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5izf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衆神世界-第645章 全人類的傳承-zutgz

衆神世界
小說推薦衆神世界
“到底多少个?能给我一个具体的范围吗?要你亲眼见到或亲耳听到的。”莱特问。
“也就……二十个,嗯,二十个。”哈蒙罗道。
莱特又点了点头,道:“你遇到的二十个埃及巫师,在瞧不起魔法师的时候,肯定是错的,那么,在他们生命的大多数时间,他们是错的还是对的?他们所学的知识,他们做的善事,他们说的其他话,是错的还是对的?哈蒙罗,回答我。”
饮厅内的声音更加寂静,许多魔法师隐约明白莱特在说什么。
哈蒙罗重重点头,道:“我明白了。我虽然讨厌当时说话的他们,但其中有好几个埃及巫师,对我还不错,甚至帮助过我。他们在那时候是错的,或者说,他们一部分的言行是错的,他们的一部分的思想是错的,但是,他们还有大量对的地方,好的地方。他们二十个人,都不是恶棍。”
莱特叹了口气,道:“诸位,我们梳理一下事情的经过。哈蒙罗这个家伙,因为遇到犯下语言错误、且没有大恶行的二十个普通埃及巫师,然后本能地判定了整整两万五千人是错误的。接着,开始讨厌所有的巫师,现在,讨厌全埃及和所有埃及人,最后,煽动大家发起对埃及的战争!你们说,哈蒙罗这个家伙,是不是个混账?”
莱特最后面带微笑。
一些魔法师会心一笑,哈蒙罗不好意思笑起来。
大量的魔法师陷入沉思,还有一些魔法师打开魔法书,认真记录。
莱特道:“每一位大师,都在教我们要问为什么,要追问,要追问根源,那么,我想问一下,我们为什么会因为极少数的埃及人的‘错误行为’,要灭掉全埃及?我们为什么会因为埃及人过去的‘错误行为’,也要灭掉现在的全埃及?我们,为什么不考虑一下,我们会付出什么代价?我们为什么不考虑一下,我们到底想要什么?哈蒙罗,你说说,你当魔法师是为了什么?”
“我俗,就是为了掌握强大的力量!”哈蒙罗停挺着脖子道。
“那么,你敌视埃及巫师、敌视埃及人,能让你更好地掌握强大的力量吗?”
“不能。”哈蒙罗的脖子塌下去。
“那么,哈蒙罗旁边的这位朋友,你为什么当魔法师?”莱特问。
“我……其实也不清楚,我就是喜欢。”矮个子的魔法师声音怯懦。
众人善意一笑。
“那么,你现在想想,敌视埃及巫师、敌视埃及人,会让你更喜欢魔法吗?”
那人摇摇头。
莱特微微一笑,道:“我不会再问下去,你们看,我们所憎恨的,往往并不能给我们带来想要的,反而,我们会因为憎恨,而忽视掉本来能帮助我们的事物。”
哈蒙罗恍然大悟道:“有道理,这个我要记下。之前在光幕前听到格拉哈娜首席大祭司阁下说‘所有不能做的原因,都与我们要去做的理由毫无关系’,联系你的话,突然让我明白,我们感觉的过程,其实是有缺失的。用现在时髦的词语就是‘缺少逻辑’,对,就是缺少逻辑,只是胡乱联系!”
平日里无比喧闹的饮厅,竟然变得格外寂静,许多人在魔法书记录着,另外的人陷入思考。
窗外走过的人,甚至好奇地隔着落地水晶窗向内看,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们只能发现,许多人在望着莱特。
一个突然道:“但是,巫师认为魔法起源于巫术,一直以正统自居,认为是我们魔法师窃取了巫师的力量,这点你怎么解决?”
莱特微笑道:“如果我没猜错,大家都在想要解决这件事,对吧?”
许多魔法师轻轻点头,包括圣域魔法师。
莱特却一摊手,道:“我不要解决啊,因为有这种想法的巫师,本身就是错的,我干嘛要去帮别人解决他们的错误。”
“你这样说服不了我们。”哈蒙罗说出众人的心声。
“这样啊。那我说说原因吧。在你们看来,巫师属于埃及,魔法师属于希腊,两者是对立的,对吧?”
许多魔法师点头。
莱特疑惑地问:“那么,埃及有许多魔法师,希腊也有巫师,甚至于世界各地各国都有魔法师、都有巫师,那这笔帐怎么算?我们既然要仇视巫师,那就把全世界所有国家和城邦都仇视了才行。你们怎么解决?你们会说,我们相信希腊的巫师,不相信埃及的巫师,那么,会不会有很多埃及巫师其实和希腊巫师一样好呢?”
魔法师们一脸茫然。
“所以,我眼里没有什么巫师魔法师,没有什么希腊埃及,我眼里,只有全人类和属于全人类的知识。创造巫术的人,是全人类的老师,后面无论是所谓的巫师还是魔法师,都是他们的学生。你们的行为就如同,大家同样是学生,因为几个离老师家近的学生骂你们,你们就骂他们,进而骂老师轻视老师,最后自己把书一扔,老子不学了!老子要杀光你们!这很莫名其妙啊。”
随后,莱特突然神秘一笑,道:“如果我解决这个问题,我不仅要大力宣传魔法源自埃及巫术,我还要死皮赖脸认定历史上著名的大巫术师是我的老师,是全人类的老师!然后,咦?埃及有点没落了,哎呀,你们这些埃及学生啊,真不成器啊,离老师们那么近,最后却不如我们,说明你们根本没有好好学习!真给老师们丢脸啊,你们不配当老师们的学生,我们这些魔法师,才是老师们的知识与智慧的真正继承者!我们魔法师,才是老师们正统的学生!以后,老师们的知识,由我们继承,由我们保管,由我们传播,由我们,决定!”
“知识,没有敌我;智慧,不分东西。”
全饮厅的魔法师呆呆地看着莱特,甚至忘记用魔法书记录。
“这种说法,好有道理……”
“明明觉得很怪异,但细想之下,完全超越了我们过去敌对式的划分。”
“我总觉得,这种方式,好像更毒辣,能从根源上解决埃及,也能从根源上增强希腊!”
“这里面,好像藏着一种什么奇特的力量,很怪异,谁能总结出来?”
苏业重新拿起茶杯,杯体依旧微烫,扭头一看,就见柜台后那位魔法学徒侍者露出谦卑的微笑。
苏业饮了一口茶,看向饮厅内。
“半神会议”的人也做出不同的举动。
有的认真记录,有的静静思索,还有的在一起讨论。
“莱特先生的说法,似乎……似乎很有道理啊,可到底哪里有道理?”
“我们仔细分析一下吧。”
“首先,他没有孤立看待埃及人希腊人,没有孤立看待魔法师和巫师,而是站在更高的层次,把所有人看成一个整体,也就是全人类。同时,没有把巫术和魔法分割开,同样看成是一个整体,即知识,属于全人类的知识!有了这个大前提,那么,他重新确定了我们的身份,我们和埃及人一样,都只是学生,而那些创造魔法的人,是老师。”
“对,那么,哪个更有道理呢?我觉得我们好像也没错啊。”
“不不不,我们不是错不错的问题,而是眼界和层次的问题。我们没有错,但我们觉得埃及人和巫师会阻碍我们,然后我们反击,我们的做法,是和埃及人与巫师同归于尽。莱特不一样,他……可能是自信,也可能是看透了这一切,总之,他不觉得埃及人和巫师会阻碍自己,甚至觉得埃及人和巫师也是自己学习的对象,那么,无论埃及人和巫师多么咄咄逼人,最终都无法伤到莱特,而在埃及人和巫师上窜下跳把时间精力用来对付我们的时候,莱特利用这段时间和精力,更进一步,甚至是从巫师身上学到了更强大的力量。这种事情反复重演,总有一天,埃及人和巫师突然发现,咦,莱特呢?莱特已经走到他们完全看不到的新世界去了。”
“可是,埃及人和巫师,确确实实在阻碍我们啊。”
“这个……莱特先生,你怎么解释?”
莱特笑了笑,道:“埃及人进攻,有各城邦大军出手,你们参战了吗?就算你们参战,真正战斗的时间有多久?战斗结束后,你们更愿意把所有精力用在阻碍埃及上,还是用在提高自己上?或者说,难道大家不认为,提高自己才是压制敌人最好的手段吗?”
“可是,我们的魔法已经超越了巫术。”
莱特摇摇头,道:“我们的魔法,只是在力量上超越巫术,但在最底层的原理,依然是共通的,我们否定巫师,必然会否定一部分巫术和魔法共通部分。就如同,在座的每一位都是人类中的精英,甚至是魔法师的精英,应该都不会犯错。但实际上,诸位因为一小部分巫师的言论,逐渐扩大,扩大到仇视整个埃及和巫术体系,最终,反过来阻碍自己。而且,你们有没有察觉,当我一个纯正的希腊人在提出不同意见的时候,你们如同连双脚都攥成拳头的斗士,对我虎视眈眈。这个时候,你们已经从原本的反对一小部分巫师的言行,扩大成反对任何看法、意见和角度不同的同胞和战友,恨不得把我当叛徒杀死!”
众多魔法师突然猛地惊醒,背后发凉。
他们相互看了看,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犯了多么大的错误,更没想到,错误的源头,竟然那么微不足道。
莱特叹了口气,道:“无论我们多么反对巫术、巫师或埃及,都不能让我们否定一个事实,巫术、巫师和埃及,极大地帮助过我们每一个魔法师,甚至间接帮助过全世界的每一个人。我们偏偏要强行改变这个不容置疑的事实,那么,我们内心必然矛盾,我们必然要花时间和精力去不断化解这种源源不断的矛盾。我们每一次攻击巫师,本质上都在间接攻击自己。”
一些人魔法师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最可怕的,不是我们的自我消耗甚至自我攻击,而是除了埃及和希腊,还有其他国度的人。比如,北欧人和我们完全不一样,他们不仅没有坚守自己的错误,甚至对落后的先祖图腾进行残酷的扫荡,全面接纳更强大的魔法。有些人嘲笑北欧人认贼作父、胡乱认祖宗,但实际上,他们不是认祖宗,他们是在认老师!是在抢夺‘精神、智慧、知识、文化和文明’的传承!他们根本不在乎什么血脉上、低层次的传承,他们抢夺的,是属于全人类的高等传承!”
莱特环视全场,缓缓道:“而我们,却在拒绝交流,拒绝精神、智慧、知识、文化和文明的传承,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们认为,魔法重心,会迁移到什么地方?埃及人打击巫术,犯过致命的错误,甚至是致命的罪恶,导致那么强大的埃及衰落。难道,我们希腊魔法师,要重复这种罪恶吗?”
“北欧人,已经先希腊人一步,开始抢夺知识传承。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站在粗俗的道德、感觉的优越上继续鄙视北欧,把‘正统知识传承者’的身份拱手相让,帮助他们成为传承正统。还是,从现在开始,承认巫术只是全人类的知识的一部分,认认真真学习一切先进有效的知识,然后,努力成为正统传承者?”
全场鸦雀无声。
哈蒙罗死死地盯着莱特,好像要扒开这个人的脑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
几个圣域大师也看着苏业,细细琢磨,隐约意识到,如果占据正统知识传承者的地位,能让希腊人更认可那些知识,从而放弃抵制,安心学习,最终高速成长。
幸运的是,最优秀的一部分东方人发现问题所在,没有敌视属于全人类的传承,同样抢夺走欧洲人忽视的另一种伟大的、属于全人类的传承,甘当学生,融合自身的、且属于全人类的传承,最终获得长足的进步,成功崛起。

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