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nxn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第三千五百零六章 以身相許鑒賞-2q6vf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小說推薦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平民百姓,是最容易产生恐慌的一群人,同时也是最容易冷静下来的一群人。
除此以外,他们还是最现实的一群人。
只要温饱无忧,只要不被剥夺生命,无论受到多大的压迫,无论面对多黑暗的局面,他们都能顽强而平静的生存下去。
蛇有蛇路,鼠有鼠道。
平民百姓,有着一套只属于他们自己的生存轨迹,而这套轨迹,高高在上的皇贵集团,是不能理解的。
但我知道,精灵女皇并无恶意,她只是担忧,担心月光城会重现妖精统治时期末期的惨剧。
可那幕惨剧是不会出现在月光城的,至少不会出现在妖精女皇与精灵女皇身上,也不会出现在这任皇贵集团的身上。
原因很简单,他们的统治,虽然不算卓越,却也达到了优秀的标准,不可扣,不压迫,不践踏,一切为了国家利益,一切为了民族利益,一切为了人民利益。
百姓的思想很简单,只要你能让他们感觉到温暖,他们就会毫不保留的奉献一切。
哪怕内围森林的怪物当真破封而出,肆虐月光城的话,平静下来的百姓也会拿起武器,奋起反抗,只为保护他们的信仰——两位女皇陛下。
绝不会有倒戈一击,摧毁皇宫大门,屠戮皇贵的惨剧发生。
排忧解惑之后,精灵女皇总算松了口气,表情也变得轻松下来。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一旦点破,说明,就不回再有任何担忧。
又与精灵女皇温存片刻,我便离开了皇宫,又一次朝着月光酒馆而去。
索西亚依旧左手托腮,右手持杯,一副慵懒的样子,靠坐在吧台上。
见我进来,她轻轻打了个呵气:“今天喝什么酒?”
“德雷克香槟。”
随着啵的轻响,软木塞划过一道优雅的弧线,落在吧台之上,弹了两下,又骨碌碌,然后不动了。
咕嘟咕嘟声随后响起,低头看去,宛若流动的紫水晶般的酒浆,缓缓倒入酒杯之中。
一种难以言喻的酒香以极快的速度于空气中扩散,很快就将我吞没。
“好奇怪的酒香”深呼吸后,我轻声道:“有种熟悉的异香,与曾经闻到过的德雷克香槟的味道截然不同。”
“当然不同”索西亚将剩余半瓶德雷克香槟缓缓倒入自己杯中,悠悠道:“这一瓶,才是真正的德雷克香槟。”
闻言,我眉梢一挑:“也就是说,以前我喝的,都是假的德雷克香槟喽?”
“不是假的,而是劣质品”索西亚喃喃道,随即,端起酒杯,放到鼻下,轻嗅,数秒后,不自觉发出一声畅快的呻吟,那是老饕得到感官上的满足时,才会发出的声音。
“什么样的才不算是劣质品呢?”我好奇问道。
“你知道德雷克香槟的主材料是什么吗?”
“……葡萄?”
“那只是其中之一。”
“难道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古怪材料吗?”
“不然我为什么要问你呢?”
“呃……”沉默数秒,我抬起头,问道:“还有什么原材料?”
“除了葡萄以外,还有动物的心脏。”
“心脏?”我疑惑道:“这样不会破坏酒的味道吗?”
“那也要分是什么心脏”索西亚悠悠道:“如果只是普通动物的心脏,自然是会影响到酒的味道,但某些特殊生物的心脏,不仅不会影响到酒的味道,还会强化气味儿,强化口感,就像你现在喝的这杯。”
“好啦”我笑道:“别买管子了,是什么动物的心脏?”
“幼龙的心脏。”
“幼龙的心脏……龙?”我惊诧道:“你说的龙,是哪种龙?看起来像是龙的蜥蜴,还是……”
“就是暴龙王·巴卡尔的龙族”索西亚晃动酒杯,缓缓道:“这里的幼龙,指的是翼龙。”
“翼龙?”我再次疑惑道:“翼龙族不是被派遣守护天空之城吗?你又是如何获得幼龙心脏的?”
“被派遣守护天空之城的翼龙,我自然没有机会猎取,但随着巴卡尔一并降临和风大陆的翼龙的后裔,还有是机会猎取的。”
“翼龙的后裔常见吗?”我好奇道:“是不是长相也和翼龙一样?具备龙族的特性吗?我指的是喷吐龙息……”
见索西亚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我讷讷的收了声。
“你的问题好多哦”索西亚悠悠道:“不过,我可以无偿回答这一切,毕竟这杯德雷克香槟的价格,可是很昂贵的哦。”
“……”我就知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生活在和风大陆的翼龙族后裔的样貌与普通翼龙相似,不过却不会喷吐龙息,或许是因为它的父母并不是纯粹的龙族的关系吧。”
“并不是纯粹的龙族?”我疑惑道:“也就是说,龙族和其他生物诞下的子嗣?”
“是的”索西亚道:“曾经,在精灵之森外围森林里,我就曾见到过一只翼龙和一只巨鸟组成的家庭,它们的子嗣也与翼龙长得很像,但可惜的是,同样不会喷吐龙息,不然的话,我一定会收养那一窝小翼龙当做宠物的。”
闻言,我眼皮狂跳:“所以,你把它们都酿成了德雷克香槟?”
“不然还留着做什么?”索西亚疑惑道:“混血翼龙族可不像纯血翼龙族那么理智,它们拥有远超普通生物的力量,以及野蛮狂傲的性格,很容易闯入内围森林,给月光城造成不可估量的灾难。”
“好吧,我清楚了,那么,那只翼龙呢?”我又问道:“它可是纯血的。”
“如果还有另一只异性翼龙的话,我或许会考虑留下它,但不是没找到另一只异性翼龙嘛。”
索西亚的笑容看起来是那样的天真烂漫,却看的我是心惊胆战。
“所以,你今天拿出这瓶酒,是什么意思?”我警惕道:“该不会是为了我家那只翼龙吧?”
“猜对了”索西亚微微一笑,竟老实坦白了这一切。
“别妄想了”我道:“它可是我家公会的二号会宠,我是不会把它的心脏交给你的。”
“我可以拿东西交换。”
索西亚悠悠道。
“以身相许?”
闻言,我一脸坏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