉自己当初对杨鄄的投资没有白费。
“肖兄太客气了,朋友之间,说谢未免多余。”
杨鄄客套过后,喝了口茶,“我从杨元先祖留下的血脉中接受的上古传承中,最主要的就是两种阵法,一种是封阵,一种是藏阵。”
“封阵是用来封禁镇压强者的,这种封阵,主要针对阵法内部,将各种能量汇聚在一起,镇压住阵法内部被封禁的强者,让其无法破禁而出。”
“另一种藏阵,乃是针对阵法外部的,将宝物藏在其中,能量汇聚于一点,针对外部,防止破坏,被人盗走宝物。”
“不过,这两种阵法比较复杂,我现在接受的传承也不多,只能做到简单的破阵以及识别之法。”
“哥,肖大哥想要寻找藏宝,你把藏阵的识别办法告诉肖大哥。”
杨妤突然打断了杨鄄的话,说出提议。
“咳咳!”
正在说话的杨鄄差一点就被自己的口水呛住,妹妹想要帮助肖沐太明显了,一开口就是让自己把作为阵法师最重要的知识告诉对方,这让他不仅怀疑自己妹妹是不是被肖沐收买了。
“杨妤小妹的好意,我心领了。如果藏阵的识别方法牵涉到传承之迷,杨兄可以不必告诉我。”
肖沐察言观色,从杨鄄的神色间看出了藏阵识别法的重要性,急忙做出表示。
“肖兄见外了,区区藏阵的识别之法,不算什么贵重的知识,既然肖兄有需要,我就把识别方法告诉肖兄好了。”
杨鄄说话的间隙突然回头瞪了杨妤一眼,结果却遭到杨妤凶狠的回瞪过来,吓得他慌忙回头,他可惹不起自己妹妹。
藏阵识别法,他本不打算告诉肖沐,但肖沐那番话说出来之后,以退为进,让他反而不好说出拒绝的话了。
“多谢杨兄。”
肖沐拱手冲杨鄄道谢,内心却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够获得这藏阵识别法,关键还是杨妤的功劳,对其多出不少感激之意。
“不客气,肖兄稍等。”
杨鄄站了起来,去了书房,没多久便回来,手里拿着一份笔记,边递到肖沐手里便道:“肖兄,这里面记载着藏阵识别法以及各种辨识所用的手决,肖兄拿出去自练便可。”
“杨兄,多谢了!”
肖沐很清楚这份识别法的珍贵,站起来伸手接过笔记,郑重冲杨鄄道谢。
“肖兄……”
杨鄄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藏真识别法,是先祖留下传承,独一无二,希望肖兄不要外传。”
肖沐对于杨鄄的要求丝毫不感到惊讶,“杨兄的要求很有道理,我向你们兄妹保证,这份识别法,我修炼之后,立刻销毁,绝不传授任何人。”
“如此多谢肖兄了!”
杨鄄郑重的冲肖沐鞠了一躬。
肖沐连忙客气,“是我该感谢杨兄才对。”
向杨氏兄妹道别,从杨家出来,肖沐回到自己住处,便开始研究藏阵识别法。
※※※
浮丘之山,吕良平的身体下沉,径自进入黑色的空间门。
他的身体一直向下落,感觉过去了许久许久,才终于脚踏实地。
吕良平定了定神,环目向四周望去,于是便发现自己站在一处茫茫空间里面。
这是一个大平原,却荒凉无比,无边无际,看不到任何动物植物,甚至看不到任何崎岖地形,一望平坦,一望荒凉。
“这是什么地方?”
奇特的地形让吕良平内心惊疑不定,片刻后才决定探索。
他驾着云雾,试图飞到边缘地带,但在几个小时之后,却最终回到了原点。
这处奇特空间似乎是环形的,不管往哪走,最终都会经过一圈回到出发点。
“是阵法!”
吕良平不惊反喜,阵法的存在意味着此地必是上古遗址。
但认出阵法之后,如何破阵却让吕良平为难了,他完全认不出这是什么阵法,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应付。
“随便攻击一下试试。”
在奇特空间中徘徊了许久,吕良平最终没有什么办法的做出决定,意动之下,在他头顶,出现一尊全身缭绕着灰黑色灾劫之气的灾星,灰黑色长枪在手,吕良平的身体突然腾空而起,伴随着一声厉啸,吕良平从天而降,灰黑色长枪径自往地面刺落。
轰隆!
滚滚诅咒之力夹杂着灰黑色劫气,缭绕在灰黑色枪尖时仿佛将这柄枪变成了从宇宙深处降落的燃烧着的巨大流星,将平坦没有任何生机的地面轰出一个方圆几百里的超级巨坑。
紧跟着,奇特空间受到影响,某种阵法竟在瞬间被激活了,产生了反应,整个空间都突然亮了起来,发出夺目的炽白色光华。
奇特空间仿佛突然变成了一个明亮无比的太阳,瞬间便将吕良平全身都淹没了。
恐怖的巨力突然从吕良平的脚底推出,这巨力太突然太猛烈,以至于给吕良平的感觉,仿佛自己整个人被塞进了大炮炮筒里面,直接被大炮轰出去了一样。
吕良平急忙调集全部能量护身,身体却不由自主以恐怖速度飞出,而脚底传来的那股能量实在太猛烈,以至于瞬息之间便摧毁了他的护身之术。
剩余的沉重能量透过吕良平的脚底,狠狠轰击在他的身上。
噗!
吕良品不由自主张嘴吐出大量黑血。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从空间门中出来了。
※※※
藏阵识别法,最关键的是四十八种手决,借用能量打出,让藏阵显形。
这套手决,乃是上古阵法大师杨元一生心血所在,绝大部分藏阵都可以据此识别。
打开笔记,边看边修炼,手决有些复杂,不过,终究并非奇功异法一类,修炼起来还是比较简单的,七八天之后肖沐便已熟练掌握。
掌握了藏阵识别法的肖沐试探着联系吕良平,进入吕良平神相所在的大神庙,肖沐冲神相微微鞠躬。
很快,吕良平的神念便出现在神相上面,声音听起来透出一丝虚弱,“小肖,是你,好久不见,找我有事吗?”
“吕大首领,好久不见。”
肖沐和吕良平打过招呼,才道:“前段时间吕大首领便说要寻找五行宗上古大战遗址,不知道进行的怎么样了?”
“咳咳!”
吕良平咳嗽一声,虚弱的迹象更加明显了几分,“最近我倒是找到了一个遗址,可惜有不知名大阵守护,无法深入探索。”
“吕大首领发现了上古大战遗址?”
肖沐闻言一喜,同时也从吕良平的表现中意识到了对方身上的问题,惊奇道:“吕大首领受伤了?”
“小伤,不碍事!”
吕良平轻描淡写的回应,将自己受伤一带而过,“我发现的的确是一处遗址,但是否是上古大战遗址,就不好说了。”
“最可怕的却是遗址中的守护大阵,威力实在太强,在没有找到正确破解之法的情况下,即使去了不知道破阵之法也白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