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x53火熱小說 擬態怪物們的遊戲 悲傷之人的絕唱-468.《光與影》·無法被拯救的迷茫鑒賞-40u7b

擬態怪物們的遊戲
小說推薦擬態怪物們的遊戲
“我需要说服对方么?”
看着那个人站在雪地之中,拿着那封信的手不断的颤抖。就像是帕金森一般,看的伊海都有些心疼了,这得受了多大的委屈啊,等等,他说..‘那群家伙’骗他说这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了?
‘那群家伙’是谁?
而,这个世界就剩下他一个人了?
如果这不是虚假的谎言,那么也就是说自己一次就遇到了唯一的幸存者咯?
毕竟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因此‘那群家伙’和对方说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他一个人也有可能是真话。
无法判断真实和虚假,也没有办法得到更多的信息,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从这个‘人’的身上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了,毕竟这可能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一个活人了,伊海觉得自己接下来的任务可能就是保护这个人了?还是说,有其他的任务。
但是,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只有这一个人了的话,那么这个世界还有拯救的必要么?只剩下一个人,而且还是个中年男人,甚至连亚当和夏娃都凑不齐,所谓的族群在这种时候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吧?那么是不是说,眼前的这个人死亡,那么这个世界上的人类就宣告灭亡了?
经历了很多次的剧本之后,伊海已经差不多明白了所谓的‘拯救’,并非是拯救世界,而是拯救人类。因为,世界没了,人类也就没了,但是人类没了,世界依然还存在。而到现在为止,伊海都没有遇到过世界要完蛋的剧本,大多都是人类要完蛋的剧本,想想也是,现在怎么说也才三年级,那种直接毁灭世界的剧本恐怕要七八年级才有吧。
【我认为不太需要,就算你说的是谎言也无所谓了,毕竟现在也就你们两个人,还都是男性。】
也是,毕竟现在也就两个人,对方这么激动的原因无非就是因为伊海的出现给了对方一个‘可能性’,一个‘还有其他人存在的可能性’,而伊海自己是明白的,这个可能性压根就不存在,自己是从异世界而来的,因为收到了那封求援信才从异世界而来,也不是来拯救,而是来看看,拯救这种事情可不能把话说的太满,伊海虽然到现在都还没有翻车过可是伊海也没有绝对的自信去拯救。
“那么,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吗?我从外面进来的时候看见这座城市还在自己运行,可是却一个行人都没有看见,你是我目前唯一找到的人了。”
对方把信封放下之后,伊海才开始询问。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你说你是从异世界来的?也就是说,异世界还有人类的存在么..这样一来我也算是放松了,至少,我不是唯一的人类了,虽然,还是很不甘心啊,作为这个世界唯一还活着的人类。”对方一脸唏嘘的将信封还给了伊海,然后抬起了防寒的面罩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吧。还好你没有撞上那些家伙,不然你就倒霉了。”
还好我没有遇到‘那些家伙’?所以,这个世界果然是被异世界的东西给侵袭了吧?异世界,或者是天外来客,总之,无所谓,都是入侵者。而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点是不是有些晚了?都已经只剩下一个活人了,我还怎么拯救世界?难道要找时光机回到过去?还是说这个世界也有风铭老师搞的时间回溯装置?老实说,阿尔特菲斯制作的那个东西实在是太顶了,要不是有那个,昱翼老师估计在最后也没有办法重启世界线吧。
所以,现在轮到我重启世界线了么?
但是,应该不可能吧。那东西这么珍贵,不可能到处都是,说不定只有那一个也不一定,而这个世界应该是没有事务所存在的,不然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要是有事务所存在,那些入侵者不得被乱杀??
那么,问题来了..我要如何,拯救人类?在一个,世界还没覆灭但是人类只剩下一个的情况下,我要怎么去拯救?已经没有拯救的必要了吧?现在好像不论做什么,都不过是白费功夫,因为需要拯救的对象,已经不存在了。
“我说,KP,我的降落时间是不是有问题啊?这都已经毁灭的差不多了我才来,我还能干啥??先不论我有没有那个能力,就算我把所有的入侵者都杀掉,死去的人也没有办法再活过来啊..我可没有死者苏生的能力。”
【这就得你自己想办法了,这可是对【终焉之树】所设定的考核,也就是说,作为【终焉之树】的你是最有可能完成这个合约的,多想想吧,就像是这个合约的简介那样,真正的生机,或许就在那光与影的一线之间。反正这并不是一个必败的合约,学院也不存在必败的剧本,因此,多想想,多看看。】
好吧,伊海也知道的,学院是不可能发放必败的剧本,那样就很没意思了,所以无论是多么困难的考核,都有完成的可能性,只是有些剧本几率很低而已。而现在的这个剧本,大约就是几率很低的那种,因为这不是困不困难的问题,这特么是压根的就无从下手,人都只剩下一个了你让我拿什么去拯救,去拯救什么?
那么,那个存在于光与影的一线之间的生机,到底是什么?
所以这次的剧本,就是去寻找那个人类都能够活下去的世界线么?
还是说,面前的这个家伙的光之种的能力是回溯时间?
可是,就算是,对方也不可能得到光之种啊。
伊海看了一眼自己的光之种,希望储备到百分之七十。虽然百分之七十已经很多了,在其他的剧本之中,至少稍微的摄取一下说不定就满了,可是现在都只剩下一个人了,一个人的希望或许会很大,但是绝对无法满足光之种的需求。想让光之种绽放可能需要一些其他的方法..毕竟,光之种的希望也不是限定人类,就是不知道那个入侵这个世界的种族,能不能产出‘希望’了。
“好的,到了。”
跟着那个人来到了一处地下的入口,而后径直的进入了入口,同时关闭了入口的大门,伊海才感觉到了温暖的降临,而他也在经过了一段楼梯之后,到达了一个很大的居住区域,不过这个居住区域,似乎只有一个人生活过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