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7ima引人入胜的小說 法師喬安 線上看-第23章 殘酷的真相推薦-3nxby

法師喬安
小說推薦法師喬安
“乔安,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不太正常,该不会感染那个……”哈康关切的望着少年法师苍白的脸庞,似乎觉得“天花”这个词很不吉利,有意避而不提,“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没事。”乔安勉强挤出笑容,“你们接着说,发现有人故意把滋生天花病毒的毛毯卖给原住民,后来怎样了?”
“后来我和斯露德就顺藤摸瓜,追踪所有病毒毛毯的源头,也就是那个名叫约翰逊的奸商。”
“我们打听到此人的地址,就带上十来个兄弟,前去找他对质。”
“约翰逊这家伙心里有鬼,听见敲门声,推开窗户向外看了一眼,发现我们一群人来找他问罪,吓得赶紧缩回头去,试图从后门溜走。”
“幸亏斯露德多了个心眼,提前绕到杂货店后门守着,把那奸商逮了个正着,逼问他为何故意把沾染病毒的毛毯卖给我们阿萨族人,更关键的是这些病毒毛毯是他从哪里进的货。”
“约翰逊最初还想抵赖,把我给惹火了,两鞭子抽过去,那家伙嚎的像杀猪一样,马上就服软求饶,供出自己是受殖民地军方雇佣,利用病毒毛毯在维穆尔河谷散播天花,即便病毒不能把我们全杀死,至少可以吓得我们拖家带口逃离疫区,这样一来,殖民者就能顺势占有我们留下的土地,跟随病毒的脚步,不断扩张地盘。”哈康愤恨的哼了一声,“不得不说,策划这条毒计的人真的很聪明,可惜他没把自己的聪明才智用到正确的地方,简直比魔鬼更阴险,更残忍!”
“那么幕后主使者究竟是谁呢?”霍尔顿追问。
“以约翰逊的身份,没资格跟大老板打交道,平时负责跟他联络的人是亨利詹姆斯中校。”哈康回答。
斯露德接着哥哥的话茬,做出更深入的分析:“以詹姆斯中校的级别,不太可能调动如此庞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从五年前就开始策划这起阴谋,谁都知道詹姆斯中校是屠夫拉瓦尔麾下最忠诚的一条走狗,拉瓦尔在两年前那场战争中曾借用邪教徒乃至恶魔的力量,当时就闹得沸沸扬扬,几乎尽人皆知,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拉瓦尔及其背后的征服教团就是这场灾祸的策划者,具体的传染方案,大概是受雇于军方的某位病毒专家精心设计出来的。”
“我们从约翰逊口中得到这些证词过后,打算把他押送回河谷镇,作为向殖民地政府与军方提起控诉的污点证人。”
“就在回家的途中,一支骑兵巡逻队突然冲出树林,将我们的队伍包围起来,这些不怀好意的骑兵全都装备有魔晶滑膛枪,隶属于殖民地的精锐部队蓝色枪骑兵,这支巡逻队的指挥官,就是那位名叫鲍勃安德森的骑兵上尉。”
斯露德深深看了乔安一眼,继续讲述当时的情况。
“安德森上尉声称在率队巡逻途中收到约翰逊以通讯石发出的报警,得知他遭到阿萨族马匪绑架,特地带队赶来营救,要求我们立刻放人,否则就把我们全都抓回去关进大牢。”
“我们当然不能接受这一罪名,试图澄清真相,告诉安德森上尉我们不是绑匪,还告诉他奸商约翰逊已经亲口招认贩卖病毒毛毯的罪状。”
“然而那个傲慢的骑兵上尉根本不听我们解释,警告我们必须马上释放约翰逊,否则就对我们不客气。”
“双方的争执越来越激烈,安德森上尉竟然下令骑兵队朝我们开枪,打死打伤我们数名族人。”
“在这种局面下,我们忍无可忍,只能奋起反抗,一番惨烈的激斗过后,骑兵队被我们击退,至于那位安德森上尉……”
斯露德苦涩一笑,盯着乔安的眼睛缓缓道:“安德森上尉,在混战中被我亲手开枪击落马下,其后不久,一名愤怒的猎手挥刀割下安德森上尉的头皮,就在短短两分钟之前,安德森上尉刚用军刀刺穿那位猎手胞弟的胸膛那可怜的孩子,年纪还不满十五岁。”
“没错,是我杀了安德森上尉,这是他咎由自取,我对此没有一丝愧疚!”
“乔安,我不清楚鲍勃安德森是你什么人,既然你专门写信向我打听他的死因,想必关系不浅,这次来到维穆尔河谷,也是怀着为他报仇的目的吧?”
乔安不知该怎么回答斯露德的质问,心情之纠结无以言表,只能继续保持沉默。
林间寂静无声。
听斯露德亲口道出鲍勃安德森之死的真相,跟乔安同来调查的海拉尔和锡安姐弟也都心情复杂,不知该将这场悲剧归咎于谁。
安德森上尉因执行公务而殉职,固然值得同情,但是斯露德在当时的情况下也是别无选择,谈不上有罪。
归根结底,要怪只能怪策划这场病毒阴谋的野心家,那些不幸染病的原住民,还有被他们传染的亲友,都是阴谋的受害者,至于安德森上尉,假如他对阴谋的内幕一无所知,仅仅出于军人的责任感前去营救贩卖病毒毛毯的奸商,一位帝国公民,那么毫无疑问,他本人也是阴谋的牺牲品。
令人感到压抑的寂静持续了许久,斯露德从储物袋里抽出魔晶步枪,装填子弹,抛向乔安。
乔安下意识伸手接住步枪,抬起头,茫然的望向斯露德。
“该说的我都说了,我敢对众神起誓,没有一句谎话,杀死鲍勃安德森的那把枪,此刻就在你手中,如果你要替他复仇,尽管冲我开枪!”
少女凄冷的话语,在乔安耳畔回荡,触动他的心弦,使他不由回想起安德森太太面对爱子尸体时悲恸的面庞,转而又想到伊丝塔阿姨慈爱的面容……
乔安从打记事起就没了母亲,安德森太太和伊丝塔阿姨,都曾使他感受到母亲一般的温情,恍惚之间,两位“母亲”的脸庞仿佛在他眼前重合为一,握枪的手,无力的垂落下去。
……
:。: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