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vwg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芝加哥1990-第一千七十五章每一天都在創造歷史熱推-tix6r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一九九七年一月三日,早上六点,数位西装革履的不速之客到访高地公园,半个多小时后古德曼和奥格雷迪也顶风冒雪赶了过来,书房里还穿着睡衣的宋亚开始激动嚷嚷。
他没在骂人,而是和吉姆克拉克讲电话,“吉姆,吉姆,不不不,你别打断我,听我说,我上次不是已经答应过你了吗?我会拿住股票,我一向说到做到!”
“那很好啊,我们用比较正式的方式确定下来。”吉姆克拉克说。
“我才不签这个鬼东西。”
他将桌上由西装男们带来的文件推远,这是网景高管和大股东的联合声明,承诺在六个月内不会减持手中的公司股票,“我不是大股东,不参与任何决策和公司管理,没有董事会席位和投票权,甚至连内部消息都拿不到……上次我已经看在你的份上额外补签过一次了!现在又来?”
“这对稳定股价有用,你私底下口头承诺什么投资者们又不知道!”
吉姆克拉克也提高了音量,“除非你上次在欺骗我,你实际上就是打算今天开盘后套现走人!”
“OMG!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了吉姆?”
“什么?你说话小心点!是我带你发了财!”
“发财,发财,这句话你想对我念一辈子还是怎样?生意就是生意!”
“永远别忘了是我允许你入的场,也永远别忘了我本来有一万种手段在上市前把你那点股份干掉!我能做,但我没有做,你在网景已经赚了多少钱?嗯?你应该心怀感激小子……”
“呵呵,那只不过是因为当时我和你眼光一样好,也在追逐马克安德森,你不尽早摆平我,难道不怕他突然改变主意吗?而且我为公司所做的也不少,上市前尽心尽力用我的名气帮忙路演,我……我那时候连去白宫见大统领都戴着网景Logo的帽子妈的!”
“那你就继续和我们一起战斗!我会给你回报的,让你那个负责风投的华裔博士来找我,电话里不方便说。”
“我也会信守承诺吉姆,但我不签这破玩意儿,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又在耍我……上次我将百分之零点五的股份卖给你朋友们的投资公司,没几天你那边就连爆利好……股价从一百三十五一路冲到了一百七!我亏大了我!”
“你还好意思提他?他们都已经被套牢了。”
“呃……高点没出手吗?”
“你说呢?他们又不是先知。好了好了我没时间和你拌嘴APLUS,你看过文件了,那就签了它,大家都签,我,马克,巴克斯德,我们现在需要团结,今天对我们很关键,就当帮我们个忙。”
“那你早点说啊,我一大早哪有精力做决定。我昨晚刚和芝加哥交响乐团合作演出,今天还有一场,交响乐指挥你懂吗?这工作需要一百二十分的注意力,很累人的!”
“这个我道歉,我也是昨晚想了又想,还是决定把你拉联合声明里来,确保今天开盘万无一失。”
“你还说你没有被害妄想症!?”
“我M-FXXK二十亿身价一个月内快掉了一半!你跟我聊被害妄想症!?要不要再聊聊亨廷顿舞蹈症啊!?”
“亨什么?算了算了,呼……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吉姆。”
和吉姆克拉克吵得头昏脑涨,宋亚感觉那家伙精神都有些不正常了,胡言乱语,当然也能理解吧,要了点好处终于还是妥协了。
喘着粗气,吭哧吭哧在联合声明文件下面签字,然后把纸笔一股脑掷还西装男,又去睡回笼觉。
“哈莉?”
上午十点多,他这次自然醒来,翻身发现哈莉没在枕边,可能锻炼去了吧,爬起来洗漱收拾好就去了书房。
‘继网景各大股东以及高层声明暂缓减持公司股票六个月之后,APLUS今日开盘前也宣布加入这一承诺,他手中目前仍拥有网景公司百分之二的股份,按节前收盘价计算,市值约为一点五亿刀……’
房间里的财经电台正在播报,彭博机键盘被按得噼里啪啦响,“早盘怎么样奥格雷迪?哦,是你啊……”
还以为是自己的股票经纪缩在屏幕后,没想到走过去看到哈莉那还没打理的蓬松黑色短发。
“网景股价刚刚冲回一百刀了!”她报喜。
“你关注这个干什么?不是没让你买网景的股票吗?”宋亚奇怪的问。
“没买没买,早上听你们在书房里为这个吵来着,你们都承诺暂缓减持算利好吧?”哈莉反问。
“大部分算,但也看情况……奥格雷迪和古德曼呢?”
“在楼下客厅和斯隆女士聊天。”
“噢。”
“你等等,你等等。”宋亚刚想抬脚走人,又被她叫住,“过来,过来……彭博的这篇新闻是什么意思?”
“网景发布新的网络目录标准LDAP,预计有四十多家软件厂商和大量企业用户如米国银行、美孚、万事达卡、强生等都将支持这一标准。”
哈莉指着屏幕上的一则短新闻问。
“呃……呃……好像是用在它家企业内联网产品上的吧,我不太清楚。”宋亚回忆了下,没有印象,“总之是好事,制定标准肯定是有利于将竞争对手排除出市场的。”
“还有还有……”哈莉又翻出来一条稍早的。
‘网景浏览器将新增……等等功能。’这篇比较长也比较专业,宋亚跳着看,‘部分开发者抱怨,网景浏览器支持新特性的扩展功能代码未遵从万维网联盟提倡的网页编程标准巴拉巴拉……’
“畜生啊!万恶之源!”他看完后下意识就骂。
“什么了?什么意思?”哈莉化身问题宝宝。
“呃……就是说以后网页开发者在基于网景浏览器开发出网页后,很可能还要为兼容IE浏览器再忙活一遍,反之也一样。”宋亚回答。
“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网景和IE彻底决裂了,以后你用不同的浏览器访问同一个网址却可能会看到不一样的页面,甚至有可能用IE访问时所有功能都好好的,但用网景的就不行。可怜的伯纳斯李,创造了万维网,放弃了专利,但没想到他维护互联网的对等性,让它保有最起码的秩序这一理想迅速被米国上市公司为了维持股价践踏了……”宋亚感叹。
“算利好吗?”
“算吧,现在网景还保有百分之八十左右的市占率,网页开发者肯定优先基于网景浏览器编写代码,然后再考虑兼容IE或其他厂家的……”
吉姆克拉克和马克安德森这是要放大招硬干了,趁着还有市占率优势逼开发者站队,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只可怜了那些网站程序员,如果还想网页兼容各浏览器,以后工作量等于翻了一倍甚至不止。
“所以某些IT媒体会说浏览器世界大战正式打响对吗?”奥格雷迪他们走了进来,“微软的市值和年收入是网景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噢。”
“但网景股价回升了,看来有不少投资者看好我们。”宋亚说。
“也许他们看好的理由是这个。”奥格雷迪给他看最新一期的前线杂志。
‘网景总裁巴克斯德聊到去年八月微软推出IE3.0后他们发起的不正当竞争诉讼时表示,他们已经拿到了确凿证据,微软在劝说PC厂商接受IE的捆绑销售时,为每份Windows操作系统的OEM许可提供了三刀的折扣……’
“哇哦,这次微软真的被抓到了?他们有这么不小心?”宋亚乐了,“不正当竞争?基于Windows操作系统的统治性地位,这足够被定性为垄断行为了吧?”
“看起来是。”
斯隆把一份文件递过来,“吉姆克拉克想让你再添把火。”
宋亚扫了眼文件,又看向彭博机屏幕里带着Infoseek等一众‘小弟’艰难上攻的网景股价,“行吧。”
毕竟自己陷在里面的钱太多了,他打开搭载着Voodoo Rush显示芯片的康柏电脑,登陆阿美利加音乐网站,‘哈!微软被我们抓到了!证据确凿!三米元!比尔盖茨和鲍尔默出卖灵魂的价格仅仅是三米元!’
疯狂打字,中途又看了眼荣誉角桌上那张和大佬们的合影,算了,毕竟算和你老爸认识,放过你了,他把首富的大名消去,就骂鲍尔默一个,‘鲍尔默出卖灵魂的价格仅仅是三米元!IE浏览器不但免费,还捆绑销售,不但捆绑销售,还威逼利诱各大PC厂商!他们在搞垄断!等着被告破产吧!’
‘我们应该将微软分拆!’
‘华盛顿的政客们!别再对他们的垄断行为装聋作哑!’
‘MICROSOFT!’
连发几条,效果就难说了,常来偷新闻的娱乐记者对财经内容不敏感,他们渐渐也疲了,早已不会转载自己的每一条留言。
反正尽力就行,下午收盘时网景股价重新站稳了一百刀,也带动了一众互联网新贵小弟的股价回升,看来吉姆克拉克这通组合拳效果明显。
晚上,他稍稍整理了下燕尾服,面带微笑,步履轻快地走上台,和名流显贵们笑着打招呼,鞠躬,照顾到全场的每一个角度,台下也以掌声回应。
这是新年音乐会的最后一场,拥抱,握手,他不紧不慢走完程序后站上指挥台,目光扫过各声部和合唱团人们的脸,感觉差不多了,就切换成满脸的投入和虔诚,物我两忘,指挥棒在手中开始挥舞跳跃。
音符流淌。
‘作为最成功的非裔明星和投资人,在一九九七年的开篇,每一天,每一天APLUS都在创造新的历史……’
作为回报,吉姆克拉克让一家重量级财经晚报发表了篇吹捧文章,文字非常肉麻,‘一月一日,APLUS首先创造了唱片业最高的百分之二十点一的歌手分成,正好超过MJ和麦当娜百分之二十合约零点一个点。’
‘他带领菲姬等一众歌手从索尼哥伦比亚转投环球旗下的格芬唱片,不但决定性的改变了阿美利加唱片业版图,还一举拿到了顶级的六千万签字费,这一成就仅次于MJ……与麦当娜并肩。’
‘除此之外,非裔创立的唱片厂牌中,A+唱片以一点六亿的交易估值超过一众前辈,仅排在摩城和当初的Def Jam唱片后位居第三。’
‘当天,APLUS大手笔运用从唱片业赚取的丰厚收入,不但挽救了处境艰难的利特曼出版社和高保真杂志,还将二十世纪福克斯影业一举从破产边缘拉了回来,为福克斯的泰坦尼克号项目投资六千万后,这部卡梅隆导演的影史巨作制片成本达到了前无古人,创纪录的二点一亿……’
‘一月二日,APLUS又慷慨兑现承诺,转让给创业伙伴迪莱百分之十五的A+音频公司股权,此举被认为是在为A+音频的子公司,阿美利加音乐网站上市计划理清最后的内部股权关系。阿美利加音乐网站现在是全球第一大古典音乐专门网站,第一大音乐类论坛,也是位于全音乐之后的第二大音乐数据网站,以及位于AOL、Webchat娱乐板块之后的第三大八卦类论坛。作为先驱,它将为其他一众等待上市的专业类网站树立绝对标杆……’
‘一月三日,APLUS给予了我们的科技英雄马克安德森极大支持,他不但表态坚定拥护网景公司一系列股价保卫战的手段,也频频谈及网景对微软的诉讼。他在社交媒体上正式向‘恶龙’微软宣战,怒斥微软总裁鲍尔默是个为了三米刀出卖灵魂的犹大,还呼吁国会分拆掉行业霸主,世界第一大软件公司,如果真能获得成功……’
演奏效果比昨天完美,三分多钟后,宋亚满意地将双手缓缓下压。
音乐厅内再度响起了热烈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