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n58d人氣玄幻小說 柯學驗屍官 線上看-第231章 貝爾摩德的試探讀書-teu2d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翌日,早上。
睡在沙发上的林新一从睡梦中悠悠醒来。
朦朦胧胧之中,他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深陷在一片温暖之中,像是回到了儿时母亲的怀抱。
而等他睁开眼,才发现…
这温暖的感觉并不是假的。
因为眼前出现的不是天花板,而是贝尔摩德那张姣好动人的脸颊,还有披散着落到他脸上的,那一缕缕带着幽香的银发。
脑后枕着的也不是枕头,而是两条紧紧并拢的,饱满而柔软的大腿。
贝尔摩德就像是在哄孩子的母亲,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让林新一枕在自己的大腿上睡着了。
而这时候,她还正用自己那双温软暖和的手,轻轻地爱抚着他的头发。
就像是在给自家猫咪捋毛的铲屎官。
“早上好,Boy.”
贝尔摩德微笑着向他打了声招呼。
“……”林新一顿时被这一幕给吓醒了。
他一个鲤鱼打挺,从贝尔摩德的怀抱里弹射起飞,迅速坐正了身子。
然后,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还好,衣服还在,扣子也都扣得很紧。
贝尔摩德应该没趁他睡着的时候,对他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你跑到我这来做什么?!”
林新一回过头来,脸色难看地问道。
“唉…”贝尔摩德轻轻一叹:
“你小的时候,可最喜欢被我这么抱着睡觉了。”
“老师我只是想同你回味一下过去的时光,怎么…”
“你就没有想起什么吗?”
她静静地看着林新一,那对让人捉摸不透的晶莹眼眸里,悄然闪过一丝期待。
“我…”林新一顿时哑然。
他当然什么都想不起来,更没办法陪着这位贝尔摩德老师回味往昔的美好岁月。
“别闹了…老师,我真的不是小孩子了。”
“你该注意一点自己的行为。”
林新一冷着脸,用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语气略过了这个话题。
“好吧…你也长大了呢。”
贝尔摩德又露出那种仿佛很受伤的样子。
但一转头,她就又从旁边的茶几上,微笑着端起一个小碟子来:
“来吃早饭吧。”
“我早上特地出门买的材料,给你做的你爱吃的花生果酱三明治呢。”
林新一的眼睛从那三明治上一扫而过:
他女朋友也喜欢吃这玩意。
但这种米式早餐热量爆炸,甜得齁人。
自从小哀亲自下厨给他做过一次,差点没把他牙齿甜掉之后…一看到这种三明治,他就没有食欲。
“嗯,先放着,我等会吃。”
林新一表情淡然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便刻意不再理会这位举止轻浮、对自己关爱过度的贝尔摩德老师,自顾自地走下沙发,去卫生间洗漱去了。
“没有想起来么…”
望着林新一的背影,贝尔摩德的目光变得有些复杂:
她刚刚是想还原一下林新一小时候和自己相处的场景,借此来刺激他回想过去的事情。
理论上,这可以帮助失忆的人找回自己的记忆。
但贝尔摩德这一次的尝试显然没起到任何效果。
她展现出的“母亲的关怀”被他反感,为他做的他以前最爱的早餐,也被他轻易无视。
林新一完全没有反应,只是一如既往地用冷脸来敷衍她。
“看来他真的把我这个老师给忘了。”
“那些回忆…他都完全想不起来。”
贝尔摩德的神色有些复杂。
同时她又悄然蹙起眉头,目光变得凝重:
“那对于过去的事,他到底还记得多少呢?”
从林新一目前的表现上看,他应该还是记得自己是组织的成员,知道自己是在为组织做卧底工作的。
但要是他忘掉的东西太多,忘掉了自己和她这个老师的羁绊,忘掉了组织对他的培养,甚至是忘掉了对组织的忠诚….
那情况可能会非常麻烦。
毕竟,林新一现在可是天天跟警察混在一起。
身边还跟着一位自带“感化”光环的天使小姐。
贝尔摩德自己都挡不住Angel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何况是失忆的林新一。
万一林新一失去记忆太多,变成了一张可塑的白纸。
说不定,他就会被那位纯洁的天使小姐影响,被她不知不觉地带偏到了正道上去。
如果情况真是如此,林新一以后甚至可能会变成敌人。
变成她这个老师的敌人。
“不,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他不可以是一个‘好人’。”
“这只会给他带去危险。”
贝尔摩德不禁想到了自己的好同事,患有卧底PTSD的琴酒先生。
要是让那个男人知道林新一的失控,他肯定会带着他那把打自己人百发百中的伯莱塔92F找上门的。
到时候,她作为组织的干部,林新一的老师,两边该怎么选?
想着想着,贝尔摩德的目光愈发深沉。
……………………………
林新一洗漱干净,又仔细看了看时间:
已经是早上9点多了。
因为昨天工作忙得太晚,回家已是深更半夜。
早上贝尔摩德又为了让他在自己怀里睡个好觉,把他设下的闹钟关了。
所以现在其实早就过了上班的点,只是天色有些阴沉,看着不像是日上三竿。
而林新一匆匆收拾好自己的行头,紧接着就发现…
贝尔摩德也已经换上那身“克丽丝小姐”的行头,戴好了小礼帽,穿好了高跟鞋,手里攥着跑车的车钥匙,站在门口等着他过来:
“走吧,该去警视厅上班了。”
“你…”林新一顿感不妙:“老师,你要跟我一起去?”
“是啊。”贝尔摩德微微笑着:“这么久不见,老师我可是想多陪你一会呢。”
“……”
就像是在暗示那缠人的推销员赶快滚蛋,林新一用克制而不满的口吻说道:
“老师,你就没有其他事要忙吗?”
“没有。”贝尔摩德走上前来,不由分说地挽住了他的胳膊:“还有什么事,能比陪我的Boy更重要呢?”
林新一听得一阵头皮发麻:
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就连上班的时候都要黏着。
那自己岂不是一天24小时都要被这位贝尔摩德老师盯着了?
林新一很想摆脱这个危险的女人。
但贝尔摩德却没有任何要离开的样子。
她亲密地挽着他的胳膊,带着他走出家门,准备跟他一起去警视厅上班。
而就在林新一身不由己地再度坐上富婆跑车之后…
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是目暮警官。
一般他打电话给林新一,都是哪里出了命案,叫他来出警的。
这次也不例外。
只不过,这一次,出的事情比较大。
“老师,不用去警视厅了。”
“直接把我送到米花酒店吧!”
林新一挂掉电话,这样语气凝重地对贝尔摩德说道。
“米花酒店?”
听到这个地点,贝尔摩德原本漫不经心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认真起来:
“那里出了什么事吗?”
“嗯,出了大事。”
“听说满天堂公司在那里开的新作发布会,被人用大威力的炸弹袭击了。”
林新一的目光变得无比凝重:
看来东京的治安比他想象的还要差。
上次那个光天化日开枪的毐贩就已经刷新了他的认知,现在好了,连在市中心扔炸弹的法外狂徒都冒出来了。
他心中正是感慨,而坐在驾驶座上的贝尔摩德,却是若有所思地用手指敲起方向盘来:
“米花酒店,满天堂的新作发布会…”
“看来,这可能会和我们组织有关系呢。”
“额?”林新一脸色一滞:“这炸弹…是我们组织安的?”
“不。”贝尔摩德摇了摇头:
“按计划,龙舌兰今天早上应该会去米花酒店,和一个叫中岛秀明的家伙进行接头交易。”
“可现在,那里竟然发生了爆炸…”
“龙舌兰说不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说这些话时,贝尔摩德全然换了种面貌。
之前的她在林新一面前就像是黏人的女朋友,温柔的大姐姐,现在谈起组织的工作,气质顿时变得冷艳而神秘起来。
说着,贝尔摩德还掏出手机,试着拨通一个电话:
“果然,龙舌兰的电话打不通了。”
“这场爆炸说不定就是冲着我们组织来的。”
贝尔摩德转过头来,神色严肃地吩咐道:
“Boy,去查清这个案子。”
“你现在的身份,正好可以帮我们搞清楚这次袭击的来龙去脉。”
“嗯…”林新一讷讷点了点头,心里不免有些震撼:
这案子竟然还和组织有关。
他有个素未谋面的同事,可能已经被干掉了?
而林新一还在消化贝尔摩德话里的巨大信息量,贝尔摩德却是在一番思索之后,突然问道:
“如果龙舌兰真的死了…”
“Boy,你可不要太难过了。”
“额?”林新一微微一愣:
难过什么?我难道和那家伙认识?
只见贝尔摩德深深一叹,眼神里透着安慰和关怀:
“你小时候还跟他学过一段时间格斗,关系还挺不错的。”
“没了这个老朋友,对你也会是一种打击吧?”
“我…”林新一一阵沉默。
他不知如何作答,而且也根本演不出什么“哀悼故友”的高难度戏码。
于是,他只好冷着一张脸,模仿着琴酒的模样,扮演起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难过这种感情太多余了。”
“尽快找出对我们组织不利的敌人,才是最重要的。”
林新一这样冷漠着回答道。
“嗯…你能这样想就好。”
贝尔摩德心中一沉:
麻烦了…
龙舌兰跟林新一从来就没见过面。
甚至,林新一原先作为一个小角色,龙舌兰甚至都没听过他的名字。
可她故意提到龙舌兰和他交情不错,林新一竟然没有反驳。
“连自己过去在组织里的情况都不记得。”
“他忘掉的东西,似乎有些太多了。”
“那他的心…还会在组织,在我这边吗?”
贝尔摩德的表情依旧平静如水。
但目光深处,却是已经泛起点点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