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mgp精品都市异能 玩家超正義 起點-第一百八十五章 安南的第一本僞典-6pbch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怪不得……”
安南喃喃道。
创世之秘不愧是创世之秘。
一切秘密之母。
在得到它后,安南之前许多朦朦胧胧的知识都被瞬间理清楚了。
正因为“神秘女士”的力量来自于“沉默女士”,所以“3”才会是沉默与封印之数,但同时也能作为仪式之数。
神秘女士才是二月之神!
所以善与恶、光与暗、生与死的二元,才会具有神秘之力。
——这是近乎一切现代仪式的奠基。目前流行的仪式中,就没有完全不存在“二元论”概念的……至少“自神向人”的借力,这种仪式基础的理论,也是因为人神对立、才能产生清晰的流向。
但为什么“数字3”可以增幅仪式之力呢?
因为神秘女士,原本就是沉默女士前身切割出来的一部分!
神秘女士会的,沉默女士理论上应该都会。但她将自己的眼睛、口舌与智慧送给了神秘女士,所以她才会“保持沉默”。
所以“数字3”才能用来增幅仪式,而“数字2”不能反过来强化否定之力……因为沉默女士同样也是隐藏的仪式之神,而神秘女士当然不会“黑夜”原本的否定之力!
也怪不得“欲望”会与“秘密”息息相关……因为“欲望”本就是“秘密”之母。
而“欲望”与“黑暗”这两个概念往往被人们联系起来、混为一谈的原因,也是因为在最开始的时代——在“欲望”刚刚从地上诞生的时代,“黑暗”与“欲望”根本就是同一张脸!
安南在《论苍白》中看到过一句话:
“……随着时代的不断变迁、以及主体种族的衍化,母神们的形象逐渐开始分离。”
——安南当时以为,这句话是说“最开始的母神们具有某种共性”……比方说古老的女神们,同样都会被人们作为“母亲”的形象而看待。而后来其中一部分才变得年轻……之类的。
这的确也很合理,而且也说得通。
但如今,安南才终于明白这是怎样模棱两可的言语——
这个作者,他所说的其实是“持杯女与沉默女士的形象最开始是完全相同的,后来才分化成了不同的模样”!
——只能说,这是真正的“懂的都懂”。
如果原作者将这句话也一起写在书里,那么可能就不只是被诺亚王国判为禁书的程度了……但反过来说,可能这本书的作者、也了解这份知识。
与关于“凛冬”的秘密不同。
关于“杯”的秘密,似乎被传的到处都是……也不知道这还算不算秘密。
现在看来,持杯女的力量应该也与沉默女士有关!
持杯女原本献给黑夜的,就是“虚无的、不存在的孩子”。如果说黑夜原本就是虚无,那么它的确也可以理解为是黑夜的孩子。
——所以黑夜才会欣喜若狂,接受她的献祭。
虚无之物自然不可能拥有孩子。
但是如果是虚无之婴孩,那就另当别论。
这么说来,世上的第一位仪式师甚至不是神秘女士,而是她的“母亲”持杯女。而神秘女士反而是第一场仪式的产物……
因为唯有完全确立这次“牺牲仪式”的正确性,确认它的成功,神秘女士才能得以诞生。而持杯女“西布莉”就必须得到“能够完成仪式”的力量。
正因仪式的成立,这才能被称为“献祭”。她所持的“杯”才会具有“献祭”的概念……她也因此才能得到真理之书而成神。
从那时直到现在,“杯”类型的咒物依然可以作为“献祭”的概念替代,而存在于仪式之中。
“……等一下。”
安南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这个世界有“太阳神”,但却没有“月神”。最开始安南是本能的以为,这是因为“太阳”的力量远大于月亮,月亮只是在折射太阳的光辉……
可在得知作为沉默女士的前身,被称颂为“黑夜”的无名无形的伟大之物,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甚至能够切分出两个正神。
假如这么说的话。
会不会在创世之初,这个世界……原本是没有“太阳”的?
安南还记得,他在幻梦中残留的印象。
那个无光亦无火的荒野——
——静默而深邃的天穹。
——以及、仿佛要埋葬一切一般,毫无感情的大地。
……那个“天”与“地”,是否就是“沉默女士”与“埋骨婆婆”最原始的形态?
那么持杯女所持有的,引发了世上第一次“献祭”的“最初之欲”,或许就是……
“……血肉之躯对智慧的渴求吗?”
安南低下头,深深呼了一口气。
并非是完全遵从于本能。
而是违反本能的举动——“献祭”原本就是将自己所持有的珍贵之物献出的仪式。这既不利于族群的延续、也不利于生命的增加。
那是称为“求知欲”的新生之欲。
换言之。
在持杯女之前,世上并不存在“求知欲”这种概念。当时将至未至之女还没有得到来自黑夜的智慧,地上甚至都没有“知识”的概念。
因为那个时候,忘却之海笼罩大地。世上一切生命都没有“记忆”的概念。
在这种情况下,持杯女引发了第一场献祭。
怪不得她会得到“血与欲”的真理之书。
得知了太多不该他这个年龄承受的秘密……安南的眉头顿时紧锁。
“智慧……”
安南微微眯起眼睛、缩成一团窝在椅子里面,低声喃喃道。
他联想到了很多。
比如说,他就持有“智慧”的要素潜能;比如说,他之前就认识神秘女士与持杯女,他甚至还使用过持杯女的知识;再比如说,他曾经流下过的“忘却之血”、即“沉默之油”,那就是属于寂静女士的力量。
——唯有在忘却之海退却之后,智慧之火才能得以点亮。
那么……
他忘却一周目的记忆这件事。
是否正是一种,“点亮智慧之火”的仪式?
“……这个秘密非常重要。”
安南意识到,他绝对不能忘记这件事。
他从未有一刻,察觉到自己距离的真相如此之近。
可如果念出创世之知识,安南肯定会将其忘却——他至今也不知道,到底圣者他们是如何保有知识的。
“但是,没有关系!”
安南的眼神骤然明亮了起来。
他也不是没有办法规避这件事——
就像是《论苍白》中模棱两可的记述一般。
只要他也如此记述,就可以给自己留下信息了!
而为了不将神秘知识的力量灌入书卷之中……安南必须使用密语,将其说的模棱两可。然后再制作一个隐藏着“解码表”的书籍,用于给未来的自己破解密语。
没错。
正是《伪典》!
“我要开始制作,属于自己的第一本《伪典》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