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5z1s精品小說 覓仙屠-五百三十八章 異火洗丹田熱推-dkmcf

覓仙屠
小說推薦覓仙屠
在众修的头顶,有一道幽红色的火光乍现,坠到了塔身后就燃起了熊熊的火光,站在塔下的结丹修士都看的一清二楚。
林嫣看到降临的天火,美目中闪过异光。她在进阶结丹后就翻阅过家族中关于通天之塔的典籍,在后来的几十年中她四处游历,借阅了很多典籍。
在那些典籍中,有五本说降临的天火就是世间的异火,散落在各处隐秘凶险之地,也不知道建立此塔的修士如何搜集的。
异火的诞生都是种种机缘巧合的,每一处都只会生出一缕。根据典籍中记载异火的数量有上百缕之多!
林嫣曾在一只四级妖兽的肚子内发现了一捆上古修士的手札。她费了好多心血将手札文字翻译出来,看到文字后让她也激动万分。
一缕异火出现后只会引起元气的动荡,对那些修为低浅的修士有一定好处,运气好能易经洗髓。
几十道异火出现会引起元气的剧变,会对灵窍清洗,这能使凝婴的几率得到一定的提升。
除了这些意外,最后还附加了这位前辈的猜测,这也是让林嫣欣喜原因。
当她看到这段文字时,还以为翻译有误,或者理解有误。等到祖父出关经过亲自核实这些文字后,才确信自己理解的没问题,让林家的这位天子娇女陷入了惊涛骇浪的狂喜之中。
这些异火如果利用的好,竟然具有开启灵窍的惊天功效!这消息就犹如天外之音,让林嫣的认知都出了问题。
自从他修炼以来,公认的修炼体系就是资质越差越容易开灵窍,天资越高的修士开灵窍就越艰难。
林嫣的资质当然不差,九灵窍已算的上极品天资,灵根也是水木双灵根,修炼起来速度奇快。他认识的那一堆天骄也都想开启更多的灵窍,从小到大试了不下十余种方法,祖父寻来的天地灵物也吞食了很多,但始终没能开窍。
所以在林嫣结丹后,对开启灵窍的事就抛到了脑后,不去想这种不实际的事。只是有时心中还是不甘,因为多一个灵窍碎丹成婴的阻力就越小,他实在不想放弃这条捷径。另外他从祖父的口中听说很多灵资不下于他的天才修士在凝婴时陨落,心中的担忧加上对元婴的渴望,林嫣在梦中是念念不忘。
可现在因为机缘巧合,出现了一种有可能开启灵窍的事,能助力她的凝婴之路,他无论怎样也要尽力一试的。
这位手札的主人也曾经捕捉过异火,不知研究多少岁月才总结出的方法,不过他也是在猜想,还没有被证实过。
因为这位手札的主人是元婴中期的修士,异火捕捉也是为了开启灵窍冲击元婴后期,但悲哀的发现只有更高阶的火焰才有可能生效,但捕捉那些火焰已看机缘了。手札的主人也明言,只要后来人能完全按照他的要求,能开启灵窍的几率,那是高达八成之多的。
不过,此手札上说要准备数种灵物没有备齐,这让他很是遗憾,据她的估计也只有一半的几率而已。
就在林嫣回忆之时,又有数道异火从塔的高处往下面蔓延,刹那间塔身上就多出了七八道绚丽的火焰,朝着下方直冲而下!
那些元婴老怪则眯着眼看着降临的异火,并没有生出捕捉的念头。
因为在一千余年前有一位元婴初期的修士曾出过手,不过在捕捉这些异火时被塔身的禁制困住,只有元婴侥幸逃了出来。
前几关对元婴修士还构不成威胁,基本没有陨落之危。但在通天之塔中就不一样了,总有倒霉鬼意外的陨落其中。
也就半盏茶的功夫,从天空中降临了百余道火焰,一只蔓延到塔基,炽热的火焰让围在此塔前的修士不由的连退数十步,熊熊的火焰让虚空都烧的扭曲起来。
韩玉若有琉璃天火镜护体自然不惧此焰,但那件法宝还在金甲人手中,他不敢去讨要,只能郁闷的连退数十步,让火焰的温度达到能承受的地步。
他目光扫了一眼,脸色蓦然变得阴沉了起来。
大部分的结丹修士都受不了火焰的炙烤连连后退,只有林嫣和林阳一步未退,林嫣腰间此时已挂着一块蓝汪汪的玉佩,放出蓝色的光幕让两人护在其中。
“有后台真是好。”韩玉心里不由的嘟哝一句,心中满是羡慕。
那五个元婴老怪身上没有能抵御异火的宝物和手段?
只要金甲人随手给他放出一道光罩就能让他站在塔前,可他偏偏没那么做。
韩玉心里很清楚,金甲人只是随口收他做弟子,在内心并没有真的当什么心腹。
他就算一心想要加入金光城,好好做一个乖徒弟,抱紧这条粗腿人家也不收。
什么时候都要靠自己,指着别人这种事他从来都是不干的。
虽然金甲人又是当面收徒,又是赠宝的,表面功夫做的一流,但他还是下意识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他没有向畅云拍卖行的田仙子和齐御风替自己求情!
要是真拿他韩玉当弟子,知道他和田姓女修的矛盾,说上一句场面话不多吧?韩玉甚至怀疑等过了无业之火后,他就会将自己囚禁交给田姓女修换好处,随便编个理由就好了。
这样的理由韩玉不用想都能编出十几条。
现在他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想办法让自己变得更重要些,不要立刻痛下杀手。
韩玉对修仙界的弱肉强食的一套很是了解,内心也非常赞同。要是韩玉出手压榨那些筑基修士他也毫不留情,你修为比我弱,你遇上我就活该吃亏!
异火降世后那些退后的结丹修士纷纷盘坐在地闭上双眼,开始默默运功感悟,希望能引导此火洗练丹田。
韩玉当然不会放过这次时机,也盘坐在地运转起了太上本源心法,开始感悟这股炽热的高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冥冥中韩玉感觉自己已身处这些异火的中央,离那些火焰只有咫尺之遥。
他甚至能感觉到炽热的火舌已将身上的衣物烧成飞灰,额头上的汗珠滚滚冒出,还不等流下就被蒸发殆尽。
但韩玉还是盘坐在地坚持,经历过心魔劫的韩玉更加稳重,知道这一切都是幻想。
要是他真出现了什么危险,那几个元婴老怪不会束手旁观的。
这也是他的一大底气之一。
很快那些炽热的火焰就烧灼到他全身,他甚至能闻到一股焦糊味,剧烈的疼痛让韩玉都忍不住颤抖,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癫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清灵的气息涌入脑海,浑身被灼烧疼痛瞬间消散,只是丹田中聚集了一团异火。
韩玉心中一喜,连忙引导这股异火慢慢的灼烧丹田。这一烧让他感觉浑身抽搐,酸麻无比,这过程也是疼痛万分,但也能咬牙忍受。

那些元婴老怪则饶有兴致的望了出来,发现这些结丹的修士在运转功法没多久,脸上就纷纷露出了痛苦之色,有的人脸上的五官都开始扭曲,各色灵光是闪动不已。
这些元婴也都听过关于异火的传闻,此时也能趁机好好观察一番。若不是顾忌脸面或者有仇敌出手,这些人也愿意引异火入体试试,看看能不能领悟出什么。
赤火老怪最是心痒难耐,但只能忍痛放弃这次机会。
他表面上是有盟友的,但很可能会被许诺翻脸。他已经吃过一次亏了,无论怎么都不会吃第二次。
“啊…”
盘坐在地的一个灰袍修士,脸孔一阵抽搐过,手中凝出一把黑刀就准备狂砍,但在起身的一刹那眼中恢复了清明之色,有些茫然的看着盘坐的众修。
“将你的法宝收起来!”正摇头晃脑的万姓元婴嘴唇一动,一道炸雷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灰袍修士赶忙将法宝收回,明白火焰焚烧只是幻像。他的心里自然不甘,又盘膝坐在地上,想进行第二次尝试。
但这次运转功法时却感应不到火焰,坚持了半盏茶的时间什么都没有悟到。
灰袍修士知道自己可能做的是无用功,但还是一遍遍的运转功法,不肯放过这次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机会。
看到灰袍修士还不愿意放弃,姓万的元婴也没有反对,只要他不无故的干扰他人就随他去吧。
冥鬼则是若有所思,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
他刚刚冥冥之中感觉到了一股雷电的气息,这股气息中竟蕴含一丝雷劫之力!
冥鬼躲起来渡元婴雷劫差点就死在天雷之下,天雷的记忆已深深烙印在他的脑海中。
很快又有一位结丹期的修士忍受不了幻想站起身来,他面露沮丧之色,但这些元婴老怪全都视若无睹。
“异火还真是玄妙啊,竟能引发幻象!不过这些火焰放在这里浪费了!”赤火看着熊熊燃烧的虚无之火,叹了一口气说道。
“赤火,你可以想办法窃取一缕。那些传闻也许只是传说,口口相传被传神了也不一定。”田姓女修却转过头来笑吟吟的说道。
“哼!”赤火老怪听后白眼一翻,不再理睬。
“都传闻异火都洗练灵窍,但到现在却无一人成功,我现在都怀疑这些传闻是否属实了。能洗练结丹期修士灵窍的灵丹价值连城,需花费炼丹大师数十年的心血。一些异火就能洗练丹田?笑话!”闵烈却在这时忽然开口。
“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你以为那些前辈都是傻子么?异火能洗练灵窍我这里就有典籍记载,我可以低价卖给你。星凰拍卖行号称第一拍卖行,不知闵兄愿意出多少灵石呢?”田姓女修也许是闲着无聊,竟然又插嘴说道。