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ycx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起點-第三千八百二十四章 沙漠農業不發達,我們都要支援它-dqtyi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小說推薦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说干就干向来是我吴某人的风格,琪露诺呢,刚才还在这里的,那么大一个琪露诺,到底跑哪去了?
记得是和五色战队水晶她们一起又跑其他地方疯去了,谁让眼前的红白公主,除了拆家以外就没有别的游戏性呢。
不急,不急,琪露诺不比红白公主,虽然偶尔也会消失那么个三两天,但只要不是回幻想乡去了,总还是能比较轻松找到的,尤其是我还掌握了一招不到逼不得已不会使用的笨蛋⑨召唤术。
实在不行的话……节操这种食之无味的东西要来何用?
我忽然意识到,比起立刻找到琪露诺,忽悠她签下卖身契约,其实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前提。
该让谁和琪露诺签下契约,成为冰系魔法少女?
刚才也没细想,就觉得用来增幅一下圣月贤狼的冰系力量也不错,实力能提升一点是一点。
问题来了,魔法之源的力量,对于已经达到四翼的我来说到底能提升多少?
“能再问个问题么?”
“红白公主默默摆出赛钱箱,混蛋啊,我就不该问这个问题!
“魔法之源的增幅到底有多大?会受到魔法之源化身自身的力量影响么?”
“这不是明摆着的问题么。”
很好,看来我与成为魔法少女的梦想渐行渐远了。
“魔法之源的增幅问题,首先肯定是要受到化身自身的力量影响,还是刚才的比喻,如果一个国王能完全掌控自己的国家,那所能提供的资源是极为恐怖的,反之,就算是魔法之源,对契约者的增幅能力也是有限。”
“然后还有其二,魔法之源的力量并非一蹴而就,一旦签订契约就能实力暴涨,仍然需要自身去挖掘和掌握魔法之源带来的质变。”
“简单来说,获得魔法之源的力量多少,一看魔法之源的成长度,二看自身的天赋和努力,对吧。”
“正解。”
“这么说来,区区琪露诺,对我的增幅岂不是相当于零?”我有些失望,前一秒还是很高兴认识了琪露诺,现在才发现自己高兴的太早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两者并非充分必要条件,其实只要能满足其中之一,就已经非常不错了,拿兀来说,虽然因为实力上的巨大差距,无法再从琪露诺身上获得直接的力量增幅,但魔法之源所带来的元素力量的本质改变,只要兀好好用心体会,依然能有不菲的收获。”
“你的意思我大致上明白了。”点了点头,纵使红白公主这么说,我对琪露诺的心动指数依然没能涨多少。
首先,浪费了第一个好处,其次,圣月贤狼的冰系力量本身已经带着特殊能力,魔法之源带来的质变,肯定能让圣月贤狼更上一层楼,话是这么说没错。
但是鲁迅先生曾经说过,六十分万岁,多一分犯罪,什么都好,够用就好。
此外,也要考虑到教廷山顶尖战斗力的问题,综合多方面的因素,我认为将所有好处一股脑收拢到自己怀里,并不是一件好事。
毕竟,救世主的能力是有极限的,我没办法一个人扛下七巨头,事实上,就算到时候我一身神装,能够和五爷五五开,七巨头只要留下两三个拖住我,其余绕后偷家,我还能怎么办?我只能二十投了。
所以说,兄弟很重要,四保一的战术早已经不适合当前版本了,只有五肥,才是在任何一个版本里都是无解的王道战术。
前提是能肥起来。
想通了这一点,我豁然开朗,但紧接着又眉头皱起,思考另外一个问题。
琪露诺应该安排给谁好呢?
那还用想吗?当然是我们的天才魔法少女法拉……啊呸呸呸,是我家的天才魔法美少女蒂亚啦,虽然她已经不爱我了,但我霸道长老吴非凡,偏偏就是要爱这种不爱我的女人。
不为其他,只为说上一句“哼,有趣的女人。”
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下来了,换言之,也就是说,红白公主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我流露出轻蔑的笑容,眼神微微一颤,就见红白公主机灵的将赛钱箱收起来了。
啧,算你聪明,否则下一秒钟,这个赛钱箱就会被掏空,并且变成我家的马桶。
没有便宜可占,我哼哼唧唧,对于被红白公主连续数次敲诈勒索,依旧难以释怀,钱能换来情报当然是好事,但如果不用花钱也能换来呢,岂不更妙?
“兀可真是个大恶人,竟然连修房子的钱也想抢,是想让可怜无助的少女风吹雨打,流落街头才甘心么?”窥出我的意图的红白公主,震惊的瑟瑟发抖。
“别这么说,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反正修好了迟早也要被拆的。”
“那是另外一码事,而且只要我修的够快,她们就永远也拆不完,胜利,永远属于巫女一族!”
难道不是应该尽量避免被拆家么?这股子悲壮心酸之极的乐观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处都是吐槽的点,就仿佛是高手过招,她浑身都是破绽,却反而让我不敢出招,不是因为红白公主有多强,而是我的选择困难症逼死了我自己。
“对了,其他魔法之源呢?”我端着碗里的,看着盘里的,想着锅里的,寻思着要是能将所有魔法之源诱拐回家,那岂不是美滋滋?
“兀可别贪心不足,本来按照巫女一族的规矩,是不允许魔法之源的力量外借的。”红白公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瞥着我,没有拿出赛钱箱,看来是认真的。
“给点,再给点。”新型乞讨救世主,再次发威。
本也没抱什么希望,毕竟巫女一族和天使巨龙不同,一味的单方面索取,说不定会产生反效果。
未曾想,红白公主还认真思考了几秒钟,给出答案。
“一点点的话……到也不是不可以。”
“不给就算了,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你这节操巫女哈哈哈……抱歉我错了,仁慈大方的巫女公主阁下,给点吧。”
带着占了便宜后的小人得志嘴脸,我哈哈大笑着离开,走出百米远,身体一僵,瞬间回头转身,双膝着地在草地上一个跪铲回到红白公主身前,行五体投地大礼。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国足进球了。
“兀这么做,只会徒增我的困扰。”抬起头,显然我的一番夸张做作之举,确实带给红白公主不小的困扰,她微微侧身,眉头轻蹙。
“你的困扰,我买下了。”手心往外一翻,上面多了些闪闪发亮的俗物。
“兀……偶尔在该机灵的时候还是挺机灵的。”
“大家一直这么夸我,诶嘿。”
“该卖节操的时候也从来不会落下任何一次机会。”
对此,我回以亲切温暖的目光,饱含感情的喊了一声。
“同志。”
“要符么。”红白公主眉头挑了挑,下意识伸手往后背一探,看似要解开什么的样子。
“穿过的不要。”
我笑着摇了摇头,拜托别再添乱子了,贝雅丫头的我都还愁着该怎么找机会还回去呢。
言归正传。
“再给一点点也行,不过有条件。”
“我可以忽悠琪露诺跟你签下十年的卖身契约。”我财大气粗,无所畏惧,重金之下,红白公主的鼻息果然粗了几分。
“兀开出的条件很诱人,但很可惜理解错我的意思了。”
“哦?”
“可以再出借一分魔法之源的力量,但必须是指定的魔法之源,以及指定的人选。”
“我明白了。”
神色一凛,我似乎看到了命运的齿轮在转动,天命之子的宿命,就是如此蛮不讲理,不顾它人的精致感受,哪怕一开始奋力的拒绝了,也会明里暗里重新安排上。
该我的,还是我的,不该我的,迟早也会属于我,这就是缠绕在我身上的可怕诅咒!
实在是太可怕了,我完全无法抗拒,无法拒绝,只能在绝望中接受这一切,麻木的任其摆布,无数次在噩梦中惊醒,流下悔恨的泪水。
我,为什么会那么……
“指定的魔法之源是风系,指定的人选是那位赫拉迪克公主。”
“……”
“兀这是怎么了,不高兴?”
“不……我高兴的很,你看嘴巴都笑歪了,只不过为什么会是她?”
“她变成这副模样,也算是我等巫女一族的过错,就当做是一点小小弥补吧,况且曾经承载了魔法之源的她,与魔法之源的相性非常好,应该很容易能获得认可。”
你一个区区人偶,又是超神器之身,又是魔法之源送货上门,到底要闹哪样?还让不让主角混了?你知道我有多努力么?你数过我的头盖骨有多少孔么?它已经很累了,不想再被细剑和牙签剑戳了,你关心过这些吗?没有,你只在乎你自己,你只想每天都刺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