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xi2c精华都市小說 踏星 txt-第兩千零兩百九十章 舞展示-bpsy8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乌尧的话让众人大惊,齐齐看向刘少歌。
刘少歌淡笑,“前辈,我不懂您在说什么?”。
乌尧吐出口气,“别装了,穆尚去过古言天师那里,从古言天师口中明确得知他根本没有一个叫玉昊的弟子,听都没听过这个名字”。
食神看着刘少歌,他不是古言天师的弟子?等等,此子怎么?这个时候,他感觉不对,此子脸上貌似有一层朦胧的雾气遮盖。
不止食神,夏子恒等人也察觉到了。
雾祖的微可以让半祖难以察觉,但不代表无法察觉,只要半祖认真看,还是能看出问题的,刚刚没看出来只是没往那方面想。
随着羽公子挥手,刘少歌的伪装完全消失,他,暴露了。
另一边,陆隐看到了红花园,雾祖声音同时传来,“神武天里,那小子的伪装没了”。
刘少歌暴露了吗?陆隐现在没心思想那个,目光热切的望着前面那出空白之地,那里,就是清尘带他去过的地方–红花园。
接近空白地,陆隐场域掠过虚空,一声厉喝,“何人擅闯红花园?”。
“你爷爷”,陆隐身形掠过虚空,抬手,无形的涟漪荡漾开来,紧接着崩溃虚无,令虚空,出现一朵妖艳美丽的红花。
“大胆”,一个老者走出,怒瞪向陆隐,“找死”,说着,无数陨石从天而降,取代了天穹,要将一方世界化为废土,这是内世界,这位老者赫然是半祖。
守卫红花园的人是半祖,并未出乎陆隐预料。
他身侧,雾祖走出,白色雾气迅速蔓延,令陨石,眼前看到的一切都化为虚无。
老者神色巨变,“你,你”。
雾祖淡笑,“小家伙,睡一觉吧”,说完,洁白的手掌无视空间,降临到老者眼前,轻轻一弹,老者直接落向大地。
陆隐此刻无暇关注雾祖的强大,他触碰红花,直接进入红花园,再次看到了那红色的天地。
漫天妖艳花朵垂落,如一场红色的雨,美丽,无穷无尽,红花遮蔽了天空,脚下是竹林小径,河流桥梁,一切看上去那么平静,那么安逸。
“好美”,雾祖赞叹。
陆隐激动地望着前方,第一次来,他不知道这里的疯子是谁,只知道是疯子,一个又一个疯子,清尘半祖说,这里关押着星空最厉害的疯子。
那个时候,他看着河底的疯子,听着那一句不准调皮,不准看老祖,把经文抄一百遍。
那个时候,他看到胖老妪蹲在地上,以手臂剁着什么,手臂已经腐烂,露出白骨,口中说着就快好了,还想吃什么?炸冰果?烤鱼?她发出的笑声是那么的爽朗,那么的开心。
那个时候,他听到了一声少主,明明很清醒,清尘半祖却说,那也是个疯子,但那一声少主那么的熟悉,那么的,让人想哭。
陆隐一步步走向河流,想再看到那个盘膝而坐的老者,这些人他不记得,但他知道,他们都是自己的亲人,最熟悉,最陌生的亲人。
人呢?
陆隐走到河边,盯着河底,人呢?人怎么没了?
他跳入河中,想寻找那个老者,但找不到,人不在,陆隐脸色变换,急忙跳出河,冲向红花园深处,他要找那个老妪,找途中看过的小女孩,找那个喊他少主的疯子,但人呢?
陆隐发了疯一样寻找,行走在这红色的大地上,然而一个人都没有。
雾祖跟在他身边,“不用找了,没人”。
陆隐双目赤红,“不可能,他们明明在这,人呢?人到哪去了?”。
雾祖看向四周,忽然的,她盯向一个方向,那里,走出了一道倩影,很美丽的倩影,一步步接近。
陆隐缓缓转身,看向那道倩影,他看到了熟悉的目光,看到了一张绝美自然的脸庞,充斥着圣洁,发出淡淡光芒,一步步走来,目光未在他身上移开分毫。
明明旁边站着雾祖,任何人看到雾祖都自惭形秽,但那道倩影连眼睛都没看过去一次,就这么盯着陆隐,眼中带着柔和,也带着无法言语的情绪,“你,回来了”。
轻柔的声音在陆隐耳边响起。
陆隐怔怔望着接近的女子,这个女子是那么的美丽,如同这妖艳的红花,出现便可取代人世间一切光芒,没有人可以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她就是这天地的中心。
自踏上修炼之路,陆隐从未见过如此美丽无暇的女子,即便雾祖的气质都被比了下去,无关修为,就好像这片天地都只是背景,只为衬托此女的存在。
陆隐没有说话,就这么望着这个女子接近自己,然后,在距离自己很近的地方停下,真的很近,近到陆隐可以闻到她身上的幽香,那一股迷人的幽香让他沉醉,也让他熟悉。
女子缓缓抬手,放在陆隐脸庞上,抚摸着,“成熟了,看来你经历了很多”。
陆隐盯着女子的眼睛,忽然抬手,一把抓住女子手掌,目光前所未有的冰寒,“白-仙儿”。
雾祖站在一旁,怪异看着两人。
这个动作怎么看怎么像恋人,但两人目光却与恋人毫无关系。
那个女人看似柔和,也在看着陆隐,但目光却略显空洞,根本没有完全聚焦在陆隐身上,她看的不是陆隐一人,而是在看这片天地,眼中充满了骄傲与高高在上。
陆隐就更直接了,一双眼睛可以杀死人。
不过两人的动作却越来越暧昧。
“你回来了”,女子笑了,显得更加美丽,周边妖艳的红色花朵都散发着清香,缓缓旋转,似在起舞。
陆隐手掌渐渐用力,仿佛要将掌中之物捏碎,“人呢?”。
女子眼带笑意,不在乎陆隐如何用力,对她造不成半分影响,“这里的人?”。
“再问你一遍,人呢?”,陆隐语气冰寒,眼中出现了凶残。
女子叹息,“你变了,曾经的你不会这么跟我说话,你说过,会守护我一辈子”。
“现在,我更想守护他们”,陆隐一字一句道。
女子嘴角弯起,“那怎么办呢?他们可能要死了”。
陆隐瞳孔一缩,心脏处,力量显化,周边红色的天地蓦然一变,化作宇宙星辰,点点闪耀,强势的力量妄图侵入女子体内,女子神色不变,甚至向前走了一步,两人身体于这红花园不断穿梭,破碎虚空,身体旋转,并带有灰色流转,乍看上去跟跳舞一般绝美。
陆隐目光凛然,他已经施展了心脏处那股可以化解一切的霸道力量,甚至凭借逆步妄图粉碎白仙儿可以做的一切,但白仙儿却无视逆步,陆隐都看不懂她做了什么。
他知道自己与白仙儿差距大,他缺失的不仅是记忆,还有一段岁月,尽管那段岁月不长,但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可以质变。
之所以出手,不仅是试探,也是因为雾祖在侧,他有一定的把握。
然而白仙儿却没有对他出手,只是让他的力量无效,就连手都被陆隐抓住,没有反抗。
忽然的,白仙儿闭起双眼,缓缓靠在陆隐胸膛上,抱着他,“小玄哥,你恨我吗?”。
陆隐看着白仙儿,一时间竟不知做什么,以他的实力对这个女人毫无威胁。
白仙儿抱着陆隐,两人身体于红花园穿梭,在普通人眼力根本看不清,但在雾祖眼里,动作如同被放缓了无数倍,而她为了防止白仙儿出手,以微笼罩两人周边,化作飘絮的丝带,此刻的景象看上去便是一支舞,一支独属于陆小玄和白仙儿的舞。
一支跳跃在红花园的舞。
“小玄哥,你太弱了”,白仙儿喃喃自语了一句,原本被陆隐抓住的手掌脱离而出,陆隐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胸口,被白仙儿拍了一掌,身体不断倒飞。
白仙儿看着陆隐,面带微笑,“他们就是那批被神武天处决的陆家遗臣呐,这不是小玄哥你要换的吗?”。
陆隐脸色煞白,白仙儿知道,她什么都知道,“前辈,困住她”。
雾祖出手,白色雾气缠绕向白仙儿,神色凝重。
说实话,她从没在一个连半祖都不到的人身上感到棘手,这个女人有着连她都看不穿的力量,搞不懂。
白仙儿任由雾气缠绕,第一次看向雾祖,眼带笑意,“九山八海,雾祖前辈”。
雾祖还没说话,陆隐猛地冲向红花园外,他没想到自己让夏邢换的那批陆家遗臣,竟然是红花园的人,这个女人太狠了,如果红花园的人死,就是他的错,是他令红花园那些人惨死,要被折磨两个月惨死,越想,陆隐越疯狂,恨不得直接宰了白仙儿。
雾祖挥手,白色雾气缠绕,朝着神武天飘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