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93r7火熱玄幻小說 劍宗旁門 起點-第三百五十六章 劍宗援軍熱推-wuyqf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舞阳很期待剑宗的援军大部队到来……只是令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剑宗到来的援军却只有三人。
一位元婴两位金丹,其中一位金丹看起来还十分年轻。
这种实力不算弱了,但是要解决青冥道的麻烦却还远远不够吧?
只是令舞阳很意外的是,已经将他彻底折服了的苏礼这时却是快步走向其中一个看起来像是中年人的金丹修士面前躬身行礼了……
“师父,你来啦。”苏礼说。
哦,是师父啊……等等,苏礼的师父?
舞阳很是惊讶,因为苏礼的师父不就是传说中那位连洞冥真君都不一定能够抓得住,再多人围攻都不怕的渡厄真人孤棹子?
于是苏礼就开始给舞阳介绍道:“这就是我的师父孤棹子,而这位是我剑宗长老乩剑,这位是乩剑长老的徒孙持鞘师兄。”
“这是青冥道·岚门的舞阳真人,这次也是他向我们求援。”
剑宗三人看到舞阳的时候却是神态各异……
持鞘是一脸的惊艳,他觉得这世上怎么可以有这么好看这么温柔的女人……真是单纯啊,在这剑宗仙子们都喜欢穿男装的大环境下,他居然还没发现这位其实只是爱穿女装。
而乩剑和孤棹子则是先惊了一下,以为青冥道的那些阴损的家伙又要用美人计来迷惑自家的吉祥宝宝……但是等看清楚舞阳之后才是一脸无语地感叹: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然后又看向苏礼……你怎么就什么人都碰得到?
至于这个阵容哪里弱了?
乩剑可是剑宗当代中仅次于姬练的存在,虽然姬练已经在不久前晋升洞冥,但乩剑的修为其实也已经很接近洞冥境了。
而且剑宗剑修的战力是能够单纯地以境界来区分的吗?
能够在那么作死的宗门内脱颖而出,要是没一些过人之处怎么行。
持鞘虽然是属于过来‘蹭经验’的,但是他道心坚定并且天赋过人,只需要足够的经验和磨砺同样可以一飞冲天。
至于孤棹子就不必多说了,适用于任何情况的辅助工具人,堪称剑宗门内王牌辅助。这次也是因为求援的是苏礼,所以他才会来到此处给乩剑打辅助。
所以就算舞阳心里再怎么腹诽,其实这支剑宗的援军小队构成极为合理,绝对能够应对绝大多数情况。
而如果是有他们无法应对的……那么乩剑等人的使命就是稍作拖延,等剑宗阳神剑仙们暴躁出击……
“闲话稍后再叙,青冥道的情况我等已经知晓,那么我们还是尽快解决煞魔之事吧……魔星天降,于天裂山与西秦地界的魔星都已经差不多解决,但是落入山东诸地以及北方草原上的魔星却依然棘手。”
“抓紧时间解决这蜀中问题,我们接下来还有其他地方要打。”
说出来可能有些让人难以置信,因为此时的乩剑居然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圆滑’了。他现在一心都想着自家宗门的事情,于是自然地就摆出了一份旁人看来是高傲的姿态来。
舞阳见状自然是不敢有意见,但是他从乩剑的话语中却听得出剑宗的气魄……为什么东洲其他地方的魔星状况他们也要关注?真的是东洲正道为一家吗?
别开玩笑了剑宗都已经‘退群’了啊!
那么此时剑宗通过乩剑所表现出来的气魄就只有一种解释……在剑宗的眼里,东洲就是他剑宗的东洲!
这种发现让舞阳微微有些不爽,可是当他意识到在当前这种魔星降世肆虐人间的时候,剑宗能够有这样的担当和觉悟或许就是天下之幸。
至少对于如今的青冥道与蜀中修真界来说是一件好事……
舞阳带着剑宗的四人来到了青冥道的山门前,他神色复杂地看着那‘特效加持’仿佛有无穷威严的门楼,神色焦急又复杂地说道:“总部的护山大阵也被开启了,只是我们这几个人的话,想要硬闯恐怕会很麻烦。”
这一次再来青冥道的山门,苏礼就发现这后面居然都被一层带着雷霆的浓雾所覆盖,看起来危险重重……明明他上次来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
所以说他上次真的跑得很及时,如果头铁地直接冲进去……
总之,苏礼觉得自己超幸运的。
不过就算大阵封路,在剑宗的‘顶级工具人’在场时那也是毫无意义的。
苏礼先前施展了从渡厄神符中拆解出来的‘渡厄破禁符’所以能够轻松走出岚门的山门大阵,而现在孤棹子则是直接施展了渡厄神符……
金色的符文笼罩在众人四周,走入这青冥道的山门大阵中之后竟然仿佛水滴融入大海一眼,兴不起丝毫波澜。
这山门大阵就好像是忽略了符文中的众人一样,令他们可以一路轻轻松松地在其中行走。
舞阳对这种情况又是心头发紧……虽然孤棹子只是金丹真人,但是这种功能却绝对是战略级的!
要是剑宗想要向哪个宗门发起攻击,那就只需要孤棹子以渡厄神符带领,轻轻松松就能够带着剑宗那一群暴躁的剑修杀透山门!
剑宗,真的是太可怕了……
穿过护山大阵的过程可以说是毫无波澜,渡厄神符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可是在正式进入这青冥道所在的山谷之后,众人却被眼前的一幕给吸引了……
因为这里,竟然还有人在活动!
看着那一个个巡山弟子气度森严的样子,就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可是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吗?
这些青冥道弟子身上,此时正散发着浓郁的黑气,一看就知道都是入魔了啊!
入魔之后还能够维持理智,还能够有此秩序……
“有魔头在,而且是大魔头!”乩剑表情凝重地说出了他的判断。
苏礼点头道:“如果所料不差,那煞魔应该就在青冥道内了。这些人心中的煞影应该都已经孵化了出来,那么他们此时就都已经成为了煞魔的傀儡……不必手下留情了。”
舞阳:“……”
他很想说什么,但是这个时候他却什么都没办法说。只是猛然甩起了自己的丝带呼唤风法降临……既然一定要杀死,那么就让这些青冥道的弟子都死在他的手里吧!
持鞘见状立刻持剑准备战斗,他决定等下作战的时候一定要多多照看一下这个漂亮的‘小姐姐’。
乩剑的眼角猛地抽搐一下……他有些担心自家这一系的嫡传该不会绝后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